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胡路南之死
    第一百二十章胡路南之死

    龙天昱跟林中玉,站在帐篷的门前,看着那几个女孩子进进出出的。

    没一会儿的功夫,帐篷里面,竟然传出了一阵惊呼。

    “啊——怎么会这样!”

    “姐姐,呜呜,我可怜的姐姐!”

    还好,唯独没有林梦雅的声音,一大一小俩个男人对视了一眼,都按捺住了心头的焦急。

    一阵子手忙脚乱的声音过后,林梦雅铁青着脸色,从营帐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姐姐,你的脸色?”

    林中玉第一个迎了上去,小手拉住了林梦雅的袖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只是没想到,那群畜生,竟然会对岳婷姐,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

    在现代的时候,身为医学院学生的她,见惯了死状各异的尸体。

    可在刚刚看到岳婷姐下身的时候,还是被惊呆了。

    那群畜生们,糟蹋了人不说,竟然还——

    可怜的岳婷姐,到底是如何忍耐过来了。如果不是伤口是溃烂了引起了发炎,那岳婷姐,是不是就准备忍下去了?

    林梦雅被气到了浑身都在颤抖,若不是白芨死死的拉着她,恐怕,她早就出去找那那群伤害了岳婷姐的人拼命了。

    “姐姐,你不要气坏了身子,我这就叫人把那群人都杀了。”

    林中玉心疼的看着姐姐,小手把林梦雅紧紧攥起的双手,一下一下的小心翼翼的掰开。

    看到那双原本白皙娇嫩的手,被指甲刺出的点点红痕,林中玉的心里,在意得不得了。

    “他们已经都死了。”

    龙天昱站在林梦雅的面前,一双眸子里,泛出丝丝的冰冷。

    那群人,早就被他做掉了。现在想来,也许是便宜了那群人渣了。

    林梦雅的眸子中,翻腾着滔天的怒火,小小的身体里,有毁天灭地的恨意在积聚,

    “没错,他们是死了。可罪魁祸首还活着,还活得好好的。”

    声音,带着几乎能冻死人的冰冷,林梦雅愤怒的视线,投射在不远处,太子营帐的方向。

    幸亏,周围的营帐都挪走了。

    而且在帐篷周围的,都是龙天昱的心腹。即便是林梦雅说出了一些话,被人听到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

    “不要冲动,我们很快就能给岳婷报仇了。”

    龙天昱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生怕这丫头,因为一时的冲动,会做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情。

    “放心,我明白。”

    缓缓的把浑身的怒意跟冰冷,都收敛在了心头。

    冲动只会坏事,何况,想要新愁旧怨一起算,她,还必须要下好大的一盘棋才行呢。

    不远处,突然传出了一阵骚动出来。

    三个人的目光暂时被吸引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负责传令的禁军,跑了过来。

    “启禀昱王爷,昱王妃,西藩的二王子,刚刚发现被人杀死在帐中了!”

    “什么?!”

    龙天昱跟林梦雅对视了一眼,心头却在飞速的盘旋,这人怎么会说死就死了呢?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龙天昱打发走了禁军后,拉着林梦雅跟林中玉,就走到了龙轻寒的营帐里。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在搂着一个美人寻欢作乐,一看到这三个人都进来了,脸瞬间都变绿了。

    “我说三哥三嫂,还有那只拖油瓶。拜托,这里可是我的帐篷啊!”

    衣衫不整的美人惊慌失措的窝在龙轻寒的怀中,话是这样说的,可龙轻寒还是拍了拍美人的肩膀,让她出去了。

    “呸,登徒浪子,不知廉耻。”

    林中玉本来就不喜欢这种爱寻欢作乐的公子哥,丝毫不客气的啐了他一口。

    龙轻寒垮下了脸,好么,现在就连三嫂身边的这个小东西,都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

    “看在三嫂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就是了。说吧,又出什么事了?”

    摊了摊手掌,龙轻寒倒是半点没有被人撞破好事后的尴尬。

    仿佛早就习惯了弟弟的放浪形骸,龙天昱只是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

    “胡路南死了,就在刚刚。”

    “什么?这不可能!早上我还偷偷的问过太医,说是他的命肯定是保住了,现在怎么可能死了?”

    龙轻寒从榻上跳了起来,哪里还有半分刚刚浪荡公子的模样。

    “无论如何,现在人是没了。怕是明王,便是要不死不休了。”

    林梦雅皱着眉头,冷静的分析到。

    现在,她急需要知道当时的具体的情况,胡路南如果是因为伤势加重而死的,反而还好说了。

    可是,竟然被人杀死在帐中了,难保,大家不会再次把目光,投向自己。

    “王爷,桃花坞的那俩个杀手不能留活口了。”

    思忖间,林梦雅迅速的做出了判断。

    本来还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来的,现在,也只能弃车保帅了。

    “好,我会做出她们逃跑拘捕才被杀死的假象,你自己小心些。”

    龙天昱出了帐篷却布置了,现在,也只好希望能糊弄过去了。

    林梦雅的眉头,却越来越紧了,到底是谁,竟然派人去杀了胡路南呢?

    哄闹了一天的营地,因为胡路南的死亡,而染上了一丝丝的恐惧。

    凶手到现在还没抓住,虽然有人说,是昱王妃为了报仇才做的。

    可那也只是猜测而已,万一是外人做的,那他们的头,岂不是都悬在了刀刃上。

    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林梦雅悄悄的溜出了斗篷。

    宽大的斗篷完全的藏匿了她的身形,在漆黑的夜里移动,如果不细心的话,根本分辨不出来。

    “跟我来。”

    黑暗中,突然伸出了一双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林梦雅的手臂。

    顺从的任由这双手的主人,把自己拖入了更深的黑暗里,很快,就看不到俩个人的行踪了。

    胡路南的尸体,就停放在半山腰上。

    西藩的规矩,如果人死了,是要举行火葬的。

    所以,太子就命人在半山腰上,开垦出一小块空地,用来给胡路南做最后的遗体告别的仪式。

    明王跟胡天北,还有明月郡主,都搬到了半山腰上。

    很快,林梦雅跟龙天昱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明王的营地周围。

    “你们来了。”

    突然,一道高大而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俩个人的面前。

    借着微微的月光,林梦雅才看出,此人,竟然是胡天北。

    “是我找了阿北帮忙的,没事,别紧张。”

    龙天昱拍了拍林梦雅的肩膀,让她僵硬的身体,放松了许多。

    “嗯,我已经跟父王谈了,他说可以给你们一个面见的机会。”

    自己的二弟死了,可胡天北却没有多伤心的样子。

    依旧是平平常常的爽朗笑容,不见半分的哀戚。

    “好,多谢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说道,俩个人跟在胡天北的后面,去了中间,那属于明王的帐篷。

    “我父王说了,只能见你们其中的一个,谁要进去?”

    龙天昱当然不想让林梦雅去冒险了,万一,明王大怒,想要伤了林梦雅可怎么办?

    “我去。”

    可没想到,却被她抢先一步。

    “昱王妃果然是一身的胆识,那就请吧。”

    胡天北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无所畏惧。

    眸子里闪过了一丝佩服,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看着那道娇小的黑色身影,步步的走到了明王的帐中,龙天昱的眼神里,却透着深沉的关心。

    “没事的,我看你的王妃可不是一般人啊,走吧,去我的帐篷里喝点酒,暖暖身子。”

    胡天北笑着拉走了龙天昱,林梦雅的身影,也刚刚的走进了明王的帐篷里。

    刚掀开门帘,就嗅到了一股子酒味。

    没想到,这明王在自己儿子死后,还有兴趣喝酒。

    林梦雅的心头,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推论。

    明王的帐篷里,没有任何线条柔软的装饰品,有的,只是属于男人的粗犷霸气。

    一张宽大的椅子,上面铺了张完成的斑斓虎皮。

    明王穿着一身黑色的丝绸衣衫,正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酒坛,大口大口的喝着烈酒。

    “咦?怎么是你这小小的女娃?你夫君呢?”

    想是有些惊疑,为何死林梦雅,而不是龙天昱来见自己。

    明王瞪着眼睛,看了看林梦雅,眸子里划过了一丝鄙夷。

    “没想到,你们大晋的男人,竟然这么没有勇气。亏得阿北,还时常的夸赞。”

    林梦雅却微微一笑,伸手脱下了系在外面的黑色斗篷。

    坐在身边的客桌上,也抱着酒坛,‘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

    “好酒!”

    大喇喇的拿着袖子擦了擦嘴,细嫩的小脸蛋上,也因为酒精的作用,而飞上了几朵红晕。

    明王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小女娃,竟然有这样的魄力。

    转念,便想到了她的出身,拿着酒坛,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愧是牧之兄的女儿,果然是虎父无犬女,你跟你哥哥,都是好样的!”

    林梦雅也爽朗的一笑,把酒坛放在了桌子上,开口说道:

    “我父亲也说过,这世上,若他是英雄,您,便是枭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