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原来是他
    以她的推断来说,那些人里面,定然是没有绝顶高手。

    况且,她还有最后的一张保命王牌。

    一直躲在马车里面,看着白芍跟白芨挨个马车的慰问跟查探。

    “情况看起来不错呢。”

    林梦雅在窗子后面,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几个人身上。

    她是故意叫白芨跟白芍,弄出点动静来的。

    打草才能惊蛇,现在就看这些人,到底会不会上钩了。

    林梦雅看着外面的一切,却没有觉察到,自家的马车,渐渐的驶向了一处相对偏僻的地方。

    周围,怎么看起来倒是相对茂密的林子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走到这里来了?”

    半开了们,白苏探出头去问了问车夫。

    “回主子的话,是车辕出了些问题,咱们稍作休息,车夫会修好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怪不得,她刚刚坐车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颠簸呢。

    白苏跟白芷扶着林梦雅下了车,坐在一边的大石上休息。

    太子那边的车队,好似逃命般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停歇。

    即便是里面不断的有马车停下来,可太子依旧没命般的跑着,现在,只能远远的看着一个个的小黑点了。

    “主子,这太子也跑得太快了吧,完全不顾后面人的死活呢。”

    白芷轻轻的给林梦雅捶着小腿,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开始鄙视上太子了。

    “他身份不同,这些人就是死绝了,也没有他身份尊贵,不是么?”

    林梦雅早就摸清了太子的为人,真的遇上事情,跑得比兔子还要快呢。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成为大晋的皇帝。

    “说的也是,主子,你饿了么?要不要我去马车里拿些吃的过来?”

    白芷问道,急行了这么一阵子,别说她了,就连林梦雅也是许久水米未进了。

    “不远处,就应该是京郊的行宫了,到了那里再说吧。”

    行宫里还有不少的守军,应该,会安全的吧。

    “对了,守卫不是被白芍跟白芨只带走了几个而已么?怎么现在,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周围,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许久也不见后面有辆马车路过,整个空地上,唯有林梦雅她们三个女子,跟一个正在修理马车的马夫了。

    “是呢,要不我去问下马夫吧。”

    白芷也觉得奇怪,那些侍卫,绝对不会轻易的离开主子周围的,为何现在,怎么都消息不见了呢?

    “不,别去。”

    敏感的林梦雅,嗅出了空气中,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暗中捏了一把白苏的手臂,三个人,机警的看向四周。

    “王妃殿下,马车已经修好了,现在可以启程了。”

    修好了车子的马夫,缓步的走了过来,沉声说道。

    “那几个侍卫呢?刚刚不是还跟我们在一起呢么?”

    马夫低垂着头,林梦雅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是,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们啊,已经在前面等着您了,所以,您还是快点上路吧。”

    低着头的马夫,突然抬起了头。

    一张略带有些沧桑的脸上,此刻,却布满了阴沉的笑。

    怪不得,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隐藏在她这里的杀手,居然就是这个外表忠厚的马车。

    “你——你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不要再过来了!”

    白芷惊恐的挡在林梦雅的面前,战战兢兢的喊着。

    “我怎么能不过去呢?如果我不过去的话,谁送你们上路呢?”

    三个女子,步步的退到了林子里。

    马夫杀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条腰带,恶狠狠的步步紧逼。

    “主子,他手里拿的是冰蚕丝。怪不得,我们只发现了那么一小段。”

    白苏好像是认识他手中的东西,略微有些激动的说道。

    林梦雅点了点头,没想到,对方给她下的黑手,居然也是身首异处。

    到底有多大仇,多大怨啊!

    “我警告你不要再过来,否则,我对你可不客气了。”

    林梦雅挺身而出,把俩个丫头都护在了身后,无助的向后面退去。

    “嘿嘿,昱王妃,你就不要再挣扎了。不妨告诉你,你才是我们这一次真正的目标,那些人的死,无非是想要拖住你的脚步而已。”

    杀手的话,瞬间让林梦雅微微愣神。

    这一次的目标,居然是自己?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实在是不可信。她哪里有那么大的能量,居然能劳烦如此多的桃花坞的高手来送死呢?

    “你还是乖乖的来——啊——”

    杀手刚想要让林梦雅乖乖的受死,可脚下一滑,人就掉入了一个深深的陷阱里。

    三个人暂时解除了危机,别忘了,她身边可是有夜在跟随的。

    在暗中观察的夜,早就确定了王府中的内奸是谁。

    刚刚马车拐到这片小林子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在林子的某个地方,有这个被猎人挖好的陷阱了。

    三人看了看四周,没有马夫杀手的同党,就打着胆子,走到了陷阱的边上。

    连夜,林梦雅叫人在坑底,放置了大型捕猎的尖刺。

    别说是人了,就连熊跳下去,也得被捅成个马蜂窝了。

    站在坑边,看着那刚刚嚣张得意的马夫,死前无比惊诧的表情,林梦雅哀叹了一声。

    她都说了,叫他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的。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真是没办法。

    “主子,他不会活过来吧?”

    白芷始终不敢看向坑里,虽然,她也觉得这个人很该死。

    林梦雅跟白苏对视了一眼,缓缓的说道:

    “放心吧,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夜,你叫人把坑填平了吧。”

    “是。”

    没有任何的身影,却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哪怕是白苏,都不能确定,这声音的来源。

    “好厉害,这一手隐匿的功夫,可不是谁都能学来的。”

    白苏由衷的赞叹道,不管是夜还是清狐,都是平常人难以见到的绝顶高手呢。

    “行了,你也别羡慕别人了,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能有你这样武功的,恐怕,也不多吧。”

    白苏才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沉稳可靠,武功也厉害,怕是小玉背后的人,也没少费心思培养。

    只是那小家伙,才一转眼的功夫,就把白苏转送给了她。

    回到了马车里,白苏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通,确定没问题的时候,才让林梦雅跟白芷上了车。

    “可是现在,我们谁都不会赶马车,要怎么办?”

    白芷把目光投向了林梦雅,反正自家主子,貌似十项全能的样子呢。

    林梦雅干笑了一声,她在现代的时候,唯一搞不定的东西就是驾照。

    考了三次都未通过,成为了驾校元老级师姐。

    没想到,回到古代,投生成剥削阶级了,还是要面对这样的窘境。

    “我...我也不会赶马车。”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她的,最后,都只能无奈的叹息笑了笑。

    “我去找找白芍他们吧,侍卫里面,应该有会赶马车的人吧。”

    白苏跳下了车,向后面跑去。

    还好,白芨她们应该在不远的地方,不然的话,林梦雅可真是苦笑不得了。

    总不能把夜交出来,让一个绝顶高手的影卫当她的马车夫吧。

    这画面,想想就觉得太美。

    “主子!主子!你们没事吧?”

    约莫一刻钟左右,林梦雅就听到了白芍的大嗓门。

    这丫头哪里都好,就是嗓门原来越大了。

    有时候在流心院里骂小丫头的生意,都能传出老远,俨然是林梦雅院子里的半个小管家婆了。

    “没事,主子跟我都没事,你们怎么样?”

    白芷迎来了自己的的伙伴们,白芍一上来,就抓住了林梦雅,上上下下的看个不停。

    “我真的没事,别那么紧张啦。”

    林梦雅无奈的任由白芍跟白芨,按个的打量。

    “我们在后面,一转眼的时候就不见你们了。可一时又脱不开身,急死我们了。”

    其实,那个马车杀手并没有杀了侍卫们。而是支使他们去前面借了工具,现在,还好有人会赶马车。

    “好了,你们说下,到底那边是什么样的情况吧?”

    坐在马车上,林梦雅开始分析俩个丫头带回来的消息。

    “不出主子所料,那些大人的确都见过自家的奴仆。不管是小厮,丫鬟还是侍卫,都曾经用过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见过自家的主人。我们在暗中查探了一下,这些人,在出事以后,全部都神秘的消失了。”

    白芍的话,让林梦雅陷入了深思。

    其实这些人的手段,都算不得上高明。

    各家的奴仆们,求见自家的主子,也是十分正常的行为。

    至于消失,却并不是巧合二字能够解决得了的。

    “我们刚刚也解决掉了那个马夫,但是我想,很快我们就会引起那些杀手的注意了。做好准备吧,也许,迎接我们的,会是狂风暴雨。”

    桃花坞是不是冲她来的,林梦雅并不清楚。

    但是刚刚她梳理了一下,发现死的大人,大多是中间派系跟非太子派的人。

    可太子仓惶逃命的样子,又不像是假装的。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