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烧饼姐妹
    “你做事总有自己的道理,不过我看你似乎,并不怎么赞成明月嫁给龙天昱的事情。”

    作为西藩的接班人,胡天北自从成年后,就经常被明王派出去独立做事。

    所以,自然是有他自己的考量。

    “父王为何执意要把明月嫁给龙天昱呢?他并非是最好的选择,况且以明月的性子,到了昱王府里,定然是不肯安分的。林家小姐的手段,您是没看过,别说是明月了,就算是我跟她对上了,怕是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阵子,跟昱王夫妻俩个接触,他才知道,如何叫做天作之合。

    昱王表面隐忍,可实质上,文韬武略,都不逊于那个太子大哥。

    昱王妃表面温柔贤惠,但是却聪敏机智,绝对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明月嫁过去了,断然不会屈居忍下,那昱王府,也就面临着一场疾风骤雨般的激斗。

    “我知道会变成这样,但是明月,必须要嫁给龙天昱,你可知是为何?”

    摇了摇头,胡天北想不明白,平时父王也是很疼明月的,这一次,到底是为何?

    “龙天昱比那个糊涂太子要强的多,如果,让他成为了大晋的皇帝,那想要实现我们的目标,就难上加难了。”

    任何有实力有野心的人,都断然不会只当别国的附庸。

    百年前,强大的西藩,是每一代西藩之主的憧憬,无时无刻,都想要实现的愿望,在每一代人的心中发酵。

    现在,大晋的皇帝重病,太子又是如此的不成器,此时,便是最好的时机了。

    “父王的意思是——”

    “明月一旦嫁给他,势必是要跟林家的小姐有争斗的。这俩方不管哪一方胜利了,昱王跟王妃的感情,势必是要受到影响。以林牧之的性格,断然是不会看女儿受欺负的。失去了林家兵权的支持,后院再频频起火,你觉得昱王还会有心思跟能力,谋取大位么?”

    明王的分析,倒是十分的透彻人心。

    只是他并不知道,其实龙天昱娶林梦雅,跟林家的兵权,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直到现在,其实林家跟龙天昱,还未曾有过真正的接触。

    即使是林牧之跟林南笙,都知道林梦雅从一个痴儿变成了正常人,只是苦于北关戍边的责任,还未曾见过出嫁后的女儿。

    “原来如此,只是父皇,难道,你不怕明月会吃亏么?”

    胡天北的神情,略微的有些担忧。

    他们心里都清楚,胡路南的死,跟林梦雅是脱不了什么干系的。

    只是这女子,小小的年纪,却心计之深沉,手段之凌厉,又会收买人心,实在,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

    “这是明月自己的选择,我也说过,若是她不能对付林家的小丫头,就换别的人去。可她不听,非要跟人家斗斗法,唉,这丫头,可越来越像她母亲了。”

    明王的语气,也带着淡淡的无奈。

    明月的母亲,是西藩只在王后之下的大妃之一。

    出身虽然高贵,却是个泼辣的性子。平时除了王后还能制约她以外,更是什么人都不怕。

    索性,大妃只生了明月一个女儿,若是有儿子的话,怕是西藩的王宫里,一早就绵延起战火来了。

    “唉,父亲这样说,明月当然会坚持了。只是这丫头,勾结了太子,自以为能够成为昱王妃了,还是火候不到家。”

    明月的一举一动,都在胡天北的掌控里。

    为了得到龙天昱,明月不惜私下里跟太子合作。

    只怕他们,都打错了算盘了。

    胡天北看了父王一眼,还是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他总觉得,林梦雅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的定下来的。

    被挖了墙角,而丝毫不自知的林梦雅,此刻正在土豪挥霍大路上,款得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主子,这匹绸缎还真是漂亮,颜色怎样,适不适合我?”

    白芨端了一匹豆绿色的布料,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买!”

    林梦雅极其阔绰的从荷包里,拿出了一锭银子。

    眼睛都没眨巴一下,就买断了这匹质量绝对上乘的面料。

    “主子,这玉簪好漂亮,你觉得适不适合我?”

    白芍也拿起了一枚簪子,兴奋的在头上比来比去的。

    “买!”

    二话没说,林梦雅又是大掏银子。

    似乎,随着钱财的流失,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的呢。

    怪不得,那些土豪们心情不好了,就喜欢肆意的挥霍银子。

    看来,还真是有效果。

    从王府出来,不过才一个时辰的时间。林梦雅就带着丫头们,在中心街上大买特买。

    随行的便衣侍卫们,甚至雇了一个小车,用来驮这群姑奶奶们的战利品。

    不过,林梦雅可不是个小气的人,只是出来做拎包小弟,俩个侍卫,就一人得了一两银子,顿时,把林梦雅当成财神爷一样的供着。

    “主子,你尝尝,这是这家新做的奶黄酥,香得很呢。”

    最开心的就是白芷了,被憋在王府里,她总算是能够吃到外面的新鲜东西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的胃是不是橡胶做的,这么一会会儿的功夫,七八样果子,就都进了这丫头的肚子。

    而且,她还是兴致不减。

    “咱们去芙蓉楼吃酥肉肘子好不好?主子,逛了这么半天,我都饿了。”

    摸着滚圆的肚子,白芷居然还有脸说饿?

    林梦雅愣愣的看着那丫头,伸出手捏了捏白芷娇嫩的小脸蛋,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白芷,你是饿鬼投胎吧。”

    这么会儿的功夫,就她这个围观的,都被喂了一肚子的点心,腻腻的吃不下去什么东西了。

    怎么这家伙,还想吃酥肉肘子?

    “就是说呢,你呀,别撑坏了,主子又不是给你吃的。”

    白芨也点了点白芷的额头,一个时辰下来,就属白芷的嘴没消停过。

    “哎呀,主子,你就疼我一回吧。再说了,我吃的也不多嘛。”

    委屈的别着嘴,生怕林梦雅不同意似的。

    可另外三个丫头,却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还吃的是不多?撒把盐,你都能把地给啃了!”

    看到同伴们的吐槽,白芷也不意思再装可怜了。

    吐了吐舌头,拉着林梦雅的手臂,摇啊摇啊。

    “好吧,那咱们就去那个芙蓉楼吧。二位大哥,你们先把东西送回去,我们在芙蓉楼等你们。”

    林梦雅吩咐道,可俩个侍卫,却坚持把她送到了芙蓉楼外面,才急急的跑回王府。

    抬头,上面是描金画银,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运笔劲道,看来,这写牌匾的,不是个普通人。

    一进门,宽敞的大堂,摆了四四方方的十几张桌子,全都被小二擦的水滑,一丁点的灰尘都不见。

    脚下,难得铺就的是大理石的地面,也一样扫得干干净净,半点油渍都没有。

    五个人刚一出现,便有穿着青灰色的小二哥,出来照顾客人了。

    “呦,客官里面请。看您五位的穿着打扮,必定出身不凡,二楼雅静,不如跟小的去二楼,也合了客官的身份不是。”

    小二哥满脸含笑,十分恭敬的看着这五位天仙般的姑娘。

    为首的,便是一身淡紫色衣衫的年轻夫人。

    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像是眼前的这位年轻夫人般,貌若天仙的,却是十分的罕见了。

    一双如同幽谭般的黑色眸子,转眼间,便足以让日月失色。

    不知是那家显贵的少夫人,瞧着穿着气派,便也是要好好伺候的了。

    二楼都是雅间,一个个的,都单独开来,

    让林梦雅有些惊奇的是,每一扇门上,都画着不同的花草,人物。

    门上,也带着一块块写着名字的名牌。

    只是这名牌好生特殊,写着竹轩的,便是一块翠竹。

    写着石坞的,便是一块白生生的石片。

    小二领她们去的,是一个名字叫听风阁的屋子。

    店主人好奇巧的心思,竟然是用一串风铃,那细线在安静的时候,就会用颜色,组合成听风俩个字。

    “贵客这边请,听风阁临街,风景又好,屋子也宽敞,不知道夫人是否满意。”

    小二拉开了门,林梦雅带着四个丫头走了进去。

    正对面,便是一方矮矮的暖炕,上面摆了一张红木的矮桌。

    窗子开的极大,又颇有古意,那窗棂上的花纹,刻得都是岁寒三友的图样。

    “这里极好,你家老板,倒是真会做生意。”

    林梦雅跪坐在主位,几个丫头也都不客气的落了座。

    出来的时候,林梦雅就有过吩咐,今天,没有主子丫头,有的,就是疯狂烧饼的姐妹们。

    直到现在,四个丫头也没明白,烧饼是什么意思。

    “嘿嘿,多谢夫人夸赞。这里的一切,都是咱们家老板亲自设计的图样。所以,芙蓉楼的生意,才如此的红火。不知几位,想吃点什么?需不需要小的给您,介绍些楼里的招牌菜。”

    小二哥也是十分习惯于客人的赞扬,只是没想到,话音刚落,白芷就如数家珍般,点起了菜来。

    “小二哥,你们楼里的清水酥肉,七连肘子,不是最有名的么?给我来一份尝尝吧,在给我主子,上一份蜜箬花茶,快一些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