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第一百二十四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谁都没有想到,在那一瞬间,张大人居然举起了身边侍卫的钢刀,把人斩杀在当场。

    岳大人捂住了岳琪的头,白芨跟白芍,也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头去。

    唯有林梦雅跟龙天昱俩个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张大人好利落的手段,完全不失当年在战场拼杀的风范。”

    龙天昱开口说道,只是这原本是称赞的话,味道,却有些不对。

    “老夫也是一时激愤,不长眼的东西,竟敢触怒昱王妃,该死。”

    他这话是说给林梦雅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剩下的人听的。

    涔涔的冷汗,从几个汉子的额头滴落。

    互相看了一眼,却还是咬紧了牙关。

    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人,自己死了不要紧,也得给家人留条活路吧。

    看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张大人脸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的紧绷了。

    “不知道如此,王妃殿下是否满意了。”

    周围的大臣们,都口径一致的选择了在此时沉默。

    其实,林梦雅把他们叫来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当个看客而已。

    现在,任务已经完全了,哪里还有他们说话的余地。

    “王爷,您说呢?”

    在众人的面前,她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受害者。

    所有的决定权,都给了龙天昱。

    皱了皱眉头,龙天昱仿佛还是有些不满意的样子。

    “算了吧,就依张大人的意思办吧。”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怕昱王爷会咬着不放,到时候,怕是就麻烦多了。

    “好,那老臣就先行一步了,来人,把这几个人,都押下去吧。”

    张大人先退出了林梦雅的帐篷,可不知道此时,有多悔恨呢。

    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得到,反而损失了十几个禁军,更让他不安的是,此事,就算是昱王妃抓住了他的一个小小的把柄了。

    看来,要尽快的去回禀太子了。

    看着大臣们一个个的离开了,林梦雅脸上的表情,也转为了正常。

    岳大人在离昱王妃帐篷的不远处,给自己的俩个女儿单独设了一间。

    昱王爷特意派了不少人去保护,俩个女儿的安全无虞了。

    外人都退了下去,帐篷里只剩下了林梦雅跟龙天昱,俩个人都坐在了椅子上,一声不响。

    “这次的刺杀,怕是不简单。”

    林梦雅幽幽的开口,她总觉得这危局,自己解得有些太过简单了,不像是太子一贯的风格。

    “我们都被骗了,太子用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那几个桃花坞的女杀手,不见了。”

    龙天昱回来,就去看了一下那几个重要的案犯。

    可没想到,刚到帐篷外面,就看到了横七竖八躺着的王府侍卫们。

    掀开门帘,果然看到柴房已经空空如也了。

    虽说,明王已经在考虑跟自己合作了,若是万一此时出了差错——

    “哼,劫走了又能如何,她们是说不出任何对我们不利的话来的。”

    林梦雅竟然一点都不慌张,反而脸上,露出了一抹冷酷的戏谑。

    难道,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中么?

    “清狐临走前,就给那几个人灌下了半颗绝命丹,怕是此时,她们已经痴痴傻傻的了。”

    其实,从刚开始,林梦雅就没打算让那几个人活着。

    太子早晚会查到那里,人,也早晚会落在太子的手中,她,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

    龙天昱瞬间反应了过来,跟林梦雅求证了起来。

    “太子是一个好大喜功之人,抓住了嫌犯,要么就处理掉,死无罪证。要么,就会抛出来跟我们对质的。”

    让几个傻子跟她对质,显然是不太明智的选择。

    所以,在确定那几个人没用后,太子应该会把她们都杀了。

    “若是太子在灭口的时候,恰好被明王那边的人看到了,那太子,就是为了掩盖罪行而灭口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发现,自己跟龙天昱是越来越心灵相通了。

    “好,那我即刻去办。”

    没想到,太子如此煞费心机的计划,都被林梦雅识破了。

    若是禁军在帐篷里搜到了证据,其实顶多,林梦雅也只是有那个嫌疑而已。

    再说,谁都可以是刺客,不一定非得是林梦雅。

    可唯有成为胡路南死亡的杀人凶手,他才能借机发难,置林梦雅于死地。

    帐篷外,喧闹的声音渐渐的化为了安静。

    林梦雅坐在帐篷里,看着手中的史书。

    从龙天昱出去,已经整整过去了三个时辰了。

    一夜的喧闹,天色已经大白了。

    不过还好,她倒是没有熬夜过后的疲惫感。床上,白芷这没心没肺的丫头正睡得香甜。

    不一会儿的功夫,林魁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帐篷中。

    “王妃,太子那边说刺客并未刺伤太子,所以此事,不必劳师动众了。所有的禁军,也只是加强巡逻了而已。”

    林梦雅点了点头,什么刺客,都是太子抛出来的障眼法而已。

    十几个禁军一死,所谓的刺客,也都烟消云散了。

    “好,我知道了,明王那里如何?”

    龙天昱虽然不声不响的,可却在太子的身边,埋下了属于自己的暗桩。

    平常,这枚暗桩也不过是负责传递一些情报而已,所以,还颇得太子的信任。

    关押几个杀手的地方,早就被龙天昱探听清楚了。

    那几个人身上的*太重,太子唯有耐着性子,等她们醒过来。

    “你现在就去西藩大王子那里传递消息,记得,若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奉了王爷的命令,知道了么?”

    林魁立刻点了点头,之所以借助龙天昱的名头,是因为西藩那里,还有个明月郡主。

    若是此时被此人阻拦了,怕是要坏事的。

    林魁的身影也匆匆的离去,白芨跟白芍,端着温水跟布巾,进了帐篷里。

    “主子,要梳洗了。”

    虽然一夜未睡,可林梦雅却依旧容光焕发,半点不见仓促与邋遢。

    “嗯,今日,给我梳个简答的发髻吧。怕是一会儿,就要看上好戏了呢!”

    俩个丫头点头称是,林梦雅合上了书,眼神划过一抹冷光。

    敢算计她,那太子,你也拿出代价来吧!

    此时,太子的营帐里,那三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女人,正在慢慢的苏醒。

    太子坐在主位上,身边都是自己的亲信。

    因为昨晚,自己的人被杀的消息,太子的脸色,始终不太好看。

    “启禀太子,昨晚情势也实在是——”

    张大人刚想要解释,却被太子挡住了。

    “嗯,我知道当时的情势危急,我不会怪你。”

    张大人却有些胆战心惊,在太子的眼中,任何人,都是一把工具。

    若是工具没了作用,便是被舍弃的时候了,哪怕,自己的女儿,还是他的侧妃。

    “有了这三个人,林梦雅,我看她还如何逃得掉。”

    刚开始只是对漂亮女人的渴望,已经变成了想要征服猎物的野心。

    就连西藩的明月郡主,对自己都是笑脸相迎的。

    可他,却丝毫提不起兴趣来了。

    他不会杀了林梦雅,偷梁换柱的事情,这些年他也是轻车熟路了。

    到时候,他会把林梦雅囚禁在他的府上,只成为他一个人的禁脔!

    光是想一想那个场景,他的血液,便沸腾了起来。

    “给侧妃娘娘请安。”

    一身淡紫色流云锦独孤侧妃,雍容万千的走到了太子的帐篷里。

    周围的人,立刻弯身行礼,独孤侧妃的脸上,只是带着温和的笑容,丝毫不见盛气临人。

    “给太子请安。”

    半弯着身子行礼,哪怕昨晚,俩个人还柔情缱绻,可一下了床,她便要永远的记得,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

    “起来吧。”

    看到自己美貌的侧妃,太子的脸上,并未改变一丝一毫。

    一股不甘心,划过了独孤侧妃的眼眸中。

    都说太子最宠爱的便是自己,可没有人知道,其实,太子的心头,不曾有过任何人。

    “这便是那几个刺客了么?”

    有些事情,太子也未曾告知过她。站在太子的身边,殷切的端茶倒水。

    “不,不是刺杀我的刺客,这几个人,是林梦雅跟龙天昱的催命符。”

    胡路南是林梦雅伤的,其实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这三个不知道来历的女子,定然是龙天昱找的替罪羊。

    可惜,现在却到了他的手中。

    多亏他使出了一招妙计,不然的话,这次,还轻易的被那俩个人逃脱了过去。

    “哦?那妾身倒是也有些稀奇了。”

    嫉妒的看着,当太子的眼神,在提到林梦雅的时候,会绽放出来的光芒。

    为何,只有那个贱坯子,才能得到太子爷的宠爱呢?

    为何,被胡路南糟蹋的,不是那个贱坯子!

    心头翻滚的嫉妒,被她掩饰得很好。

    依旧乖巧的站在太子的身边,做好自己一贯的角色。

    “嗯——”地上的三个女人有了动静,身体,也开始蠕动了起来。

    尽管披头散发的,却还是能够看出,曾经的娇艳来。

    “来人,给她们清醒清醒。”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