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送她最后一程
    “主子,你还好么?”

    白芷心疼的想要扶住林梦雅,却被她轻轻的推开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还是挺直了脊梁,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力不从心。

    跟长老们唇枪舌剑后,林梦雅的脚步有些虚浮,却还是坚持着,走出了林家的祠堂。

    “我没事,走吧,去岳家。”

    林家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真正棘手的,却还没着手处理。

    “丫头,别勉强自己了,实在不行。我可以带人把岳婷的尸体偷出来,别死撑着了。”

    尽管有人参丸在支撑着她的身体,但是她的唇上,已经毫无血色了。

    摇了摇头,拒绝了清狐的好意。

    “以前,总是岳婷姐为了我,为了哥哥,委曲求全。如今她死了,我要让岳婷姐堂堂正正的,成为我们林家的媳妇。”

    林梦雅的话,掷地有声。

    岳婷对于她来说,不仅仅是哥哥的未婚妻,更是第一位挚友。

    在她身为一个痴女的有限生命中,唯有岳婷姐,带给她如母如姐般的暖意。

    如今,这样的一个贤淑温婉的女子,却在遭受到狂风暴雨后,独自凋零了。

    既然,还不能报仇。那她也要给岳婷姐,最后的哀荣。

    回到马车之上,林梦雅闭着眼睛,靠在软垫上。

    几个丫头跟林中玉,都担心的看着她,也只有林梦雅知道,那绵软的四肢,此刻多需要休息。

    马车沉稳的在路上疾驰,好在,到岳家前,林梦雅可以休息一下。

    整个岳家,都笼罩在一片惨淡当中。

    还没到门口,林梦雅就睁开了眼睛。

    “姐姐,要不我替你去吧。”

    林中玉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林梦雅奔波了,主动请缨。

    可林梦雅还是摇摇头,拒绝了。

    苏美云必定会阻挠自己的,所以,她必须亲自去。

    岳府,也失去了往日的荣光。

    门前,那俩个白色的灯笼,映衬出悲戚的气氛。

    林梦雅叹了口气,命人前去叫门。

    “是林姐姐来了么?林姐姐怎么样了?”

    回到府里的岳琪,红着双眼,就让人开了大门。

    自己,先跑到了林梦雅的马车前面,担忧的看着车帘。

    “我没事了,你们府里的情况如何?”

    淡淡的语气,却让岳琪又哭了起来。仿佛终于找到起了靠山一般,絮絮的,说起了她们府里的事情。

    “林姐姐,你终于来了。父亲母亲已经要吵翻天了,我实在是劝不住了。”

    岳大人在得知岳婷的死讯后,悲痛无比。

    可是岳夫人,却以有辱门风为由,死活不让岳家操办丧礼。

    所以,岳婷姐的尸体,都在家里停留五天了,却还是没有定论。

    “父亲被气病了,母亲也不敢再闹了。但是,却还是阻拦着府里的人,不准大家为姐姐戴孝。”

    林梦雅也注意到了,除了门前的俩个白灯笼外,府内一切如常。

    连岳琪只是穿着平常的衣裳,并没有穿孝服。

    心头,不禁涌起了一股怒火。

    好一个苏美云,鸠占鹊巢不说,还逼死了岳婷姐,如今,又阻挠岳伯父给岳婷姐操持丧事。

    果真是恶毒至极,也可恶至极。

    “我说过,岳婷无论如何,也是我的女儿,我不能让她走的如此悲惨。”

    穿过前院,林梦雅一行人,到了岳大人给岳婷设的灵堂。

    还没等进来,就听到了岳大人愤怒的声音,

    “老爷,我这也是为了咱们府里好。婷儿死的这般不光彩,能有棺材下葬,已经是咱们对她的仁慈了。若是如此大操大办的,岂不是让全天下笑话么?”

    岳夫人的话中,哪里有半分的伤心难过。

    现在听起来,竟然还有几分幸灾乐祸了。

    林梦雅握紧了拳头,好一个无耻的女人。不管怎么说,岳婷姐都算是她的外甥女。

    可这女人,却比市井泼皮,都要无赖上三分。

    “你——”

    被气得差点噎住的岳大人,手指着陌生的结发妻子。

    以前,只觉得她是苛刻而已。

    现在,他才发现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恶毒。

    亏得他还相信,哪怕她不是美仪,但是对俩个孩子,也是有感情的。

    如今看来,是他错的太多了。

    “岳夫人此言差矣,岳婷姐至死,都未曾作出有辱门风之事。倒是有人,搬弄是非,鸠占鹊巢,实在是可恶之至。”

    林梦雅从外面一步步的走来,精美的小脸上,却带着冰冷如霜的表情。

    苏美云不怕任何人,却唯独对这位昱王妃有些小小的忌惮。

    当下,就变了脸色说道。

    “王妃说的话,我可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呢。希望王妃,不要冤枉了好人才是。”

    林梦雅冷笑一声,不再去管那个恶毒的女人。

    灵堂虽然不大,却是布置周全。

    漆黑的棺材,封住了她想念至极的的岳婷姐。

    死后,还孤零零的躺在这里,任由苏美云肆意的*。她可怜的岳婷姐,希望你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里,不再悲惨如斯。

    林梦雅拿起了一炷香,在蜡烛上点燃。庄重的放在了香炉里,轻柔的说道:

    “岳婷姐,对不起,雅儿来晚了。不过你放心,雅儿会亲自送你最后一程的,别害怕,以后,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了。”

    岳大人颓废的靠在女儿的灵位边上,接连遭受打击,早就夺走了这位曾经的大才子,所有的得意。

    悲伤与颓然,侵蚀掉了他所有的骄傲。

    现在,他不再是朝廷大员,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失去了爱女的可怜父亲。

    “岳伯父,请节哀。”

    林梦雅亲手把岳大人搀扶了起来,看着林梦雅,岳大人却突然哭得像是一个小孩子。

    相比如今,他也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个岳夫人,肯定不是他曾经深爱过的人了。

    哭一哭,情绪却实在是太过复杂了。

    “哭,就知道哭,老爷,您可是朝廷重臣,为一个有辱门风的丫头,值得么?”

    岳夫人恶毒无比的说道,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根刺,扎进了林梦雅的心头。

    在白芍的耳边吩咐了一声,只见这美艳的丫头,大步的走到了岳夫人的身边。

    以极快的速度,扬起手,给了岳夫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啪’的一声,所有人,都惊呆了。

    “林梦雅,你敢打我!”

    岳夫人捂着是被打的脸,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向了林梦雅。

    “若是你再不敬,我会叫人继续打,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平淡的表情跟语调,却带着毋庸置疑。

    岳夫人还想再回嘴,看白芍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打了岳夫人一下。

    “天啊!没有天理了!我早就知道,你们都串通好了,敢欺负我。”

    第一次,岳夫人哭天抢地的,却是为了撒泼耍赖。

    “再闹,我就让人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白苏。”

    点了点头,白苏翻身到了岳夫人的面前,双手如电般,点了岳夫人的穴。

    “主子,现在要割么?”

    捏开了岳夫人紧闭的嘴,白苏手中,拿出了一把青光匕首。

    林梦雅转头,看着岳夫人,那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件死物。

    “她若是再聒噪,就割了她的舌头。”

    “是。”

    白苏又解了苏美云的穴位,只是这一次,那女人却学了乖,半分也不敢乱说了。

    “岳伯父,我已经跟家族的长老们商议,以我哥哥妻子的名义,下葬在我们老家。岳婷姐的排位,也会放在我林家的祠堂内。”

    一听到这个消息,岳大人哭得更是厉害。

    这一刻,他是感激林家所有人的。

    没想到,可怜的女儿,终于在死后,得偿所愿了。

    “婷儿啊,你听到了么?你终于完成了夙愿,可以成为南笙的妻子了。”

    岳大人的哭声,也引出了林梦雅强压在心头的悲痛。

    看着岳琪哭成个泪人一般,林梦雅的心里,难受到如同窒息般的疼痛。

    她所能做的,是最微不足道的。

    如果,之前能够警觉一点,是不是,岳婷姐,就不用死了?

    可现在,哪里还有那么的如果。

    有林梦雅坐镇,岳夫人再也不敢来阻拦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全府的下人,自动自发的披麻戴孝,送这位美丽善良的大小姐,最后一程。

    “起灵了——”

    随着管事的一声低沉的大喝,所有人都哭了起来。

    那是真正悲伤的泪水,完全不是现代人,为了所谓的面子,勉强哭出的那种假装。

    沉痛的气氛,笼罩在所有人的脸上。

    岳大人已经被下人们,搀扶回了房间。

    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姐姐,姐姐——”

    岳琪被几个侍女拉着,却还是在不停的哭喊着。

    十几年的相依为命,朝夕相伴,让小丫头,第一次体会到了生离死别。

    林梦雅跟在送葬队伍的后面,尽管体力不支,却还是咬着牙坚持着。

    岳婷姐,谢谢你十年的倾心相护,也谢谢你,在这十年中,给予她的所有温暖。,

    放心的去吧,你所挂念的一切,她林梦雅就算是拼尽了所有,也会照顾到的。

    体力,终于在最后的一步上完全耗费掉了。

    在白芷跟林中玉的惊呼中,林梦雅,倒了下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