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林家家族
    浩浩荡荡的马车,从王府所在的中心街,一直走到了京都西面的林家老宅。

    林牧之虽然是林家的族长,可家大业大的林家,却也有不少的分支在的。

    一些关系到家族荣誉的事情,平时,就由家里的三个长老级的任务决定。

    好在,林牧之为人温和宽厚,林梦雅的生母,也是个温柔贤淑的人。

    所以,三个爷爷辈的人物,还是十分的照顾林梦雅的。

    当然,是在上官晴还没过门以前。

    老宅的祠堂里,几个分支的主要骨干,都集中在了那里。

    坐在上位的,便是已经年入古昔的三位长老。

    平常,这三个林家的大人物,都是在各自的家中颐养天年的,可今日却召集到了一起。

    只因为,那个小小的痴傻丫头林梦雅,现在,已经昱王妃了。

    “到了,到了,三位老祖宗,昱王妃到了!”

    林梦雅的马车,才出现在西街上,就有伶俐的小厮,跑来回禀了。

    “慌里慌张的,成什么样子,让人看了笑话。都随我,去迎接王妃吧。”

    按照辈分来说,林梦雅该叫三人爷爷。

    但是他们即便是在朝为官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四品官,哪里有林梦雅的品阶高。

    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站在三位长老的身后,出去迎接了昱王妃林梦雅。

    “老臣林磊,恭迎昱王妃。”

    大长老林磊,曾经在兵部供职。为人也最为刚正不阿,跟林牧之是亲叔侄。

    再加上他年纪最大,辈分最高,所以,在外都是他来代表林家。

    “各位请起吧,都是自家亲戚,不必如此拘礼。”

    一道略有些无力的声音自马车里传了出来,随后,便有一双雪白的纤手,掀开了深蓝色的帘子。

    接连,便有四个清秀的小丫头,自马车里下来,两两排开。

    随后,那一双朱红色,镶满了南海珍珠的绣鞋,就出现在马车上。

    “多年未见,不知三位长老,可还好?”

    马车里,不多时便出来一位衣着华美的女子。

    削尖的瓜子脸,精致五官,哪怕脸色略显苍白,却丝毫不损她的高贵优雅。

    在侍女的搀扶下,林梦雅步下了马车。

    “一切都好,劳王妃惦念,请。”

    林磊客气的把林梦雅一行人让了进去,林家的老宅平常并没有人来住。

    但是却有人时常来打扫,所以,老宅看起来格外的古朴雅致。

    一心人穿过了大院,来到了最里面的祠堂。

    没有了外人,林梦雅却按照小辈的规矩,给三位长辈行礼问安。

    “孙女林梦雅,给列祖列宗请安,给三位爷爷请安。”

    林梦雅一丝不苟的行跪拜大礼,三人的眼中,都划过了一抹满意。

    识大体却不忘本,即使成了王妃,也没有忘了林家的规矩。

    看来,牧之的这个女儿,教养得的确是不错。

    在车上,四个丫头,简单的给林梦雅梳洗了一番。

    清狐实在是不忍看到林梦雅如此虚弱,不知从何处淘来一颗人参丸。

    有了人参下肚,林梦雅的手脚,也不再那么的软弱颤抖了。

    “请三位爷爷恕罪,梦雅出嫁后,本应来祠堂拜见列祖列宗。只是,王府事多。雅儿初次执掌,不免有些惊慌失措,还请三位爷爷责罚。”

    林梦雅依旧跪在软垫上,这个姿势,比站着能省力些。

    但是,在三个长辈的眼中,这却成了恭敬有礼的典范了。

    “你这孩子,我们三个虽然是老了,难道还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起来吧,地上凉。”

    林磊坐在最中央,同时也是最为满意的。

    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面色坚定的说道:

    “此次前来,雅儿是有事,要求三位爷爷成全的。”

    三个老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林梦雅俨然已是昱王妃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要求到他们三个老家伙的头上么?

    “你说来听听,我们虽然能力有限,但是能办到的,我们也会尽量帮你的。”

    三人没有立刻答应,林梦雅也丝毫不意外。

    “我想,让岳婷姐姐的灵位,入林家祠堂。让她,以林家媳妇的名义。葬在林家祖坟。”

    “什么?!”

    林梦雅的话,瞬间如同热油一般炸开了锅。

    岳婷的死,已经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了。

    有说她是贞洁烈女,绝不会苟活于世。

    有人却说,是岳婷的丑事败落,所以被岳家抛弃了的。

    总之,千万说法,有好有坏。

    而跟她已经订了亲的林家,首当其冲的,受到了这些流言蜚语的侵袭。

    三人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即便林梦雅是昱王妃不假,可这种请求也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

    林磊沉吟了片刻,以丝毫不能商量的语气说道:

    “糊涂!岳婷已经身败名裂,成为了全城的话柄。难道,你也要让我们林家,蒙受这不白之冤么?梦雅,看在你是牧之的女儿的份上,我们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这种荒唐的想法,不能再提了!”

    严厉的语气,代表林家上上下下的态度。

    林梦雅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所以,她显示磕了个头,然后缓缓的说道:

    “我知道大爷爷的意思,我也知道,这个请求,对于林家来说,是有些过分了。但是,大爷爷,岳家小姐跟哥哥定亲的时候,也是俩个家族合力凑成的吧?”

    当时,哥哥对岳婷姐,只有单纯的兄妹之情。

    只是为了俩家的利益,在不顾哥哥反对的情况下,强行撮合了俩家。

    虽然,到后来岳婷姐的温柔细腻,也打动了哥哥。

    但是当初,家族为了利益,先是逼迫爹爹娶了上官晴,又是逼迫哥哥跟岳婷姐订了婚。

    这早已,已经成了横在林家父子心头的一根刺。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若是岳婷没出那桩丑事,我们必然会考虑的。可现在,不行!”

    林磊的话,得到了部分林家人的赞同。

    可林梦雅,却没有软语恳求,反而是在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林家?哼,真是可笑。”

    抛却了柔柔弱弱的女儿家姿态,板起脸来的林梦雅,高贵清冷的气场,丝毫不亚于三个长老。

    “当年,你们强迫我父亲娶了上官晴,却不管我可怜的一个小小女娃,被上官晴虐待。大爷爷,你可还记得我母亲去世的死后,是如何恳求你们三位的么?”

    一听到林梦雅提起生母,三个人的脸色,有些微微的改变。

    二爷爷*,挥了挥手说道: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伸长了耳朵,准备听些家族秘闻的族人们,只能不情不愿的下去了。

    等到祠堂里,只剩下林梦雅的一行人,还有三人的心腹后,林磊才斟酌着开口。

    “你母亲的嘱托,我们自然是有愧于心的。只是,一码事归一码事,现在,可不是翻旧账的时候。”

    林梦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笑着的看着那三个人。

    “我母亲去世后,我在母亲的屋子里,发现了一本账薄。当时我年纪小,不懂得上面写的数字,是什么意思。可惜,我过目不忘。长大后,我渐渐明白了这账面上的意思。”

    一听到账薄,三个人都有些紧张了。

    林梦雅的母亲,是一个大智若愚的聪慧女子。

    当时,整个林家,都在她的掌握下。

    就连他们三房经营的,属于中公的产业,林梦雅的母亲,也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西街绸缎庄,腊月二十八,某某以修缮房屋为名,在中公的账上,提走了三百两银子。大梁街米铺,五月三十日,某某以赈济灾民为幌子,支走账上五百两——”

    “停,这些陈年旧账,就算是翻出来,也是无从查证了!”

    *紧急叫停,脸上的表情,也不似从前冷静了。

    “没错,这些旧账的确是不能证明什么。可人生在世,谁能不犯错误呢?但是,晚节不保,身败名裂这种事情,我想,谁都不想发生,对么?”

    林梦雅的威胁,让三个人的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只是,看林梦雅的态度坚决,怕是,早就有了鱼死网破的心思。

    缓和了下表情,最终,还是由林磊表态。

    “梦雅,你终究是林家的女儿。若是此时传出些对家族不利的事情来,恐怕,你脸上也是无光。不若,咱们想个折中的法子,你看可好?”

    终究还是怕了,林梦雅收敛了脸上的冰寒。

    这事,终究是不能逼得太紧了。

    “好,梦雅也无意冒犯三位爷爷,刚刚,请三位爷爷恕罪。”

    看到林梦雅也低头退步了,三个人,也不再抱持着刚刚不容置疑的态度。

    在商量的态度下,林家的三个长老,同意给岳婷在林家不远处的地方,置办一块地来埋葬。

    岳婷可以尽林家祠堂,却终日蒙着红布,后辈无需香火供养。

    至于名分,最后在林梦雅的坚持下,还是林南笙的妻子。

    只是,却无人可知。

    跟三个长辈讨价还价,林梦雅费尽了心力。

    威胁,也只不过是手段而已,最后,林梦雅还是用那些稀世罕见的珍宝们,堵住了长老们的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