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史上最风骚的花匠
    想到这点,德妃的心头,不由得浮上了一丝丝的愧疚。

    若是她那天,没有一时耳根子软,就让人带走了岳家的丫头。

    怕是雅儿,也不会病的这么厉害。

    “王妃看到您安睡了以后,亲自去小厨房里,给您做些吃的东西去了。”

    主仆多年,锦月最是明白德妃的心思。

    其实,那天德妃娘娘是有心护着岳婷小姐的。

    只是岳夫人的背后,是皇后娘娘撑腰,那一天来的,所以那天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位皇后身边的女官。

    不得已,德妃娘娘才同意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岳夫人竟然如此的狠毒,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

    所以,对林梦雅跟岳婷,德妃的心头,还是有些淡淡的愧疚的。

    “都端进来吧,动作轻些,别吵醒了娘娘。”

    林梦雅轻柔的声音响起,随后,几个端着药膳的宫女,鱼贯而入。

    “王妃,娘娘已经醒了。”

    锦月善意的提醒道,林梦雅立刻走上前去,柔柔的说道:

    “给母妃请安,前些日子雅儿身体不适,怕过了病气给母妃,所以未曾来给母妃请安,请母妃降罪。”

    德妃观察林梦雅的表情,却见她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样的温柔贤惠。

    半分的隔阂也没有,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

    梦雅是个好孩子,相比,已经谅解了自己的难处了。

    “你这孩子,怎么清瘦了这么许多。咱们都是一家人,何苦说那些见外的话。”

    拉着林梦雅的手,德妃心头的愧疚,转变成了对林梦雅的疼惜。

    这样乖巧懂事的孩子,她的儿子,还真是有福气呢。

    “我听锦月姑姑说,母妃最近食不下咽,睡不安寝,便给母妃炮制了这些吃食,不知道母妃,能否吃的习惯呢。”

    命人把药膳抬到了德妃的面前,跟所有人想象中的不同。

    那一盘盘药膳,色泽诱人,半分的药味也没有。

    德妃立刻就来了食欲,拿起筷子,尝了一些。

    入口清淡,半分也不油腻。

    德妃一高兴,竟然吃了大半才作罢。

    “母妃,我院子里的菊花开得正盛呢,不如,我扶您去看看可好?”

    吃完后,德妃就有些昏昏欲睡。

    可林梦雅的提议,又深得她的心。

    秋天赏菊,冬日踏雪,这都是些文雅之事。

    在未出闺阁以前,也只有这些日子,德妃才能有机会,抛却自己大小姐的身份,跟相熟的小姐妹们,轻松相对。

    林梦雅的话,不禁勾起了她最为轻松的回忆。

    欣然点头,锦月立刻叫人给德妃穿戴好,一行人,就准备去流心院里赏菊。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雅轩,去往了林梦雅的流心院。

    故意的落在了后面,林梦雅跟锦月都跟在人群的最后面。

    看着左右无人,林梦雅悄悄的问道:

    “最近,德妃娘娘是否经常头疼,没有食欲,睡觉也不安稳,人也倦怠不愿走动?”

    锦月点了点头,眸子里略过一丝丝的担忧。

    “王妃,您可知道娘娘这是得的什么病么?”

    略微沉吟了片刻,林梦雅摇了摇头。

    她学的是西医,对中医的了解,也只是皮毛而已。

    大脑的雷达在到德妃娘娘的屋子后,自动侦测到了好几种微量的毒物。

    只是这些毒物,别说是毒坏人了,就算是再加上几倍,对人体都没有什么显著的危害。

    她也百思不得奇解,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呢?

    “娘娘有什么习惯,是坚持了数十年的么?”

    这些微量的毒物虽然不会致命,但是长年累月下来,反而会造成慢性病。

    锦月仔细的想了想,说道:

    “娘娘的起居,一直十分的有规律。许多都是坚持了多年的老令了,这一时半刻的,怕是我也想不出来。怎么?有问题么?”

    多年的习惯,一直到现在,才有反应出来。

    可见下毒之人,倒是十分的小心。

    其实有些毒物,接触久了,就会让人的身体产生病变。

    很显然,德妃娘娘就是这种情况。

    人到中年以后,免疫力下降,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这种状况吧。

    “我现在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来,不如明天开始,你偷偷的把娘娘常用的东西拿过来,我自有办法。至于这几天,药膳要吃着,多给娘娘喝温水,其他的,只能以后再做打算了。”

    雷达虽然敏锐,可是解毒的法子,却大多都是用药方子。

    若是想要在不知不觉中,就治好德妃娘娘的病,怕是她,还需要一个更好的法子。

    脑子里灵光一闪,百里睿!

    对了!在地牢深处的百里睿,可是个用毒的行家。

    若是他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好方法。

    林梦雅打定了主意,跟锦月也就悄悄的散开了。

    不经意的回头,却发现拐角的月门处,似有一角青灰色的衣料露了出来。

    刚想去一探究竟,白芍却恰好来到了她的身边。

    “主子,娘娘叫人去前面,陪她一起赏菊呢!”

    兴冲冲的白芍,完全没有看到那片衣角。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衣角完全消失了。

    回过神来,林梦雅点了点头。

    难道,是她刚刚看花眼了么?

    “哦,好,我这就去。”

    流心院里的菊花,毫不客气的说,绝对是整个京都的翘楚。

    雅致的小院子,布置得处处得当。

    地上,用三色的石子,铺成了一条平整的小路。

    路的周围空地上,都按照颜色,植株,品种,花期,摆满了艳放的菊花。

    “哎呀,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还是雅儿心思巧。这满院的菊花啊,竟没有一支是枯败了的。雅儿,这院子,是谁在打理?”

    莲步轻移,林梦雅随着德妃,一起到了流心院的小凉亭里。

    饶是已经看惯了宫内美景的德妃,也不禁觉得惊讶万分。

    “哦,这是——”

    “这是奴婢一手打理的,没想到还能入了娘娘的眼,真是奴婢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呢。”

    林梦雅刚想推脱是府内的花匠打理的,就听到一道略有些沙哑的妩媚声音传来。

    顺着源头望去,林梦雅差点惊掉了下巴。

    只见来人,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裙子。修长的身材虽然比寻常女子高些,却并不魁梧。

    一张脸,描着精致的眉眼,比起白芍的纯真艳丽,这女子的面容,更多了几分的风情。

    “奴婢花姑给德妃娘娘请安,给王妃主子请安。”

    虽然样子是放*荡了些,好在是个懂规矩的。

    德妃冷冷瞥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太满意。

    “她是什么人?”

    转头,看向了林梦雅。

    心思急转间,林梦雅只能硬着头皮撒谎。

    “这是——这是我家里二叔伯娶的一房小妾。因会侍弄花草,在二叔伯去世了以后,我就把她接到了府里,让她专管些花花草草的。”

    林梦雅倒也是个撒谎不脸红的主儿,只求现在,德妃会相信自己的谎话。

    “哦?既是亲戚,那便罢了,下去吧。以后恪尽职守,万不可乱了规矩,知道了么?”

    虽然不喜欢花姑的狐媚样子,但是这满院的花花草草也实在是侍弄得很好。

    反正雅儿是个性子厉害的,这狐媚子,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那个——我跟花姑一起去取些菊花来泡茶,母亲您稍等我片刻。”

    林梦雅拉着花姑的手,匆匆的就逃到了后院的偏房里。

    刚刚关上门,林梦雅就恶声恶气的问道:

    “死狐狸!你是不是活够了!好端端的扮女人干嘛?”

    花姑,不,应该是男扮女装的清狐,看着那气得红红的小脸蛋,贱兮兮的笑了开来。

    “哎呀,人家就是觉得扮女人很好玩嘛。你看,我比你还要漂亮,是不是?”

    抛了个风骚的媚眼,故意搔首弄姿的恶心起林梦雅来。

    顿时,让林梦雅的额头上,拉下了三条黑线。

    天啊,她的院子里,怎么都是一些不正常的生物啊!

    还没等训斥清狐,外面,就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声。

    又怎么了?

    林梦雅顾不得清狐,急匆匆的跑到了前院。

    却看到一大院子的侍女们,不知在追赶些什么。

    “呜——”

    “嗷——”

    俩声虽然略显稚嫩,去已经渐渐有了威势的叫声过后。

    林梦雅的裙摆下,俨然多了俩只雪白的小兽。

    阿白跟小虎,面对侍女们的围攻,丝毫不畏惧。反而是呲着牙,有着王者的霸气。

    “都住手,这是怎么回事?”

    林梦雅皱起了眉,淡淡的问道。

    所有的侍女们,都立刻停手,可院子里许多名贵的菊花,却因为人的踩踏,而东倒西歪的了。

    “哎呀,这是哪个杀千刀的!这可是我辛苦培育的绿玉,呜呜,这叫人家怎么活啊!”

    高亢的声音,吓了林梦雅一跳。

    清狐扑了过去,如丧考妣般的大哭大闹呢。

    连林梦雅都觉得,清狐的戏份太过逼真了。

    懒得理他,转而问起了为首的侍女。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侍女们这才知道闯了大祸,那些菊花,说不定会比她们的命还值钱的。

    当下,就有几个吓得直接跪了下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