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昱王爷的绯闻
    拿着一只精巧的小食盒,白芷的小脸上略带着几分愁绪。

    房檐下,白芨跟白芍,正在晾晒冬天盖的鸭绒被子。

    “怎么了?难道是早饭没吃饱?我看你可是吃了五个肉包子呢!”

    白芨笑了笑,捏了捏白芷圆嘟嘟的小脸蛋。

    “这都有五六天了,王爷也不说来院子里看看主子,亏得我还在主子的面前,说了不少王爷的好话呢。”

    “嘘,你小点声,仔细主子听到,又该多心了。”

    白芍轻轻的打了白芷一巴掌,压低了声音说道。

    三个人都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看着林梦雅的屋门,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以为,王爷跟王妃还会一如既往,如胶似漆。

    却不曾想到,自那日后,足足有五六天的时间,没有再踏入流心院的大门了。

    相比之下,明月郡主,倒是处处都去德妃的雅轩请安。

    林梦雅疾病缠身,无暇治家。

    所以德妃,便操持起了家务来。如此,明月在一旁出谋划策。

    府里的下人们都在猜测,许是这明月郡主一入门,便是掌事的侧妃了。

    心思灵活的人,就开始见风使舵,开始跟未来的主母,套起了近乎。

    只是,却还是不敢怠慢真正的正妃就是了。

    “白苏,院子里的菊花都开了吧?”

    林梦雅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院子。

    太医开的药,还有林中玉跟清狐,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的灵丹妙药,流水一般的进了她的肚子。

    只是没有人知道,她之所以好的这么快,是因为脑海中的雷达,给她提供了目前最佳的解毒方案。

    跟随她的时间长了,那冷冰冰的机械声音,竟然让她也有了些许的亲切感觉。

    也许,跟曾经生活在现代的自己,唯一的交集,除了回忆,就是这雷达的声音了吧。

    半个月的静养,还是没有让她恢复之前圆润可爱的样子。

    许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林梦雅看起来,瘦弱纤细,如有弱柳扶风的态势。

    素净美丽的小脸上,也很少带上笑意。

    那双透彻人心的双眼,时常的看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听说您爱菊,这几天清狐跟少主子,移植了不少名贵的品种过来。不如,我扶您出去看看吧。”

    四个丫头里,唯有白苏,是时时刻刻不离身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自榻上站起身来。白苏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一起出了屋门。

    “主子,外面风大,仔细身子。”

    白芨赶紧从屋子里,取来了林中玉送的青金色的斗篷,披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宽大的斗篷,套在林梦雅纤细的身材上,越发显得她娇小瘦弱。

    “没事,我就是出来看看菊花。你们忙你们的,让白苏陪着我就好了。”

    自从岳婷出事以后,林梦雅强撑着为岳婷争取了最后的哀荣。,

    只是,却似有心灰意冷之意,连府里的事,也不大管了。

    林梦雅走到了院子里的小凉亭里,满院,都是枯败的黄色,盛夏的浓墨重彩,到现在,却成了萧条林落。

    “丫头,怎么出来了?当心着凉,看,这是我从给你找来的绿菊,名贵得很。”

    深秋并不是移植菊花的最好时节,可不知道清狐跟林中玉是从哪里来法子,愣是把流心院里,种满了大大小小的菊花。

    此刻,清狐正兴冲冲的,抱着一盆子淡绿色的菊花,放在林梦雅的面前献宝。

    “嗯,颜色倒是很雅致,跟你很配。”

    白芷送了一杯热茶上来,就赖在林梦雅是的身边不肯离开。

    好在,院子里的人,都知道白芷是林梦雅的小尾巴,从来也没人说什么。

    “死丫头,就知道埋汰爷。对了,这是你要的地契,屋子我已经给你买下来了,不过,你要这样的大屋做什么?”

    清狐偷偷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张薄薄的地契。

    林梦雅看都没看,就交给了白芷,让她锁到小库里面。

    喝了一口桌子上的香茶,林梦雅淡淡的道:

    “买屋子,当然是要开铺子了。而且你不是说过么,桃花坞经此一役,许多杀手,都生出了离开的心思了么?”

    一丝精光,从林梦雅的眸子里闪过。

    她并非是一蹶不振了,反而,她要图谋的,是更多。

    “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只是,桃花坞背后的势力,心狠手辣。若是被那些人知道了,想死都没那么容易了。”

    作为前任的坞主,清狐倒是十分清楚老东家的手段。

    虽然,不知为何,桃花坞会攻击朝臣。只是经此一战后,桃花坞元气大伤,已经再也不似从前一般显赫了。

    “不就是给你们下毒,控制人心么?我会解毒,而且,我会开出,比桃花坞更加诱人的条件。”

    林梦雅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几天,她悄悄的叫人,清点了自己的嫁妆。

    爹爹跟哥哥还真是疼她,连带些不能变卖的古玩字画。爹爹差不多,是用半个林家来陪送自己的。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相信,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的。

    “这话倒是不假,你也真是大胆,竟然敢挖桃花坞的墙角。别说,爷我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清狐,半点也不怕事儿大。

    眼前的小丫头,虽然看似沉稳安静了不少,可心里的鬼主意,却越发的让他都有些拍案叫绝了。

    林梦雅心中自有打算,苏美云,太子,皇后。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王妃娘娘,太子府送来了请帖,请您跟明月郡主,去参加太子侧妃娘娘的晚宴。”

    门外,邓管家通报声响起。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太子侧妃,难道是独孤侧妃的晚宴么?

    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人呢。

    “我知道了,晚上会去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正好,她还苦无机会,跟太子正面对战呢。

    真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今晚,她去会会太子跟侧妃!

    时值中秋,除了过些时日,宫里会举行晚宴外,各个王府,也都在举行小型的家宴。

    其中,又以太子府的最为隆重跟热闹了。

    林梦雅收拾一新,天还没黑,就到了太子府外。

    京都里,都知道昱王妃染上了风寒,大病初愈,必然是面容憔悴,如同昨日黄花。

    最近,昱王要迎娶西藩明月郡主的事情,也闹的沸沸扬扬的。

    不少人,都等着看林梦雅的笑话。

    可谁知道,当她真的从软轿上下来的时候,周围一切花枝招展的美人,都俨然成了摆设。

    “昱王妃到——”

    门口的小厮,立刻唱喝道。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可她光彩照人,仪态万千,瞬间,堵住了不少好事人的嘴。

    甚至,跟在她后面进门的明月郡主,瞬间被她比成了灰溜溜的麻雀。

    “萤烛也敢跟日月争辉,真是个不自量力的人。”

    人群里,不只是谁说了这么句话。

    瞬间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赞扬,明月脸上的笑容,微微呆滞了一瞬,却还是温柔浅笑。

    只是偶尔,在略过林梦雅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丝的怨毒。

    “给侧妃娘娘请安,娘娘不会怪我来晚了吧?”

    营地中的不快,仿佛并未在俩人之间发生过一样。

    林梦雅落落大方的行礼,独孤侧妃,就像是好姐妹一般的,揽住了林梦雅的双肩。

    “快快起来,你我姐妹许久未见了。听说你病了,我可是要担心死了呢。”

    独孤侧妃的脸上,始终带着亲切的微笑。

    她亲自引导林梦雅入席,如此尊荣,怕也是没有几人能够享用的。

    “托娘娘的福,梦雅一切如常,劳娘娘挂心了。”

    林梦雅的表情,也是无懈可击。

    周围的人,都以为她们的交情颇深。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对于这个女人,她到底是有多防备。

    “对了,王爷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呢?”

    假模假式的,向门口张望了一眼,独孤侧妃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的疑惑。

    林梦雅垂下了头,笑而不语。

    “王爷说是被太子招进宫中,商议中秋夜宴的事情了,故不在府上。”

    明月倒像是正经八百的昱王妃般,说出了龙天昱的去向。

    浅笑着说完后,明月像是做错了什么事般,畏缩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就低头不语了。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这——看来府上,不久后就要大喜了。昱王妃,我得提前恭喜你了。”

    独孤侧妃的话,更是印证了传闻。

    这段大八卦,在人们的心头流窜了起来。

    虽然明月还未过门,却看起来,比林梦雅这个王妃,更加受到昱王爷的宠爱呢。

    林梦雅微微一笑,根本不把传言放在心上的样子。

    反而,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明月,说道:

    “倒也能称得上是一件喜事吧,再过不久,就是王爷的寿辰了。侧妃娘娘好记性,连我都差点忘记了。”

    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却说出了完全不是他们期待的一件事。

    林梦雅的表现,又让有心人心存疑惑。

    难道,林梦雅这个正妃,是不知道王爷纳取侧妃,还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