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反客为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反客为主

    气氛僵持不下,岳婷的事情在前,大部分人的心头,都隐隐的觉得,这是老天给这登徒子的报应了。

    林梦雅一声不吭的坐在位置上,简单的几句话,便堵住了明王跟太子的口。

    那俩个人对视了一眼,明王虽然心有不甘,却又不能再次发难,心中自然是憋屈至极的。

    想他在西藩驰骋多年,就连大晋的皇帝见了他,也多是兄弟相称。

    却不想,竟然栽到了一个小小女子的手上。

    “启禀太子,西藩侍卫叫嚷不休,非要昱王妃给他们个交代。如今,已经闯入了昱王府的营帐里了!”

    外面,突然跑进来一个禁军模样打扮的人,急匆匆的说道。

    还不等太子反应过来,林梦雅的手,就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好一个西藩王族,一个人在这里跟我耀武扬威,手下的人,就趁机闯入我的帐篷,这是何道理?”

    林梦雅声声质问,直说的明王哑口无言。

    明明,是西藩来兴师问罪了,可结果,却是林梦雅占了上风。

    “父王,太子爷,不若,听明月一言如何?”

    站在墙角,沉默的充当背*景板的明月,突然站了出来。

    一双弯弯的眸子,仿佛会说话般俏生生的看向了明王跟太子的方向。

    从见到这女人的第一眼起,她便知道,这女子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还未曾说过,那一双水眸,就让太子不由得多看了俩眼。

    “此事,怕都是一场误会吧。”

    胡路南被人伤成了那个样子,眼看着就没办法收场了。

    可现在,不知为何,西藩的侍卫们,竟然闯到了昱王府的营帐内去了。

    形势急转,想必心头郁闷的,不仅仅是明王一个了。

    明月郡主娓娓道来,语气温婉,丝毫没有自己哥哥被伤到的气急败坏。

    “二哥哥是个生性不羁之人,也许,是惹到了什么仇家也是说不定的。我父王,也是爱子心切,还请太子爷,王妃娘娘,莫要怪罪我父王鲁莽了。”

    目光潋滟而温柔,噙着星星点点的水光,不经意间露出的哀愁,足以融化任何人的铁石心肠。

    明月郡主,只是轻轻柔柔的说道,就给了三个人台阶下。

    太子早就被这个美人给电得身子都酥软了,哪里还说得出半分的拒绝。

    “郡主说的有道理,许是,咱们都误会了也说不定。再说,二王子的事情,现在还未曾有定论了。现在咱们在这里争吵,岂不是给了真正的凶手可乘之机了么?现在,救治二王子才是最重要的。”

    **汤一灌,太子的话锋一转,语气也立刻温和了下来。

    林梦雅心头冷笑,却是不卑不亢的看着明王。

    终于,明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不再那么难看了。

    “太子跟明月说的都有道理,倒是本王冤枉了昱王妃了,还请王妃,能够谅解我的爱子之心。”

    看到明王屈服了,林梦雅也不好再坚持了。

    点了点头,只是依旧维持着自的高傲,仿佛她是有多为难一般。

    “此事,也不能如此罢了,昱王来的正好,既然这事是你们而起,所以,那就由你负责来找出真凶吧。”

    龙天昱刚进来,就被太子抓了壮丁。

    话里话外,太子还是向着西藩的明王的。林梦雅心头未转,便有了主意。

    “太子殿下,赏罚分明,才能让人心悦诚服。若是我夫君找到了真凶,那太子殿下,又会给他什么赏赐呢?”

    无非,是逼迫她不成,转而盯上了龙天昱。

    只是,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太子的这计,倒真的是不太聪明。

    “这——”太子迟疑了半分,哪里有什么奖赏,他要的便是龙天昱交不出凶手,然后他再借机发难。

    “如果,若是昱王能顺利找到凶手。那我,便可答应他的任何要求,这个奖赏,你觉得如何?”

    任何要求么?

    林梦雅的心里,却冷冷的笑开了。

    太子就真的那么笃定,自己,拿不出凶手来么?

    “昱王自是少年英才,自然是可以缉拿到凶手的。只是,若是那凶手狡猾一些,难道,我们还要无限期的等下去么?”

    原来,是要一个期限。

    太子想了想,面上故意做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那就,以三天为限吧。若是三天后,昱王交不出凶手,那我,就只能拿昱王妃试问了。”

    好一个不讲道理的太子,摆明了,就是肯定了林梦雅才是凶手了么?

    哼,好卑劣的手段。

    “好,就以三天为限,若是我们不能抓到凶手,那天子,尽可以让我蒙受这不白之冤。”

    临了,林梦雅还不忘坑太子一把。

    这下子,不少清贵之家,对太子有失公允的判决,有了些不满。

    不管怎么说,林梦雅跟龙天昱,都是太子的至亲。

    为了一时的利益,连自己的至亲都能推出去顶罪,此人,果真是无情啊!

    林梦雅的话,顿时让太子气愤不已。

    转而,看到了臣子们脸上的失望,太子忽然一惊。

    “时间紧迫,请恕我们二人先行告退。”

    丝毫不给太子解释的时间,林梦雅跟龙天昱,转身退出了营帐。

    太子心头,暗恨着林梦雅,

    每次,都是这个女人,害了他的好事。

    只是,这一次,他倒要看看,林梦雅,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一前一后,林梦雅跟龙天昱,一起走出了大帐。

    从头至尾,龙天昱面无表情,仿佛刚刚发生的一起,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只是,俩个人在远离了太子的视线后,龙天昱,却叹了一口气。

    “太子他,没有为难你吧?”

    本来,他在轻寒的帐篷里议事。忽然,被他安排在林梦雅身边的侍卫,就急吼吼的跑来禀告了。

    说是林梦雅被人请进了太子的大帐里,更离谱的事情,明王竟然也在。

    心想不好的龙天昱,马上就意识到了,肯定是因为胡路南的事情。

    明王可不好打发,况且,太子早就对她们虎视眈眈的了。

    “没有,想要为难我,他还没那个资格。”

    也许,是因为皇上知道太子的毛病。所以,在给她册封的时候,破格提为正一品嫡妃。基本上,跟太子妃是平起平坐的。

    所以,太子若是想要治她的罪,必须交由宗人府查办。

    宗人府确定她有罪后,才能报吏部查办。

    最后,还必须有皇上亲批的文书,才能把她查办。

    太子不过是想要搓搓她跟龙天昱的威风罢了,细究起来,就连皇后都没那个资格。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

    实际上,皇后倒是可以惩罚她这个王妃的。

    “那就好,你放心,我会找到凶手的。”

    龙天昱脸上的担心,明显得让林梦雅都有些微微的动容了。

    没想到,一向是冷心冷面么的他,竟然会这样担心自己。

    “凶手,我早就有准备了。”

    林梦雅神秘一笑,却是扯着龙天昱的袖子,走到了一个没人注意的小小角落。

    “这是——”

    这里,是一处用堆放米粮的小帐篷。

    虽然宽敞,却十分的简陋。

    林梦雅掀开了厚厚的毡布,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昏迷不醒的舞姬。

    “这是那天,在胡路南帐篷的舞姬而已。你绝对想不到,她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这也是,清狐在无意中发现的。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这三个女人,竟然都是桃花坞的杀手。

    清狐在把她处理人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专属于桃花坞的标记。

    他说,这是桃花坞里,专归媚门的杀手。

    不仅各个面若桃花,还下手狠毒,专挑好色之徒下手。

    如今,却被她抓住了。

    果然,老天爷饿不死瞎麻雀,刚瞌睡,就有人递了枕头过来。

    “原来如此,这事,怎么又跟桃花坞扯上了关系?”

    龙天昱听完了前因后果,可脸上,却一点放松的表情都没有。

    只要有桃花坞的地方,就有阴谋诡计跟杀戮。

    怕是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本就有胡路南。

    “可你不怕她们反水么?要是她们一口咬定,不是她们做的,那你要怎么办?”

    龙天昱的眉头紧锁,想必,也是想到了解决之策。

    把厚厚的毡布落了下来,那几个人,被清狐点了穴道,没有几个时辰,是绝对不会醒过来的。

    “那就要看清狐的了,他太清楚那些杀手的弱点了。只要,我们能证明她们是桃花坞的人的话——”

    “明王,会比我们更加想要了这几个人的命。”

    点了点头,这一招借刀杀人,她可是百试不爽了。

    再说了,清狐说过,加入桃花坞的人,都是双手染满了鲜血的罪大恶极之徒。

    特别是媚门,想要入内,必须先杀了自己的心上人,再杀了自己的至亲。

    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的人,该是何等的禽兽。

    所以,她不会心生怜悯,更不会,有什么不舍之心。

    “所以,我想要王爷,联手做一个套。让那些躲在背后,想要渔翁得利的人,全部,都露出马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