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太子府内应
    太子嫌恶的看了看那俩具冰冷的尸体,女人他不在乎。

    但是,他的脸面,却是再也保不住了。

    “王爷,我有些身体不适,可否扶我,到一旁去休息?”

    林梦雅捂住了唇,好似十分厌恶那俩个赤身**的人。

    龙天昱立刻扶住了林梦雅,在太子的冰冷视线中,相携着回到了他们刚刚藏身的小屋子里。

    “啧啧,太子的表情还真是精彩。丫头,你是从哪里想来这么多的鬼主意的?”

    才刚到屋子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清狐,立刻挤走了龙天昱,抢占了林梦雅身边的最有利的位置。

    被挤走的龙天昱脸色沉了下来,但是在看到林梦雅露出故作高深的表情后,又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你猜。”

    扔出了让清狐抓狂吐血的答案后,林梦雅又套上了一件黑色的斗篷。

    所有的人,都跟着太子回到了宴会大厅里。

    怕是少不了,被太子敲打一番吧。

    “你去哪?”

    龙天昱问道,可林梦雅却微微一笑,如樱花瓣的唇,轻轻的吐出了俩个字。

    “秘密。”

    乘着月色,林梦雅带着清狐跟白苏,悄悄的在院子里走着。

    才拐了个弯,就看到花园中,一道黑影,隐藏在假山后面。

    “出来吧,事情都办妥了,我还是要多谢你。”

    月光下,从假山后面闪出的人影,拥有一张清秀的脸蛋,只是,却有些不正常的苍白。

    “那俩个人,是怎么死的?”

    女子的音色很轻柔,只是却只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是被太子亲手杀死的,用刀结果的,干净利落。”

    林梦雅不断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心头微微的盘旋着疑惑。

    她在被锁上的房间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龙天昱。

    经过测试后,发现是中了一种不寻常的**香。

    这香无色无味,就连银针也试不出来。而且,如果是普通人误食了,只是会昏睡个几天而已。

    可身上有功夫的人吃了,则会有一段时间,不能使用内力。

    更让她觉得有些蹊跷的是,这房间里,燃着一种味道极为**的香气。

    俩者相加,就是一种会让人产生幻觉的极致媚药。

    好在她有随身携带解毒丸的习惯,这才跟着白苏,把龙天昱运了出来。

    “那就好,这样,我也算是给我的孩儿报仇了。多谢你,昱王妃。”

    女子略有些激动的说道,林梦雅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开口。

    在她把龙天昱拖回房间后,这个女人,就神神秘秘的出现了。

    许是因为,女人一直躲在暗处,所以才看到了林梦雅把龙天昱拖回去的场景。

    只是,这女子好生奇怪,仿佛洞悉了一切。

    不但带来了解毒的丸药,还让林梦雅,配合她演一场戏。

    清狐极为擅长模仿别人的声音,所以,林梦雅让他假装是太子身边的小太监,去安夫人的院子里,传递了假的口讯。

    随后,又把前来的安夫人打晕,灌入了同样的药。

    最后的时候,又把一个护院,灌了药扔了进去。

    女子对林梦雅说,这事其实都是太子的阴谋,为的,就是逼着龙天昱去娶明月郡主。

    可谁也不曾想到,会有她这是黄雀在后。

    “不必,我之所以跟你合作,是因为你说,你可以当我在太子府里的内应。现在,我就来问问你,你到底是谁?还有,你因何要报复安夫人?”

    月光下,女子笑得极其的悲凉。

    眸子里,溢满了痛苦的挣扎,却还是幽幽的开口了。

    “我是太子的侧妃之一,也是兵部张大人之女,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吧。”

    张大人?林梦雅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张,总是跟在太子身后,不多言不多语的脸。

    眼前的女子,竟然是张大人的亲生女儿?

    只是,听说这位张侧妃,极其的受宠才是,怎会——

    “五年前,我就嫁给了太子,成为了他的侧妃。刚开始,太子对我也是极为宠爱的,只是,自从那个女人进府后,一切都变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看来,说的是独孤侧妃了。

    也是,现在不管太子去哪里,都只带着她一个人的。

    所以,其他的侧妃夫人们,难免会觉得落寞吧。

    在她面前的,怕又是一个深闺怨妇了。

    “嫁给太子,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安分守己,只想保住我的娘家,也保住我的地位。半年前,我怀孕了。太子十分的高兴,可我没想到,就是这个可怜的孩子,招致了那个女人的怨恨。”

    提起自己的孩子,张侧妃的脸上,除了伤心,还是伤心。

    林梦雅虽然还未曾为人母,只是那种感觉,却还是能理解的。

    尽管,她早就猜到了结局。

    定然是安夫人跟独孤侧妃,联手害死了张侧妃的孩子。

    所以,才让她怀恨在心的吧。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特别是这种深闺大院里。

    “如今,我也算是为我的孩儿报了仇。太子,却被她们蒙在了鼓里。我知道,你也跟我一样,都受到过她的算计,所以,我想跟你联手,一起铲除那个恶女人!”

    天真!在看到张侧妃,在提到天子时,那种狂热的眼神的时候。

    林梦雅就知道,这又是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

    眸子里,转过一丝的惋惜,可这条路是张侧妃自己选的,她,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好,我可以跟你合作。但是太子,定然会怀疑到府里的姬妾们。你回去后,记得偷偷的把鞋底,还有裙底,都洗的干干净净的。要确保万无一失,才能有机会,让太子看清楚那女人的真面目。”

    林梦雅的循循善诱,让张侧妃顿时把她当成了好人。

    千恩万谢的告别了林梦雅,人,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丫头,你相信她么?”

    一直隐于黑暗中的清狐,突然开口问道。

    “相信,怎么会不相信她呢?只不过,我相信的是她要夺回太子的宠爱。”

    林梦雅整理了一下斗篷,顺着原路返回。

    只是,却没有回到刚刚在的房间,而是顺着小路,走到了一件不起眼的小柴房外面。

    白苏举高了宫灯,里面,本应该成为八卦女主角的明月,却睡得很深沉。

    “睡得还真是香呢,死狐狸,现在该看你的了。”

    清狐邪邪的笑了笑,那双狭长的眼睛,带着几分狭促,看向了林梦雅。

    “你呀,真是天下顶顶坏的女子。”

    这句话,对于林梦雅来说,更像是称赞。

    二话不说,清狐轻轻松松的扛起了明月,飞檐走壁而去了。

    清狐办事,一向是让林梦雅十分放心的。

    跟着白苏,回到了刚刚她们藏身的小屋子。

    才一进屋子,就被一双大手,拽进了他温暖的怀抱中。

    “冷了吧,瞧你,手都是冷的。”

    醇厚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林梦雅的身体,微微的有些僵硬。

    刚刚,只是在回来的路上,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而已。难道,他都觉察到了么?

    “给你定做的狐皮大氅,已经快马运回京都了,若是冷了,就穿上吧。”

    心头微微一动,黑珍珠般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挣扎。

    随后,垂下的长睫毛,却挡住了她所有的真实。

    “哪里就冷死了我?若是现在穿大氅,那我到了冬天,岂不是天天要捂着棉被过活了?”

    不知是这具身体的原因,还是她所中的毒。

    才刚到深秋,她格外的畏寒。

    尽管隔着衣服,林梦雅却还是能够感受到龙天昱温暖的体温。

    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却有种静气凝神的感觉。

    “王爷用的是什么熏香,好闻的紧。”

    放任自己,贪恋龙天昱怀抱里的温暖,像只小狗般,嗅着他的味道。

    龙天昱淡淡一笑,自然而然的抱起了纤细的小小身子。

    把她完全的,都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这是我小时候被梦魇缠身,母妃找人给我配的安神香。你若是喜欢,我送一些给你,可好?”

    “嗯,好。”

    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林梦雅却在龙天昱的怀中,渐渐的睡去了。

    听着她细密的呼吸声响起,龙天昱浅笑着的脸上,却爬上了淡淡的担忧。

    “王妃,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么贪睡的?”

    一旁看傻了的白芷,被王爷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

    掰着手指头,苦恼的说道:

    “好像是自从病愈,便是如此了。我问过太医,太医说是主子心脉受损,不能操劳过度,所以才需要每日多睡一些的,不碍的。”

    白芷的话,一点都没有纾解到龙天昱的担忧。

    以前,林梦雅是个特别机警的人。

    看这些日子以来,这丫头睡觉的时候,他都会偷偷的溜到她的床前。

    看着她安静乖巧的睡颜,龙天昱总是觉得很安心。

    只是,有次他不小心勾掉了一只烛台,这丫头都没有察觉到。

    希望,只是因为她需要休息的原因吧。

    小小的屋子里,龙天昱像是抱着绝世珍宝般,半分都不敢变换姿势。

    林梦雅却呼呼大睡,还抱着龙天昱的手臂,蹭来蹭去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