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岳婷的后事
    月亮,悄悄的落在了山的那一边,东方,天色已经大白了。

    床上,林梦雅又喝了俩次药,参汤也进了一些。

    只是大半,还是洒在了床褥上。

    每隔一个时辰,白芍跟白芨就会来给林梦雅换上干爽的被褥。

    或者是按照大夫的吩咐,给林梦雅擦擦已经被汗打湿的身子。

    折腾了整整一夜,流心院里,除了阿雪跟小虎依旧没心没肺的,在窝里睡昏天黑地的以外,所有的人,都寸步不离的守在林梦雅的床边。

    “主子的烧退了,好像是降下来一些了!”

    白芷摸了摸林梦雅的额头,惊喜的叫道。

    趴在床头的白芨跟白芍,立刻也来了精神,赶上前去摸了摸林梦雅的额头。

    对看了一眼,惊喜的叫道。

    “真的退烧了,真的不烧了!”

    四个丫头抱在一起又哭又叫的,这是五天来,第一个好消息。

    头,好沉好痛。

    林梦雅迷迷糊糊中,开始渐渐的恢复了知觉。

    天地,似乎都是旋转的。

    就连睁开眼睛这个小小的动作,为何,也是这般的艰难?

    全身,就像是被大货车碾过一样,没有一处不是酸疼的。

    大脑,陷在一片黑暗昏沉之中,不知过了多久,林梦雅的眼睛,才终于露出了那么一小点点的光明。

    “水——”

    嘶哑到了极点的声音,细弱蚊呐,可此刻,在所有人的心头,却不吝于天籁之音。

    “醒了,主子真的醒了。喝水是不是,我这就去拿,这就去拿。”

    白芷已经哭道不能自已了,赶紧去桌子上给林梦雅倒水。

    刚刚睁开眼睛的林梦雅,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白芍,白芨,白苏,还有清狐跟林中玉。

    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为何,却独独没有他呢?

    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去问,林梦雅在白芷悉心的服侍下,喝了小半杯的温水,随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大夫,我家主子烧也退了,人也醒过来一次了。您看看,是不是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流心院的里人,简直都高兴坏了。

    林中玉派人把大夫从客房里给请了过来,一大家子人,殷切的目光,都注视着他,反而让经验老道的太医,也有些面皮发烧了。

    细细的把过了脉,老太医捏着自己的胡子说道。

    “王妃已然是没有了性命之忧,但是心脉有损,体内又有些古古怪怪的毒物。怕是需要静养,方可大好了。”

    老太医的话,一下子让整个流心院都沸腾了起来。

    终于活过来了,林梦雅终于不会离他们而去了!

    如同过年一般,顿时,飘荡在流心院上空的愁云惨雨,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丫头,我就知道,你会活过来的。”

    活了这么多年,清狐却从未像今天这般,诚心诚意的感谢过老天爷。

    还好,在他余下的三年时光里,能够这样守着林梦雅。

    抬头,却看到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的四个丫头,就这样东倒西歪的,瘫在了林梦雅的床前。

    嘴角,勾起了一抹贱贱的浅笑。

    这几个人,可都是小丫头的心尖尖呢。

    把所有的女人,都弄回了她们自己的房间,清狐也把满眼都是血丝的林中玉,塞回了他的小院子里。

    大屋里安静了下来,除了还依旧睡在床上的林梦雅以外,就剩下清狐自己。

    “真好,这些家伙都太碍眼了,小丫头,我们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的单独相处了。”

    细心的,投好了柔软温热的布巾,一点点的,给小丫头细致的擦着脸。

    “丫头啊,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岳家的小姐,死的是很惨,但是你不能这样糟践自己的身子。”

    他本是个无情无心的人,在见识过真正的人间炼狱后,一般人的所谓悲惨的遭遇,他早就不放在眼中了。

    甚至于,岳婷的遭遇跟死亡,他也只是觉得惋惜而已。

    可小丫头,在悬崖上吐血的那一瞬,他却是生平第一次,明白了心寒胆裂的滋味。

    “丫头,以后,可莫再如此的吓我了,知道么?”

    温柔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轻浮,慢慢的,都是细心的宠溺。

    一滴眼泪,顺着林梦雅的眼角,流了下来。

    睁开了眼睛,盛满了泪水的双眸,让清狐心疼不已。

    “岳婷姐她——”

    清狐坚定的抱起了林梦雅,把这坚强也脆弱的小丫头,安置在了自己的怀中,轻柔的哄着。

    “乖,不哭了。我答应你,以后只要你开心,不管是谁,我都替你杀了他好不好?”

    做了这么多年的杀手,随随便便说的话,就带着血腥屠戮的味道。

    林梦雅却哭得像是个泪人,紧紧的揪着清狐的衣襟不放。

    “丫头,你的眼泪烫到我了。”

    “活该。”

    清狐龇牙咧嘴的怪叫着,却没有推开她,反而抱得更紧了。

    就这样大哭了一场,林梦雅的情绪,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又睡了一整天,傍晚时分,林梦雅才终于精神了一些,只是依旧,郁郁寡欢。

    岳家的事情,现在就像是一根毒刺,扎在了流心院每一个人的心头。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避免提起,也是避免林梦雅再伤心。

    喝着白芨亲手嗷的白粥,林梦雅终于是有了胃口。

    满满的喝了一大碗,苍白的脸蛋上,也有了几分常人的血色。

    坐在床上,林梦雅的目光看了一周,然后轻轻的问道。

    “岳婷姐的尸体,你们找到了么?”

    所有人,都因为林梦雅的问题,而微微的呆滞了一瞬。

    却无人,敢回答。

    “已经找到了,运回岳家了。”

    清狐站在林梦雅的身边,淡淡的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狠狠的瞪了那家伙一眼。

    现在,林梦雅才刚醒,万一被刺激到了,该怎么办?

    “白芨去准备软轿,白芷,我们回林家老宅。”

    听到林梦雅才刚醒就要出门,所有人都急了。

    尤其是白芷,立刻泪眼婆娑的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小姐!我求求你了,好好的爱惜你自己是身子吧。在这样下去,白芷就算是死了,也无颜去面对夫人。”

    白芷的哭声,让所有人的眼睛里,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恳求。

    林梦雅皱着眉头,却是摇了摇头。

    “不,我不能让岳婷姐死了,也承受着污名。”

    按照惯例,如果是未出嫁的女儿死了,是不能葬进祖坟的。

    尤其是岳婷姐这种,更是被视为不洁不贞之人。

    苏美云能逼死岳婷姐,就能让岳婷姐的丧事草草了事。

    如果不是,岳婷姐心里,真心爱着哥哥,或许,她也就不会走上绝路。

    或者说,如果岳婷姐跟自己感情不那么要好的话,那些人,也许就不会残害这个可怜的少女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她们林家欠岳婷姐的。

    “主子,可你现在的身体——”

    白芨也担忧的说道,可清狐却弯下了腰,亲手给林梦雅穿好了鞋袜。

    “我带你去。”

    露齿一笑,清狐轻松的抱起了林梦雅。

    他太明白林梦雅的心思了,不让她去,怕是比让她死了还难受。

    “我们也去!”

    四个丫头,都跟在了清狐身后。

    既然不能阻止林梦雅,那就要时时刻刻的,守在她的身边吧。

    刚出了屋门,林梦雅就轻轻推开了清狐的手。

    白苏跟白芍,立刻扶住了林梦雅。

    咬着牙,挺着头。

    哪怕,每一步,她都步履蹒跚,每一步,她都走得头晕眼花。

    路上,所有遇到的下人们,都向林梦雅行礼问安。

    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一切如常,她要让那些人知道,她林梦雅,还没有垮下去!

    靠着自己,林梦雅硬是走出了王府。

    门外,一辆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马车,早就等候在此了。

    “姐姐,我来扶你吧。”

    林中玉早就站在了马车上,从俩个小丫头的手中,接过了林梦雅的双手。

    好温柔好纤细的一双手,不知为何,林中玉的眼中,突然涌上了点点的泪意。

    那么坚强美丽的姐姐,却变成了今天的这幅模样了。

    “小玉,我没事,你别哭。”

    车厢内,林梦雅靠在小玉的身上,轻轻的抬起手,拭去了他的眼泪。

    “姐姐,姐姐,都是小玉没用,小玉没能好好的保护好你。”

    如果他早点拥有强大的势力,保护好一切姐姐在乎的人和事,那姐姐,是不是还是可以灿烂的笑着。

    而不像是现在,虚弱而无力。

    “傻瓜,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不断的打击中成长的。再说了,我的身体养几天就好。乖,别让别人觉得,你姐姐得了什么绝症一样。”

    重重的点了点头,林中玉下定了决心。

    他一会儿就吩咐那些人,找全天下最好的药,来给姐姐养身子。

    一定要把姐姐,养得白白胖胖的才行!

    四个丫头也上了马车,而清狐把车夫赶了下去,亲自来给林梦雅赶车。

    周围,林魁带了十六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给林梦雅护航。

    后面,跟着两辆装满了名贵礼品的马车。

    这都是林中玉准备的,每一件都价值连城,为的,就是给林梦雅壮壮声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