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狠毒岳夫人
    用力的林梦雅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清狐不知是怒,还是笑好了。

    “死丫头,没事就咒爷死。就算是爷死了,也得死在你身边,看你埋不埋。”

    虽然是恶狠狠的威胁,可清狐的眼中,却有一闪而逝的暗淡。

    三年的时间,无人能解他中的毒,所以,他还有三年好活。

    不过,这也是够了。

    “好啊,到时候我就挖个坑,把你丢在坑里面。让野狗什么的,来啃你的漂亮脸蛋!”

    林梦雅捂着头,臭狐狸,下手还蛮重的嘛。

    “对了,我无意中打听到了你捡回来的那个小家伙的身世,你要不要听听?”

    林中玉的身份么?林梦雅承认,自己是有过那么一点点的好奇啦。

    但是——

    摇了摇头,她不想未经过小玉的同意,就窥探别人的**。

    “对了,我们出门的时候,不是带着小玉一起出来的么?他人呢?”

    林梦雅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竟然丢了一个大活人。

    捶了捶头,暗自懊恼自己的心不在焉。

    “少主说有事要办,早就回去了,主子忘记了么?”

    白苏回答道,剩下的三个丫头,也都用疑惑的眼光,看向了林梦雅。

    唉,好像自从跟王爷吵架以后,主子的记性,就越来越差了呢。

    “哦,我忘记了。时候不早了,咱们一回去吧。”

    外面还下着雨,可是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

    清狐立刻叫人,预备了一辆小马车,带着五个女人,想要一起回王府。

    可没想到,才刚出芙蓉楼的大门,就看到雨中,有人骑马奔来。

    “姐姐!姐姐你在还这里么?”

    少年人焦急的声音,从马背上传来。

    林梦雅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却看到了浑身已经湿透了的林中玉。

    “我在这里,小玉,怎么?”

    少年的脸上,带着几分的焦急,来不翻身下马,就急吼吼的喊道:

    “岳婷小姐被他们带走了,你不在府里,王爷也不在。他们不知道跟德妃说了什么,就强行把俩个岳小姐都接走了。”

    小玉的话,顿时让林梦雅寒冷彻骨。

    怎么会?为什么会有人,敢强行接走岳婷姐呢?

    “是谁接走了岳婷姐?他们去哪了?你可知道?”

    林中玉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岳夫人,她说要把岳小姐送到是城外的一处农庄里。岳二小姐不放心,便跟了去了。现在,已经快要城外了。”

    什么?林梦雅怒火攻心,好一个鸠占鹊巢的岳夫人。

    谋害了自己的亲生姐姐还不够,居然,还要害岳婷姐。

    “咱们也去,小玉,在前面带路。”

    登时,也顾不得漫天的大雨了。

    在林中玉的带领下,清狐驾着马车,也载着林梦雅一行人,向城外奔去。

    千万,千万不能有事!

    沿途,林中玉派去跟踪的人,不停的传回了信息。

    岳家果然在京郊有一处农庄,只是,那些人说,搭乘着岳婷岳琪姐妹俩个的马车,停在了农庄后,就独自反悔了。

    看样子,倒是真的想把岳婷放在农庄里面。

    只是,林梦雅的心头,冰冷的不安,却渐渐扩大。

    车子,很快就奔到了岳家的农庄。

    大门紧闭,林梦雅顾不得许多了,只能叫人,把大门给砸开。

    林中玉跟清狐交换了眼神,同时起脚,踹开了大门。

    宽敞的农庄内,此刻,却空无一人。

    “姐姐!姐姐!母亲,你放开我!我要去救姐姐,我要去救姐姐!”

    突然,岳琪的声音,从正屋里传来。

    林梦雅急步走到了门口,却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糊涂!那个没脸面的东西即便是自我了断,也是不能洗刷带给我们岳家的耻辱了,难道,你也要自毁前程么?”

    冰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半分亲人之间该有的羁绊。

    深不可测的厌恶,哪怕是林梦雅,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我不相信姐姐是主动勾引二王子的。我也不会相信,南笙哥哥,会写出那种绝情的信来!母亲,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去吧!再晚一点,姐姐真的会没命了!”

    林梦雅一脚踹开了正屋的门,里面,岳琪声泪俱下的,跪在地上恳求着岳夫人。

    白皙的巴掌小脸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红痕。

    可那双眼睛,却在含着泪水的时候,依旧坚定的看向那个凶神恶煞的女人。

    “你这个不成器的丫头!”

    面容高贵的岳夫人,抬起手就想要再打岳琪。

    可却被另外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手腕。

    “岳夫人,下次若是想要教训女儿,先认清楚是不是自己的!”

    怒不可遏的林梦雅,出口便是让岳夫人浑身一震。

    回头,面前站着的几个人,都已经被雨淋湿了。一个湿漉漉的,可眼神是却是十分的明亮,如同地狱里,索命的恶鬼。

    “你——你是什么意思?我教训我的女儿,关你们什么事情!”

    如果手里有把剑的话,林梦雅一定会冲过去结果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事到如今了,可岳夫人,却一点都没有收敛。

    反而声嘶力竭的喊道:

    “这里是我岳家的地方,你们没有资格进来!”

    林梦雅冷笑一声,实在是不想理这个恶毒的女人。

    转而拉起了岳琪的手,关切的问道:

    “没事吧?岳婷姐怎么了?”

    被从天而将的林梦雅震惊住了岳琪,突然脸上带着极大的狂喜。

    急切的抓住林梦雅是手臂,喊道:

    “林姐姐,快去救我姐姐。她收到了南笙哥哥的书信,我母亲又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我怕她,是要想不开了!”

    林梦雅一听,怒火更是涌上心头。

    哥哥的信?这怎么可能呢?

    杀机四溢的眼神,恶狠狠的瞪了岳夫人一眼。看来,又多了一笔账!

    “没心肝的东西,若是岳婷姐没事还好。若是她有什么三长俩短,我叫你整个苏家来偿命,还有你的亲生女儿!掘地三尺,我也会把她挖出来!”

    事到如今,林梦雅也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整个恶毒又愚蠢的女人,完全不知道,她是在自掘坟墓。

    事态紧急,林梦雅来不及处理岳夫人,便由岳琪带路,往后山去了。

    屋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屋内,岳夫人却又惊又怒。

    她隐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今日竟然被人一招揭穿了。

    不由得,响起林梦雅狠毒冷厉的目光,冰寒的感觉,如同跗骨之蛆挥之不去。

    可那又如何?

    这是姐姐欠她的!也是整个苏家欠她的!

    只要皇后不倒,谁又能她如何?

    不过是一个小浪蹄子,早晚,连岳琪她都要好好的利用一番!

    从农庄里的后门出来,林梦雅跟着岳琪,急急的跑到了后山。

    那里,有一片悬崖。

    她们才刚刚赶到,就看到失魂落魄的岳婷姐,正站在悬崖边上。

    “姐姐,不要做傻事,不要!”

    岳琪声泪俱下的喊道,想要冲过去,却被清狐一把抓住了。

    岳婷的情况太不稳定了,若是真的冲过去,怕是帮不了岳婷不说,反而还会出现意外。

    “岳婷姐,是我,我是雅儿啊!你过来,别做傻事吓我,好不好?”

    林梦雅慢慢的靠近,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加的温和。

    如同雷击一般,岳婷在浑浑噩噩中,因为林梦雅的声音,也终于有了半刻的清明。

    风雨中,她却柔柔的笑了。

    如同那一日,在林府中初见,那般的美丽温柔,淡雅如兰。

    “雅儿,我知道那不是南笙哥写给我的,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岳婷的泪,合着雨水,一起滑落。

    脸上的表情,也已经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了。

    “是啊,既然你知道我哥哥不会那么绝情的,为什么还要想不开呢?岳婷姐,乖,快点回来,别吓我!”

    可她却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凄美绝艳的笑容。

    如同生命,最后一次绽放出的花朵,灿烂,却只有死亡的萎靡味道。

    “我知道,南笙哥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嫌弃我。可是你知道么?这封信里,写的却是最真实的情况。我,已经是整个大晋的笑话了。可南笙哥,却是少年英雄。我不能,让他为我蒙羞。”

    岳婷笑着,转过了身子。

    “不要——”

    林梦雅冲过去,想要把岳婷姐拉回来。

    可没想到,岳婷的动作更快,一个轻跃,那穿着白色衣衫的身影,就飞出了悬崖。

    “不要——”

    山崖上,林梦雅跟岳琪,都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林梦雅目疵欲裂的,眼睁睁的看着岳婷,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伸出的双手,仿佛一用力,就能勾住岳婷姐的衣角。

    哪怕清狐的武功再高,也没来得及救援岳婷。

    那个温文尔雅,娴熟聪慧的少女,带着对哥哥一生的爱恋,就这样跳下了悬崖。

    “岳婷姐——”

    林梦雅眼睁睁的看着,嘴里,却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来。

    “林姐姐!”

    “主子!”

    “姐姐!”

    “丫头!”

    所有人,都惊慌的看向了林梦雅。

    却见她,身子一软,晕倒在了清狐的怀中。

    雨,越下越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