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惊天大八卦
    林梦雅小嘴张成了个”o”型,看着白苏,把铁针再次变成了戒指,套在了手上。

    “那个……我也是无意中学会的。”

    白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被林梦雅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着,饶是她,也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以后,教教我好不好?”

    虽然不知道为何身为名门闺秀的主子,会对撬锁感兴趣。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主子——正事,正事要紧。”

    被白苏这么一提醒,林梦雅才想起来,的确是正事还没办。

    撬开了锁,打开了房门,林梦雅跟白苏,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屋子里面。

    借着外面细微的月光,林梦雅看清了床上的人,怎么会是他?

    宴会进行到一半,太子跟独孤侧妃,正在笑意吟吟的跟宾客们尽欢。

    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太子殿下,侧妃娘娘,大事不好了!”

    从这侍女出现,大叫大嚷开始,太子跟独孤侧妃的眸子,就划过了一丝看好戏的心情。

    “混账,太子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

    作为女主人,独孤侧妃立刻站起来训斥道。

    “请侧妃娘娘恕罪,奴婢只是,只是一时情急,还望侧妃娘娘,饶了奴婢。”

    被吓得有些颤抖的小侍女,畏畏缩缩的跪在了大厅里,却抿紧了唇,不敢说话。

    “娘娘息怒,奴婢觉得,这丫头定然是有什么事要说,来,你过来。”

    独孤侧妃身边的女官,亲切的把侍女叫了过来。

    侍女羞红了脸,伏在了女官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你说的可是真的?可不许乱说,这可是要命的事!”

    侍女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神带着几分的急切。

    女官想了想,也低声,在独孤侧妃的耳边说了句话。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殿下,没想到晚宴竟然发生这种事情,还请殿下恕罪。”

    独孤侧妃立刻跪了下来,诚惶诚恐的看着太子。

    早就了然于心的太子,自然做出了一副错愕的样子,扶起了自己的侧妃,假模假式的问道。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独孤侧妃当场就哭了起来,柔柔弱弱的说道:

    “都是臣妾的不是,请太子看在臣妾的面子上,千万不要怪罪王爷跟郡主。”

    太子瞪起了眼睛,周围的人的耳朵,也在这一刻竖了起来。

    眼看着,宴会厅里面,除了龙天昱外,也没有别的王爷跟皇子。

    明月郡主也不在,难道是这俩人——

    “岂有此理,把我太子府当成什么了?”

    重重的拍向了桌案,整个喧闹的大厅,在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

    太子大怒,带着独孤侧妃和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后院的厢房前面。

    还没等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女子孟浪的声音。

    太子的脸色变得铁青,跟独孤侧妃交换了一眼,掩盖住了眼底,那略带着得意的情绪。

    “王爷,郡主,太子来了,该起身了。”

    早就有手脚麻利的太监,前去敲门了。

    却没想到,那里面的声音,却愈发的高亢了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俩个连羞耻二字,都抛诸脑后了么?”

    太子的唇边,噙着一抹冷笑。

    用力的踹开了客房的门,俩旁侍女手中的宫灯,照亮了昏暗的内室。

    只见,地上,桌上,椅子上,三三俩俩的衣物,纵横交错。

    虽然,床上的帐子还未掀开,但是床铺摇晃的声音,可是让人浮想联翩。

    当下,一些脸皮薄的少妇跟小姐们,都羞红了脸,退了出去。

    一些经验老道的,则是带着看好戏的神态,等着太子,却揭晓帐子里的野鸳鸯。

    在里面传来一声尤为高亢的喊叫声过后,属于男女重重的喘息声,暧昧得让人脸红心跳。

    独孤侧妃趁机拉开了帐子,想要给这对男女,来个人赃并获。

    只是,在看清楚里面女子的容貌后,不由得惊呼出声。

    “怎么是你!?”

    立刻落下了锦帐,独孤侧妃的脸都要气歪了。

    太子并不知道事情有变,还以为,这是独孤侧妃的临场发挥。

    “好了,你莫要再替他们掩饰了。三弟啊,我早就说过,你若是喜欢,我可以求母后赐婚的。唉,今日之事,你要为兄,如何收场呢?”

    太子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倒是想要坐实龙天昱跟明月之间的丑事了。

    只是,他却没有看到,一直紧紧的攥着锦帐的独孤,正拼命的给他使者眼色。

    “太子殿下,王爷只是有些不胜酒力。跟明月郡主,似乎无关吧?”

    谁都没有想到,一道温柔清冽的声音传来。

    昱王妃林梦雅,带着侍女打着一盏小小的宫灯,踏月前来。

    太子叹息了一声,刚想跟林梦雅解释,可看到跟在她身后的人,眼睛,不由得瞪得老大。

    “雅儿说的没错,臣弟只是不胜酒力,没想到,还劳天子殿下,侧妃娘娘挂心了。”

    高大英俊的男子,拥有一张冷漠冰霜的脸。

    只是,跟温柔浅笑的女子,看起来如同璧人一样的般配。

    情势急转,没有人知道,原本应该在帐中的绯闻男主角,竟然,衣衫完整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不是——”

    太子喃喃自语,他们本来的计划,要龙天昱跟明月,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捉奸在床的。

    这样的话,哪怕是龙天昱不肯也是不成的了。

    可现在龙天昱完好无损的在这里,那帐子里的,又会是谁呢?

    “呀,这不是太子府上安夫人的鸳鸯配么?”

    林梦雅突然说了一声,便从凌乱不堪的地上,捡起了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

    看到那枚鸳鸯配,太子的脸色,登时变得铁青无比。

    他记得,这还是安夫人刚进府的时候,自己送给她的。

    难道说,这床上的野鸳鸯,竟然是——

    “据我所知,王妃跟安夫人并不熟悉吧。怎知这就是安夫人的鸳鸯佩,许是看错了吧?”

    都到了这个时候,独孤侧妃自然知道,若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帐内人的身份,必然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的。

    咬着牙,狡辩着。

    谁知林梦雅却撩起了自己耳边的发丝,淡淡的说道:

    “我的侍女,刚刚去厨房给我要了点玉露羹来。在院子里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我赶去的时候,那人称自己是太子府上的安夫人。我原是不信的,可安夫人却拿出了这块鸳鸯佩,我一看,这名贵的东西,也并非是一般人所有的。故此,就记得了鸳鸯佩的模样。”

    林梦雅的话,不由得让太子跟独孤侧妃都变了脸色。

    好死不死的,此时里面又传来了一阵尖叫的声音。

    “啊——怎么是你!我乃是太子的安夫人,岂容你这等人侮辱!”

    真是恰到好处,林梦雅不得不为安夫人的精彩演出,拍案叫绝。

    事实上,由始自终,安夫人都以为跟她苟合的,是太子。

    此番药效一过,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却只是一个小小护院而已。

    颐指气使,狐假虎威惯了,安夫人也忘记了,现在是什么场合了。

    “这个贱人!”

    太子咬碎了牙,突然从旁边的侍卫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钢刀。

    大步的走到了锦帐前,把阻拦的独孤侧挥到了一边,冲进去,就是俩声惨叫。

    滚热的血,落在了锦帐上,染出了可怖的褐色斑印。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只是太子,却又再一次,成了笑柄。

    龙天昱直觉的伸出了手臂,想要挡在林梦雅的面前。

    可她却摇了摇头,轻轻的拨开了龙天昱的保护。

    作为医生,她从来都不曾惧怕过鲜血。

    现在,她欣赏太子扭曲的面目来来不及,哪里还会有恐惧呢?

    愤怒?羞辱?亦或是疑惑,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事,她的报复,才刚刚开始。

    “太子,我——”

    独孤侧妃迎了上去,泫然若泣的想要解释,却被太子阴沉的目光吓退了。

    鲜血,顺着刀尖低落在地上。

    太子的脸色,已经阴沉到残暴恶毒了。

    若不是这里,都是王公贵族,他早就都杀了灭口了。

    帐子里,明明应该是龙天昱跟林梦雅,没想到此刻,却换成了自己的爱妾,跟一个卑贱的护院私通。

    偏偏,还是他亲自带人来捉奸在床的,这让他,如何不恼火。

    冰冷的眸子,怒意的隐藏着即将要肆虐的杀机。

    却跟另外一双深邃如夜的眼睛,对视上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落入了林梦雅的算计了么?

    太子想了想,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可能,林梦雅根本不认识太子府里的人,就算是想要算计他,也不会做的这么细致。

    至少,这人定然是很熟悉太子府里的人吧?

    怀疑的目光,在龙天昱,跟一大群人身上,一一的划过,最后,定格在了低声哭泣的独孤侧妃的身上。

    想起,她刚刚慌张的样子,想必是看到了安夫人的吧?

    若是她做的,她又何苦替安夫人遮掩?

    只是,这个人是谁呢?

    “来人,把这俩个奸夫*,给我拖到乱葬岗去喂狗!”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