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休养生息
    拼命的点着头,林梦雅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真好,他还活着!

    许是受到了林梦雅行动的鼓舞,一些年轻的夫人跟小姐们,也奔向了自己的心之所向。

    有欢笑,也有别离。

    更多,却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味道。

    “好了好了三嫂,再抱下去六哥跟你,就要成了大晋的美谈了。要不你也借我抱抱,怎么说我也上阵杀敌来的吧?”

    一旁的龙轻寒,略微轻佻得打趣着。

    不说林梦雅还没发现,从龙天昱的怀中抬起头来,发现那三个翩翩佳公子,怎么就成了黑炭头了?

    “再胡说,我打断你的腿。”

    林梦雅柔声的威胁着龙轻寒,刚刚她一时情急,就做出了这种在古代看起来奔放之极的事情。

    呜呜,这下子可糟了。

    怕是她这个大晋名人,不知道又被杜撰出什么故事来呢。

    林梦雅面皮薄,在龙轻寒的打趣下,红了一张俏脸。

    好在天黑,大家都沉浸在重逢的余韵里,倒是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朱将军,大家都劳累了一天了,此时是最需要休息的。劳烦您跟我的侍卫们,拿些吃食饮水,去犒赏大家吧。若是有伤员,集中到院子里来,那边有大夫已经在待命了。”

    林梦雅进去前,先找了朱爱之来吩咐。

    三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各有心思。

    “没想到,昱王妃竟然细心至此,得此贤妻,王爷大事可成。”

    压低了声音,胡天北无不艳羡的说道。

    西藩的皇室内,那些女子们,每日只知道享受作乐,哪里有如此的蕙质兰心。

    这倒是让他想起了前几年过世的祖母,若没有祖母苦苦支撑了数十载,哪里还有现在渐渐强盛的西藩。

    “那当然,我这位三嫂啊,可不是一般人。对了三哥,三嫂有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表亲也成啊!”

    龙轻寒略有些夸张的问道,龙天昱冷飕飕的瞟了他一眼,说道:

    “有,林梦舞。”

    顿时,龙轻寒的嘴角,就微微僵硬了起来。

    “她?算了吧!还是给阿北留着吧,我觉得他们俩个人蛮合适的。”

    胡天北捶了损友一拳,脸上也带着几分的嫌恶。

    “你都不要的女人,还能有什么好货色!”

    俩个人又闹开了,仿佛刚刚摇摇欲坠到互相搀扶的人,不是他们一般。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也说给我来听一听。”

    恢复了常态的林梦雅,浅笑嫣然,快步的走到了龙天昱面前。

    听下面将士说,这三个尖兵互有损伤。刚刚只是紧急的处理了一下伤口而已,现在,却还杵在这里玩闹了起来。

    “没事没事,三嫂,有什么吃的么?我快饿死了!”

    杀敌的时候,三个人都英勇无比,现在下了战场了,饥饿便渐渐的袭来了。

    林梦雅立刻叫人扶着三个家伙进了行宫,怪不得他们三个要杵在那里了。

    看到被人几乎是拖进来的三条死狗,林梦雅才知道,其实他们的体力都透支了。

    之所以站在那里,是硬撑着不肯倒下呢。

    “啊呀!疼疼疼疼!你们轻点啊!我的**要断了!”

    才刚恢复点体力,龙轻寒就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林梦雅懒得理他,饭食已经准备好了,都是现成的,可唯一让三个大男人没面子的是。

    他们的手,握着兵器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太用力了,筷子都拿不起来了。

    “那个——昱王妃,能否用手抓?”

    胡天北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如愿。

    大男人的自尊,实在是让他没办法开口,去要个汤匙来吃。

    林梦雅看着黝黑的胡天北,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行,病从口入知不知道,看看你们的手,都脏成什么样子了?”

    就连龙天昱,脸色都有些微微的不自然了。

    一直注视院子里情况的林梦雅,也没想太多。倒是白芷,偷偷的拽了拽林梦雅的袖子。

    “怎么了?”

    白芷偷偷的指了指手抖得厉害的胡天北,好好的红油黄瓜片,愣是被手抖的胡天北,甩到了蛋花汤里。

    “来人,拿汤匙来。都怪我想的不周到,喝汤怎么能不用勺呢?”

    林梦雅干笑了几声,还给三个人找了个台阶下。

    假装没看到三人的囧样,转过头隐藏住了自己嘴角的笑意。

    刚刚,三个从小就受到严格的礼仪规范的大男人,此刻,却把菜汤甩得满桌子都是。

    若不是白芷及时提醒,怕是这三个大男人,得活活饿死在餐桌上了。

    饭菜,都是简简单单的寻常佳肴。

    说不上多精致,但是在三个一整天都水米未进的人嘴里,却是十分的可口了。

    “主子,猪将军派人送来了一只野鸡跟一只野兔子,已经收拾好了。”

    白芍兴高采烈的提着白生生的肉,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看到背后,那三个埋头苦吃的家伙,林梦雅想了想,低头吩咐道:

    “你去厨房,熬一大锅汤来,都分给外面的伤员吃吧。”

    不是不想给龙天昱吃,但是此刻,外面的伤员,比龙天昱更需要。

    在龙天昱看不到的角度,林梦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但愿,她所付出的一切,都能回报到龙天昱身上。

    “王爷,外面包扎的大夫,似乎人手不够了。我去帮忙,一会儿,会有人伺候您来洗澡的。”

    龙天昱暂时放下了碗筷,点了点头。

    林梦雅笑了笑,还是人家王爷有教养,都干下去三大碗米饭了,嘴角是一个饭粒都没有。

    三个壮劳力,都是在吃过五碗饭后,终于停下了消耗粮食的速度。

    丫头们都跟着林梦雅去外面帮忙了,只留下了几糙汉子,服侍龙天昱他们三个。

    吃过了饭,三个人的体力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今天只是突然袭击罢了,若是在战场上,穿着轻铠,一守城便是一天一夜。

    这种事情,也只是寻常而已了。

    “天昱兄,能得到这么位妻子,你真是有福了。”

    胡天北站在窗口,看着在空地上忙碌,却依旧井然有序的林梦雅,再次发出了赞叹。

    为何这种难得的女子,却偏偏生在了大晋呢?

    “那还用说,我三哥可是最有福气的人了。”

    说不羡慕是假的,越是生在皇室,就越是知道这种女子,实在是难得。

    龙天昱面上不动声色,可心头,却不免有些小小的暗爽。

    看向林梦雅的眼神,也愈发的柔和。

    “她,是老天爷给我最好的礼物。”

    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获得老天特殊的偏爱。

    却在林梦雅过门后,才知道这份意外的惊喜,到底是有多么的珍贵。

    “只是,王妃虽然是个合格的正妃,可若是能得到侧妃娘家的助力,对王爷来说,不正是如虎添翼么?”

    胡天北意有所指,明月磨了他一个晚上,可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

    他权衡利弊后,也觉得跟龙天昱联姻的话,于西藩,也是多了一层的保障。

    况且经过此战后,胡天北也对龙天昱推崇至极,同时也忌惮不已。

    不管是个人能力,还是排兵布阵,龙天昱绝对不在他之下。

    这样的人,他当然是决议拉拢的。

    “我看,这就不必了吧。我这三嫂的娘家实在是彪悍,镇南侯林牧之知道吧?那是他亲爹。威武将军林南笙知道吧?那是她胞兄。你妹妹若是嫁过来,指不定哪天就得被三嫂暴打一顿。”

    龙轻寒闲闲的说道,然后给龙天昱抛去了一个快来谢谢我的眼神。

    胡天北张了张嘴,却再也没说出半句话来。

    威震全大晋的俩个男人,都是林梦雅的至亲。

    林牧之用兵如神,镇守边关几十载胜多输少。威武将军林南笙,武艺超群,更是在敌军里,能取人首级如若无物的高手。

    这样的家庭,怪不得,能教育出昱王妃这种女人来。

    明月虽然聪颖,却只是耍些女儿心计而已。

    此事,还是算了吧。

    攀亲家的事情,就在林梦雅彪炳的家庭背*景下,闭口不提了。

    在院子里是帮忙的林梦雅,丝毫没想到,就在刚刚,差点被人给撬了墙角了。

    “大家注意,伤口千万不能碰生水。还有,处理过伤口的棉布,也不能给另外一个人用,知道了么?”

    到了古代,林梦雅才知道,原来,之所以军队的死亡率这么高,跟落后的医疗意识跟条件,有着直接的关系。

    大家都不知道感染是怎么一回事,给这个人用过的棉布,纱布,竟然会用在另外一个人的伤口上。

    如果不是她及时的制止,怕是这些人,又不少都会死在伤口感染上。

    “朱将君,我有一事要拜托你。”

    各家各户的大夫,都被她集中在了一起。

    可上百名伤员也实在是太多了,外面,还源源不断的送人进来。

    大夫虽然够用,可伤药却没有多少了。

    仅有的一点,还是朱爱之,偷偷的动用了自己人的送过来的。

    “王妃有事吩咐便是,属下一定照办。”

    朱爱之本是军中的一员,因为一些原因,不得已,来转入了禁军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