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唇枪舌战
    “对不起,我——”

    越是亲近的人,林梦雅却越是没什么话可说的了。

    怀中的阿雪醒了过来,粗糙的小舌头舔着林梦雅的手指,乖巧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只狼。

    “傻丫头,说什么对不起呢。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些。”

    清狐还是笑眯眯的,摸了摸林梦雅的长发。

    顺势,靠在了清狐的臂弯里。在她的心里,清狐就想是她的哥哥一样的亲近。

    “我没想到,他们的手脚居然这么快,手段,也会这么卑劣。”

    来自现代的她,在这些争斗中,还是有些过于稚嫩了。

    堂堂西藩的王室,居然会做出这种龌龊的事情,林梦雅的心里一阵阵的发冷,前进的道路上,到底还有多少类似的事情,还在等着她呢?

    “我早说过,这种人面兽心的家伙,其实心里是最肮脏的。丫头,你的心,还是太干净了。”

    后宫的倾轧中,所用的招数,难道都是光明正大,直来直去的么?

    所谓的荣耀,也不过是为了隐藏后面的不堪而已。

    “我想保护所有的人,清狐,我该怎么做?”

    林梦雅的心,在游离中不安,在不安中,也是在苦苦的挣扎。

    清狐摸了摸她的长发,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的不舍,却依旧淡淡的说道:

    “这是一个,你不害人,别人就会害你的人间。想要保护所有的人,你便不能再等待着别人出招了。小东西,你知道为什么,桃花坞能成为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么?”

    摇了摇头,关于桃花坞的事情,清狐很少会主动提起。

    “那是因为,桃花坞在成立的时候,所有比桃花坞里的杀手强的,都被杀死了。”

    前尘往事,在清狐的口中,早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在那一战之前,桃花坞并没有透露半分的消息。所以,那些武林中人,也没有半分的防备。此后,也再没有谁人,能跟桃花坞抗衡了。”

    林梦雅把目光移回了远处的山林,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她想要保护好身边的人,所以,就要清除一切的障碍。

    太子也好,皇后也好,都仗着他们手中的权势,才能肆意的伤害,蹂躏任何人的尊严跟命运。

    如果,她把这一切都夺走了,那也就不会有人,再能够伤害她所在乎的人了。

    “我明白了,谢谢你,清狐。”

    晴朗的声音,不再有颤抖与迟疑。清狐转过了头,视线只是落在了她的发上。

    “丫头,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

    他的前半生,已经太过肮脏了。哪怕,只有三年的时间,他也会拼了性命的,护她周全。

    “不,躲在别人的身后,又怎么能算是真正的强者?”

    摇了摇头,一张俏脸上,却已经浮上了几分轻柔浅笑。

    如果,不是在昨晚亲眼见到了她面上的悲伤,她的笑,足以骗过这世间之人了。

    “走吧,怕是从今天起,京都,便再也不能安静了。”

    语气里,从未有过丝毫的慌张,哪怕,她明白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何种的腥风血雨。

    林梦雅把阿雪放在了地上,这头小小的兽,用自己好奇的大眼睛,看向了林梦雅。

    “是啊,风雨欲来了。”

    清狐抬起头,看了看明朗的天空,看嘴角的微笑,却是带着不常见的嘲弄。

    回到营地里面,果然,气氛已经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胡路南不管怎么说,也是西藩的二王子,被伤成了那个样子,明王就是再好的性子,也得不死不休了。

    刚刚露出身影,便有禁军迎了上来。清狐早就隐匿了身影,在暗中保护着林梦雅。

    一位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禁军队长,抱拳说道:

    “启禀昱王妃娘娘,太子请您去问话。”

    来的,还真是快呢。

    林梦雅微微点了点头,便大大方方的跟着禁军的队长,去往太子的营帐。

    阿雪,也收起了在林梦雅面前,一副可爱乖巧的卖萌样子。

    小小的身体里,却有狼王的傲气了,仰着头,跟在林梦雅的身后。

    太子的帐篷,当然是营地里面最为华美贵气的。

    还未曾进了帐篷,就听到里面,有争吵的声音传出来。

    “还请昱王,交出王妃。所有人,都看到了只有昱王妃进入了二王子的营帐,现在,二王子被伤成了这个样子,昱王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早有太监打起了帘子,林梦雅信步走了进去,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

    “见过太子,明王。”

    行礼问安,行云流水的动作,看不到一点点的慌张。

    一张芙蓉面,带着轻柔的款款笑容,落落大方,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营帐里,明王跟太子分作俩边。

    俩个人的脸色,都是一般的阴沉。从她进来开始,那俩人的目光,就似探照灯一般的,似乎想要把她看出个窟窿来。

    “昱王妃,我问你,西藩二王子的事情,可是你做的?”

    太子的目光如炬,一张脸上透着几分的冷硬。

    想必,刚刚是也是跟明王有过激烈的争辩了。

    所以,面色才如此的难看。

    眨了眨眼睛,林梦雅摊开了手,睁眼说着瞎话。

    “二王子的事情,我也深表痛惜,只是此事,我是真的不知情呢。”

    明王的眼睛里,闪烁着深沉的愤怒。

    可惜的是,当时胡路南的周围,没有侍卫守护。那几个被胡路南带在身边的舞姬,也都下落不明了。

    太医已经诊治过了,怕是他的二儿子,以后,只能是个废物了。

    手,紧紧的握起,恨不得这段面前的这个小小女子的脖颈。

    “哼,昱王妃,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本王知道,你跟阿南有过节。可下此毒手,未免太过心狠手毒了吧。”

    他的这个二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寻花问柳。

    府里有说不清的娇妻美妾不说,即便是来大晋,也都带着他府里的歌姬舞娘们。

    只是,再怎么不成器,也是他的儿子。

    如今,变成了这幅样子,他怎能不心痛!

    “我跟二王子有过节?那我可真是听不明白了?当初在宫宴上,二王爷也是不知者不罪,才选中了岳婷姐的。这误会,不是早就解开了么?”

    轻轻巧巧的一样,再搭配上林梦雅脸上,清纯无辜的表情。完全,让人挑不出半分的破绽来。

    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林梦雅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脸上无悲无喜,仿佛对态势,也是十分的关心。

    “你——”

    明王吃了好大的一个闷亏,胡路南中途劫了昱王妃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听说过。

    这逆子,为着一个女人,竟然把他悉心培养多年的暗桩废了一处。

    若不是他当机立断的抛弃了这条线,怕是会被人挖出更多的探子。

    “无论如何,既然这件事情,跟昱王妃脱不了干系。那你,就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明王明显带着几分威胁的话语,却没能吓住林梦雅。

    只见她清扬着笑意,一双眸子,却幽幽转冷。

    “交代,我也还想问明王要一个交代!”

    林梦雅的声音,带着几分的疾言厉色,一瞬间就转了语气。

    所有人都知道,岳婷出的那事,表面上看起来,是西藩的侍卫们做的。

    可胡路南才来这里,便找了舞姬来淫乐。

    岳婷出了这样的事情,怕是,跟这位西藩的二王子,脱不了干系了。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冷凝了起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面前的场景。

    明王骑虎难下,谁让他儿子不争气在前。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最为清楚林家的势力。多年来,但凡有林牧之带领的林家君在的地方,便无人能与之相争了。

    蠢货,居然去招惹林家的人,还给了他们家这么大的侮辱。

    这昱王妃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却生就了一副了不得的伶牙俐齿。

    这事,更难办了。

    “此事——还未有定论,也许——”

    太子想要从中周旋,他原本以为,这种羞辱之事,林梦雅会暗自咽下。

    却从未想过,林梦雅竟然会当中发难。

    “未有定论,西藩二王子之事可有定论?人证物证可都俱在?那为何,二位都是一副三堂会审的样子,污蔑皇亲国戚,这便是太子跟明王的解决之道?”

    林梦雅咄咄紧逼,一个小小女子,气势丝毫不亚于那俩个男人。

    帐篷里瞬间变得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位看似娇小美丽的昱王妃,竟然是如此胆大泼天之人。

    太子虽然监国,却还并非是帝君。按照大晋律,是没办法治林梦雅的罪的。

    所以,刚刚从那居高临下的态度开始,他便给了林梦雅反将一军的机会。

    “我请你来,不过是想要问清楚当天事情的经过,昱王妃多心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太子也不得不和缓了态度。

    若是被那些顾命大臣,王公贵族知道了,免不了又是一场口诛笔伐了。

    说他向着外人,作为一个储君来说,便是异常可大可小的浩劫了。

    这,实在是危险至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