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步步为营
    “你有办法?”

    其实,龙天昱在听完林梦雅的话后,心头,也隐隐了有了属于自己的想法。

    可他,却忍不住,想要听听林梦雅的法子。

    这女人跟别人完全的不同,总是有数数不清的,古灵精怪的法子。

    有些,更是她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到底这颗小脑袋里,装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东西?

    “还是先请王爷帮忙,把找到了真凶的消息扩散出去。”

    林梦雅神秘一笑,那招牌一般的坑人笑容,让龙天昱的心里痒痒的。

    每次,在她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有人,看来要倒霉了。

    “好。”情不自禁的,就点了点头,龙天昱丝毫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宠溺这个女人。

    “那就多谢王爷了,咱们就静候佳音了。”

    林梦雅的笑容里,藏着丝丝的冰冷。

    刚刚她算是看明白了,岳婷姐被侮辱的事情,明王跟太子其实都是知情的。

    不然的话,怎么会第一时间内,就怀疑到了跟胡路南仇深似海的她呢?

    好一个西藩的明王,好一个大晋的储君。

    如此龌龊之事,竟然也能纵容下去,竟然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天下,还到底有没有公道二字?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休怪她手下无情了。

    林梦雅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丝毫没有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眼神,温柔如水。

    俩人,在丝毫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偷偷的溜回了昱王府的营帐。

    龙天昱依旧站在门外,看着林梦雅,掀开了门帘,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脸上的温柔,如同冰雪消融般,完全的消失了。

    龙天昱恢复了那副冷冷的无情模样,转过身去,大步的离开了营帐。

    看来,是他一贯息事宁人的的态度,让太子以为,他是最软的柿子,可以随便捏了。

    “林魁,让人在暗中散布消息,就说刺杀胡路南的人,我们已经抓到了。”

    林梦雅的计划很好,但是,想要让这些人露出是马脚来,不下点猛料,怎么行。

    “是。”

    林魁下去做自己的事情,龙天昱也回到了龙轻寒那里。

    刚进门,就看到龙轻寒恣意的躺在床上,一股子清冽的酒气,让龙天昱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不知道又去哪里喝了酒,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三哥,怎么?又被三嫂赶出了帐篷么?”

    龙轻寒肆意的笑着,好像自从认识三嫂开始,三哥就在不停妥协呢。

    龙天昱没有理他,只是坐在小榻上,翻看起面前的公*文来。

    “不过三哥,岳婷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呢?”

    醉意从那张俊美的脸上消退,龙轻寒看着面前的人,朦胧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

    “岳婷的事情,从刚开始就是一场阴谋。针对的,不仅仅是岳家林家,还有逼我出手的意思。”

    林家已经跟昱王府联姻了,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所以,龙天昱才会生出要跟太子斗法的心思。

    “难道,你不怕这是皇后的意思么?”

    太子不足为据,其实最可怕的,是那个生活在后宫的女人。

    皇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又是出身世家,能操控的力量,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多。

    龙天昱却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深思的神情。

    “此事,怕是太子跟二王子的合谋。若是让皇后知道了,太子肯定是免不了被斥责。”

    这么多年来,他们过的小心翼翼,太子也未必会舒心。

    皇后独揽大权,每每都以太子年少,思虑不周为由,掌控着太子。

    只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太子为了证明自己,昏招频出了。

    不得不说,这是老天爷送给他们的机会。

    “说的也是,那个老女人精明算计,怎会允许如此出格的事情出现。”

    龙轻寒笑得轻柔,不过是有些不怀好意的而已。

    “若是此时有人跟皇后禀明了事情的经过,那太子,怕是又会被骂的一个狗血喷头吧。”

    比起坑人来,他们更是一个比一个的精明,动起手来,也是丝毫不会手软的。

    “如此的话,他就更加无暇顾及到跟明王的合谋了。”

    龙天昱只是淡淡的回答道,好似坑人这件事情,跟自己无关一样。

    营地里吵吵嚷嚷的又是一天,林梦雅从下午开始,就把自己关在了帐篷里没有出门。

    原本预计三天就回京的计划,也被无限期的搁置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龙天昱跟林梦雅。

    看看,他们到底会怎样的抓出凶手。

    “还是没什么起色么?”

    林梦雅皱着眉头,看着正在把脉的太医。一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回禀王妃,岳小姐这是心病,无药可医啊。”

    太医为难的看着面前的昱王妃,谁都知道,岳家的小姐跟昱王妃感情好得不得了。

    若是医好了便罢了,若是医不好,怕是以后,就彻底的得罪了这位昱王妃了。

    “心病?”

    从那天跟自己说完话后,岳婷姐就一睡不醒了。

    不管自己跟岳琪如何的呼唤她,可她就是不肯醒来。

    才短短俩天的光景,岳婷就憔悴不堪了。

    看着床上,女子毫无血色俏脸,连呼吸都变得十分的微弱,林梦雅着急得不行,却还是无能为力。

    “姐姐,你光这样着急,还是无用的。休息一会儿吧,吃点东西。若是你也垮了,谁来照顾岳婷姐呢?”

    林中玉心疼的看着姐姐,看到林梦雅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岳婷,这样下去,又怎么能蹭撑得住呢。

    “是啊主子,你可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若是连您都垮了,那我们可怎么办?”

    一开始来到这里的兴高采烈,如今,被愁云惨淡所冲散了。

    从岳婷出事的那天开始,四个丫头,也嗅到了空气里,弥漫着的紧张的气息。脸上不再带着笑容,反而各个都垂头丧气的。

    阿雪也乖巧的卧在林梦雅的脚边,水灵的大眼睛,总是不离开林梦雅。

    看着这一帐篷哭丧的脸,林梦雅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林姐姐,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姐姐。”岳琪抹着眼泪,可脸上,却还是勉强的带着一丝笑容。

    “琪儿知道,林姐姐也在费尽心思的,想要给我姐姐报仇。可是,林姐姐还是要保重身体的。”

    这几天,岳琪也都住在林梦雅这里。

    岳夫人打发了几波人来请了,都被白芍给骂了回去。

    后来,听说还是岳伯父大发了雷霆,把岳夫人都给臭骂了一通,这才息事宁人的。

    “嗯,大家的好意,我都心领了。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

    林梦雅把悲伤藏在心底,面上,也渐渐的和缓了。

    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

    胡路南已经是个废人了,可还有无数助纣为虐的人,活在世上。

    “琪儿,跟我去见你爹爹。”

    白芨给林梦雅系上了一件青玉色的斗篷,细细的整理好了林梦雅的衣角,在外人的眼中,她依旧是那个在明王跟太子的面前,也丝毫不逊色的昱王妃。

    带着岳琪,俩个人行走在营地里,有意无意的,也听到了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听着那些人,用最最恶毒的语言,攻击着最爱自己的姐姐,岳琪的小脸,因为极力的忍耐,而渐渐的苍白了起来。

    一双小手,在斗篷下握起。冰冷的小手,却被另外一张温暖的柔夷所包围了。

    “林姐姐,我——”抬起头,泫然欲泣的小脸蛋,撞进了林梦雅温和的眼神中。

    她突然读懂了林梦雅的眼神,那是,把一切的悲伤都藏进了心底,用自己的坚强,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琪儿,岳婷姐毁了,你便是岳家的希望了。别让别人的看法,束缚了你。”

    除了岳琪外,岳家所有的人,都以岳婷为耻。

    就连岳夫人,都和自己的亲生女儿划清了界限。唯有岳琪,每天都守在姐姐的身边,照顾着岳婷。

    “我?我怎么能比得上姐姐呢?姐姐她,才是岳家的荣光。”

    低垂着头,岳琪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滑落了下来。

    岳婷十三岁,便名动京城。是才情相貌,在京都的世家里,都是一顶一的。

    在岳琪的眼中,姐姐就是天上的仙子,就是独一无二的神女。

    可现在,她的仙子毁了,她的世界也崩塌了。

    “你是岳婷姐的亲生妹妹,所以,你跟她其实是一样的。”

    岳家嫡出的唯有这俩个女孩子,庶出虽有男子,却始终难以继承岳家。

    只是,岳琪还年幼,并不懂得这些事情。

    眼看着,岳家的帐篷近在眼前,可林梦雅,却明显的能够感觉得到,越是靠近这里,气氛,就越是压抑。

    “麻烦跟岳伯父通报一声,就说昱王妃来访。”

    岳家的下人们,不少人都是得过岳婷恩惠的。所以,对林梦雅格外的感激。

    守在帐门口的下人,立刻进去回禀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折返回来了。

    “昱王妃请,二小姐请。”

    礼貌的回禀到,林梦雅点了点头,拉着岳琪的手,就进了岳家的营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