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寸步不离
    自从那一日,在悬崖上吐血昏倒以后,林梦雅就一连昏迷了五天。

    五天里,林梦雅都是在昏昏沉沉中度过的。

    不管是水,还是药,都喂不进去。

    因为淋了雨,又染上了风寒,入夜后,还发起了高烧。

    流心院的人,都笼罩在一片凄风苦雨中。

    “已经五天了,主子又不肯吃药,大夫说,若是烧不能退下来,那主子——”

    哽咽着,白芷却还是努力的想要把药喂给林梦雅。

    只是,那双微闭的唇,却始终倔强的不肯张开。

    褐色的药汁,顺着雪白的嘴角,蜿蜒而下。

    已经五天五夜的时间了,林梦雅水米未进,原本略微有些圆润的小脸,也已经变得纤细。

    眼下,一片乌青的紫黑色,原本娇美的人儿,却如同窗外,步入残秋的花瓣,一点点,失去了生命力。

    “大夫,情况到底如何?”

    龙天昱阴沉着神情,紧皱的眉头,阴冷的眸子里不再只有冷漠。

    反而不知为何,多了几分的慌乱跟深深的担忧。

    “王妃是怒极攻心,那一口心血吐出,元气大伤。虽然看似眼中,却可以用药好好的调理。只是,现在王妃不能进食药汁,才会...才会如此啊!”

    太医擦拭了下冒着冷汗的额头,像是昱王妃的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

    可更让他恐惧的,却是暴怒的昱王爷。

    早就传闻,昱王爷生性冷酷,却唯独对王妃疼爱有加。

    现在看来,所言不虚。

    只是这王妃——

    唉,看了一眼形容枯槁的王妃,若还是如此的话,王妃怕是要不成了。

    “在这里耍威风,不如想想,怎么救活小丫头。”

    冷飕飕的语气传来,可怜的太医,在看到那一抹月白色的身影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昱王府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伺候。

    “太医是吧?若是治不好小丫头,我把你剁成肉泥,喂给狗吃。”

    明明拥有极为阴柔的面容,可是名叫清狐的男子,却拥有一双世上最冷的眼。

    修长的身子,散发出迫人的气势。

    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人。

    “你们俩个,还不快想想办法救姐姐。若是还不成,我就把姐姐带走。”

    此时,又走进来一位穿着淡青色衣衫的少年郎来。

    少年才十几岁的年纪,可却面如冠玉,气质傲人,完全不亚于前面的那俩人。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再吵下去,主子就能醒么?”

    三人的争吵不休,倒是被白芍的一声冷喝制止了。

    从把主子抱回来的那天起,这三个男人,就一直在吵吵闹闹,争论不休。

    即便是知道,她们都是担心主子,可眼看着主子的情况,一天天的恶化了下去,她们比任何人,都要焦虑不安。

    “大夫,是不是只要主子能喝下去药,就有救过来的可能性?”

    白芷好似想到了什么主意,急急的问道。

    好歹捡回了一条命的太医,立刻点了点头。

    唉,这把老骨头,再这么折腾下去,早晚得散架了不可。

    “那我用嘴喂给主子不是可以的么?最起码,她能喝下去一点,能喂一点,是一点啊!”

    可太医,却立刻制止了白芷的想法。

    “不可,王妃的体内,不知为何还有残毒。所以,给王妃开的药,还有一些中和毒性的药物。若是常人误食了,怕是要中毒的。”

    太医的话,却没有吓退白芷。

    眼看着小姐要不成了,她又怎么可能会干看着。

    “我不怕,就算是搭上我这条命,我也要救回主子。”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白芷却决意,一定要用自己的命,却换回林梦雅的。

    “不行,万一主子醒过来,你却倒下了,到时候主子岂不会再伤心过头?难道,你忘了主子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么?”

    在大局方面,白芨显然是要比白芷考虑得更多。

    林梦雅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若不是如此的话,也不会因为岳婷的死,心脉都受损了。

    “我不管,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主子去死。”

    白芷不管不顾,对她来说,林梦雅才是她的一切。

    就在所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身影,却穿过了所有人。

    “我来。”

    龙天昱毫不犹豫的拿起了药碗,喝了一大口*含在口中。

    单手扶起了林梦雅,对着那双已经渐渐失去了颜色的淡粉色樱唇,徐徐的哺出了那苦涩辛辣的药汁。

    “王爷!”

    林魁跟邓管家大惊失色,王爷可是他们的天。

    可龙天昱却挥了挥手,挡住了所有要冲上来的人。

    “那个——其实不必如此紧张。只是此药性凉,女子若是食用,恐怕会有所损伤。”

    头发花白的大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慢悠悠的说道。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

    这群年轻人啊,实在是太过冲动了,也不懂得尊重老人家。

    “那王爷喝了,会有什么损伤么?”

    邓管家还是不放心,生怕龙天昱有会任何的危险。

    “无碍,若是男子食用,顶多会肠胃不适而已,多喝些热水就可以了。”

    老太医幽幽的说道,颇有世外高人的感觉。

    可是这屋子里,从上到下,所有人的人,都觉得这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是个为老不尊的典型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龙天昱一口口的,把药喂给了林梦雅。

    林梦雅依旧是眼睛紧闭,因为高烧的原因,连吞咽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变得十分的困难。

    本就纤细的身材,此刻,更没有了重量。

    没由来的,龙天昱的心头,涌起了淡淡的恐惧感。

    哪怕是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他都不曾怕过。

    可为何,在看到床上躺着的女子,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他却觉得心慌意乱。

    “主子,喝下去,你乖,要听话,一定要喝下去。”

    四个丫头,早就哭得死去活来的。

    就连时间最浅的白苏,也都躲在角落里暗自抹泪。

    林梦雅待她们极好,在不知不觉中,她们也把林梦雅,当成了至亲姐妹。

    可林梦雅的情况真的是很糟糕,棕褐色的液体,顺着白皙的脖颈,一直隐入了被子里。

    龙天昱的衣裳,也被弄湿了一大片,可林梦雅就是牙关紧扣,半点都吃不下去。

    咬了咬牙,早就红了眼眶的岳琪冲了上去。

    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心里的难过,不比任何人少一丝一毫。

    可如今,姐姐还尸骨未寒,眼看着林姐姐就要不成了。

    无忧无虑的少女,在姐姐堕落山崖的一瞬间,就已经被迫成熟了。

    “林姐姐!难道你忘了,我姐姐是怎么死的了么?她死了,你也要跟着她去么?那姐姐的仇谁来报!林姐姐,你听见没有,你只有活过来,才能替姐姐报仇!”

    岳琪用力的摇晃着林梦雅纤弱的身体,眼中的泪,一大串一大串的落下。

    “你要杀了她么!”

    林中玉冲上去拉开了岳琪,此刻,眼睛已经都红了。

    如果,姐姐还是这幅样子,那么,不管有什么代价,他都要带姐姐走。

    “现在这种情况,林姐姐能活么?”亦是红了眼的岳琪,大声对着林中玉吼了回去。

    “林姐姐,你醒过来!醒过来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耻的人,就这样逍遥的活下去么!”

    房间内依旧充斥着岳琪嘶吼般的大叫,而似乎真的起了作用。

    龙天昱明显感觉到,自己喂下的药,被林梦雅喝下去了一点点。

    “好像有用了!她能听到,她能感觉到!”

    一直在床边,视线不敢离开片刻的清狐,突然叫了起来。

    龙天昱示意大家安静,又开始一口口的喂给了林梦雅。

    卧房里,在刹那间变得十分的安静。

    除了吞咽的声音外,大家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错过一点点,林梦雅的好转。

    “快,去拿煨得烂烂小米糜粥来!”

    清狐更是兴奋到无以复加,连声吩咐道。

    “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大喜大悲间,白芨也失去了往日的分寸。

    小跑着去了流心院里的小厨房,为了喝一碗药,龙天昱足足喂了三碗才作罢。

    小心翼翼的,把林梦雅放在了床上,顾不得漱去口中苦涩的药味,又接过了白芷端来的粥。

    一口口的,喂了林梦雅吃了小半碗。

    看到那苍白的脸蛋上,好似染上了淡淡的血色,龙天昱才放下来,悬着一半的心。

    接下来,就要看林梦雅自己是不是争气了,只要能把烧退下来,就算是挺过了这一关。

    “王爷,雅轩那边,已经派人催了三次了。您,怕是得过去一趟了。”

    邓管家低垂着头,却有些不情愿的来催龙天昱。

    五天前,明月郡主跟着王爷回来,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招数,很快就收服了德妃的心。

    再加上王妃吐血病倒,王爷总是寸步不离的守着。

    所以,才几天的时间,雅轩那边,就对林梦雅,有了淡淡的怨气。

    “知道了,我这就去。”

    大手,摸了摸那滚烫的额头。

    不知为何,心头却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坚定。

    许是岳琪的话,真的起了作用了吧。

    况且,依着林梦雅的性子,她岂是一个会有仇不报的人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