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亲者痛仇者快
    “以前,我们都是在等待时机。可我们所希望的时机,却是远在天边的。轻寒,我们必须要改变了。”

    龙天昱的神色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看着三哥的脸色,龙轻寒只觉得四肢百骸,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

    劝慰的话,早已说不出口了。

    自嘲的笑了笑,原来,他还是不如三哥啊。

    “我明白了,三哥,你说的对。”

    太子如此的荒淫无道,皇后又把持朝政。

    若是任由他们下去,那自己跟三哥,也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不早了,早些休息去吧。”

    龙轻寒看了看自家三哥,却又突然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你不来我的帐篷里委屈一宿么,那里,恐怕你暂时是回不去了。”

    一句话,让龙天昱有些无奈了。

    的确,现在还不是他回去的最好时机。

    “走吧,你那里还有酒么?”

    俩道身影打马远去,只留下了满地的禁军侍卫们,保护着中间的营帐。

    却说林梦雅抱着小白虎回到了帐篷里,刚一撩开门帘,就看到一群的丫头,都围着床上的女子。

    “天啊,我的亲主子,你可算是回来了。”

    才一刚出现,白芍就迎了过来。一张俏脸上,也满是焦急的神色了。

    “怎么了?岳婷姐怎么了?”

    把小老虎递给了白芍,林梦雅赶紧的跑到了床前。

    却看到岳婷姐,只是呆呆的看着虚空中的某处。如同提线木偶般,丝毫没有了生命力。

    她的手脚,都被人用柔软的棉布捆了起来。即便是如此,纤细雪白的手腕上,都有了红色的淤痕。

    “这是谁做的?谁?”

    “是我。”

    清狐的声音响起,不知为何,今天听起来,分外的没有往日的底气了。

    可林梦雅却没有察觉到,反而,在看到清狐苍白的身影后,抡起巴掌,狠狠的打了过去。

    “啪”这清脆的声音,惊呆帐篷里所有的人。

    清狐却没有闪躲,只是甘愿的,受了这一巴掌。

    “我说过,让你盯紧了胡路南。可结果呢,却发生了这档子事,难道你要跟我说,你也是见死不救来的么?”

    气愤,已经冲昏了林梦雅的头脑。

    让她完全没有看到,清狐的胸前,那若隐若现的血渍。

    “住手!主子,事情发生的时候,清狐跟我,在拼命的抵挡无数的暗卫。若不是清狐拼死抵抗,怕是这帐篷里的人,也得是这个下场了!”

    白苏却冲过来,挡在了林梦雅的身前。

    这几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清狐。

    “丫头,要是觉得心里有火,再打我一巴掌也好出出气。别憋坏了自己,对身体不好。”

    如果不是受伤了,他的唇色,何以变得如此的苍白。

    如果不是受伤了,但她冲到胡路南的帐篷里的时候,清狐一定会是闲闲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为她出一些更损的点子的。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会忽视身边的人。

    绕过了白苏,扑到了清狐的怀中。

    果然,听到了清狐被碰痛的抽气声。

    “对不起,大家,对不起。”

    在清狐的怀中,林梦雅放纵泪水肆意的流淌。

    她真的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哎哎哎,别顾着哭了,你去看看床上那丫头吧。从进来开始,割腕咬舌,这都闹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管林梦雅如何对他,可清狐却永远对她温柔相对。

    摸了摸林梦雅柔软乌黑的长发,怕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去看看岳婷。

    岳琪也被一起接了过来,此刻正握着姐姐的手,默默垂泪。

    “岳婷姐,我来了。”

    轻柔的声音,生怕面前的女子会有任何的抵触。

    林梦雅擦干了泪水,变出了一张轻松的笑脸,看着面前的女子。

    “我知道你心里哭,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岳婷姐,难道,你真的要伤害你自己,让亲者痛仇者快么?”

    在林梦雅回来以前,大家,也劝过无数次了。

    可岳婷要么是一声不吭,要么,就是默默的哭泣。

    从未回应过一句话,如今,看到林梦雅后,泪水,又如同珠子般的流下了。

    “咱们都出去吧,留主子,跟岳小姐说说话儿。”

    此事闹的沸沸扬扬的,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身为女子,白芨为首的四个丫头,更是知道,女子的贞洁,代表着什么。

    叹了口气,白芨最后关上了门帘,几个人并着岳琪,守在了门口。

    屋子里,就剩下了林梦雅跟绑在床上的岳婷。

    “我以为,这辈子,真的能跟南笙哥在一起。不求举案齐眉,双宿双飞,只求岁岁年年,能常相伴。可现在,不过都是泡影而已了。”

    岳婷的眼泪,已经快要流干了。

    可是,那噩梦般的片段,却还是挥之不去。

    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所求不过是跟自己的夫君团团满满的,可现在,却是被生生的打破了。

    “不,我哥哥不会嫌弃你的。你是这么的纯洁,善良,你才是跟我哥哥最为相配的女子。”

    林南笙确实是很喜欢岳婷的,即使,即使他表达得很含蓄,可林梦雅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

    不然的话,哥哥也不会把自己,托付给岳婷姐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南笙哥不会嫌弃我的,他是那么的丰神俊朗,那么的温柔儒雅。可是,我不能让他蒙羞,你明白么?”

    脸上,透着一丝病态的灰白。

    一段十年的情感,从幼时的的年少无知,到现在的轻柔蜜意。

    越是甘甜的回忆,现在看来,也是愈发的苦涩。

    “你放心,我会让王爷帮忙,把这件事封锁住的。”

    毕竟,现在林家跟昱王联姻了。不管内里如何,外面还是能唬住人的。

    只要别人不说,那他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好了。

    “小雅,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天真可爱。”

    岳婷苦笑着摇了摇头,此事,哪会那么的简单。

    “别人不说,难道我就会忘记么?小雅,那些人,很多都是跟南笙哥打过仗的。他们在侮辱我的时候,也是在侮辱南笙哥。我,不会让他们侮辱南笙哥的。”

    在岳婷的心头,哥哥就是她的偶像,她的一切。

    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固执吧。

    “好好好,就算是不嫁给我哥了,可是岳婷姐,你却不能寻死啊!你要看到我给你报仇的那一天,你要看到,害你的人,一个一个的都付出代价,你知道么?”

    如果爱,成为了殒命的理由,那么就让恨,成为活下去的动力吧。

    林梦雅握住了岳婷的手,声音带着几分的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悲惨的事情,会发生在可怜无辜的岳婷姐身上?

    “报仇?小雅,答应姐姐,不要去给姐姐报仇,好不好?”

    林梦雅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了,她又怎么能,让梦雅把自己的这一份苦,也背在身上呢?

    “岳婷姐,我——”

    “我知道,其实你已经不是以前的小雅了,对不对?”

    岳婷的话,让林梦雅一阵心惊。

    承认么?又实在是没办法交代,不承认,怕是也有些虚伪了。

    “其实,你也没有变。小时候,你就是很聪明的。虽然后来,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变得痴痴傻傻的了,我还是相信,你是我记忆力的那个小雅。”

    林梦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种事情,她真的是一筹莫展了。

    “岳婷姐,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直到现在,林梦雅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害怕失去。

    她害怕失去现在所有的美好,所有她在乎的人。

    握着岳婷冰冷的手,她的心,从未有一刻,如此的焦急。

    岳婷不再说话,合上了眼睛,就像是一只木头娃娃,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

    林梦雅就坐在床边,不眠不休的守了岳婷一夜。

    浑身的酸疼,让林梦雅不得不提早结束了浅眠。

    感觉到腿部,有了一些些的重量,林梦雅低头,却看到了歪着头,正枕着她的腿睡的正香的阿雪。

    身上,盖着极为温暖的羊绒毯子,岳婷姐还在睡着,到底是谁,如此的贴心呢?

    抱着阿雪走出了帐篷,时间还早,整个营地,除了巡逻的禁军外,还没什么人。

    林梦雅抱着阿雪,转到了四个丫头住的房间。

    大家都在睡着呢,悄悄的,抱着阿雪,到了营地边缘的草地上。

    初秋的清晨,其实还是有些凉意的。

    阿雪虽然小,身体却是温温的。

    抱紧了怀中的小家伙,林梦雅坐在草地上,看着远处,才刚刚露出地平线的太阳。

    “只穿这么一点出来,也不怕感冒了。”

    声音,伴随着一件月白色的长袄,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的伤,还要紧么?”

    长袄上,还残留着属于清狐身上缠绵的冷香。可林梦雅,却有些不好意思。

    “放心吧,我是谁啊。一点点小伤,早就好了。”

    面色红润,底气也足了许多,看起来,好像是真的没什么大碍的样子了。

    林梦雅抱着阿雪,第一次跟清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