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调查取证
    “好,我去了,丫头你万事小心。”

    清狐抬起手,摸了摸林梦雅的长发,狭长的眸子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本来,是最普通的一个动作,可落在龙天昱的眼中,却好似挑衅一般。

    “我都知道的,你放心,我会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林梦雅心里清楚,清狐最放心不下的人,便是自己。

    这家伙虽然平日里没什么正经的,但是在自己安危的方面,却是小心谨慎。

    清狐点了点头,瞟了另外的俩个家伙一眼,便出了营帐。

    转头,却看到龙天昱的脸上,带着三分的煞气。

    “王爷?”

    林梦雅叫了一声,眸子里浮上了几分疑惑。

    难道是他们的计划进展得不顺利,所以,龙天昱的脸,才会臭臭的么?

    “没事,你刚刚让清狐办的是什么事?”

    如果是往常的话,龙天昱一定不会探听别人的事情。

    他跟林梦雅有分工一般,井水不犯河水。

    可不知为何,今天在看到清狐跟林梦雅如此亲密后,心头,就忍不住有些小小的不甘愿。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们有什么小秘密,而自己却被排除在外了一般。

    顿时,某王爷的心头,泛起了小小的别扭。

    “这事,说起来倒也没什么的。”

    林梦雅却没想太多,思量了片刻,就把前因后果全部都说了出来。

    “没想到,岳家竟然也会发生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

    龙轻寒听完后,摇了摇头,不胜唏嘘的说道。

    “也?难道,曾经有此先例么?”

    林梦雅注意到了龙轻寒语气里,并未有多少意外。

    龙天昱跟龙轻寒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龙天昱开口说道:

    “是的,十三年前,我父皇宠爱的一个名为青莲的女子。原本,她只是教坊中的歌姬,后被封为美人。谁知三年后,莲美人却突然性情大变,不久便触怒了父皇,被打入冷宫了。”

    原来,这事竟然早就有了先例了。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皇宫里竟然也有这种事情发生。

    “后来,莲美人在冷宫自缢身亡了。可没想到,在三月后,京城的如云坊里,竟然来了个跟莲美人一模一样的头牌名妓。当时,听京城里的人说过,后来那女人疯了,跟谁都说自己曾经是皇上的美人。”

    宫中的美人被掉包了,却被送到了妓院里成了头牌。

    这事,任何人听到了,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吧。

    而且,皇宫内戒备森严,别说是一个美人被调换,就是被送出宫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吧。

    那对方,又是如何做到的?

    “难道,在冷宫里死的那一个,就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么?”

    林梦雅不相信,哪怕是同卵双胞胎,其实也是有细微的差别的。

    性情跟脾气,也大多都会有差别的。恐怕最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皇宫内,竟然也会发生掉包这件事。

    “没有,因为她之所以被打入冷宫,就是因为划伤了父皇。”

    龙轻寒摇了摇头,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至于掉包,也是听宫内人的猜测而已。

    当时,龙天昱跟龙轻寒都只是少年而已。

    再说这种事情,他们也只是听来个大概。

    林梦雅的心头,带着几分的疑惑,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的心里,渐渐的成型了。

    “皇宫里,肯定有数也数不清的秘闻。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抓住残害岳婷姐的幕后黑手。”

    清狐已经赶去岳家的老家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的。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便是替岳婷姐讨回公道。

    “消息已经完全散布出去了,从早上到现在,来了不下三拨人来打探了。但是这些,好像是都跟疯了一样,跟暗卫起了不少的冲突了。”

    龙轻寒的林梦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怪不得那些人要拼命了,只要把人灭了口,三天过后,林梦雅就得成为替罪羔羊了。

    只是没想到,林梦雅却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样拖上三天,也不是办法。到时候他们没乱,我们这边的损失也是不小了。”

    龙轻寒的脸上略有些无奈的说道,毕竟,暗卫们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抵挡一波又波的人。

    况且,随着时间的临近,那些人的攻势,只会越发的猛烈起来。

    “既然如此的话,晚上,不如王爷跟我走一趟吧。”

    林梦雅转向了龙天昱,小脸上带着几分俏皮的笑容说道。

    龙天昱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对了,这几拨人里,可有桃花坞的杀手么?”

    林梦雅突然想到,前阵子清狐说桃花坞的杀手们,都聚集到了灵雎山脚下。

    况且,关在帐篷里的人,正是桃花坞的杀手。

    “嗯,的确是有的。不过,他们都是混在别家的人里。若不是你提醒过,还真的会漏掉。”

    龙轻寒点了点头,这几天,都是他负责指挥手下人,去运送敌人的尸首的。

    在处理之前,特意用林梦雅交代的方法验看,结果,还真发现了不少。

    “这就难办了,如果桃花坞的人混进了各家势力里,那我们想要揪出来,怕是,就没那么简单了。”

    眉头微微的皱起,林梦雅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

    明王的事情还没解决,桃花坞的意图,她也是浑然不知。

    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围猎,居然会衍生出如此之多的事情。

    岳婷姐那边,怕是也不好做,而且,她也没有想好,怎么去劝慰哥哥。

    “还在因为岳婷的事情烦心么?”

    出了龙轻寒的营帐,龙天昱轻轻的问道。

    林梦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眸子垂下,幽幽的叹了口气回答道:

    “是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哥哥解释。”

    尽管,她相信哥哥并非是那种肤浅之人,可岳婷姐始终是出了那档子事。她跟哥哥,怕是完了。

    “你哥哥不会怪你的,我已经派人跟京城外的明月庵联系过了,以后,岳婷可以去那里修养。”

    在大晋,女子别说是失了贞洁了,就算是有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传出,怕也是有损清誉的。

    岳婷现在别说是嫁人了,就算回了京都,也得被流言压死。

    “难道,一辈子只能跟青灯古佛为伴,才算是全了女子的名节了么?”

    林梦雅实在是难以理解,被侮辱的女子,才是这种事情的受害者。

    难道,她们不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同情跟谅解么?为什么,反而是这些可怜的女子,要承受千夫所指的骂名?

    “我知道你心里舍不得,但是,如果回到京都,即便是把她接到王府里来生活。那种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你觉得以岳婷的脾性,她会受得了么?”

    龙天昱的目光温柔,仿佛能够感受到林梦雅揪疼的心。

    她是那么坚强的女子,却总是因为在乎的人而烦恼。

    不知为何,龙天昱竟然觉得这样的她,实在是太可爱了。

    “若是你觉得在庵中寂寞的话,我们可以给她置办个小院子,让她安安静静的生活,你觉得怎么样?”

    龙天昱从未对任何一个人如此的上过心,只是因为,岳婷是林梦雅的好朋友罢了。

    尽管,脸上还带着忧心的笑容,可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再那么心事重重的。

    私心里,她还是希望岳婷姐跟哥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现在看来,怕是难了。

    因为接连出了岳婷跟胡路南的事情,营地的警戒明显的加强了不少。

    很多交好的大臣家眷们,都聚在了一起。

    人多的事情,毕竟安全得多。

    除了昱王府外,几乎都是俩家或者是多家聚集在一小片空地上了。

    所以,林梦雅跟龙天昱回到自己营帐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昱王府的周围,似乎,都被人有意的空落了出来。

    早就看到了俩人的白芨,打起了帘子。

    四个丫头跟林中玉,整日里都在帐篷里陪着岳婷。

    跟岳大人打了招呼后,岳琪也算是正式的搬了过来。

    既然岳夫人有可能是假冒的,那岳琪,也就可能会危险了。

    所以,岳大人就把岳琪,郑重的托付给了林梦雅。

    床上,岳婷姐还是无声无息的沉睡着。太医们已经开了不少的药,可就是没什么效果。

    昨天夜里,岳婷姐还无故的发起了烧来,一天的光景下来,岳婷姐,比刚来的那几天,要瘦弱了许多。

    “怎么回事?烧还是没有退下来么?”

    林梦雅询问着,一直守在床边的岳琪,摇了摇头说道。

    “还是没有,太医们说,可能是哪里有伤口溃烂了,所以才会高烧不退。若是不能直接给伤口上药,那不管喝什么药,都是没用的。”

    在白芍她们几个的帮助下,岳琪看遍了岳婷姐的身体,也没有找到什么伤口。

    林梦雅咬紧了唇,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别人如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地方。

    “王爷,你带着小玉先出去。白芨白芍,你们准备一个大大的澡盆,白芷,去把太医吩咐的伤药,煮成药汁,放到水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