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坑人坑到底
    独孤侧妃招人来,用冷水浇了那三个女人的身上。

    “哗啦”一声,三个人的身体,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的药劲渐渐的褪去,三个女子眼中也逐渐恢复了清明。

    “你们,到底是谁?”

    太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居高临下的问道。

    可那三个女子,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竟然痴痴傻傻的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

    太子完全没有预料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眉头紧皱,看着面前状若癫狂的女人。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女人张开嘴,发出的却是不成调的声音,傻笑着,在地上爬行,甚至还流出了口水。

    “太子爷,这...这是...”

    独孤侧妃略有些惊讶,为何,这三个女人看起来会如此的痴傻癫狂?

    “在本太子的面前,你们竟然还敢耍什么手段!”

    太子大怒,冷冷的说道。可那三个人,却似根本不在乎一般,只是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在地面上到处爬着。

    “太子,她们好像是疯了!”

    张大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任谁都看得出来,太子此刻的心情不佳。

    “疯了?来人,把太医给我叫过来。”

    怒气深沉,他好不容易,才从龙天昱的手中,找到了这几个人,却没想到,居然敢给他疯了。

    哼,即便是疯子,他也要这三个人的口中,掏出对他有利的情报来。

    太子府御用的太医匆匆的赶来,在给三个女人做过检查后,面色有些为难的回禀道:

    “启禀太子,她们都已经得了失心疯,并且,已经被人毒哑了。”

    ‘砰’的一声,太子的手,狠狠的捶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大力到厚实的桌子,边边角角都出现了丝丝的裂痕。

    一张俊脸,已经因为愤怒,而有了微微的扭曲。

    “你说什么?难道,无药可医了么?”

    太医迟疑了一下,却还是点了点头。

    这三个人疯得实在是太彻底了,别说是诊治过来,他刚刚用银针刺探过,怕是都活不了多久了。

    “废物!一群废物!”

    太子彻底被气坏了,为何,他手底下的人,都是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太子息怒,妾身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独孤侧妃给太医使了个颜色,那太医立刻拿了药箱退了下去。

    “说。”

    冷冷的视线,从独孤侧妃的面上扫过,她只是瑟缩了一下,却又坚定的说道:

    “虽然这三个人没用了,可若是把她们都杀了,也算是断绝了昱王的一条退路。还有一天,一天之后,龙天昱如果拿不出所谓的人犯,那他,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了,到时候——”

    太子的眉心,因为独孤侧妃的话,而舒展开来。

    没错,到时候,他再借机发难,林梦雅跟龙天昱,也就难辞其咎了。

    “你说的没错,还是我的爱妃,善解人意。”

    大手一揽,便把这美人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眸子里,划过一抹算计的精光,很好。

    “张大人,这三个人,就交托给你了。”

    张大人立刻行礼退了出去,顺便,叫侍卫们来拖走那三个没用的东西。

    可太子脸上的得意还未曾褪去,外面,便又开始吵吵嚷嚷了起来。

    “何事如此吵闹,难道不知本太子喜欢安静么?”

    太子眉头微皱,放开了独孤侧妃,只见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启禀太子,西藩明王求见,说是有人在太子这边,发现了残害二王子的凶手了。”

    怎么会?他才刚刚要张大人处死那三个疯子,怎么明王,就在此刻跑来了?

    “随我出去看看。”

    独孤侧妃点了点头,跟在太子的身后,一起出了帐篷。

    此时,刚刚带着人,想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去处理掉的张大人,却被人堵在了门口。

    一身素服的明王跟胡天北,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堵在了太子的营帐门口。

    跟昨晚在林梦雅面前的若无其事完全不同,现在的俩个人,脸上眼中,俱都是悲愤的样子。

    “不知明王跟世子,此举是何意?”

    张大人躲闪不及,只能迎了上去,拱手行礼问道。

    “我们听说,太子已经抓到了残害我儿的嫌烦,可有此事?”

    明王的质问,让张大人冷汗涔涔。

    那三个女子,就在他们的身后,若是否认了的话,被人拆穿了可怎么得了?

    “此事——”

    “就是她们三个!王爷,世子,当晚在二王子身边的,就是那三个舞姬。”

    不知是谁,在明王的阵营里,喊出了那三个女子伪装的身份。

    明王跟胡天北的面色阴沉,龙天昱刚刚亲自去了他们的营地一趟,说明了残害胡路南的,就是这三个伪装成舞姬的女人。

    所以,他们才来这里要人的。

    “这...这...”

    张大人从未想过,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情急之下,却忘了该怎么去解释了。

    “明王大驾光临,倒是有失远迎了。”

    此时,太子也终于从帐篷里出来,看到了目前的情况。

    虽然,不知道为何,明王会在此刻驾临,可这三个女人的身份,却被人认了出来,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太子也不必多言了,刚刚,昱王爷已经跟老夫通报,说残害我儿子的人,就是这三个伪装成舞姬的女人。既然太子已经捉到了凶手,不如,就把人交给我吧。”

    又是龙天昱来搅局!太子的心头,依然恨毒了龙天昱。

    可面上,却又不得不做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王爷说的是,我也正想把这三个女人送到您的手上呢。张大人,把人交给明王。”

    好不容易,才把这三个人捉住的,却没想到,又被明王在中途截住了。

    太子的心头,的确是有些不甘心,这一次,竟然又被龙天昱跟林梦雅逃掉了。

    可是,这三个人已经成了傻子,又不会说话。当然是不能跟人对质的,所以,他还有翻盘的机会。

    张大人只好照办,命人把三个女子带过来交给明王。

    可谁知道,下去办事的人,却有些慌慌张张的回禀了。

    伏在张大人的耳侧,悄悄的说了一句话,立刻,让张大人的脸色大变。

    “怎么了?人不是你负责看押的么?”

    太子有些不满的看着张大人,难道,这点小事,也要他亲自过问么?

    “太子,那三个犯人,已经,已经被处决了!”

    “什么?!”

    此时,昱王府的帐篷内,林梦雅正在逗弄着身边的一狼一虎玩。

    “太子那边,这下子可热闹了起来了呢!明王气势汹汹的去了,可却只看到了尸体呢。”

    白芷把她刚刚偷偷看到的事情,都描述了一遍。

    周围只有林梦雅贴身的四个丫头,林中玉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哦?是么?”

    手中,拿着一碗温热的羊奶,俩个小家伙都吃的香甜。

    俩个小家伙长得很快,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子,唯一的相同点,便是都喜欢黏在林梦雅的身边,似乎,把她当成了妈妈。

    “当然了,我回来的时候,正看到明王大发雷霆,让太子,给他们一个交代呢!”

    现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太子的那边。

    没想到龙天昱居然会事先当众说出凶手是谁,还跟胡天北提前做好了套子,就等着是太子自己套进去呢。

    全营地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凶手是谁,唯一蒙在鼓里的,便是太子了。

    而太子身边的人,又非常‘恰好’的处死了那三个疯子。

    一切事情,都衔接得刚刚好。

    “对了,王爷现在在哪里?”

    林梦雅抚摸着阿雪跟小虎柔软的绒毛,心情大好的问道。

    “这个嘛——奴婢也没看到呢。”

    白芷有些心虚的垂下了头,幸好林梦雅的注意力,都在那俩个小家伙的身上,未曾发现白芷的异常。

    “主子,奴婢做了些牛乳酥,现下拿过来,您尝尝。”

    心细如尘的白芨,恰好注意到了白芷的异常,转了转心思,提议道。

    林梦雅点了点头,白芨的手艺是极好的,再加上一会儿她还要去戏呢,肚子不填饱了,那怎么行。

    “白芷也来吧,你来看看,哪些是主子爱吃的。”

    白芷没想到其他,一听说有东西可吃,眼睛立刻冒出了精光。

    屁颠屁颠的跟着白芨,到了专门给昱王妃准备的小厨房。

    刚进去,白芨就打下帘子,确定左右无人后,从锅里拿出了刚做好的小点心,放在了白芷的面前。

    “哇!白芨姐姐,你做的果子,好棒哦!”

    急急的抓起了一个,塞进了嘴里,白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拍着白芨的马屁。

    “你呀!吃饱了就跟我说时候,王爷到底怎么了?怎么连你,也不敢说实话了?”

    点了点那丫头的额头,却看到白芷垮下了一张小脸。

    “怎么办啊?我看到那个明月郡主缠着王爷,还说什么,要禀明明王给王爷做侧妃。”

    不管是林家的二小姐,还是姜府的表小姐,到了府里,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说给王爷做侧妃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