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流言蜚语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所有人,都紧张到不行的紧盯着床上的女子。

    直到她睁开了眼睛,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终于算是落了地。

    “主子,你吓死我们了。”

    白芷依旧在抹泪,林梦雅接二连三的晕倒,已经让这个小丫头脆弱不堪了。

    看着一屋子的红眼眶,林梦雅终于咧开嘴,艰难的笑了笑。

    “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养好身体。”

    因为,她要守护的东西,更多了。

    “岳婷姐的葬礼,办的如何了?”

    眼睛里,只有一闪而逝的伤心,可脸上,却再也没有了其他。

    仿佛一夜之间,她已经可以把岳婷的事情,当成最寻常的事情来谈。

    “一切都按照你的要求进行的,林家的那几个元老,还找了自家的子孙,亲自护送岳婷的棺椁,回到林家老家的。”

    林中玉说道,这一切,都有他的人暗中监视着。

    所幸,那些人倒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

    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那就好,对了,王爷呢?”

    这是醒来后,林梦雅第一次提到龙天昱。可四个丫头,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一个俩个的,都说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扶我起来,去院子里看看。”

    醒来就要起身,四个丫头拦都拦不住。

    清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只好弯腰,把林梦雅抱了起来。

    “小丫头,如果你永远都生病,该多好!”

    清狐的声音,在头上响起,林梦雅白了他一眼,回击道:

    “我永远都这样病病殃殃的,那该有恶人笑,善人哭。”

    清狐却摇了摇头,把林梦雅抱到了院子的凉亭里。

    “如果你永远都病着,那我就可以永远抱着你,当你的双腿了。”

    林梦雅没理清狐的胡说八道,凉亭里,早就有四个丫头拿出来的羊毛垫子。

    深秋的夜晚,天气已经渐渐的冰冷了起来。

    不管那羊毛的毯子有多温暖,她都觉得,心冷如冰。

    “再过不久,月亮就会变圆了吧。”

    还有十几天,就是大晋传统的节日中秋了。

    哥哥也会在北关回来述职了吧,如果,哥哥知道了岳婷姐的死讯,该有多么的伤心?

    “小玉,姐姐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林中玉立刻激动的站在林梦雅的面前,涨红的小脸,恨不得告诉林梦雅,他是有多愿意为姐姐办事。

    “用太子无能的传闻,把岳婷姐的事情掩盖过去。不要让我哥哥,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就说,岳婷姐是失足滑下了山崖吧。”

    仇恨太累,她一个人背负就好了。

    她只愿哥哥的心中,依旧保持着岳婷姐的完美形象就好了。

    这样美好的女人,值得她们用一生去怀念。

    “好,我会努力的帮姐姐做到的。”

    小玉深深的点了点头,立刻跑去找自己的手下了。

    “不是自己的手,是不是用着,又那么一点点的不方便?”

    带着一贯的调笑,清狐弯下腰,看着自家的小丫头,眸子里,闪烁着狐狸般的精明。

    “你是什么意思?”

    林梦雅看着清狐,却见后者,眨了眨眼睛。

    “我说把芙蓉楼送给你,那里,可不仅仅是一个酒楼而已呢。”

    看来,自己的心思,都瞒不过这个家伙。

    只是,借助别人的力量,始终不是她的风格。

    “芙蓉楼,桃花坞,你的力量还真是不少呢。但是,我也有我的方法。”

    经过岳婷姐的事情,林梦雅终于意识到,如果没有自己的势力,始终,是难以成事的。

    所以,她要运用自己所长,来拥有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力量。

    岳婷的事情,在几天后,已经没有人再去说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太子利智昏庸的传闻。

    酒肆茶楼,勾栏瓦舍间,太子,俨然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

    当然,这事也是瞒不过宫里的那一位的。

    在林梦雅养病期间,太子,已经被招进宫中,被皇后娘娘,严厉的训斥过了。

    奢花富丽的大殿内,此刻,却只有太子跟皇后母子二人。

    坐在主位上的皇后,依旧穿着皇后的服饰,头上带着凤冠。

    却铁青着一张脸,一双眼睛,失望的看着太子。

    冰冷的,完全不像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你看看,这都是在民间传唱的歌谣,你是太子,本应是全天下人的表率,可是现在呢!你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皇后把密探写下来的歌谣,都仍在了太子的脸上。

    身穿明黄色华服的太子,瑟瑟发抖的低垂着头,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些歌谣,到底是从哪里传出的。

    “我平日里的教导,你都听到哪里去了?蠢物,竟然蠢到带人逃走。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失去的是民心!”

    皇后辅佐皇上多年,政治眼光,绝不是一直养在温室里的太子,能够比拟得上的。

    何况现在,龙天昱跟龙轻寒的名声水涨船高。

    若再如此下去的话,恐怕她好不容易,才保住的太子之位,真是要拱手他人了。

    “母后,可我是太子,是未来的天子。他们只是我的臣子而已,保护我,不是应该应分的么?”

    直到现在,太子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皇后的目光,失望至极。

    到底是因为什么,这孩子,半点没有她跟皇上的优点呢?

    “蠢货!若是你执意要抗击外敌,那群大臣们必然会阻拦你的。到时候,你还会落一个奋勇上前的好名声。可现在呢,你成逃跑的太子,这颜面,如何能挽回!”

    皇后简直要被太子气疯了,这个蠢货,当真以为那群杀手,能够进得了他的身么?

    “这——孩儿知错,还请母后责罚。”

    太子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只是皇后生气,他就赶紧赔罪便是了。

    皇后重重的叹了口气,看者跪在自己面前的太子,心头难以平复怒气。

    “你跟明王联合,我并不反对。但是岳家跟林家,你何苦去惹这马蜂窝。若是林家父子反了,大晋,就失去了半面江山了!”

    皇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即便是做错了,她也得淳淳教导。

    “母后,区区一个女子而已,儿臣认为,林家不会这样做的。”

    太子的回答,又让皇后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为何,别人生的孩子,就英明神武。

    而自己的亲生子,就蠢得如同一只猪。

    “好了,你退下吧。记住,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做任何蠢事。再有一次,我就把你囚禁在太子府里!”

    一丝憎恶,飞快的划过了太子的眼中。

    不过,他还是行礼后,就退出了皇后的寝殿。

    “出来吧,这里就我们俩个人了。”

    皇后绷紧的脸,渐渐的缓和了下来,高声的说道。

    “嘻嘻,我就知道,凡事都瞒不过母后的。”

    一道俏皮的女声响起,随后,在皇后身后的屏风里面,走出来一位娇俏的少女。

    少女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却生得艳若桃李,一颦一笑,都带着几分妩媚的气息。

    身上穿着艳紫色的宫装,头上带着一支点翠的金步摇。

    露齿一笑,百媚生,活色生香的样子,转眼间,就能勾魂摄魄。

    “唉,梦茹啊,你太子哥哥,如何才能像是一般的乖巧。”

    皇后对于这个女儿,却不像是对太子那般的严厉了。

    龙梦茹有着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总是闪烁着精明狠戾的光芒。

    “母后千万不要着急,太子哥哥有句话说的没错。不过一个女子,死就死了。这样母后才能安排对我们更有利的世家女子,嫁给林南笙,不是么?”

    清脆如同蹦豆的声音,却分析得头头是道,

    皇后的愁眉立刻舒展,只是在看向自己疼爱的女儿后,不由得闪过一丝的惋惜。

    为何,如此聪明的头脑,却生在了女儿身了呢?

    “梦茹,你若是男孩,该有多好。”

    抱住女儿纤细的身体,皇后的心头,怒火渐渐的退却了。

    梦茹说的没错,况且,太子的传闻,好似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这样的话,林家父子,就不会知道岳婷真正的死因了。

    “可传言甚是厉害,对你太子哥哥,是极为不利的。”

    龙梦茹仔细的想了想,说道:

    “那我们,不如炮制一条更大的传闻吧。老百姓们,也就很快能忘记关于太子哥哥的事情了。”

    皇后想了想,却只能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宫内波云诡谲,可昱王府的流心院里,却是一片安静的气氛。

    自从岳婷出殡了以后,林梦雅就以养病的名义,窝在院子里不出门了。

    期间,德妃派人来了几次,每次也都是送些补品,慰问一番而已。

    如果不是德妃同意,苏美云也不能带走岳婷姐了。

    所以,多多少少的,林梦雅跟德妃,也有些疏远了。

    只是表面上,大家谁也看不出来便是了。

    深秋,所有人都换上了稍后一点的袄子。

    尤其是白芷,略微圆滚的身材,搭配上水粉色的夹袄,更有一番可爱的模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