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人心所向
    “好在,大家都没什么大碍,主子,你去休息会吧。”

    林梦雅是最累的,来来回回的忙活了一夜,直到现在,还像是一颗陀螺,在旋转不停。

    “没事,以前我做实验的时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呢。”

    顺口说出的话,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说出了点关于以前生活的事情呢。

    好在,四个丫头都累的晕晕沉沉,迷迷糊糊的,倒是没人注意她说的是什么。

    “好了,你们几个去马车里休息一下吧,到时候上路的时候,省得再把你们叫起来。”

    五个桃花坞的犯人,已经被朱爱之秘密的关押起来了。

    马车又被洗刷一新了,其实朱爱之倒是个人才,办事也利落。

    四个丫头立刻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家宽敞的马车里,睡了过去。

    院子里跟外面,也是一片安静了。

    林梦雅看着倒在院子里的将士们,心头微震。

    太子跟被救的大臣们,此刻正在高床暖枕的睡着,可真正的英雄们,却在冰冷的地上休息着。

    这便是人间的不平等,却也不是光靠他一个人,就能转变的。

    活动了一下酸疼的双肩,林梦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床上睡着龙轻寒跟胡天北俩个大男人,那副沉沉的样子,哪怕是天塌了,也不能叫醒他们吧。

    龙天昱坐在暖炕上,却不知为何,竟然是坐在那里睡的。

    摇了摇头,忍不住埋怨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两只,准是被他们俩个挤得没地方了。

    林梦雅从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出来,准备披在龙天昱的身上。

    可不知道碰到了哪里,龙天昱突然向后面倒去。

    衣带,被龙天昱身上的挂饰勾到了,猝不及防间,林梦雅趴在了龙天昱的怀抱中。

    而那双大手,却恰好的落在了她的纤腰之上。

    心头擂动,可龙天昱的怀抱,却坚实温暖。

    一股子倦意突然袭来,没想太多,林梦雅就在龙天昱的怀中,沉沉的睡去了。

    唔,为什么床是晃动的?

    林梦雅小小的舒展了一下酸疼的身体,肩膀跟腰部传来了痛痛麻麻的感觉。

    给自己找个一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了过去。

    好温暖,好柔软的床,要是不动就更好了。

    林梦雅慢慢睁开了眼睛,可印入眼帘的,却是一件雪白的中衣。

    呃——

    慢慢的抬起头,看到了一张拥有刚毅线条的俊脸,等会!她怎么跟只穿着中衣的龙天昱,如此亲密的躺在一起!

    林梦雅聪明的大脑,在这一瞬间宣告关机重启。

    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自己的袖子上,妈妈呀!她好像穿的也是中衣!

    这是怎么回事?!

    “睡醒了?”

    觉察到怀中女子,小小的动作,龙天昱立刻睁开了眼睛。

    看着小丫头错愕的样子,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她,龙天昱的心情,显然好了许多。

    “王爷,我...我们...”

    我们没乱来吧?林梦雅又实在是问不出口,不管怎么说,他们名义上也是夫妻吧?

    但是,她还真的没做好这个准备嘛!

    “我看你太累了,就让白芨给你换了衣服,让你好睡一些。快到京都了,一会儿让白芨,服侍你穿戴吧。”

    龙天昱简明扼要的说明了整个情况,说起来也好笑。

    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丫头,趴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

    想要叫醒她吧,知道她忙了一夜后,又实在是不忍心。

    可一个王爷,再加上一个王妃,活像是路边乞讨的叫花子,也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了。

    于是,便叫人给他们都换上了中衣。

    回京都的路还有些距离,索性,龙天昱就跟林梦雅,躲在马车里面补眠了。

    听到龙天昱的话后,林梦雅终于松了一口气。

    第一,她没有**。

    第二,他们马上就要回到京都了。

    第三——那小小的失落感是肿么一回事啊!

    龙天昱快速的换好了衣服,完全没有注意到,躲在墙角换圈圈,外加内心狂演各种yy小剧场的林梦雅,那脸上的表情,怎是一个变幻莫测能形容得了的。

    直到他出去,唤了林梦雅的四个丫头进来,林梦雅依旧沉浸在各种有颜色的幻想中。

    “主子,你跟王爷再恩爱,也要节制一些啦!”

    四个女孩子里,就白芷胆子最大,玩笑也丝毫不忌讳。

    “死丫头,说什么呢!”

    林梦雅回头,却看到四个丫头,都红了一张小脸,诡异的笑着。

    等一下!难道——他们以为自己跟龙天昱是在‘车震’?

    天啦!清白呢!节操呢!统统粉碎性骨折了么?

    “我们只是太累了,所以睡了过去而已。”

    “...”

    “喂,你们那原来如此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

    “我是的是实话,你们不要乱想啊!”

    “...”

    林梦雅简直崩溃,现在倒是有理说不清了。

    可恨龙天昱跟她,都穿着中衣在马车上,当然会引起人无线的遐想了。

    压下了心头想要手撕四个丫头的**,林梦雅只能无视她们猥琐的眼神了。

    哼,就当没看到好了!

    四个丫头倒也没再敢惹怒自家主子,只是,一向冷静沉着的主子,一遇到关于王爷的事情后,就罕见的会气到跳脚。

    反正林梦雅嘴硬,也不是一天俩天的了。

    细细的林梦雅打扮了起来,一天一夜没洗澡了,大美人也要变成臭美人了,可林梦雅却浑然不在意。

    才刚刚穿戴完毕,就问起了伤员的情况。

    “说起来啊,太子还真是不要脸!”

    白芷义愤填膺的说道,白芍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低声说:

    “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小点声吧。万一被太子听到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白芷瘪了瘪嘴,心有不甘去不敢发泄。

    最后,还是白芨,说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担心了一天,也忙了一夜的林梦雅,体力实在是透支了,倒在龙天昱的怀中,就睡到了现在。

    可龙天昱却早早的醒了过来,跟龙轻寒继续忙活着伤员的事情。

    胡天北也去队伍里,把自己的西藩勇士都叫了回来。

    经过一夜的治疗后,伤员们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此时,高枕无忧的太子,也终于发了些善心,叫人做了些肉糜肉粥之类的,发给将士们。

    但是按照林梦雅的安排,几个跟昱王府交好的世家,叫侍女们过来帮忙,做了一些馒头啦,青菜粥之类的简单食物。

    俩个完全不同的早餐,同时摆在了士兵们的面前。

    太子本来以为,自己这边有肉有蛋,必然会更得士兵的青睐。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伤员们,宁可排队去领林梦雅这边的白米粥,也不喝他们的肉粥。

    太子气结,又想去拉拢外面的将士们。

    但是,林梦雅早就安排了下去,给将士们送去了米面粮油,让军中的火头军生火做饭。

    到处,都飘荡着简简简单美食的味道。

    所有的将士们,都在感叹着林梦雅的善心。

    “主子,你是没看到,当时太子的脸都绿了。”

    白芷小小声趴在了林梦雅的耳边说道,四个丫头也都是一副活该如此的表情。

    “人心所向,便是最重要的。”

    朝廷稳固,最重要的便是人心了。

    可人心最是难以掌握,却也是最容易获得的。

    龙天昱拼死保护,冲在了最前面,而她,月夜带着侍女们上山采药,第一时间内,处理好将士们最需要的问题。

    这是太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赶上的。

    已经错失了的先机,哪怕后天在做如何的努力,也是难以追回来的。

    况且,她打算落井下石,让太子彻底的输掉。

    车队浩浩荡荡的回到了京都,禁军们的保护又多了不少。

    负责拱卫京郊的军队,也开拔回营了。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也回到了熟悉的昱王府。

    同来的,还有岳家的岳琪跟岳婷姐妹。岳府,她们是再也不想回去了。

    好在林梦雅,早就跟龙天昱打好了招呼,跟着她,回到了昱王府。

    “奴婢恭迎王爷,王妃回府!”

    老远,就看到了邓管家跟锦月姑姑,带着俩排人,在王府迎接他们。

    “大家都起来吧。”

    林梦雅在白苏的搀扶下下了车,俏生生的样子,让整个王府里的下人们,心头都有了主心骨。

    虽说才是短短的几日,可王府里没有了王妃,就空寂冰冷得像是一座冰窖。

    哪怕是表小姐再能折腾,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了。

    谁让人家正主,压根没在呢?

    “表哥,你终于回来了,沁儿都担心死了。”

    才几日没见,姜如沁的胆子又大了些。

    林梦雅冷冷的看着她,故意的遗忘了自己。反正她有是时间,当然不急于在这一刻了。

    可没想到,下一秒,姜如沁就笑意盈盈的挽住了她的手。

    “表嫂,听说西藩的明月郡主,要借住到咱们府里来,这事,姑妈可是允了。”

    明月郡主也来搀和?好不容易走了林梦舞那颗老鼠屎,又来了明月这个烦人精。

    不过嘛,热热闹闹的,那才叫生活不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