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险象环生
    经过刚才血腥的一幕,钟夫人肯定吓坏了。

    所以,林梦雅若是想要知道当时的情况,必须,要先安抚好林夫人。

    不知是林梦雅轻柔的嗓音,还是温柔的触碰,让钟夫人慢慢的换过了神来,

    看着面前美丽的昱王妃,露出了温和无害的笑脸,钟夫人也颤颤巍巍的讲起了刚刚的惊魂一幕。

    “我跟老爷原本就坐在车里闲话家常,突然,老爷就瞪大了眼睛,再后来我就看到了老爷的脖子上,有血涌了出来。最后,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情况,定然是十分的诡异的。

    不然的话,钟夫人也不会害怕到现在还在发抖。

    林梦雅温柔的拍了拍钟夫人的肩,接过了钟家的侍女手中的毛毯,围在了钟夫人的身子上。

    “你们家还有马车么?再牵一辆来,给你们夫人乘坐。”

    钟家人已然乱作了一团了,林梦雅吩咐完了,立刻就有机灵的,牵来了那辆盛装行礼的马车。

    虽然不如这辆宽敞,也聊胜于无了。

    “好生的安慰着你家夫人,至于你家大人的尸体,运回京城再另行安葬吧。”

    钟家人赶紧的点头称是,毕竟,有昱王妃来主持事宜,也能让人心服口服。

    “行了,咱们走吧。”

    白苏扶着林梦雅,从钟家的马车上跳了下来。看了一眼钟大人的尸体,林梦雅却在暗中摇了摇头。

    回到自家是马车上,三个丫头都靠拢了过来。

    “主子,这钟大人家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白芷缩了缩脖子问道,被人把脑袋砍掉,这未免,也太过残忍了吧?

    “白苏,你来看看,这是何物?”

    林梦雅却并未回答白芷的问题,反而,把一直攥在一起的右手松开。

    上面,一小段,如同青丝般粗细的纤细丝状物。

    “这是——这是韧性极佳的冰蚕丝,价值千金的好东西。”

    白苏从林梦雅的手中接了过去,冰蚕丝十分的轻柔细腻,摸起来如若无物。

    “韧性极佳?若是用这东西勒紧了,能不能在瞬间,把人的头都割下来?”

    林梦雅突然想到,之前在现代的时候,曾经看过的那些新闻报道。

    有人不小心骑着自行车撞在了绷紧的鱼线上,头,便在瞬间被割了下来。

    难道,钟大人也是死去此中方法么?

    “有可能的,但是需要此人的内里极高,可当时马车里,不是只有钟大人跟钟夫人么?难道,主子是怀疑——”

    白苏瞪大了眼睛,实在是难以相信凶手,会是那个看起来就柔柔弱弱的钟夫人。

    “不会是她的,相比,是那人定然用了我们不知道的法子。这件事,回去后我们一定要查清楚,我总觉得,跟桃花坞脱不了干系。”

    所有的时期,都带着一丝丝的阴谋味道。

    眼看着离灵雎山越来越远,可林梦雅的心头,却并不轻松。

    清狐说过,桃花坞的杀手们,都会一手隐匿行踪的障眼法。

    即便不是,现在情势如此的乱,多出几个陌生的面孔,怕是谁都没有办法辨认出来的。

    “白芨,你跟侍卫们说一声,从现在开始,凡是生面孔,都不得靠近我们的马车,有事,就请我们的侍卫,代为传送。若是有自己不认识的侍卫,必须要问道身份,并且能够找自己认识的第二人去证明才行。”

    非常时期,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

    只要她们,能够平平安安的抵达京都,便有了保命的资本了。

    白芨出去通传了一声,不久就回到了马车里。

    只是,她却是眉头紧皱,目光里,也带着一丝的恐惧。

    “听外面的人说,出来好钟大人家以外,陆陆续续的又发现了几位大人,都死于非命了。”

    “什么?”

    怎么会又发生了这种事情?林梦雅悚然一惊,糟了,她现在才明白。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围攻禁军的,才是真正的障眼法。

    他们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把侍卫跟禁军等等的护卫立刻引开,接着,便可以大肆的暗杀他们原定的目标了。

    “都打起精神来,千万别中了对方的奸计。”

    林梦雅跟四个聚到了一起,现在,能相信的人,唯有这四个丫头了。

    胆战心惊的,往京都的方向奔去。

    路上,看到了不少死了主心骨的家眷们,正停在路上嚎啕大哭。

    林梦雅看到了,也只是在心里表示哀悼跟同情而已。

    现在,可不是同情心泛滥,或是拘束于俗礼的时候。

    这些人死了,总不可能是一个人做的吧。

    也许,那些可怕的杀手,就在暗中窥探着林梦雅,单等她跨出马车,便要她的性命呢。

    “主子,那些人,真的,都死了么?”

    白芷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生老病死倒是都看过了。

    只是,这种凄凄惨惨的死法,却没有接触过多少。

    把小小的身子,都埋在了林梦雅的怀中,外面的世界,为何会如此的可怕?

    “这才是这个世界,最残忍,也是最真实的真相。”

    林梦雅幽幽的说道,一直以来,除了白苏外,其他的三个人,从未直面过如此悲戚诡异的死亡。

    她们无论多能干,都被林梦雅如同天鹅一般,圈养在王府的流心院里。

    如今,却不再是这种情况了,林梦雅觉得,若是以后,这三个家伙,还想跟她一起面对一切风雨的话,最先要斩断的,便是是死亡的恐惧。

    “我不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以后,没人会照顾着小姐。”

    虽然,白芷现在,也改口叫林梦雅主子了。

    但是小姐这个称呼,却是俩个人最为亲密的羁绊。

    清澈的双眸里,写满了坚定,白芷定定的看着林梦雅,想要传递自己的真实想法。

    原来,是她一直忽视了白芷这丫头的勇敢呢。

    林梦雅拍了拍她的脸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也不怕,既然入了王府,那便是主子的人了。”

    白芨缓缓的笑了,缓和了僵硬的脸蛋。林梦雅突然觉得,在白芨的沉稳里面,突然又多出了一点什么来。

    白芍从来就是个胆大的,现在渐渐的适应了死亡的威胁后,便也有了豁出去的心情。

    “怕什么,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跟在主子的身边,我白芍也不算是白活了一回了。”

    三个丫头,竟然都抗拒了内心了的恐惧,这倒是林梦雅完全没有想到的。

    笑了笑看了看她们三个,林梦雅的心头,不知为何,也有了跟那些人对抗的力量。

    “好,既然你们都不怕,那咱们就做个套子,来捕捉那些那些杀人的魔鬼,可好?”

    一味的龟缩在马车里面,可不是她林梦雅的风格。

    那些人的死,是危险也是一种威慑。

    甚至,其实他们的死亡,也是为了逼迫一些人就范的可能性也是说不定的。

    可她林梦雅,天生就不是一个会乖乖听话的主儿!

    “主子要怎么做呢?”

    不止活泼的白芷来了兴趣,就连一直沉默寡言的白苏,眼睛里也是晶亮晶亮的。

    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她总是能够见识到非同一般的事情。

    现在,就连那三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丫头,也让她拭目以待了。

    总觉得,跟着这些人,她会见识到不同以往的绚烂。

    “白芍跟白芨一去出去,带着家里的侍卫,大摇大摆的,去挨家挨户慰问。实际上,是要问出。他们生前最后一个人见的是谁。我怀疑,那些杀手,现在还混在他们的侍从之中,我们要不懂声色的,引起他们的注意。”

    白芍跟白芨对视一眼,却摇了摇头,有些为难,

    “侍卫本来就不多,我们若是带走了一些,那主子您的安全不就没有保障了么?”

    林梦雅却神秘的笑了一笑,指了指白苏。

    “你们都知道,她是小玉送给我的侍卫,可别人知道的就不多了。大家都以为,她也只是我的侍女之一。”

    林梦雅的话,瞬间让白芍跟白芨茅塞顿开。

    是了,其实她们引以为常的事情,在别人的眼中,却并非如此了。

    比如说清狐,在比如现在的白苏。

    “好,我们明白了。您就等着我们胜利的好消息吧,白苏保护好主子。”

    白苏点了点头,小手扣在了袖口。

    只有林梦雅知道,白苏有俩个武器。

    一把,是扣在腰间充当腰带的软剑,还有一把,便是袖口中,啐了毒的匕首。

    所以,她进可攻,退可守。

    哪怕是在小小的马车里,也绝对不用担心,会施展不开的。

    “桃花坞那些人的武功,你可敌得过?”

    林梦雅压低了声音问白苏,对方想了想,回答道。

    “听闻桃花坞,是分天地玄黄四级高手。天字为最高,黄级为最低。以我的武功,若是天子高手来了,我也尚有一搏之力。”

    白苏冷静的分析,让林梦雅的信心大涨。

    她可以判断,隐藏在众家侍卫里的,都不会是绝顶的高手。

    刚刚她只是匆匆的路过,便听到侍从们议论,那几位大人的死状,更是千奇百怪的。

    有被毒死的,也有被暗器打死的,总之都是被暗算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