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营地大搜查
    营地里的一切,都在胡天北的掌握中。

    别说是太子派人接触过明月了,就算是一只蚊子飞过,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父王也不是在跟太子殿下合作么?我跟太子合作,又有什么不可以。”

    在西藩,女子的地位极高。

    可在父王的眼里,她这个明月郡主,也不过是巩固王位跟西藩的领土的工具而已。

    所以,她一定要选一个最好的夫君。

    这么多天,她一路看下来,唯有龙天昱,才够资格做她的夫君。

    只可惜,他的身边,已经有了那个昱王妃林梦雅。

    “龙天昱可不是西藩的那些贵族男子,若是你抱着想要玩弄他的心情,最后,反而会被他打得很惨。”

    胡天北冷眼看着自己的妹妹,怕是这丫头不吃点苦头,就绝对不会明白,有些男人,是惹不得的。

    明月却并未把他的话听到心里,反而,却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龙天昱弄到手。

    “那个明月郡主,跟王爷是旧识么?”

    其实,林梦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俩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的。

    只是刚刚,明月郡主那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还是让她的心头,泛起了微酸的泡沫。

    败给那个琳琅郡主也就罢了,若是再败给一个明月郡主,她林梦雅就不用混了。

    “不认识,她是西藩的郡主,我也是第一次见。”

    在龙天昱的心头,女人就是女人,没什么不一样的。

    除了林梦雅以外,他并不觉得其他女人,有什么可爱。

    也就是说,在某王爷的心头,雌性动物一共分两类。

    一个是林梦雅,一个,就是其他人。

    “哦,那王爷觉得,明月郡主长得怎么样?”

    酸溜溜的语气,就连林梦雅都难以控制。

    可一想到刚刚,那副美人月下的场景,她就实在是不能释怀。

    但是,龙天昱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没看,不知道。”

    用最平常的语气说道,明明不是甜言蜜语,可林梦雅听来就是很开心

    任你打扮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可在龙天昱的眼中,却总是留不下丝毫的痕迹呢。

    “昱王真的跟太子达成了联盟,只是我目前,并不知道太子那边的代价是什么。”

    明王是个再狡猾不过的对手,刚刚他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立刻拒绝,就说明,他在考量,到底哪一边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他们倒是有些被动。

    万一,被明王忽悠了,给了太高的代价,这笔交易,也终究是失败的。

    “太子能给的,我想一定不会太过贵重。”

    龙天昱想了想,低声说道。

    太子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所以,能给明王的,也是十分的有限。

    “不管是什么,我们总得探听探听才知道。王爷,您有办法知道么?”

    看着林梦雅的目光,期盼的看向自己,龙天昱不自觉的,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我会尽力替你探听到的。”

    俩个人刚刚进入营地,就看到了刚刚还一片漆黑的营地,竟然被火把着凉了。

    无数的禁军,分成了几人一组的样子,不停的在营地里穿梭。

    听那动静,似乎是在捉拿着什么人。

    龙天昱跟林梦雅趁乱,偷偷的潜入了营帐外面。

    “一会儿进去了,没事不要出来。”

    低声的嘱咐道,林梦雅点了点头,龙天昱把林梦雅往帐篷里一推,转身,就混在了禁军的队伍里。

    到底,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帐篷内,所有的人都还没睡。

    看到一身黑色斗篷的林梦雅回来了,白芨立刻上前,脱下了林梦雅的斗篷。

    营地外一片混乱,可帐篷内的情况却是很稳定的。

    就连躺在床上的岳婷姐,也苏醒了过来,只是面色十分的苍白。

    “岳婷姐,你醒了!”

    林梦雅惊喜的迎了上去,岳婷面无血色,眼神也十分的暗淡。

    可是在看到林梦雅后,还是力不从心的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雅儿,你又救了姐姐一命。”

    有些话,不必当面说出来。岳婷的眼角,突然涌出了泪水。

    雪白的小手,紧紧的握住了微皱的被面。

    “可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了干净。”

    身体上的疼痛,她可以忍受。但是,那刻印在心头的屈辱,却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抹除的。

    她刚醒,岳琪就告诉她,那个侮辱了她的胡路南,已经被人杀了。

    可那又如何呢?她如何能当这所有的事情,从未发生过呢?

    “你不要这么说,岳婷姐,人只要活着,才有希望。那一切的一切,都当是场噩梦吧好不好?现在梦醒了,以后,再也没人会伤害你了。”

    林梦雅抱住岳婷纤细瘦弱的身子,胡路南的确是罪有应得。

    但是岳婷姐,却完全的毁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美丽善良的少女了。

    “对了,这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乱呢?”

    一直沉默坐在一边的林中玉,急切的开口回答道:

    “你刚走,太子那边就乱起来了。说是有刺客潜入,这会子,太子正带人挨家挨户的帐篷清查呢。”

    林梦雅想了想,总觉得有些不对。

    禁军的防守如此的严密,怎会有刺客潜入,还去刺杀太子呢。

    “我走以后,可曾有生人来过?”

    四个丫头想了想,都摇了摇头。

    “你们再好好的想想,到底有没有人来过?”

    帐篷里的人,都努力的想了又想。

    最后,还是岳琪犹犹豫豫的说道:

    “在林姐姐走了以后,我姐姐的贴身侍女碧莲曾经来过。说是奉爹爹的命令,给是姐姐送一碗补汤来。”

    岳婷姐的贴身婢女?还送一碗补汤过来?

    “可这几天,碧莲都有送补汤过来,应该没什么事吧。”

    岳琪是的声音怯怯的,但是碧莲确实是姐姐的心腹啊。

    “她是用什么东西送过来的?”

    林梦雅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立刻问道。

    岳琪从角落里,拿了一只红木的食盒过来。

    那八角形的样式,却是最为普通的了。

    林梦雅拿过了食盒翻来覆去的看,时间紧迫,她用力的摔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食盒破碎,没想到,在那一片碎片中,竟然还有一件极为显眼的夜行衣。

    “怎会这样?这里明明就是——”

    林梦雅的唇边,露出了一抹冷笑。

    看来,太子真是按捺不住了,竟然想用这种昏招来对付自己。

    二话不说,拿起了夜行衣,转身就去了屏风的后面。

    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夜行衣穿在了最里面。

    “你们看,能看得出破绽来么?”

    林梦雅穿戴好了,从屏风后缓步走出。

    那夜行衣的材料很纤薄,用宽大的衣袍遮挡住,竟然完全看不出来。

    “扔掉就可以了,主子为何要穿上呢?”

    白芷有些想不通,悄悄的问道。

    “既然对方拿来了,就肯定有办法,栽赃到我们的头上。我穿上了,反而一般人不能近身搜查。”

    帐篷一共就那么大的地方,不管藏到哪里,都是有被找到的可能的。

    唯独她这位昱王妃,可没人轻易的敢动。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声音,在外面回禀。

    “启禀王妃,太子遇袭,所有的帐篷都要搜查一便,请王妃行个方便。”

    尽管是搜查,可女眷们的帐篷里,却是轻易不能闯入的。

    沉吟了半响,林梦雅才叫白芍去回禀。

    白芍掀起了门帘,看着外面,有十几个打着火把的禁军。

    眉头微微的皱起,扬了扬眉头说道:

    “咱们王妃,可不是普通的夫人小姐,你们几个进去了,最好仔细一些,若是碰坏了什么东西,也够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门外的都是太子的爪牙,所以白芍也不必给他们好颜色看。

    几个禁军的脸上,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

    别人都是立刻笑脸相迎,可唯有到了昱王妃这边,好端端的就吃了一顿的排头。

    这昱王妃,果然是不一样的。

    “这个小姐放心,我们自然是省得的。王妃当然不比别人,自然是要小心的。”

    白芍领着几个人进了帐篷里,一进门,一股子药味,就让几个禁军皱起了眉头。

    男女有别,除了床铺是用屏风隔开的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目了然的。

    “给王妃请安,还请王妃恕罪,打扰了。”

    虽然说太子跟昱王不合,但是这些事情,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敢参与的。

    对于昱王妃来说,到底是不敢得罪的。

    “嗯,你们也是依令行事。白芨白芍,你们配合禁军搜查吧。”

    屏风后面,林梦雅端坐在椅子上,岳琪也扶住了岳婷,坐在屏风后面等结果。

    虽说是被林梦雅唬住了,可几个人做起事来,却是丝毫不含糊。

    “请把这张柜子打开,我们要搜查。”

    白芨面上不愿,可还是打开了平常王妃用来盛放衣服的小柜。

    一件又一件的拿了出来,平放在桌子上。

    “我们已经看过了,毫无问题。”

    当然不会有问题了,林梦雅心头暗道,不过,这装模作样,还是架势十足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