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所谓亲情
    这话,父亲的确是说过。

    想当年明王为了获得王位,不惜设计杀了自己的亲兄弟,还夺了他们的妻妾。

    连父亲都说,若是明王早生个百十年的话,西藩跟大晋,肯定不是现在的局面了。

    “你父亲才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若不是我们的立场不同,我想,我跟你父亲,肯定会是莫逆之交。”

    西藩的兵力,比起大晋来差了不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虽然这么多年来,俩方的冲突不断,大晋又是赢多输少。

    可林牧之对明王还是很忌惮的,俩国虽然是盟国不假,但是西藩早就有了不臣之心了。

    只不过,林梦雅的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俏脸带着几分甜笑,配上红扑扑的脸颊,十分的可爱。

    “我父亲也是如此说呢,心里,对您可是敬佩得紧呢。”

    寒暄够了,明王的话锋一转,看向林梦雅的眸子里,却带上了几分的锐利。

    “你这丫头合我的胃口,所以,我这个当叔叔的只问你一句话,我儿胡路南,是不是你杀的?”

    西藩的规矩,血债都是要用血来偿还的。

    胡路南先出手先,林梦雅反击在后。

    被整治成这个样子,也只能怨他学艺不精。

    只是,杀人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林梦雅自坐位上起来,直视着明王的眼睛,脸上的神色,微微的凝重。

    “我承认,胡路南的确是我打伤的没错。可人却不是我杀的,我要是想杀人的话,就绝不会留他的活口。”

    在如此的情境里,诚实才是谈判最基本的条件。

    林梦雅的爽快,显然得到了明王的赞赏。

    思考了半刻后,明王开口道:

    “人不是你杀的,那一切便好说了。说吧,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俩个人打开天窗说亮话,也就少了许多的弯弯绕来。

    林梦雅微微一笑,却并未直接说起自己的目的来。

    “我想知道,太子给了王爷多大的筹码,让您,能够不顾一切的去帮他。”

    林梦雅的话,让明王微微的一愣。

    精光从眸子里闪过,随后而来的便是带着几分戒备。

    “你的意思是——”

    “王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胡路南并非是你的亲生子,所以,他的死,其实您并未放在心上,不是么?”

    林梦雅的话,瞬间让明王的脸上,带上了几分的诧异。

    则件事情,可没几个人知道,这丫头,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王爷不必觉得的意外,俗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您的儿子,又岂会是这种无耻之徒?”

    其实林梦雅是从遗传学的角度来分析的,不管从哪方面看,胡路南跟明王都是天壤之别。

    而且,不管是明王,还是胡天北,全部都是有意的纵容胡路南。

    哪一个父亲,会有意如此做呢?

    何况,林梦雅还发现,从出事到现在,其实,不管是明王也好,胡天北也罢,没有人,在真正的伤心。

    “哈哈,你这小嘴,倒真是会说话。没错,路南的确不是我的孩子,确切的说,他是我大哥的遗腹子。”

    大哥成年的儿子,多被他秘密的杀死了。

    唯有这个家伙,因为是在他母亲的肚子里,才躲过了一劫。

    只是,现在也化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可笑,胡路南到死,都以为他可以执掌西藩。

    “其实,我不说明王也清楚。太子并非是最佳的合作对象,他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毫无信义可言。”

    太子的风评并不好,明王的眼光也十分的毒辣,绝对的清楚,太子并非是最好的合作者。

    “林家的小丫头,你很聪明。”

    明王的脸上又带上了笑容,赞赏的看着林梦雅。

    比起昏庸的太子来说,的确面前的女子,是个更加合适的对象。

    只是,看她能否拿出更加有力的条件罢了。

    “王爷过奖了,我只是奉了我家昱王爷的命令来的。太子的条件再诱人,恐怕也不会拱手把江山都让出去吧。所以,王爷如果想要谈条件,我们才会是最佳的选择。”

    林梦雅的话,激起了明王心头的一丝丝波澜。

    更换合作者,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事。反正,哪里能获得最大的利益,他就选择哪里,也是没错的。

    “你这丫头说的的倒是没错,只是,此事我还是要考量一下。”

    林梦雅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紧逼他现在就做出决定。

    ”此事,可以先告一段落了。我还有件事,来请教明王。“

    林梦雅系上了黑色的斗篷,已然是想要转身离开了。

    “路南的事情,只要你们能给我一个交代,那我便不会再追究了。”

    其实,一直都是太子那边嚷嚷着严惩,要给明王一个所谓的交代。

    “好,我明白。”

    现在情势已经很明了了,胡路南不过是个筹码而已,明王又岂会因为他的死,而放弃到手的所有利益呢。

    匆匆的离开了明王的帐篷,林梦雅丝毫不意外的在外面看到了龙天昱。

    修长的身姿,包裹在黑色的衣衫下。风烈烈的吹起了他的衣角。

    晴朗的月色中,俊美的脸上,散发出无尽清冷的光辉。

    这样的男人,怕是世上任何的一个女人,都会抵挡不住他的魅力吧。

    林梦雅戴上了帽子,一步步的走向了龙天昱。

    却没想到,另外一道身影,却抢在了她的前面。

    想必是要在外人的面前,做出一副哀戚的样子吧。

    明月郡主换上了一袭精白的长裙,黑发在头顶挽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只带了一朵白色的绒花。

    目光,如水般潋滟,清丽的面容上,带着几分让心碎的悲伤。

    林梦雅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俩个人的身后。

    “这么晚了,没想到王爷还未曾休息。”

    声音婉转动听,在这个夜里,格外的吸引人呢。

    龙天昱把目光移了回来,却没有落在眼前的美人身上。

    “嗯。”

    丝毫没有迟疑的,龙天昱却轻移脚步,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谈完了么?”

    声音轻柔到有些不像他了,拉了拉林梦雅的斗篷,自然而然的揽住了林梦雅的肩膀。

    “已经谈完了,我们回去吧。”

    明月郡主的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勉强的绽出了一朵笑容。

    “原来昱王妃殿下也在这里,明月还真是有失远迎了。”

    其实,从他们到了营地开始,明月就知道了。

    之所以现在出来,是因为刚刚,龙天昱是在胡天北的帐篷里。

    好不容易打扮好了,想要来跟龙天昱来一场美丽的邂逅,却没想到,他的视线,始终只会落在林梦雅的身上。

    “没关系,我又不是小气之人。只是,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偏偏去觊觎,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话,便是明明白白的说给明月听的。

    龙天昱再迷人,也不是谁都能往上贴的。

    明月郡主的脸蛋,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眼神含着泪,泫然欲泣的看着龙天昱。

    可为什么,龙天昱非但没生气,反而只是目不斜视的从她的身边走过了?

    大哥不是说过,昱王妃虽美,但却太过强悍了。

    只要她装出柔弱的样子,就一定能够讨得昱王的欢心么?

    为什么?为什么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眼看着那俩个人消失在黑暗中了,明月还是不甘心的站在那里。

    “别想了,他不是你能左右的人。”

    一道悠然的声音响起,胡天北从自己的帐篷里钻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甘心的站在那里,心头稍微觉得有些惋惜。

    明月的容貌材质都属于上乘,西藩竟无人能够与之匹配。

    只可惜,龙天昱的身边,却早就有了一个处处能够压过明月一头的林梦雅。

    “哥,我不甘心!我就是不甘心!”

    在胡天北的身边,明月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

    跺着脚,拉着胡天北的袖子不停的抖啊抖的,就像是她小的时候,想要胡天北的那匹枣红马一样。

    “你不甘心,就自己去争取。但是,我警告你,不要惹恼了林梦雅,小心你的小命都没了。”

    西藩的王室,远不如大晋这边,至少表面上还有温情在。

    恶劣的环境,造就了彪悍的民情。哪怕是王室的孩子,在出生后,都必须要放在外面一夜。

    若是能扛过去,便有了生存下去的资格。

    若是不幸死了,或者是野兽吃了,这也是无法掌控的命运。

    “小命?你以为我是胡路南那个废物么?”

    对胡路南同样的嗤之以鼻,况且,那废物从三年前开始,就不断的骚扰自己。

    若不是他运气不好,提前被人杀了,那她,也得早早晚晚的动手。

    “路南死了,的确是他运气不好。但是他受人挑拨,罪有应得。”

    胡天北的目光精亮的看着明月,那洞悉了一切的目光,让明月觉得有些心虚而已。

    “你在说什么呢,我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么?”

    转过身去,明月的眸子里,有心虚的情绪山洞。

    胡天北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

    “别把太子,当成你真正的靠山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