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论古代黑人的技巧
    第一百三十七章论古代黑人的技巧

    身体虽然还是有些酸软无力,可林梦雅,却只是空空的看着那朱红色的床帐。

    之前的种种,依旧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用被子捂住了头,林梦雅现在后悔的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

    她怎么那么笨!明明是想要劝龙天昱不要去那个明月郡主的。

    可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林梦雅躲在被子里,十分郁闷的悔不当初。

    手指绕啊绕,对啊对的,不知道现在去找龙天昱称认错误,还能不能来得及。

    “主子醒了,主子,你没事吧,吓死我们了。”

    白芨打开了帘子,却看到林梦雅,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林梦雅勉强的笑了笑,眸子里深藏着落寞,看得几个丫头一阵阵的心疼。

    主子跟王爷的关系,还真是奇怪。

    明明在营地的时候,好的跟一个人似得,怎么一回到王府,就闹成了这个样子呢?

    四个还未曾恋爱过的小丫头了,哪里会明白,吃醋中的女人,是最不可理喻的。

    一连三天的时间,林梦雅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病恹恹的,人也懒得理。

    “唉,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若是清狐那家伙在就好了。起码,他总是有办法哄主子开心。”

    站在廊下,四个丫头忧心不已。

    这几天,林梦雅总是昏昏沉沉的睡着,药跟饭食,也都用的很少。

    在这样下去,人非得闷坏了不可。

    “姐姐——姐姐——”

    一大早就出了门去的林中玉,急急忙忙的跑到了院子里。

    “嘘,玉少爷小声一些,主子才刚刚睡下。”

    白芍一把拉住了林中玉,手指放在唇上,瞪了冒冒失失的小玉一眼。

    “我不知道嘛,好白芍姐姐,你就放我进去吧。姐姐都睡了三天了,我怕她在睡下去,就变成猪了!”

    林中玉吐了吐舌头,讨好的看着白芍。

    “唉,好吧,那你动作轻些,被打扰到主子睡觉。”

    白芍也没有办法,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放了林中玉进去。

    本以为,林梦雅会在床上睡着,可林中玉刚到屋子里,就看到自家姐姐,正坐在书桌旁边奋笔疾书。

    “姐姐?你这是在干嘛?”

    好奇的走了过去,却看到林梦雅已经写了好几张宣纸了。

    “你来啦,快帮姐姐看看,写的怎么样?”

    林梦雅哪里是个因为失恋,就变得颓废的人呢?

    这些天来,她发挥了上大学时候的小小爱好,把太子在灵雎山上的一切,改换了名字,写成了传奇话本。

    既然爱情不在,那总得有点事业吧。

    所以,她发挥了孜孜不倦黑太子的精神,三天的时间,倒是写了一段十分精彩的故事。

    “这——写的真是太好了,好一出太子奔逃的嘴脸,姐姐你快点写完了,我好叫人散播出去。”

    疑惑的看着小玉,林梦雅总是觉得,小玉身后的势力,不一般呢。

    “光是成书还不行,你派人去京城各方的茶楼酒肆,勾栏瓦舍,把这话本,让说书先生讲出去。”

    林梦雅深刻的研究了一番古代传播故事的最好方式,这时候,活字印刷术才刚刚兴起。

    书本有限,识文断字的人也不多。

    所以,说书先生的作用,就相当于现代的微博公众号了。

    到时候,全京城数不清的说书先生一起讲说,很快,太子的嘴脸,就会传遍整个大晋了。

    “说的也是,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

    把林梦雅写好的手稿,对折起来,藏在了怀中,林中玉笑得如同一只小狐狸。

    “小玉,你真的不打算跟他们走么?”

    才几个月的时间,在街上偶然被她遇到的少年,已经成长到了她都觉得陌生的模样了。

    到底,小玉的身后,有什么秘密呢?

    “我要跟姐姐在一起,那些东西,我不稀罕。”

    小玉的回答倒是十分的干脆,在他的眼里,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姐姐来的重要。

    “嗯,姐姐尊重你的选择,好了,我在屋子里也闷了三天了,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

    调整了下心情,虽然还是觉得,她跟龙天昱之间,肯定是要完了。

    可依旧强颜欢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难过。

    “主子,没事吧?”

    聚集在房檐下的四个丫头,看到林梦雅终于肯出了屋子。

    都聚集了过来,担忧的看着她。

    摇了摇头,林梦雅笑了笑,她只是躲起来写故事而已,没想到,却吓坏了一群人。

    这种被人惦念的感觉,真是不赖。

    “对了主子,这是前俩天王爷派人送来的东西,您看看,该如何归置。”

    白芨捧来了一只精致的小匣子,林梦雅觉得这东西有些眼熟。

    接过来打开,却意外的看到了一朵被风干的粉色花朵。

    这是——

    这是那天,明月郡主送来的药材之一。

    同时,也是林梦雅正寻找的药材的其中一味。所以那天,她只是多看了一眼。

    连这个,他都注意到了么?

    那她,又是在别扭着什么?

    把盒子紧紧的抱在怀中,林梦雅跑出了自己的流心院。

    她一定要找到龙天昱,心头,酸涩与甜蜜交织。如果,他的目光一直不曾离开她,那么她,是不是也能有一丝期待了?

    “王爷呢?王爷在哪里?”

    跑到了龙天昱的书房里,却不想,只有空空荡荡的屋子迎接着慌乱的她。

    林魁不在府内,林梦雅只好抓着邓管家不放。

    “王妃,王爷他——”

    “王爷,去迎接明月郡主了。”

    清雅的声音袭来,林梦雅转头,却看到了轻摇纸扇的的百里无尘。

    “去迎接明月郡主?这是什么意思?”

    不可能,明明龙天昱对明月没有那个意思的。

    “王妃,属下知道,以王妃之智,定然知道明王的支持,对王爷来说,意味着什么。”

    许久未见,百里无尘好像是更加成熟了些。

    谈吐间,已经不见了以往的自傲。

    清俊的脸庞,一双冷静的眸子,淡然而深邃,让人读不出他半分的心思。

    这人,更可怕了些。

    可偏偏是这幅翩翩公子的无害模样,却最能够迷惑人心的。

    手中的盒子,明明握得那么紧,却垂在了身侧。

    “我明白,这事是我一力促成的。自然,这其中的关窍。”

    林梦雅笑了笑,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

    心头,却像是被调转了一般,闷得翻江倒海。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里滞留的残毒作祟。每次她情绪波动太大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胸闷气短。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王妃知书达理,能理解自然是好的。不过,我观王妃的脸色不太好,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百里无尘关心的说道,林梦雅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龙天昱的勤武院。

    “你这样,不怕王爷知道了,会怪罪你么?”

    才刚转身,朱强便从百里无尘的身后走了出来。

    粗狂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解来。

    王爷明明是去说服明王,打消让他娶明月郡主的打算。

    但是,百里无尘却明显让王妃误会了。

    “你不觉得,自从王妃进门后,王爷开始心软了么?”

    眸光里,转过一丝的锐利,而后,消散于无形,只是颇有深意的,看向林梦雅消失的方向。

    “我是个粗人,不懂你嘴里叨叨的那些劳什子。但是,自此王妃进门,王爷却越来越有人的感觉,不再像是以前,活像只冷冰冰的石像。”

    朱强是非常欣赏林梦雅这个王妃的,比起千娇万贵的身份,林梦雅丝毫没架子的做派,让他这个粗人,觉得意气相投。

    王妃是个很奇怪的女子,外表美艳,京都中难有人出其右。

    可骨子里,却带着男儿的豪爽,倒是跟林家人,都是一脉相承的。

    “成大事的人,就必须斩断七情六欲。王爷若是想要达成目的,就必须抛却妇人之仁。否则,只会坏事。”

    百里无尘斩钉截铁的说道,为了王爷,他可以不惜冒着不孝的罪名,陷害自己的亲叔叔。

    唯有如此,方能成就大事。

    而王爷以前,眼里心里,不曾为任何一个女人停留,如今,却为了这个女子,已经改变了太多了。

    所以,娶明月郡主,把王爷对王妃的宠爱分散,势在必行。

    “你——!你还是如此的固执!但是,我老朱把话放在这里。你如此行事,若是被王爷知道了,必然会惹来一番雷霆大怒!别说到时候,我这个做兄弟的不帮你!”

    朱强愤而离去,自从王妃出现后,百里无尘不知是怎么了,做事总是针对王妃。

    可兄弟之情,让他只能闭口不言。

    但愿,王爷知道的那一天,还会顾及到多年的同僚之情吧!

    如同丢了魂般,林梦雅从龙天昱的院子里,回到了自己的流心院中。

    手中,那紧紧被攥在手中的药盒子,也不知是何时,丢在何处了。

    罢了,丢了也好,也许,这也是老天爷在告诫她,早点丢弃掉心头不应该有的情感,才能一了百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