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听你的
    “跟我?母妃这是何意?过阵子,明王回西藩,郡主不是也要跟着回去了么?”

    林梦雅装作没听懂德妃的画外音,一双大眼睛里,带着几分的疑惑。

    德妃倒是没想太多,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个温柔的浅笑。

    “明王有意,要给明月郡主寻个婆家,这不,就看上了昱儿了。我知道,你们小夫妻新婚燕尔。此事也有不妥的地方,可到底是番邦王,我也不好拒绝。”

    还好,林梦雅暗自庆幸。听德妃的语气,这事,还在协商的阶段。

    “此事,雅儿觉得还是要看看王爷的意思。我只是个妇道人家,哪里懂得这些事情呢?”

    她太清楚龙天昱的脾气了,若是他不想做的,谁又能逼迫他?

    到时候,只要她说服了龙天昱,明月郡主,就再也没有进门的可能性了。

    德妃被她一提醒,也想起了自家儿子的性子。

    那孩子的性子,若不是当初,皇后拿自己的命去威胁龙天昱。

    恐怕,那孩子也不会屈服的。

    “唉,你说的倒是,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对了,你能不能,帮母妃一个忙?”

    昱儿跟雅儿之间的感情,她不是没有看到。

    想当年,她跟皇上之间,也是这样相敬如宾的。

    所以,雅儿的话,昱儿可能会听吧。

    “母妃是想要雅儿帮忙,劝劝王爷么?”

    林梦雅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考虑再三后,艰难的点了点头。

    “雅儿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说服王爷,但是雅儿愿意尽力一试。”

    把自己小小的得逞,藏在了眼底,林梦雅偷偷的在心底里保证,一定劝得龙天昱,死活都不肯娶明月郡主就是了。

    “唉,要是琳琅那孩子在就好了。昱儿最听她的话了,可惜了。”

    德妃娘娘的话,让林梦雅身体微微一震。

    强忍着心头泛酸的微微心伤,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听起了龙天昱的事情。

    “母妃,这位琳琅郡主,我也曾听王爷提起过,不知道,是何方佳人呢?”

    德妃看了她一眼,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

    “琳琅那孩子,跟昱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算了,这些事情,一句俩句的,也讲不清楚。好了,你下去吧,我也乏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乖乖的退了下去。

    可琳琅这个名字,却像是一根刺一样,扎进了她的心里。

    连德妃娘娘,都知道龙天昱只听琳琅的话,俩个人又是青梅竹马,恐怕——

    心,空空的,像是被人生生的挖走了一块。

    其实,她以前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怎么了,主子?”

    白芷扯着林梦雅的袖口,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主子。

    “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会儿要怎么劝王爷呢。”

    四个丫头,虽然都心思玲珑,可男女情爱的事情,却各个都是榆木疙瘩。

    都以为,自家主子,是因为明月郡主的事情,在心烦呢。

    “其实我觉得,王爷一定不会娶那个明月郡主的,主子你别难过。”

    白芷可是林梦雅的贴心小棉袄,事事,都会以她为主。

    白芨跟白芍,却互相对视了一眼。

    大户人家,尤其是王府这样的高宅门第,取几房姨太太这种事情,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只是主子才刚刚嫁过来没多久,若是就进来一位贵妾,怕是将来的日子,不好过。

    “我真的没事,你们都不必担心。”

    强颜欢笑,一个琳琅,就让她伤心伤肺的了,哪里还顾得上明月郡主呢。

    甚至,林梦雅有些恶意的想到,就让明月嫁进来好了,反正到了最后,自己也是要离开的,不若,就多娶几个厉害妾室,到时候让那个琳琅头疼去吧!

    打定了注意的林梦雅,气鼓鼓的朝着自己的流心院走去。

    可刚进门,就看到了一身常服的龙天昱,正跟神秘归来的小玉,切磋着剑招。

    修长的身姿,来的却是稳扎稳打的路数。

    一招招剑式,虽然没有那一日,跟敌人对战的凌厉,却处处,都能封锁着小玉的招式。

    他的背影,决定的孤傲,仿佛没有人,能够让他摧眉折腰。

    长发,随着他的动作,上下的腾跃着,增添了几分男子的英气。

    这样的龙天昱,也像是一根利剑,扎进她的心头。

    死家伙,没事干嘛长得那么帅!

    叫她,还如何的放手嘛!

    林梦雅目光柔和的站在俩个人的身后,低声吩咐白芨跟白芍,准备好温水布巾。

    终于,两个人的剑招,在以小玉的剑被挑开而宣告终止。

    “姐姐,你回来啦!”

    刚刚还锐利无比的少年,在看到林梦雅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甜笑。

    这小家伙,最近可是一天一个样子了。

    那张脸,也越来越有妖孽的潜质了。

    一个眼神,就能电得一群少女,心花怒放了。

    唉,又是个祸国殃民的惹祸精啊。

    “姐姐,我好想你。”

    少年欢快跑到林梦雅的身边,亮晶晶的眸子,无辜的看向了林梦雅。

    精英的汗珠,在雪白的额头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

    林梦雅随手取过浸湿了的温热布巾,细细的给小玉擦了汗水。

    “姐姐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小家伙,这几天你还好吧?”

    听白苏说,小玉被他背后的人带走了。

    一丝厌烦,从小玉的眸子里飞快的划过。随后,还是恢复了一副乖乖宝宝的样子。

    “还好,他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就是想姐姐了。”

    天知道,在他被囚禁的时候,却得知姐姐被桃花坞的人围攻。

    当场,他便拿着剑,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逼着那些人非得去救出姐姐不可。

    好在姐姐没事,要不然的话,他非得疯了不可。

    “那就好,这些事,我们晚一会儿再说。”

    龙天昱也大步的走了过来,姐弟二人,立刻结束了交谈。

    “母妃留你,可有什么事情么?”

    龙天昱接过林梦雅新洗好的布巾,随意的擦了擦脸。

    “是有事,但是对于王爷来说,恐怕是千载难逢的好事。”

    脸上温温柔柔的笑了,可龙天昱却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的王妃,何时露出过这种贤良淑德的笑容。其中,定然是有古怪。

    “母妃训斥你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却让龙天昱的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还是如沁又对你不尊重了?”

    依旧是摇头,微笑,可龙天昱却觉得,脊背的汗毛孔,都立了起来。

    “难道是——”

    “恭喜王爷,要成明王的乘龙快婿,西藩的驸马爷了。”

    林梦雅带着几分酸气的恭喜,却让龙天昱在瞬间汗毛倒竖。

    这怎么可能?简直是太荒谬了!

    “什么?!”

    一行人回到了流心院的大屋里,林梦雅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可龙天昱,却绷着一张脸,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喜悦。

    “简直是胡闹!我这就去找太子跟明王!”

    龙天昱的反应,大大的出乎林梦雅的预料。

    原本,她以为龙天昱不会拒绝呢。

    “王爷何苦呢?明月郡主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又是明王的掌上明珠,王爷娶了她,也算是得到了明王的支持了,何乐而不为呢?”

    继续温柔娴淑的劝着龙天昱,可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出王妃的心口不一。

    龙天昱沉默了下去,视线却定格在林梦雅的身上。

    “你是希望我娶明月郡主么?”

    点了点头,林梦雅的心头,却是在大骂自己的言不由衷。

    为什么,她会做出这种违背内心的事情?

    难道,她真的是在吃醋么?

    “好,那我听你的。”

    淡淡的语气,就像是在宣布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决定。

    龙天昱连一次拒绝都没有,就这么答应了林梦雅。

    “那,就恭喜王爷了。”

    林梦雅听到,自己的声音,正在说出恭喜的话。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林梦雅在心头无声的呐喊,可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要跟龙天昱对着干。

    “嗯,明天我就去跟明王商议迎娶的细节。你也累了,先休息吧。”

    就像是从前,龙天昱做过的无数决定一般。

    这一次,他也只是这么淡定的,就接受了林梦雅的提议。

    就这样?就是这样而已了么?

    林梦雅的大脑一片的空白,她只是一时的气愤,才会说出这种言不由衷的幼稚话语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龙天昱不拒绝?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原来,其实在龙天昱的眼中,婚姻,也不过是能够拿来交换的工具而已吧。

    是她太天真了,以为既然龙天昱的心头,最重视的是琳琅,便不会接受其他人了。

    当初,为了换取德妃娘娘的平安,他不是一样,也娶了自己了么?

    心好疼,好疼好疼!

    脑袋里一阵的天旋地转,林梦雅就这样,跌入了黑暗中。

    “大夫,我家主子的身体怎么样了?”

    “王妃是操劳过度,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不要紧的。我开副补药,好好调养就好了。”

    朦胧中,林梦雅听到身边,有一阵交谈的声音传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