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调戏不成反被打
    “好嘞,您等着,小的就这就去传菜。”

    小二哥手脚麻利的下去传菜了,剩下四个丫头,在雅间里面,东摸摸西看看的。

    别说是王府了,就算是皇宫,她们也能跟在主子的身后去见识一番的。

    只是如此别致清雅的地方,也实在是有些不多见了。

    “主子,你说这芙蓉楼的主人,得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白芨打量着四周,不由得由衷的赞叹。

    虽不见富丽堂皇,可这里的每一件东西,定然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哪怕是没读过书的她,都觉得新奇得紧。

    “是什么样的人物我不知道,可我觉得,此人定然不简单。”

    林梦雅倚在窗边,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淡淡的说道。

    芙蓉楼,是在中心街的拐角处。

    她处的这一面,正好能够远眺周围的建筑。

    这一片,都算是富人区,错落的院子里,各有各的特色。

    所以,看起来并不会乏味。

    刚刚还晴朗无比的天气,转眼间,就乌云滚滚,絮絮的下起了雨来。

    林梦雅还是倚在窗边,看到那些雨丝,穿梭不停的击打在青灰色的屋顶下,天地,变得一片模糊,心情,也跟着变得忧郁了起来。

    “来喽!客官,这是您要的清水酥肉,七连肘子,还有一壶蜜箬花茶,您慢用!”

    小二速度很快的,就把他们要的东西端了上来。

    清水酥肉,取的是城外山上的清水,除了一些香料外,什么都不放,可炖出来的肉,却肉酥骨烂,入口即化。

    七连肘子就更加的有趣了,这肘子,只有七处是连在骨头上的。

    用筷子一抖,骨肉立刻分离。

    几个丫头,好奇的用筷子抖了抖,一块光洁无比的骨头,就在瞬间,脱落了出来。

    “哇!真的是七连肘子呢!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白芷惊喜的说道,小手却连连把菜往嘴里送。

    其他的三个丫头,都是羡慕的看着她的好胃口。

    对于白芷的盛情邀请,都是退避三舍。

    “好厉害的刀工,看来,对于骨肉的把握,十分的精准呢。”

    不知何时,林梦雅走到了她们的身后,用筷子,扒拉起桌子上的骨头来。

    “是吧小姐,我就觉得,这家的厨师,一定是个神厨来的。”

    有的吃,白芷当然是说的锦上添花。

    可林梦雅,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按照做法来说,这肘子,应该是在还未烹饪的时候,就被厨师改刀过的吧。

    如此精准的手法,就算是她这个医学系的研究生来做,也不一定会做的如此精细。

    那骨头上,竟然光滑无比,连一点点残余的肉都没有。

    这厨师,到底是什么人?

    林梦雅开始对这个芙蓉楼的厨师,感觉到好奇。

    刚想唤小二进来,就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大力的敲门声。

    “外面是谁?”

    白芍喊了一声,这声音,听起来倒不像是芙蓉楼里的小二哥。

    “美人,你们五个孤身来,是不是也觉得寂寞没人陪呢?哥哥我是带着家丁来陪你的,如何?”

    轻佻的声音响起,外面,也传来了一阵哄堂大笑。

    林梦雅皱了皱眉,这么素净的地方,怎么也有此破皮无赖。

    摇了摇头,示意要冲出去的白苏不要理那群人。

    门关着,即便是那群人想要冲进来,也是不太可能的。

    “呦,小美人还不识抬举,来人,把门给我撞开。”

    立刻,就有人撞门的声音。

    想必是楼上的动静,惊动了店家,小二立刻跑了上来,赔笑道:

    “这位公子,里面可是一位夫人,公子爱美之心,小的能理解。只是唐突了佳人,恐怕会有损公子的威名。”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滚开!”

    男子好像是踢了小二一脚,只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伴随着小二的惨叫。

    “好个不长眼的狗东西,主子,我去教训他!”

    对方出言不逊,白苏早就怒火在心了。

    眼看着,木门也是颤颤巍巍的了,林梦雅点了点头,白芨跟白芍,同时拉开了门。

    “不知是哪家的少爷,既然来了,就进来喝杯茶吧。”

    林梦雅坐在主位,端起杯子,优雅的品了一口花茶。

    这茶味,怎么会是——

    来不及多想,外面,就进来一位穿着青色衣衫的浪荡公子。

    “还是你这小娘子知情识趣,也好,那本少爷也风雅一回。我姓杜,小娘子唤我杜狼也好,杜爷也好,随你喜欢。”

    姓杜的男子,长着一双三角眼,一看,就是诡诈之辈。

    脸上带着三分阴狠,此刻偏偏挤出了几分邪笑,更是让人厌恶至极。

    身材算不上高大,怕是早就掏干了身子,所以,形容愈加的猥琐。

    林梦雅眼也不抬,半分不把这所谓的杜爷放在眼中。

    “有事就快说,免得我失了耐性。”

    林梦雅不想热祸,本来今天,就是带着丫头们出来shopping的,至于人渣,她还没有那个兴趣腾出手来教训。

    “哈哈,好辣的小娘子,今天你杜爷我来,就是来尝尝你辣味的!”

    说完,手就猥琐的想要伸到林梦雅的面前,去摸她的小脸蛋。

    可林梦雅却冷哼一声,反手拉过那猥琐男的手,拔下头上的簪子,看都没看,就用力的插了下去。

    “啊——你这个臭娘们!”

    剧痛袭来,连那人也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会有如此狠辣的作风。

    这一下子,丝毫不留情,把桌子都戳进几分,尖锐的玉簪,完完全全的穿透了他的手。

    “难道,没有人跟你说过,调戏我,可是连命都得丢了的。”

    微微含笑,可林梦雅的话,却让姓杜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她怎会知道,其实自己,是受人指使的。

    “你...你是什么意思?”

    手被钉在了桌子上,额头也是冷汗涔涔。

    剧痛,让男人咬紧了牙关。周围的狗腿子们,也是蠢蠢欲动。

    “你们最好是乖乖的,不要轻举妄动,不然的话,你们主子的这只狗爪子,可就废了。”

    林梦雅冷冷的说道,想必是横行霸道惯了,这些人,也被眼前阴测测的女子吓到了。

    如此一来,倒是真的不好冲上去了。

    “你...你误会了,我只是猪油蒙了狗眼,才敢调戏一下夫人您的。”

    好似打定了注意不肯说,林梦雅却半分不信。

    白苏是何等的机警,若是有这种不良目光私下窥探,她早就发现了。

    就在刚才,她跟白苏交换了下目光,对方依旧是给了她一个一无所知的眼神。

    怕是,有人知道她在这里落脚,所以,才特意找了这些无赖来恶心她。

    “滚吧,告诉你背后的人。敢惹我,就得有脑袋搬家的准备。别再让我看到你第二次,否则,小命都难保。”

    利落的拔下了玉簪,那人又惨叫了一声,人却恐惧的看向了林梦雅。

    咬了咬牙,只能自认倒霉了。

    “我们走!”

    哪怕,背后的人会雷霆暴怒,可现在已经却不是惹事的时候了,这女人,实在是太过可怕。

    “慢着,砸了我楼里的东西,打了我的活计,最可恶的,是惹我家的小丫头生气了,你以为,能一走了之么?”

    轻飘飘的声音,却带着几分的冷意,林梦雅的眸子,立刻亮了起来。

    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却在冲出雅间的一瞬间,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家伙。

    “清狐,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就是被她派出去办事的清狐,有些日子没见了,可那家伙,还是一脸招牌的狐狸笑。

    “死丫头,乱跑什么,害的爷好找。”

    一身白色的长衫,却让他穿出了几分风骚的味道。

    可不变的,却是他眸子里,由始至终的宠溺味道。

    “死狐狸,谁让你去了那么久,我受委屈了,都没人给我打抱不平。”

    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清狐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会不问缘由,始终站在她这一边的吧。

    所以林梦雅,不自觉的,就把他当成了娘家人。

    款步走来,也不管别人的目光,反而是上上下下的,把林梦雅端详个遍。

    “咦,小丫头,你怎么瘦了些?难道是龙天昱不给你饭吃?来人,把楼里最好吃的东西,都给我端过来,别人的再做,让他们等着。”

    清狐就是这么霸道,但凡是跟林梦雅扯上关系的,天王老子也得排在后面。

    “好嘞老板,您等着。”

    刚才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小二哥,就像是装了弹簧一般,瞬间就站起来,小跑步到后厨去了。

    “这——”

    林梦雅惊讶的指了指楼下,可清狐却笑眯眯的,把她推回了雅间。

    “放心,那家伙九条命呢,死不了。”

    五个女孩子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回王府呢?岳家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林梦雅坐在暖炕上,一连串的发问。

    可清狐却托着脸蛋,颇为哀怨的看着林梦雅。

    “死没良心的小丫头,我这才风尘仆仆的回来,气还没喘匀呢,怎么回答你这一连串的问题?”

    翘起兰花指,清狐点了点林梦雅的眉心,不满的说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