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岳府往事
    刚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岳伯父。

    才短短几天没见而已,岳伯父就好像苍老了许多。

    “爹爹,爹爹,你没事吧。”

    岳琪跑了过去,投入了岳伯父的怀抱中。此刻,她却没有落泪。

    “琪儿啊,爹爹没事,你姐姐,怎么样了?”

    从岳婷出事开始,岳伯父就把自己关在了营帐里。不管外面的流言如沸,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女儿绝不会做出什么下作的事情来。

    只是,事情终归是发生了,他只觉得自己,无颜面对天下人了。

    “姐姐她——姐姐她也没事,林姐姐照顾得很好,昱王府的人,对姐姐也很好。”

    看了林梦雅一眼,岳琪也收敛起了自己脸上的哀容。

    林姐姐说的对,她现在是爹爹唯一的希望了,所以,她一定要坚强起来,不能让外人,再看了林府的笑话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你先出去吧,爹爹有事,要跟昱王妃谈。”

    岳琪点了点头,就乖巧的退了出去。

    岳家的帐篷里,终于只剩下了林梦雅跟岳大人。

    “岳伯父放心,岳婷姐在我那里,断然不会再受委屈了。”

    坐在椅子上,林梦雅淡淡的开口安慰道。

    只是,岳大人却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颓废的表情里,还夹杂着深深的懊悔。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苍老的声音,带着后悔不已的悲伤,林梦雅选择了沉默,却没想到,岳大人竟然提起了一件,十年前的秘密。

    “其实,婷儿跟琪儿,不是我家夫人所生的,或者说,不是这个恶毒的女人生的!”

    直觉,嗅到了一丝丝的不寻常。

    岳家虽然有几房小妾,却都是有缘由的。

    岳大人年轻的时候,虽然貌似潘安,学富五车,却并非是滥情之人呢。

    怎么会——

    “当初,我娶了美仪后,的确是过了一段神仙眷侣的生活。虽然,接连生下了婷儿跟琪儿俩个女孩,可我们的生活,却一直如同蜜里调油般的美好。直到,十年前的一个夏天。”

    那一年,因为生了岳琪后,岳夫人的身体变得十分的孱弱。

    便在娘家休息了个把月,可此时,却传出岳夫人的妹妹,不消息溺水身亡是噩耗来。

    岳夫人跟胞妹的感情极好,一下子受不了刺激,身体又差了许多,所以,在娘家修养了半年之久。

    而岳大人,爱妻心切,也只好同意了。

    可没想到,从娘家回来后,岳大人就慢慢的发现,岳夫人竟然性情大变。

    以前的岳夫人,因为身体孱弱的关系,都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下人去办。

    即便是办的不好了,也只是说几句就了事了。

    但是,养病回来后,无缘无故的,就打死了俩个小丫头。更蹊跷的是,这俩个丫头,都曾经是她的心腹。

    这还不算完,更大的改变,是对待俩个女儿跟岳大人的态度上。

    身为才子的岳大人,之所以被岳夫人所吸引,其实,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岳夫人温柔贤惠。

    大女儿在她的教育下,也渐渐的有了其母的风范。

    小小年纪便礼仪周全,进退有度。

    可自从岳夫人回来后,不仅对大女儿时常有微词,还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惩罚女儿。

    在这种近乎严苛的教育下,岳婷却是越来越优秀。

    只是,却越来越不招岳夫人的喜欢了。

    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尚且如此,在对待岳大人的态度上,也日益骄横了起来。

    岳大人是深爱着自己的妻子的,一开始,就以为是妻子只是因为妹妹过世的原因,所以才会性情大变。

    可没想到,这种出于爱的纵容,却让岳夫人变本加厉了起来。

    原本庶出的几个孩子,跟岳家的俩个姐妹是养在一处的。

    可岳夫人却以嫡庶尊卑有别,生生的,把庶出的孩子,赶到了外院去养着。

    克扣妾室的月例银子,更是家常便饭了。

    岳大人若有有不满,岳夫人便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出于对妻子的爱,岳大人也唯有忍耐。

    “一个人再性情大变,可本质却不会变的。这个人,真的是岳夫人么?”

    林梦雅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蹊跷来。

    岳大人艰难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也是这样怀疑过,听说,我夫人的小妹,便是这样的任性的性子。她又跟我夫人是双胞姐妹,本来我以为,是不是被偷梁换柱了。我夫人的小妹,从未出嫁,而我夫人,却已经生养过了。于是,我便找了稳婆来看。”

    说起来,岳大人的脸上,也是满脸的疑惑。

    “稳婆说,我夫人确实是生养过的。所以,我便压下了心头的疑惑。可是,自从婷儿出事以后,我夫人的做法,让我越来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我的美仪!”

    是啊,哪里有女儿被侮辱以后,还冷嘲热讽的亲生母亲呢?

    林梦雅细想了一下,的确,她还记得爹爹跟哥哥都夸岳夫人温柔贤淑。

    也是因此,才给哥哥定下了婚约的。

    如今看来,这岳夫人,跟那四个字,哪里能沾得上边呢?

    “伯父是怀疑,当初是有蹊跷,对不对?”

    岳大人点了点头,可脸上的痛苦凝重,只是眼神,却愈发的坚定了起来。

    “我跟美仪两情相悦,这么多年来,这个女人破坏的却是美仪在我心中的美好。所以,我想请昱王妃,帮我一个忙。”

    林梦雅点了点头,有些事,不必说出来,她便是懂得了。

    双膝微曲,行了个半礼,在人前,她是无限风光的昱王妃。

    但是,在岳伯父的面前,她永远都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晚辈。

    “伯父放心,梦雅定然会查清此事,给岳家一个公道。”

    好一招偷梁换柱!林梦雅从岳家的帐篷里出来,心头的愤怒,还难以平复。

    青色的斗篷,在她行走间,化为流动的玉色。

    生人勿进的高冷气场,冻结了一切的窃窃私语。

    谁也弄不清楚,昱王妃去了一趟岳家的帐篷,怎么,就生了这么大的气了。

    现在,一切就似乎可以解释清了。

    为何,岳婷姐会被人下了药,为何,没有人会发现岳婷姐消失了,为何,岳夫人会满世界嚷嚷了。

    都是因为,这个名义上是岳婷姐的亲生母亲,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岳婷姐小姨的女人!

    怪不得,岳夫人会如此的反对哥哥跟岳婷姐的婚事。

    原来,她根本就不是岳婷姐的亲生女儿!

    考虑到自己的话,有可能会被岳婷姐听到,会让她更加的伤心。

    林梦雅想了想,转身去了龙轻寒的营帐里。

    “昱王妃到——”

    小太监的唱喝声,让帐篷里的俩个人,停下了商议的事情。扭头,都看向了帐篷门口。

    青碧色的身影带着满身的寒意,俏脸含煞,哪怕是胆大如龙轻寒,都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寒颤。

    想要出口的戏谑,也都被他咽了回去。

    呜呜,这俩口子,怎么都喜欢去别人家的帐篷呢?

    偏偏,他还一个都不能拒绝。

    “王爷,我想在你这里做点事情,可以么?”

    林梦雅征求起了龙天昱的意见,只见后者点了点头,俩个人,完全忽视了床上的龙轻寒。

    “我说二位,这里好像是我的帐篷吧?”

    岂有此理了!他这个主人,为毛没人理啊!

    突然,俩道冰冷的杀人射线,同时扫向了龙轻寒。

    被击中的某人,只好乖乖的躺在床上装死人。

    “我喝醉了,你们随意,你们随意啊!”

    天啊,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啊!

    龙天昱没理会在床上耍宝的的弟弟,只是疑惑的看着林梦雅。

    这丫头,又是谁惹到她了?

    “清狐,你在么?”

    “我当然在了,有你的地方,就会爷在。”

    一道修长俊美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身后。桃花眸子,浅浅的扫了屋子里另外的俩个男人一眼。

    随即,笑容灿烂站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我要你去帮我探查一件事,按照上面的地址跟要求,尽快最好。”

    林梦雅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封被火锡封好的信件。

    那是岳大人写的地址跟身体特征,他怀疑,当初死了的,很可能是真正的岳夫人。

    所以,林梦雅才要清狐去办,一方面,是因为他办事稳妥,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好,只是小东西,爷要是走了,谁来护你安全呢?”

    一本正经的瞎说,自从知道夜也守在了林梦雅的身边后,清狐就放心的去做别的差事了。

    他这么说,纯粹是为了气死龙天昱来的。

    果然,话音还未落,龙天昱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放心吧,你死了,我的王妃都会平安无事。”

    龙天昱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冷意。

    仿佛下一秒,就能够暴起拗断清狐的脖子。

    可惜,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林梦雅,却并未发现二者的小小交锋。

    “放心吧,夜会保护好我的,你快去快回,千万要小心。”

    不管确不确定,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岳夫人跟太子,定然是串通一气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