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敢惹我,就留下命来
    几个人又在白芨跟白芍的带领下,细细的搜查了整个屋子。

    就连床底下都没有放过,当然,是一无所获。

    坐在屏风后面,林梦雅悠闲的喝着香茶。

    那几个禁军,不经意间,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不对啊,这跟上面的命令的情况,可是完全不相同!

    “各位搜完了,就请出去吧,我家主子要休息了。”

    白芨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一双眸子里,噙着淡淡的不满。

    听说这群禁军们,去别人家的帐篷里,顶多就是到处看看。

    可到了林梦雅这里,却是连个苍蝇也得抓下来看看公母。

    刚刚还恭敬有礼的禁军头领,看了看那扇影影绰绰的屏风。咬了咬牙,说道:

    “还有那里没搜过,王妃娘娘,得罪了。”

    上头的意思,是从昱王妃这边,一定会得到点线索的。

    若是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了,怕是自己,也逃脱不了责罚的。

    索性光棍一点,一不做二不休,也好给上头个交代。

    “放肆!”

    冷喝一声,林梦雅手中的青花瓷杯子,下一秒就扔出了屏风。

    ‘砰’的一声,碎成了碎片。

    帐篷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曾看到过,她如此愤怒的样子。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昱王府好欺负么?还是你们得到了谁的授意,一定要在我这里,搜出点东西才甘心么?营地的禁军头领是谁,滚过来见我!”

    林梦雅的话,瞬间就震慑住了几个禁军。

    虽说,他们得到了上面的指示,可到底现在,分毫都没有发现。

    看这情形,昱王妃真的是震怒了。

    只是,这禁军也是铁了心的要跟林梦雅过不去。

    眸子里露出了三分的阴狠,若是找到了证据,这昱王妃还如何能嚣张下去。

    “总领正在护卫太子的安全,王妃娘娘,得罪了!”

    用眼神示意手下人围了上去,白芨跟白芍急了,却被几个大汉隔开了。

    “哼,原来如此。好,我今天就让你们搜查一番,若是能搜出什么便罢,若是什么都搜查不出来,你们这些人的项上人头,就是给我的赔礼。小玉,去外面盯着。这些人,你都给我认全了。”

    “是。”

    只见宽大的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位身穿月白色衣衫的少年。

    虽说脸蛋还略带稚嫩,可那双眼睛,却淡淡的有了丝丝的冷意。

    如同寒冬腊月的坚冰,冷的,直叫人心头发寒。

    “来人,把屏风取走。”

    小手一挥,便有下人上来取走了屏风。

    站在角落里,雌雄莫辩的小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冷笑。

    就如同,他们的人头,仿佛已经是别人的囊中之物了。

    屏风被取走,端坐在里面的三个女子,别样的引人注意。

    年龄最小的岳琪,一脸的忧愤,娇俏的少女模样,带着几分气鼓鼓的不甘愿。

    脸色毫无血色的岳婷,则是闭幕养神,靠在了岳琪的身上。

    而她们的身边,一位身穿绛紫色宫装的美丽女子,却是一脸的淡然。

    仿佛外界发生的事情,都跟她无关。

    亦或是刚刚要人头赔罪的人,不是她一般。

    女子手持一卷书,头也不抬的的看着书上的内容。

    “王妃殿下恕罪,小的们也是奉命而为,得罪了。”

    现在才服软,是不是晚了一些?

    林梦雅头也不抬,只把他们都当成空气一般。

    “搜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微冷的语气,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恬淡。

    禁军的头头咬了咬牙,心头也横生出一股歹意来。

    若是真的不能搜出什么东西来,怕是这位昱王妃,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

    “搜!”

    大手一挥,几个禁军的汉子,开始东西,掀开柜子的掀柜子,撬地毯的撬地毯。

    半个时辰过后,几个男人却一无所获。

    反而是林梦雅,只是依旧在看着书。

    几滴冷汗,从那汉子的额头上冒了出来,来不及擦掉,就看到刚刚还在安静看书的女子,抬起了视线来。

    “找到了么?”

    红唇微启,吐出的话,却犹如淬了毒的尖刀,直直的扎到那几个人的心头。

    “启禀王妃殿下...暂时,暂时未找到。”

    刚刚的信心满满,现在已经变成了后悔。

    一想到西藩二王子的死相,堂堂的七尺男儿,也不禁觉得心头擂鼓。

    “我说过,没找到的话,就把你们的脑袋留下吧。”

    轻柔的语气,软绵绵的,似乎没有任何杀意。

    可林梦雅的那双眸子里,却突然泛起了冰冷。

    岳婷姐被那个畜生侮辱的时候,这些禁军们,都死到哪里去了?

    反而是所谓的太子遇刺,却如此干劲满满的来搜自己的帐篷。

    真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昱王妃恕罪,咱们也是奉命行事,若是有得罪您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原谅。”

    形势急转,不管昱王跟太子再如何的不对付,可刚刚他们的行为,也是蔑视皇室的罪名了。

    何况现在,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搜出来

    这下子,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去请各位大臣和王爷来,我一个妇道人家,说的也不算。你们几个,就先留在这里吧。”

    林梦雅柔柔的吩咐道,帐篷外,立刻围上了数十位身着王府侍卫衣服的男子。

    十几个禁军,连同守在外面的,全部都被团团的围住了。

    “是,王妃。”

    林魁大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也不看那几个愣在当场禁军侍卫。

    王妃是何等的神机妙算,早就有防备了。

    亲自去请那些人,林梦雅合上了手上的书,转而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绣着富贵牡丹的手帕来。

    “昱王到——”

    “张大人到——”

    “李大人到——”

    “岳大人到——”

    ...

    陆陆续续的,来了五六位德高望重的大臣。

    被突然请到了这里,却没想到,却在昱王妃的帐篷里,发现了十几个禁军。

    龙天昱刚一踏入了帐篷里,就看到林梦雅,在瞬间红了眼眶。

    “王爷可算回来了,妾身的名节,都差点被无耻小人践踏了。”

    娇柔哀愁的语调,隐藏着无限的委屈。那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蛋,流到了精巧的下巴上。

    拿着手帕拭泪,可那声声的悲戚,却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悯。

    心中忐忑的禁军们,看了一个目瞪口呆。

    这昱王妃,变脸可不是一般的快啊!

    “这是出了何事?王妃为何哭得如此凄惨呢?”

    岳大人跟昱王妃的关系想来不一般,所以,也没有别的顾忌,开口问道。

    谁知道,岳琪把小心翼翼的把姐姐放在了白芷的怀中,小小的身子,跑向了岳大人。

    “爹爹爹爹,这些人也欺人太甚了。女儿尚且年幼,这若是传出了,如何使得。”

    这句话,可算是触到了岳大人的逆鳞。

    岳婷变成了这个样子,眼看是不成的了。

    没想到,如今自己的小女儿,也受了委屈。难道,真当他们岳家是好欺负的么?

    安慰着怀中的*,一张脸上已是结满了寒冰。

    转过身去,直射着身为兵部尚书的张大人,开口说道:

    “张大人,这营地的兵力,好像都是你来布置的。我岳家虽然是寒门,却不是可以让人肆意*的,此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不过刚刚年过五十的张大人,在瞬间就塌了脸色。

    面前,跟自己同僚数十载的岳大人,好像是真的动了真气。

    咽了口口水,又看到昱王爷也面色铁青的站在了昱王妃的旁边,看来此事,是不能终了了。

    “您放心,这事我一定会追究到底的。来人啊,把这几个不省事的家伙带走!”

    张大人的小女儿,是太子的侧妃之一,所以,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些,都是属于太子的人。

    可林梦雅却扭头,悲怆的看着龙天昱。

    “我本以为,这天下还是皇室的天下。可没想到,如今,我一个堂堂的亲王妃被人折辱不说,连罪魁祸首都有人护着。王爷,妾身只觉得心寒啊!太子被刺杀,怕也是有人,蓄意而为吧。”

    林梦雅的话,确实死说的有些重了一些。

    但是太子被刺在前,禁军大搜她的帐篷在后,仿佛一夜之间,皇室中人,都大大小小的出了点事情。

    被林梦雅的话堵在了当场,张大人也觉得难做了起来。

    带走吧,就是放任这些人对皇室不敬,不带走吧,这些人都是太子那边的人,还是没办法交差。

    环绕四周,却发现来的都是太子一系的大臣。

    有个岳大人吧,却是岳琪的亲生父亲。

    好一个釜底抽薪,看来今日,这几个人是折在昱王妃的手上了。

    瞥了那十几个人一眼,狠下了心。不过是几个不中用的东西,留着也早晚是祸害。

    “来人,这些人藐视皇室,对昱王妃不敬,乃十恶不赦之罪,这几个人就地正法!”

    没想到,张大人倒是十分有断臂的勇气。

    “大人,大人!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是您说——啊——”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阵寒光过后,那说脱了嘴的人,已经身首异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