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黄鼠狼送礼
    “明月郡主原来是客,我当然要好好的招待。王爷,还是先去给母妃请安吧。”

    林梦雅微微一笑,轻轻巧巧的挣脱开了姜如沁的手。

    由始自终,龙天昱的视线,始终没有落在姜如沁的身上。

    被这样无视,姜如沁的心头,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等着瞧吧,以后府里的日子,怕也不会那么好过了!

    几个人风尘仆仆的,还是先回了各自的院子,洗漱一新。

    锦月先回了雅轩去回禀了,林梦雅换好了衣服,也带着丫头们,一起去了雅轩。

    才刚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女子的笑声。

    眉头微微的蹙起,看来明月郡主的手脚,还真是快。

    “王妃到——”

    里面的人,不约而同的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落落大方的给德妃行了礼,温柔浅笑着,倒是跟在行宫里的娇俏少女,判若俩人了。

    “方才我还说呢,昱王妃倒是个难得一见的人物,打从我见到的第一眼,就觉得跟王妃颇为投缘呢。”

    明月坐在德妃娘娘的下首,那原本应该是林梦雅的位置。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竟然被明月郡主取而代之了。

    “可不是么?我这个表嫂,也真是个顶顶的人尖子,我表哥能娶到她,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姜如沁也一改之前的刻薄语言,竟然也跟着夸赞起了林梦雅来。

    “过奖了,我只不过是王爷的帮手而已。只是王爷不爱声张,就推了我出来。”

    林梦雅别样的谦恭谨慎,让这俩个人觉得打在了软绵绵的的棉花上。

    德妃不懂声色的看了那俩个丫头一眼,眸子里闪过一丝的不耐。

    “行了,你也别站着了,坐吧。”

    即便是比起姜如沁这个亲侄女,德妃也不曾用过如此随意却亲切的语气。

    只是对于林梦雅,她却像是如同自己的孩子。

    在灵雎山发生的一切,龙天昱早就派人来禀明过了。

    梦雅这孩子大气,做出的事情也好,这个儿媳,她也是越来越满意了。

    “王爷到——”

    林梦雅刚刚坐下,龙天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雅轩的门口。

    脱去了破破烂烂的衣服,洗干净脸上的灰尘,瞬间,那绝世美男的模样,又恢复如常。

    “儿子给母妃请安,这些日子让母妃担心了,是儿子的不是。”

    只有在德妃的面前,龙天昱的脸上,冰霜才稍稍解冻。

    不再是冻死人的冰山美男,而是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男人。

    德妃娘娘虽然心疼无比,可现在,毕竟是有不少外人在场,再体己的话,也得不能说出来。

    只是脸上,却依旧不免有些担忧的神色。

    “你的事,林魁都跟我说了。可受伤了么?身子要不要紧?”

    龙天昱摇了摇头,回答道:

    “儿子无碍,王妃照顾得很好。”

    明月迷恋的看着龙天昱,如果说,在这之前,她对龙天昱只是少女的崇拜的话。

    那么,经过灵雎山一战后,她对龙天昱的崇拜,就转化成了痴缠。

    这样英勇无畏的男子,才是她的良配。

    就算是大晋国的太子,也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酒囊饭袋而已,哪里比得过龙天昱一星半点呢?

    “我此次前来,也是受了父王之托。昱王爷英勇善战,替身而出救了我们的命,这点子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还希望王爷能够收下。”

    说罢,明月郡主就吩咐自己的下人们,拿出了明王派她来送的谢礼。

    保存完好的千年人参,形状精致的千年灵芝,各式各样的补药,在解开盖子的一瞬间内,淡淡的药香,充满了整个屋子。

    连姜如沁都有些嫉妒了,这样的库藏,也只有财大气粗的明王,才能随手拿出来送人的吧!

    龙天昱的表情,倒是没什么改变。

    比药材,他王府内只多不少。

    虽然不曾过问,但是林梦雅的小药库,据说已经是京城内最全最丰富的了。

    说白了,这些东西,他可是一点都看不上眼的。

    视线,落在了林梦雅的脸上。

    却看到那丫头,在看到其中一个盒子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

    拒绝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就吞回去了。

    “救人,只是分内之事,明王何须如此客气。来人,收下吧。”

    明月郡主满脸的笑容,像是能开出花来了。

    她可是听说,龙天昱轻易不收别人的东西。

    可今天,他却是如此痛快的收下了自己的礼物,那是不是就意味着——

    看来,昱王爷跟昱王妃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外界传扬的那么稳固。

    “如此,那我便可以回去交差了。德妃娘娘,明月就失礼了。”

    明月转过身去,礼貌周全的跟德妃娘娘轻施一礼。

    德妃娘娘点了点头,锦月就带着明月出了雅轩的大门。

    “这明月郡主,温柔聪慧,家世也不俗。梦雅,你觉得呢?”

    德妃娘娘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可一双眼睛,却闪着异样的光芒。

    太子如今,已是越发的不懂事了。

    相信这次回去,定然是要被皇后训斥一番的。

    只是,她的儿子太过优秀,风雨飘摇之际,她必须要给自己的儿子,早作打算才是。

    “郡主的确是优秀,只可惜,生在番邦皇族内。”

    林梦雅又何尝不明白,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舒服。

    只是在德妃的面前,她却是一点点,都不能表现出来的。

    “嗯,这倒也是。沁儿,你去厨房看看午膳好了没有。你表哥跟表嫂一路劳累,想必也该饿了。”

    德妃娘娘不再提起此事,却把姜如沁支走了。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这三人。

    “这一次,你们做的都很好。但是太出风头了,会招人嫉恨的。”

    德妃的语重心长,更多的是对晚辈的关心。

    她在宫中几十年,太了解皇后的性子了。

    “儿子也知道,可是当时的情况,若是我们不挺身而出的话,怕是所有人,都会遭殃。”

    二十多年的韬光养晦,龙天昱当然知道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一定要避开太子的锋芒。

    可这一次,却是情势所迫,不得不这样做。

    “母妃放心,太子此刻,也没有什么心情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他肯定正在想办法,如何杜绝,这天下悠悠之口呢。”

    林梦雅早就算好了这一切,从灵雎山回来后,想必太子的‘壮举’,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了。

    人民群众爱好八卦的力量,那可是极为强悍的。

    “太子毕竟是太子,轻易的小瞧不得。”

    德妃却眉头微蹙,心头担忧不已。她不在宫里,所以皇上的情况,她一无所知。

    “若是你父皇还好好的,咱们母子,何苦会落到这般田地。”

    沉默,龙天昱的脸色,在母妃提到父皇后,浮上了几丝的担忧跟苦涩。

    林梦雅看着这对母子的脸色,脑中不断的搜寻,跟当今皇上有关的记忆。

    皇上生病,好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最初只是偶感风寒,到后来,却不知怎的,竟然发展到卧床不起了。

    现在,更是在他们成亲的半年前,彻底的倒下。

    每日,都关在寝殿里修养了。

    摇了摇头,看来皇家的事情,比她想想的还更加深奥。

    “却是母妃说了不该说的话了,来,快点来吃些东西吧。你们俩个,怕是都没睡好,也没吃好吧。”

    收敛起伤心,德妃停住了这个话茬。

    真是可惜,本来林梦雅还想探听更多关于皇上的事情呢。

    午膳都是些清淡却十分有营养的东西,可三个人心事重重的,却也没吃许多。

    用过午膳后,龙天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处理一些事情,林梦雅,却被德妃娘娘,留在了雅轩。

    屋子里,燃起了清淡的檀香,德妃叫人泡了俩杯上好的香片。

    婆媳俩个,闲话家常了起来。

    “岳家小姐的事,我也听说了。虽然流言如沸,可你把她们俩个都带回家来,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心头微动,林梦雅却有些摸不透。本来以为,至少德妃娘娘会说出些理由出来阻止,可为何,现在看起来,竟然是同意她把岳婷姐带回王府了呢?

    “你叫人收拾好一间僻静的房子,让岳小姐搬过去住吧。唉,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会经历这种事情。”

    惋惜的轻叹,德妃是见过岳婷本人的。

    虽然算不得国色天香,可温柔敦厚,绝对是一顶一的大家闺秀。

    如今,算是彻底的毁了。

    “多谢母妃谅解,岳姐姐贤淑温柔,定然是十分感激的。”

    林梦雅柔声的说道,心头的不安感,却越来越盛。

    “对了,明月郡主,你早就见过了吧,你觉得,人怎么样?”

    终于,还是聊到了正题上,说来说去的,怕这句话,才是重点吧。

    “明月郡主,高贵美丽。虽然出身西藩皇族,却是个难得的名门淑女。”

    林梦雅违心的夸赞了几句,可德妃,却并不知道她这是在客气。

    “我也觉得,这孩子不错。若是跟你,能相处得来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