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后院着火
    “若是王妃有任何情况,速速来报。”

    龙天昱站在林梦雅的床前,吩咐白芨道。

    “是。”

    轻施一礼,白芨也找回了自己的稳重。

    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龙天昱却不得不,恋恋不舍的离开屋子。

    尽管,林梦雅的屋子里,都是浓重的药味,可龙天昱却觉得,再温馨不过了。

    屋子外面,已经是晓月西斜,清爽的夜风,却吹不散他心头的担忧。

    “林魁,事情查清楚了么?”

    明月跟他回府后,就被扔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子里。

    龙天昱心里清楚德妃的良苦用心,但是,明月却不是他心仪的女子。

    他承认,明月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漂亮。

    甚至,看似比林梦雅还多了几分的善解人意。

    可从第一眼看到明月开始,他的心头,就有些淡淡的厌恶。

    明月,有些地方,跟父皇后宫里的妃子,实在是太过想象了。

    生在皇宫里,他看惯了兵不血刃的刀光剑影;看惯了虚伪龌龊的尔虞我诈;看惯了矫揉造作的借刀杀人。

    可唯有林梦雅,带给他从未有过的真实。

    她来到他的身边,带着满身的谜团。

    却从不畏畏缩缩,连心计,也耍得明明白白。

    她狠毒,却只是对于那些先惹了她的人。

    她对所有人都坦诚相待,笑容灿若星辰。

    没有了她在的王府里,冷寂得吓人。

    “已经查清楚了,确实是德妃娘娘私下派人,跟明王商榷的。只是,好像是跟百里无尘有些关系。”

    林魁跟百里无尘,也算是至交了。

    但是在王爷的面前,他还是依旧毫无隐瞒。

    “跟无尘有关系?怎么回事?”

    先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去换了一身的衣裳,龙天昱的眉头,微微的皱起。

    “听德妃娘娘身边的锦月姑姑说,似乎,是因为百里无尘先去雅轩游说了德妃,所以,娘娘才会派人跟明王商议的。”

    锦月算是个看得透彻的人,只是母妃不知怎么了,越发的不听锦月姑姑的劝了。

    只是,锦月不想让这对母子渐行渐远,依旧是充当俩个人之间的传话筒。

    “好一个百里无尘,我看他,是忘了自己的本分了。”

    百里无尘是个极有心计的人,他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近来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总是会越俎代庖的替他决定许多事情。

    除了这件事外,别的,他可以不计较。

    只是这一次,百里无尘是真的惹怒了龙天昱。

    雅轩内,已经许久没有响起欢声笑语了。

    明月的到来,抚慰德妃寂寞的心。而且,比起林梦雅的自然率真,她总是曲意逢迎。

    把自己包裹得完全符合德妃心头,那个标准淑女形象的明月,自然是更容易博得德妃的欢心。

    不过,有得必有失。

    这样一副温婉的样子,定然不会是德妃心头,正妃的第一人选。

    不管是在西藩还是在大晋,能襄助夫君,操持家业的,才能坐得正妃的位置。

    最好,林梦雅能一病不起,或者是病死。

    那这昱王正妃的位置,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郡主真是好相貌还性情,咱们德妃娘娘,也是许久没有如此开心过了。”

    锦月亲自捧了新制的点心上来,只是眸子里,却略过一丝的失望。

    这个郡主,美则美矣,却太工于心计了,失了贵族的大气。

    “那才是月儿的荣幸呢,在家的时候,我母亲就常说。当年大晋的第一名媛,非德妃娘娘莫属呢。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月儿若是能学得娘娘一成,那便是天大的造化了。”

    声音,如同蜜般清甜。明月郡主的一招一式,都是十分的合乎大家礼仪。

    德妃脸上带着温柔的浅笑,显然是对这种奉承,十分的受用。

    “这小嘴甜的,都跟雅儿有一拼了。对了,锦月雅儿的情况如何了?”

    林梦雅病倒,德妃并不清楚前因后果。

    对外,也只说是淋了雨,才感染了风寒。

    这丫头的身子骨,也是忒弱了一点。一场小小的风寒,就要了半条命了。若是以后哺育她的孙儿,那岂不是会累得孩子的身体也羸弱么?

    相比之下,出身西藩的明月,就结实得多了。

    也许,这个侧妃,她选择的倒是很对。

    “雅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谢母妃的关心。”

    锦月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禀呢,龙天昱的声音,就在背后响了起来。

    回头,正好看到一身细金暗黄色衣衫的龙天昱,大步的走了进来。

    “儿子给母妃请安,母妃玩完。”

    即便是换了衣裳,可发间沾染到了药味,还是渐渐的弥漫在空气中。

    德妃微皱了皱眉头,略微有些担忧的说道。

    “母妃知道你疼惜王妃,但是主子病了,自有丫头大夫去伺候,你跑去凑什么热闹。万一也给你染上了,这一府的人,岂不是要乱了套。”

    德妃不是不心疼林梦雅,只是,她更加心疼自己的儿子。

    尤其,是在看到龙天昱如此的在乎林梦雅后,她的心里,欣慰之余,还有些淡淡的担忧。

    她的儿子,将来是要成就大事的。

    如此娇宠一个女子,实在是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当初,皇上不专宠她们母子,恐怕今天,皇后就不会处处的针对她们了。

    “儿子知道,雅儿已经没事了,请母妃放心,多谢母妃关心。”

    龙天昱垂下了眸子,视线,没有半分停留在明月的身上。

    哪怕,她今天带着一套玳瑁的头面,刷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元宝髻,身穿琉璃七彩裙,端的是光彩照人。

    却赶不上,那躺在床上,逢头垢面,脸色苍白的林梦雅,在他的心里,来的重要。

    “王爷,这是我从父王那里讨来的灵药,是我们西藩王族的秘方,对风寒有很好的治疗效果。不如,您拿去试试吧。”

    从随身的侍女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盒子十分的简单粗糙,颇有西藩一贯的风格。

    “不必了,宫中太医医术高明,雅儿已经无碍了。”

    十分干净利落的拒绝,龙天昱总觉得,明王一家子,对林梦雅,都是不怀好意的。

    “昱儿!郡主也是好心,你何苦拒人于千里之外!”

    德妃略有些不满的说道,可昱儿的性子,又是十分的执拗。

    怕是这一次,她的先斩后奏,已经让昱儿从心里,反感上了明月郡主。

    这也无妨,只要俩个人有独处的空间,那昱儿一定会发现明月的好。

    过程不重要,结果美满就好。

    “不要紧的,毕竟我二哥哥曾经对王妃不敬,王爷有所顾虑也是应该的。”

    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委屈的表情,有的,只是大气的善解人意。

    德妃十分的满意,只是她这个儿子的脾气,也实在是太过倔强了些。

    “即便是曾经有过节,可不管怎么说,郡主跟咱们,也不算是外人了。昱儿,你还不快收下。”

    德妃娘娘的强迫,让龙天昱的心头,微微的有些不悦。

    以前,即便是被逼着去林梦雅的时候,他都不会如此的生气。

    母妃她,当真是变了。

    “母妃,儿子还有事,告辞了。”

    多谈无益,龙天昱起身离开了。

    留下了德妃跟明月郡主,龙天昱带着丝丝的怒意,离开了雅轩。

    美眸里含着一丝丝的落寞,德妃不知道该怎么留下自己的儿子。

    从这孩子长大以后,她们,好像渐行渐远了。

    到底是为何,昱儿竟然会生这么大的气呢?

    说起来,她还不都是为了龙天昱好?

    “娘娘,作为一个女子,明月还真是羡慕王妃呢。王爷待王妃情深意重,即便是在西藩,也是极为罕见的。”

    明月的眼睛里,流露出真挚的艳羡。

    可德妃的心里,却越来越高兴不起来了。

    没想到,那孩子跟林梦雅的感情,竟然会变得如此的深厚。

    也许,百里无尘说的没错,林梦雅,会变成阻碍龙天昱完成大业的绊脚石。

    只是,转念一想,林梦雅心思精巧,恐怕是因为这次病的厉害,才让昱儿如此的牵挂吧。

    “是啊,能得到一个情深如此的郎君,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明月有些不情愿的附和着,本来,她是想要挑拨德妃跟林梦雅之间的感情的。

    现在看起来,林梦雅这个儿媳,怕是让德妃十分的满意。

    陪着笑脸,明月的心里,却在盘亘着别的想法。

    流心院内,四个丫头,再加上林中玉跟清狐,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的睡了。

    困了,就在林梦雅的房间里眯一会。

    饿了,就胡乱的吃一口了事。

    所以,所有人,都跟着瘦下了一大圈。

    尤其是岳琪跟白芷俩个年纪尚幼的丫头,眼睛哭得,肿成了大核桃。

    “药也吃了,粥也进了些。你们要注意,多给王妃擦洗身子,若是褥子潮湿了,就及时的换上干爽的。午时可以通半个时辰的的风,其他时间,门窗要紧闭。还有老夫拿来的药材,一定要常常焚烧,才可有祛病的功效。”

    太医年纪大了,跟年轻人熬不起。

    叮嘱了如此这般,就在邓管家的安排下,回客房休息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