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最佳八卦男女主角诞生
    不管前面的宴会进行得如何了,龙天昱都抱着林梦雅,从太子府的后门溜了出去。

    细心的把林梦雅安置在软轿内,看着林梦雅美丽的侧脸,心头微微不舍。

    只可惜他现在,还不能离去。

    “看好王妃,路上慢些。林魁,你跟着一起回去吧,直接抬到院子里去,千万别惊醒了她。”

    安排好了一切,龙天昱站在黑黑的巷子里,目送着林梦雅的软轿离去了。

    看到她平安的走了,龙天昱也放下了一颗心。

    转身,回了太子府。

    这几天,他不是进宫听命,就是被德妃叫到雅轩里谈心。

    每一次,他都只能在夜半无人的时候,偷偷的潜入林梦雅的卧室里,看着她安静的睡颜。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生活里,已经满是她的影子了呢?

    哪怕,大殿里面尽是各色美女,却没有一个人,能如她一般,入了他的眼。

    这到底,是为何?

    虽然,表面上,所有人都惧怕于太子的怒火。

    因此,尽管刚刚看到的八卦,都已经快要顶破天了,可却没人,敢议论一句。

    只是,所有人的目光,在看向太子的时候,都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本来嘛,妾室跟下人私通,算不得什么新鲜事。

    保不齐没个府里,都有那么一件俩件的。

    可谁像是太子这样,愣是让所有人,都看一场免费的活春*宫。

    真是比唱戏的,还要精彩。

    “你不是说,全部都安排好了么?为何,还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太子压抑着怒气,可那眼神,却阴沉得像是一条毒蛇。

    独孤侧妃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低垂着头,光滑白皙的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

    “太子恕罪,妾身,妾身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妾身明明叫人,把昱王爷给抬到那间房里了。为保万无一失,妾身还命人上了锁的。”

    独孤侧妃现在心里,也是在暗自嘀咕着。

    桃花玉露羹里面,唯有龙天昱的才放了特殊的*。

    就算是被人给救了,那*的药效,过的也不该是那么快的吧?

    安夫人又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美丽精致的双眸,在宴会大厅里面,锐利的扫来扫去。

    目光落在了一处空出来的座位上,不管怎么看,好像都只有昱王妃的嫌疑更大了!

    “行了,我不想听你解释。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要你去彻查,府中会有谁,跟外人有勾结的嫌疑。”

    点了点头,独孤侧妃聪明的闭上了嘴。

    就算这件事是昱王妃做的,那府里,也总有个吃里扒外的。

    若她不想失去太子的宠爱,这个人,就必须得揪出来!

    龙天昱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丝毫不管太子的目光,是不是如同杀了他一般的刺眼。

    成王败寇,若今天被捉奸在床的真的是自己,被迫娶明月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这事,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污点。

    敢这样算计他,太子果然是急了。

    “三弟,不知道你的酒,醒了没有?”

    太子故作亲热的说道,只是心里,却很想除掉这个亲弟弟。

    “回太子的话,已经无碍了。”

    到现在,如果龙天昱还没觉察到,自己的昏迷是那碗玉露羹所致,那他,也太笨了些。

    “那就好,以后,可切莫贪杯了。”

    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太子冷冷的看了龙天昱一眼,便扭过头去,再也不言语了。

    “是,臣弟谨遵太子殿下的教诲。”

    没错,他再也不会那么粗心大意,中了太子的奸计了。

    宴会就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进行,没多会的功夫,太子就以疲惫的名义,退了席

    独孤侧妃一个人招待客人,脸上的笑容,也不再那么的游刃有余了。

    好不容易散了场,独孤侧妃还来不及送客人,就又匆匆的赶回了后院。

    只是,在龙天昱回去的路上,却听说有几个宾客带着各家的是奴仆,从后院醒酒的时候,看到了不胜酒力的明月郡主,从太子的房间,逃了出来。

    赞赏的目光,从龙天昱的眸子里划过。

    瞧,他的王妃多么优秀,连还礼,都给他准备好了呢。

    明月,太子。不管是有多少张嘴,此刻,都是已经说不清了吧?

    昱王府一共有三个人去参加太子的宴会,只是此刻回来的,却只有林梦雅跟龙天昱。

    整整一夜的时间发酵,第二天太阳出山的时候,整个京都里,都已经是关于太子府大八卦的一场狂欢了。

    整整睡了一夜,林梦雅也精神饱满的坐在桌子前吃早饭了。

    “看你笑的,难道捡了金元宝不成么?”

    林梦雅咬了一小口面前的小笼包,调笑的看着一直在笑个不停的白芷。

    “金元宝呢,我是没捡到的。但是我听说,昨晚啊,那个贤淑的明月郡主,可是一整晚都未归呢。”

    白芷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胜在消息灵通,府内府外的八卦新闻,哪个也瞒不过她。

    跟白苏颇为默契的对视一眼,林梦雅笑了笑。

    明月是她叫人送到太子的房间的,至于那几个误入的人嘛,也是她安排的。

    清狐是何等精明之人,只需要小小计谋,就肯定会有人,看到明月郡主,衣衫不整的从太子房间出来的那一幕。

    小妾才刚刚偷情,太子就宠幸了明月郡主。

    这下子,太子可真是成了大晋的名人了!

    “对了,德妃娘娘那边知道了么?”

    林梦雅看向了白芨,自从此次回府后,锦月姑姑有什么内幕消息,都会透过白芨,告诉她。

    白芨立刻点了点头,脸上含笑的说道:

    “当然是知道的了,德妃娘娘早起的时候,就有几个碎嘴的丫头,不小心说漏了嘴了。”

    锦月姑姑到底是谨慎,知道哪些人爱传小道消息。

    就这么‘不小心’的,被德妃娘娘听到了。

    德妃娘娘可是最终礼教的,一个未出闺阁的女子,半夜三更的从陌生男子的房间里走出。

    怕是从此以后,明月想要成为昱王侧妃的念想,就此断送了。

    “好,我也有些日子,没给母妃请安了,走吧,咱们去雅轩。”

    带着四个丫头,林梦雅的脸上,久违的带上了招牌式的浅笑。

    她只是把内心的悲痛都藏了起来,岳婷姐的仇,需要有人来背负。

    而她,则是最佳的候选人。

    王府里的下人们,都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昱王妃。

    不是说王妃伤心成疾,一直在流心院里静养么?

    可现在看起来,王妃除了清瘦一些,倒是完全恢复了。

    雅轩依旧整洁,清静。林梦雅才刚到门口,锦月姑姑,就从院子里迎了出来。

    “奴婢给王妃请安。”

    尽管,俩个人的感情,并非只是简简单单的主仆而已了。

    可在表面上,锦月姑姑还是恪守本分,半分都不敢逾矩。

    “姑姑快请起吧,我前些日子身子不适,没给母妃请安,母妃没生我的气吧。”

    林梦雅表面,也只是跟锦月熟悉的样子而已。

    俩个人并没有表现得多热络,所的话,也是普普通通。

    锦月赶紧摇了摇头,柔声说道:

    “娘娘哪里会生王妃的气呢,只是早起的时候,咳嗽了俩声。”

    也是,德妃好不容易看好的侧妃人选,如今竟然传出了这种毁坏名节的绯闻来。

    怕是,也差点气死了刚强的德妃了。

    “我那边正好有前些日子,白芨亲自制的川贝枇杷膏,这东西最是润肺止咳的了。白芨,快去咱们院子里取来。”

    “是。”

    林梦雅跟锦月交换了个眼神,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现在,正好是她完全根除明月郡主地位的好时机。

    想要挖她的墙角,她就断了明月的退路!

    青铜的圆顶香炉,袅袅的,升起了几道青烟。

    淡雅凝神的檀香味道,给屋子里安静的气氛十分的相配。

    层层的纱帐后,德妃侧躺在暖炕上。

    美丽的脸上,因为头疼的原因,而轻轻的蹙起了眉头。

    哪怕身边的宫女们,力道适中的揉捏着德妃修长的腿,却还是一点缓解的感觉都没有,

    鼻间,雍容的檀香渐渐的退却,取而代之的,却是阵阵幽幽的冷香。

    这香气初闻不觉得如何,但是越闻,却会觉得灵台一阵阵的清明。

    “下去吧,我来服侍娘娘。”

    熟悉的轻柔声音响起,德妃故意没有睁开眼睛,在暖炕上假寐。

    纤细还带着微凉的温度的细软手指,按上了她的额头,脑后。

    恰到好处的力道,很快就带走了困扰她多时的疼痛。

    再搭配上那阵阵能够解除她痛苦的香气,没多时,德妃竟然沉沉的睡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德妃睁眼看了看,除了锦月跟几个服侍的小宫女外,并不见林梦雅的身影。

    “娘娘,您醒了。快,伺候娘娘起身。”

    锦月利落的吩咐道,许久没有睡得如此舒服的德妃,心情也好了许多。

    “雅儿那孩子呢?”

    明月再好,也不如雅儿贴心。

    每次自己有个病痛的,雅儿那孩子,轻轻松松的就能够解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