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外陡生
    可是,这个明月郡主,摆明了就是看上了自家王爷,真不知道,如果主子知道了,会不会发飙呢。

    “你说什么?明月郡主缠着王爷,在哪里看到的?”

    白芨也有些意外,毕竟,在大晋,别说是名门贵女了。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得跟男人保持距离的吧?

    “就是在太子那边看到的,那明月郡主,好不要脸呢!王爷不理她,她就一个劲的缠住王爷。后来啊,还假装晕倒呢。只不过,王爷倒是没管她。哼,差点摔个狗啃泥呢!”

    说起来,白芷倒是很满意王爷的表现。

    明月郡主生得的确是很美没错,可自家主子,却是更胜一筹。

    而且,最重要的是,王爷根本就不理会那个不知道羞耻的郡主。

    哪像是自家主子,王爷生怕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呢。

    “那就好,对了,这事,可不能跟主子说实话。万一被主子知道了,这昱王府,怕是又要永无宁日了。”

    白芨叹了口气嘱咐道,白芷的立刻头如捣蒜,拼命的点头。

    林梦雅的脾气,她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别看平时跟没事人一样,若是有人敢觊觎她的东西,那人,一定会死的很惨。

    看二小姐跟表小姐就知道了,只是,明月郡主,到底是个郡主啊。

    万一真的被林梦雅整治了,怕到时候,可就麻烦重重了。

    很快,太子那边,就叫人来请林梦雅了。

    毕竟,她也算是当事人之一。

    “来的倒是不慢么,白苏留在这里看家,你们三个,跟我一起去吧。”

    林梦雅倒是丝毫不畏惧,对她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场早就排练好的闹剧而已。

    此时,太子跟明王已经僵持不下。不管太子如何解释,明王就是不听。

    反复言明,一定要让太子,把残害胡路南的凶手交出来。

    再加上龙天昱跟胡天北的推波助澜,太子,已然焦头烂额了起来。

    “明王,本太子已然说过,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难道,我一个堂堂的太子,王爷也不相信么?”

    太子阴沉着脸,若不是母后有命,一定要跟这个明王打好关系,他一个堂堂太子,又怎会如此的煞费苦心。

    “太子殿下,阿南是我的儿子,更是我们西藩的王子。他死的不明不白的,如今,凶手也被太子灭了口,难道,是我西藩做了让太子不高兴的事情,所以,才有这样的祸事么?”

    明王的话,有些让太子下不来台面。

    他也实在是不清楚,为何之前还跟他合作得亲密无间的明王,在此刻会倒戈相向。

    难道,是因为他派人去灭了胡路南的口的这件事情,被明王发现了么?

    狐疑的目光,在是明王跟胡天北的身上转了转,又实在是不像啊!

    “昱王妃到——”

    僵持不下的俩伙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刚刚进来的人影。

    林梦雅今天并未穿宫装,而是一身湖蓝色的紧身猎装。

    头上梳着简单的发髻,脸上未施脂粉,清爽美丽的样子,倒是很像是要去林子里游玩一番。

    “见过太子,明王。”

    大大方方的施礼,林梦雅始终保持着一副淡然的表情,好像,对这里的情况,丝毫都不清楚。

    “昱王妃打扮成这样,是要去游玩么?”

    明月郡主假装亲切的问道,这里的所有女人,都穿着繁琐的宫装,唯有她,像是一阵清风,夺走了在场所有男人的注意。

    好一个心机深沉的美人,果然不可小觑。

    “是啊,王爷说已经找到了残害二王子的凶手了,所以,想要带我去散散心呢。”

    径自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一对璧人,却是出奇的和谐。

    “咱们的游玩,怕是又要推后了吧,王爷?”

    歪着头,十分可爱的口吻问道,林梦雅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示意龙天昱要配合自己。

    尽管,跟她在一起也已经不是一天俩天了,可龙天昱还是没办法习惯,这丫头会突然出招的习惯。

    点了点头,手却握住了林梦雅的柔夷,顿时,让明月郡主眼中的嫉妒,如同怒火般喷射。

    刚刚,哪怕是她的主动靠近,得到的都只是龙天昱的拒绝。

    可没想到,这死女人的故作姿态,却让龙天昱变得如此的主动了。

    连她这个局外人,都能看出来,林梦雅是假装的!为何,龙天昱会如此的配合?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关于我儿子胡路南的事情,也可以对质了吧?”

    明王像是没有看到在龙天昱那边秀着恩爱的林梦雅一般,语气深沉的开口。

    太子也不甘愿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如何解决这次的危局。

    “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想,昱王妃是不是有话要说?”

    太子一开口,便把事情,都引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这一点,林梦雅早就预料到了,她站了起来,却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垂下了眸子,缓缓说道:

    “其实那一天,我的确是因为岳婷姐的事情,去找过二王子。我跟他争吵过,却没有伤他。打了他一嘴巴倒是真的,可二王子的样子,恐怕不是我这一嘴巴能做得到的吧?”

    岳婷的事情,的确是胡路南不对在先。

    所以,林梦雅的话,还好比较能够让人信服的。

    “再说了,二王子会武功,人又长得人高马大的。我这一巴掌还是跳起来打的,才能够得着。还是太子觉得,我一个弱女子,能打得过二王子么?”

    无奈的勾起了嘴角,林梦雅说出了最关键的理由。

    一直以来,她身边都有清狐神出鬼没的帮忙。

    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其实她的身边,还有这么个家伙。

    不管林梦雅如何聪明,她都只是个弱质纤纤的女流之辈。

    胡路南是如何的凶狠残暴,从岳婷的事情,就能看出一二来。

    众人看了看林梦雅,纷纷都摇了摇头,好像,不太现实啊。

    “你——也许,你有什么帮手,也说不定!”

    太子被林梦雅如此的抢白一通,面上有些挂不住了。

    一张脸上,满是阴沉的愤怒,矛头直指龙天昱。

    “不可能,那天我跟龙天昱一直在喝酒,他从未离开过太久,所以,伤我二弟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他。”

    谁都没有想到,龙天昱的关键证人,居然是胡天北。

    毕竟,死的人是他的亲弟弟,这做哥哥的,也没必要给仇人做伪证吧?

    林梦雅也略微有些惊讶,到底,龙天昱给了胡天北什么好处,他竟然会给龙天昱做伪证。

    这其中,必然有事情!

    “太子殿下,你说凶手不是那几个该死的贱婢,既然如此,那你就把真正的凶手交出来吧。”

    明王的话,就像是最终审判。

    太子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明王跟胡天北,都会站在龙天昱的那一边。

    “杀死二王子的人,也许是这三个女子,但就像是昱王妃说的那样,二王爷身手矫健,怕也不会败在这三个女子的手中吧?”

    太子还想做最后的一搏,可龙天昱,却并未给他这个机会。

    “其实,这三个人,并不是普通的歌姬。因为,她们都是桃花坞的杀手!”

    龙天昱的话,像是一颗惊雷,在人群中炸开。

    桃花坞,那可是江湖中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啊!二王子的死,怎么会跟他们扯上了关系?

    “一派胡言,这三个女子都是随军的舞姬,怎么可能是桃花坞的杀手!”

    太子怒火攻心,这三个女子,本来是他从乐坊里挑选出来,送给胡路南的。怎么会变成桃花坞的杀手?

    “太子如果不信的话,可以把尸体抬上来,咱们一起验看可好?”

    林梦雅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好,来人,把尸体带上来。”

    如今的情势,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太子的预料了。事情,似乎都往一个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就在禁军去抬尸体的时候,帐篷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报——启禀太子殿下,不知为何林子里突然冲出了不少黑衣蒙面人,已经在跟随行的禁军交战了!”

    “什么?”

    太子的气急败坏,化成了震惊,僵持在了脸上。

    怎么会?张大人不是说,已经叫人,完全的检查过这里了么?

    为什么还会突然冲出黑衣人来?

    “启禀太子,黑衣人的武功奇高,已经派人去求救兵了。请您即刻撤退,以免遭受意外。”

    禁军传来的消息,已经让太子大乱了阵脚。

    “各家的侍卫,配合禁军作战。保护太子,跟各位大人撤退!”

    关键时刻,龙轻寒手持一把青锋宝剑,皱着眉头吩咐道。

    所有的侍卫们,除了少数几个护卫在家眷周围,都跟着龙轻寒一起去抵御外敌了。

    “王爷,要小心一些。”

    此时,龙天昱也拿出了自己的佩剑,跟龙轻寒并肩作战。

    林梦雅担忧的嘱咐着龙天昱,一双美丽的眸子里,俱是担忧的神色。

    “放心,叫白苏,陪在你的身边。”

    龙天昱拍了拍林梦雅的肩头,淡淡的吩咐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