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狠手毒
    “如果,你变成了个太监,不知道这江山跟美人,你还能不能?受!”

    一把锐利而古朴的匕首,紧紧的握在了林梦雅的手中。

    而那声凄厉到了极点的喊叫,便是从胡路南的嘴里发出来的。

    冷笑着的林梦雅,手上的匕首,还有滴滴鲜红的血滑落,可是那张美艳的脸蛋上,却依旧笑的温柔,笑得形同鬼魅。

    “我要...我要杀了你!”

    从未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竟然会有这么狠毒的手段。

    深入骨髓的剧痛,让胡路南哀嚎出声。

    从未有过一次,他有如此剧烈的心,想要拗断一个人的脖子。

    “痛么?这才是刚刚开始!你加注在岳婷姐身上的痛,我要一笔笔的,讨回来!”

    匕首,在林梦雅的笑容里翻飞。几分钟的功夫,胡路南的腿上,就多出了几个血窟窿。

    她挑的位置都极为刁钻,下手又快又狠。没一会,胡路南就因为疼痛跟失血,晕厥了过去。

    “够了。”

    再一次抬起的匕首,被一只大手擒住了。

    如同入了魔般的林梦雅,空落的眼睛,转头愤怒的盯着阻止她的人。

    “梦雅,再扎下去,他就得死了。”

    那是怎样的一张小脸,明明是笑着的,可是那双眼睛,却透着让人心碎的悲鸣。

    龙天昱抬起另一只手,擦干了她脸上的血迹。

    “梦雅,你已经替岳婷报仇了,接下的,我来。”

    紧握着匕首的小手,在龙天昱温柔的眼神中,终于松了开来。

    林梦雅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活人的气息。大颗大颗的泪珠,就顺着香腮,滚落了下来。

    “岳婷姐,岳婷姐她——”

    在她仅有的温暖记忆力,岳婷占据了很大的位置。

    哪怕,那些记忆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强加给她的,可这种感情,却不会因为灵魂的转变而消逝。

    冬日里贴身温暖的棉鞋棉衣,夏日里新鲜罕见的时蔬瓜果。从钗环玉佩,到胭脂水粉,从小就失去母亲的林梦雅,唯一能够感受到独属于女性温暖的,便是岳婷。

    林梦雅不曾掉落一滴眼泪,是因为岳婷还要她的守护。

    可在龙天昱的怀中,她心中隐藏的悲伤,却在顷刻间决堤了。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所有欺负过岳婷姐的人!”

    不断的重复着,前一日,她还跟岳婷姐畅谈跟哥哥以后的生活。

    只是短短的一日,因为这个禽兽,这个畜生,一切的一切就都毁了。

    “你听我说,梦雅,你听我说!”

    大手,紧紧的抱住了林梦雅的头,一张薄唇,去毫不质疑的堵上了她颤抖的唇。

    她的这个样子,似癫狂,似入魔,让他的心,忍不住的揪疼了起来。

    冰冷的樱唇,被龙天昱的吻所温暖。

    只是一个浅浅的,不夹杂任何情*欲的吻,却让林梦雅,冷静了下来。

    “仇,我们一定会要报的,现在,不是时候。”

    过于激烈的情绪,让林梦雅的体力严重的透支。

    如同布娃娃般的乖巧,被龙天昱抱在了怀中。

    玄色的宽大斗篷,遮住了怀中的女子。龙天昱站了起眼,冷眼看着还晕厥在血泊中的男人。

    怪不得,那只老虎早不跑晚不跑,偏偏这个时候跑。

    怕是这家伙,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

    虽然,他也很想结束这家伙的性命,可就像是他跟林梦雅说过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用力的踢翻了那男人,大脚,在他的脊背处,狠狠的踩了下午。

    一阵让人牙酸的骨裂声后,龙天昱带着林梦雅,扬长而去。

    这一脚,他已经踩断了胡路南的脊柱。

    这辈子,胡路南这只畜生,都只能睁着眼睛看着世上的一切,却没办法说话,连动,都不能动了。

    抱着林梦雅,一路绕过了所有的哨岗跟暗卫。

    她还是静静的躲在自己是怀中,黝黑的大眼睛里,没有任何的光辉。

    想了想,龙天昱改变了主意。把林梦雅放到了自己的骏马上,俩个人,就这样消失在了夜色中。

    马背颠簸,可林梦雅却依旧毫无声息。

    岳婷的事情,看来给了她很大的刺激。

    龙天昱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可脚下,却加紧了马肚子。

    终于,奔驰的骏马,把俩个人带到了山上的一处山洞前面。

    林梦雅转动着木然的双眸,看着面前十分宽敞的山洞。

    “这是,哪里?”

    艰涩的吐出这么句话来,龙天昱却把她抱下了马。

    “跟我来。”

    牵着她的手,坚定的走进了洞口。林梦雅跟在他的身后,也走入了那个山洞。

    大约走了二十几步的样子,一个转弯,却见到了一处微弱的火光。

    林梦雅瞪大了双眸,看着眼前的一切。

    “怎么会——”

    眼前,是一处微弱的火堆。那只白色母虎庞大的身体,已经微微的有些僵硬了。

    在白色母虎的腹部,一头刚刚出生的白色小老虎,正拱着身子,嚼着母亲的乳*头。

    “我们找到它的时候,它就已经身负重伤了。是我带来的兽医为他接了生,但是大虎伤势太重,还是没坚持到底。”

    龙天昱走了过去,抱起了那跟小猫差不多大的幼虎。

    小家伙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连眼睛都还未睁开,就已经成了孤儿了。

    “我们要把它带回去么?”

    幼虎在龙天昱的手上挣扎着,显然,龙天昱这个粗汉子,不太习惯跟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打交道。

    动作有些僵硬的,提着小老虎,就这么把它塞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下意识的,接住了这个小小的生命,看着那毛茸茸的可爱样子,林梦雅的一颗心,终于开始泛起了温暖的跳动。

    “如果把它放在这里,它会饿死吧?”

    林梦雅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手,却不由自主的护住了幼虎小小的身子。

    小家伙一定是饿坏了,抱住了林梦雅的手指,就在不停的吸*吮着。

    柔软的小舌头,不停的舔着林梦雅的手指,痒痒的,湿湿的。

    “是啊,这片林子里,也是有野狼的。火堆一熄灭,怕是那些野兽,就不会放过它了。”

    母爱总是伟大的,怕火,是野兽的天性。

    但是为了自己唯一的孩子,母虎却选择最后卧在了火堆旁。

    无非,是希望这火,能代替自己保护自己的孩子,哪怕一时一刻。

    “我想把它带回去,反正,家里也养了阿雪了,不在乎多这一个了。”

    林梦雅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这个小家伙被活活的饿死,也许,岳婷姐也会喜欢它的吧。

    糟了!

    林梦雅在心头暗叫一声不好,岳婷姐此时此刻,才是最应该被自己陪伴跟宽慰的。

    她只顾着报仇,却忘记了最重要的这件事。

    “王爷!咱们快点回去吧,我要去看看岳婷姐!”

    看着急切的她,突然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龙天昱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平复了下来。

    幸好,她的心中,还有更多的牵挂。

    “好,我们马上回去。”

    骑上了马,抱着林梦雅跟小虎,俩个人风驰电掣般的,再次赶回了营地。

    因为老虎偷跑的事情,还有岳婷跟西藩二王子的事情,整个营地已经乱成了一团了。

    林梦雅顾不得其他,翻身下马,便抱着小虎,跑回了属于他们的帐篷里。

    龙天昱坐在马上,视线,却始终随着那道奔跑着的身影。

    “胡路南,是你下的手吧?”

    淡淡的声音传来,龙天昱转头,看到了龙轻寒那张略微有些凝重的脸。

    “他该死。”

    不说他用这种龌龊的手段,侮辱了岳家的小姐,就凭他曾经劫持过林梦雅,这人,就必须得死。

    “我知道他该死,可现在,伤了他,就等于激怒了明王。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目的了么?”

    从小到大,龙轻寒对龙天昱,虽然说不上去盲从。

    可冷静自持的三哥,却始终是他的目标跟榜样。

    只是,自从林梦雅出现后,龙天昱变了。

    他不再考虑任何的后果,只为了能讨那个女人的欢心。

    这样的龙天昱,还是他的三哥么?

    “我没忘,轻寒,这么多年了,你过的不累么?”

    从懂事了开始,父皇的宠爱,就像是一把双刃剑,让他跟母妃,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在刀尖上起舞。

    想要的不敢要,但凡是太子喜欢的,他都要退避三舍。

    久而久之,他已经习惯了去封闭自己的心,甚至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想要的是什么了。

    可林梦雅,却让他见识到了另外一种活法。

    她是那样的张扬而嚣张,想做的,就去做,谁也没办法逼迫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丝毫不畏惧,跟天也敢争。

    这种感觉,渐渐的挖掘出了深埋在他骨子里的骄傲。

    “三哥,可是你知道的,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龙轻寒的嘴里,一阵阵的苦涩蔓延。

    他何尝不想指点江上,用自己的一身才能,让大晋的江山稳固,让百姓们安居乐业。

    可事实上,皇后跟太子的打压,却让他,不得不成为一个闲散的王爷。一个,自断手脚的废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