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有的,都送给你
    “我着急嘛,好,您老先生呢,现在赶紧坐下来,然后给我讲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梦雅露出了一排整齐的小白牙,笑眯眯的给清狐到了一杯茶。

    “丫头,你怎么对这芙蓉楼是我的,没感到一丝丝的好奇呢?”

    清狐饶有兴致的坐了下来,品了一口花茶,悠然道。

    “这蜜箬花茶的香味,跟花谷的味道一模一样,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有那个本事,能寻到那里。”

    摇了摇头,清狐却贱贱的笑了开来,如同一只吃到了鸡的狐狸。

    “天天说我是死狐狸,我看你这丫头,才奸诈得像只小狐狸呢。爷啊,算是败给你了。”

    被废了狗爪子的所谓杜爷,已经被店里的活计们给制服了。

    此刻,正蹲在一楼大厅里面哀嚎。

    想必,其他的客人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想想也是必然的,清狐的产业,当然不会任由流氓们跑来捣乱了。

    “你要如何处理那几个家伙。”

    有清狐在,这世上,再无人能伤害林梦雅了。

    轻轻松松的笑着,林梦雅已经许久,没有如此愉悦的心情了。

    “杀了,然后剁成肉馅,做成肉包子。”

    阴测测的笑着,清狐努力的模仿变态杀人狂。

    别说,阴险的表情,再加上那张阴柔的脸蛋,还真有几分变态的潜质。

    连四个丫头,都摸了摸手臂,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死家伙,回来就没个正经的。

    ‘啪’的一声,打了那家伙的脑袋一把,才总算是让清狐收起了那副表情。

    “好了,快说你的调查结果。不然的话,就把你舌头割下来下酒吃。”

    清狐瘪了瘪嘴,做出了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

    没办法,如果说他是变态,那林梦雅就是土匪。

    唉,命苦啊!

    “如你所料,死去的的确是岳家的大小姐,也就是岳婷的亲生母亲。但是我还听说了另外一件事,可能是跟这件事有关。”

    原来,当年岳婷的娘家苏家,虽然是钟鸣鼎食之家,却面临没落。

    好不容易得到了岳大人这位乘龙快婿,自然是轻易放过的。

    苏家大小姐苏美仪,与岳大人两情相悦,可惜却生了重病。

    “所以,苏家的二小姐,就顶替了她姐姐的位置,成了岳家的夫人?”

    林梦雅已经能够分析出个大概来了,只是有件事情,她还是想不通。

    不是说岳夫人的同胞妹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么?怎么会——

    “她妹妹名叫苏美云,之所以未出阁,是因为行为不端。被人退了亲事,我还从苏家打听出一件秘闻,苏美云曾经跟下人私通,诞下一女。可那女娃儿,却不知所踪了。”

    清狐把自己打听到的情报娓娓道来,在大家族来说,这些秘闻,可以说的上是丑闻了。

    只是,林梦雅还有些疑惑。

    若说是怕失去岳大人这个乘龙快婿,却用自己的小女儿来冒名顶替,也似乎,说不过去的吧。

    即便是岳夫人去世了,苏家大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小女儿嫁过来做填房的。

    毕竟,这种事情,在大晋也是很常见的。

    而且,堂堂苏家嫡出的小姐,居然会跟下人私通。

    同胞姐妹的性情,怎么会相差那么多?

    “丫头,在想什么呢?”

    用手在林梦雅的面前晃了晃,看到这小丫头终于回魂了,清狐笑了笑,捏起桌子上的芙蓉糕,塞进了林梦雅的嘴里。

    “窝债响——”

    含含糊糊的刚刚开口,林梦雅却发现自己的嘴,被糕点给堵住了。

    习惯性的嚼了嚼,又咽了下去,才发现,这糕点竟然是满口生香。

    “我在想啊,这其中,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闻。只不过,时过境迁,有些事怕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林梦雅的小脑子,正在急速的运转,她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清狐偷偷的笑着,又塞了一块玉露酥给她,小丫头沉浸在思绪里实在是太好玩了。

    不管喂什么,都会乖乖的吃掉。

    才几天没见,他都觉得小丫头瘦了,现在一点都不可爱了。

    “是啊,这事过去那么多年了。有关联的人,也都死的死,走的走了。不过,我开棺验尸的时候发现,苏美仪有可能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毒死的。”

    要确定苏美仪的身份,必须得开棺验尸。

    清狐混迹江湖那么多年了,尸骨上的玄机,还是能够看得出的。

    “毒死?如果是病入膏肓,药吃的过多,尸体也会呈现中毒反应的。”

    说起药理来,林梦雅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清狐也点了点头,右手支着香腮,只是他心头翻滚的,是如何养肥林梦雅的计划。

    “所以我才说可能,而且尸骨埋存的时间好,实在是太久了,只能暂时放弃了。”

    在现代医学里,解剖验尸,可能是最为常见的侦破手段了。

    可在古代,这可是惊动亡灵的大事。

    四个丫头,在听说清狐竟然开棺验尸的时候,已经觉得毛骨悚然了。

    为何,主子还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啊?

    这俩个人啊,真是大怪加小怪,怪到了极点。

    “如果此时,有苏家二小姐的坟墓被人盗了的想消息传出,你说,岳夫人会不会露出什么马脚来呢?”

    转悠着茶杯,林梦雅的嘴角,弯起了一抹精明的坏笑。

    清狐立刻来了兴趣,俩眼发光的看着林梦雅。

    “小丫头,你又想着什么计策去害人了?”

    他就是喜欢林梦雅这个坏丫头的样子,那一副奸诈到底的小表情,仿佛可以算计天下人。

    “很快,你就知道了。”

    俩个人对视一眼,眸子里光彩流动。

    每次流露出这种表情,那定然是有人要倒霉了。

    林梦雅心头,总是有一个预感,盘旋不去。

    人人都说,苏家的大小姐,跟皇后是感情极其深厚的手帕交。

    可现在,跟皇后走的近的,却是苏家的二小姐。

    难道,以皇后的精明,难道不出这俩者的差别么?

    这是,好像是大有蹊跷。

    如果真是跟皇后有勾结的话,包括岳婷姐被侮辱,就都能说得通了。

    哥哥那边,她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呢。

    真是头疼,若是让哥哥知道了真相,依着哥哥的性子,非得闹一个天翻地覆。

    “刚刚你不是还笑得跟小狐狸一样么?怎么又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心疼的看着小丫头,他是真的不想让丫头,有那么一点点愁绪。

    “我在想,要怎么跟哥哥说。听岳伯父说,至多还有一个月,哥哥就定然会回到京都的。若是被哥哥知道了岳婷姐的事情,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这件事,已经在京都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了。

    若不是她叮嘱了府里的人,无故不得去岳婷姐的院子里打扰。

    恐怕依照岳婷姐的性子,她早就一根白绫掉死在房梁上了。

    “不过我听说,你哥哥多年在沙场拼杀,性子倒是沉稳了许多。你不如跟她陈情厉害,相信,他不会犯糊涂的。”

    死了一个胡路南,仿佛是对岳婷姐也已经有了交代。

    但是林梦雅心里清楚,这事,跟太子,跟皇后,跟岳夫人都是脱不了干系的。

    这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陷害龙天昱,陷害岳婷姐。

    所以,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要一个个的,讨回血债!

    “但愿如此吧,对了,这芙蓉楼,是你亲自设计的么?”

    没看出来,清狐还有这种才能,以前倒是小瞧了他呢。

    被夸奖的某人,立刻得意洋洋了起来。

    就差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一副快点来夸我,快点来膜拜我的表情。

    “那是,墨染、青璃,来见过你们的新主子。从今天起,小丫头就是芙蓉楼的主人了!”

    清狐好像是兴致很高,没几句话,就把芙蓉楼送了人。

    话音未落,从外面就进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虽然面目普通,却看着十分的成熟稳重。女的倒是清秀可人,眉目间却透着精明

    “墨染,青璃,见过主子。”

    俩个人同声同响,倒是林梦雅,一时没反应过来。

    可以看得出,芙蓉楼的一切,都是清狐精心布置的。

    一转眼,就成了自己的,似乎,有点快啊

    “啊?送给我了?你没发烧吧?”

    林梦雅挪到清狐的面前,小手贴在了的额头上,又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似乎,不怎么热呢?

    小手又拍了拍他的脸蛋,发出细小的清脆响声,顿时,一抹吃惊飞快的划过墨染跟青璃的眸子。

    天啊,这女人居然没被主子当场斩杀,还真是不简单啊。

    “死丫头,又来占爷的便宜。”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清狐依旧任由林梦雅‘蹂躏’着自己的脸蛋。

    似乎是觉察到手下人的视线,实在是太过刺眼了。

    眸子微转,微微散发着寒意的死亡射线,就笼罩到了俩个人的身上。

    “行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退下吧。”

    俩个人立刻行礼退了下去,林梦雅却笑嘻嘻的收回了手。

    “我不要,这里可是你的棺材本,若是要了,你以后死了都没钱葬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