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耻之极
    只是现在,她怎么能去挖岳婷姐的伤口呢?

    “你给我躲开!岳婷,你跟我说清楚,你贴身的衣物,怎么会在侍卫的手中传看!我们岳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岳夫人挥开了林中玉的阻拦,气势汹汹的闯进了帐篷里。

    之前,她的大吵大嚷,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如今,林梦雅也看到了帐篷外面,一群人都在指指点点的。

    这到底是什么母亲,自己的女儿被人侮辱了,她却还是这样生怕别人不知道的嚷嚷。

    “岳伯母,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此事,还是不要大肆的宣扬。”

    冷着一张脸,林梦雅从未见过这样的母亲。

    “哼,你不是说,岳婷跟你哥哥有婚约了么?那她就算不得我们岳家的人了,如今出了这种事情,你们林家,不会不要这个儿媳了吧?”

    天下,怎会有这样的母亲。

    难道,皇后许给她的利益,真的可以让她罔顾人伦了么?

    林梦雅心头的怒火燃起,都怪她,早就知道,岳婷姐的母亲不怀好意,却没有及时的把岳婷姐接过来。

    “好,从今天开始,岳婷就不再是你的女儿。我会带她走,请你让开。”

    扶起了身子还瘫软的岳婷姐,林梦雅却几乎要暴走了。

    看着岳婷姐眼泪默默低垂,周围的人,指责的声音,几乎要压垮这个可怜的女子了。

    “都给我闭嘴!”

    帐篷外,林中玉一身怒吼,却让大部分的人,都住了嘴。

    看着俊美纤细的少年,在那一刻爆发出来的冷意,那些人,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岳婷姐,我们走。”

    帮着岳婷姐穿好了衣服,林梦雅再也想让可怜的岳婷姐受到一点点的委屈了。

    纤弱的身体,独自撑起了岳婷,在路过还愤愤不平的岳夫人身边的时候,林梦雅的小脸,冷到了极致。

    “别以为,我就会放了害岳婷姐的人。你记住,我们林家,都是恶狼,与仇敌不死不休的恶狼。”

    平静的水眸,幽深冷酷到了极点。

    明明是再细弱不过的女子,在那一刻,却锐利得像是一把刀子,让岳夫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你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以为,昱王真的会保住你么?”

    好冷,岳夫人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却还是挺起了胸膛,跟林梦雅针锋相对了起来。

    “保得住,还是保不住,都不是你该操心的理由。我们林家,是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岳夫人,我不管这件事,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但是我们林家的怒火,你还承担不起。”

    林家是朝廷里的一只卧虎,林家一向信奉低调做人的原则。

    哪怕是上官晴跟林梦舞,在父亲的威严下,也不得不低调做人。

    只是,林家传承了百年,是唯一一支,从大晋开国就延续至今的名门望族。

    大晋的兵权,从开朝就一直在林家的手中掌控着。

    可不管皇位如何更迭,林家却始终屹立不倒,足以说明,林家的底蕴有多么的恐怖了。

    所以,皇后费尽心计的,把自己的亲生妹妹给嫁了过来。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控制林家。

    只是,林家的低调,让许多人,都曾经忘了天下兵马尽归林氏的荣耀了。

    就算是皇后娘娘,真的惹恼了林家,怕是也难逃怒火!

    “哼,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以为林家会猖狂多久么?”

    岳夫人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林梦雅眼神微微斜视,那女人却立刻收声了。

    只不过,听到她话里有话,林梦雅立刻机警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岳夫人躲闪开林梦雅的眼神,只是那眼角的得意,却出卖了她。

    扶着岳婷出了帐篷,外面不知道何时,人群已经散去了。

    林中玉的身边,围绕着十几名禁军,林梦雅看了看,似乎,有几张熟悉的面孔。

    原来,是龙天昱安排在她身边的人。

    “王妃!”

    看到林梦雅出现,十几个人立刻拱手行礼。林中玉站在最前面,小脸满是冰霜。

    “回我们自己的地方去吧,小玉,你扶着岳婷姐,我去找王爷。”

    从帐篷里出来,岳婷姐的身子,就一直是在发抖的。

    夜晚的灵雎山,的确是十分的寒冷,可再冷,也冷不过人心。

    “主子,还是我们来吧。”

    抬头,是白芨熟悉的面孔。

    不必多说,林梦雅低头安慰了岳婷俩句后,就被白芨接了过去。

    青灰色的斗篷,裹住了岳婷姐的身体,却无法隔绝,那些人的目光,对岳婷姐的伤害。

    一瞬间,林梦雅觉得心好疼。

    现在,还说些如果之类的借口,也太晚了一些。

    白芍给她也带了一件大红色的斗篷,围在身上,才能堪堪的驱走几丝寒冷。

    那只老虎,被人赶到了最深处。所有的人,都追赶老虎去了。

    林梦雅冷凝着一双眸子,走到了一处华美的帐篷。

    里面,轻歌曼舞,几声女子的浪笑,混合男子得意的笑声,在这片营地里,分为的显眼。

    许是,里面的人对自己的武功太有自信了,所以外面,竟然连一个像样的侍卫都没有。

    “二王子真是好兴致,怎么,逐虎的英雄,也不稀罕了么?”

    敢对岳婷下手的,身份定然是不一般的。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小心眼的二王子会这么做了。

    帐篷里,胡路南左拥右抱着几个衣衫艳丽的女子,正放浪形骸的调笑着。

    如今,却看到一道倩丽的身影,裹着大红色的帐篷,款步走来。

    肌肤胜雪,哪怕是西藩最鲜美的牛乳,都不如面前女子的肌肤娇嫩。

    身段玲珑,虽然没有怀中女子的火爆,却是刚刚好。足以挑起,所有男人的**。

    可最让人欲罢不能的,却是那一双闪烁着清冷光辉的眸子。

    只一眼,就让人的心都酥软了。

    狡黠的笑容,哪怕是王宫里最娇美的花儿,都不足她十分之一的绚烂。

    这样的女子,他,从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想要肆意的征服了。

    只是,她却一再的躲闪,用她的智慧,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

    胡路南阴笑着,贪婪的目光,却不肯放过林梦雅的裙角。

    “虎有什么稀罕的,我更喜欢跟美人们饮酒作乐。”

    那几个舞姬,颇为识相的退了出去。帐篷里,只剩下了林梦雅跟胡路南俩个人。

    “岳婷姐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跟胡路南对持着,林梦雅要克制住自己,才能不冲上去,直接把他给杀了。

    “岳婷?哦,就是那个岳家的小姐吧,真是个称心如意的可人儿呢,我的侍卫们,都对她念念不忘。”

    嘴角扬起一抹淫笑,仿佛是回忆起了某个快意的场景。

    胡路南的表情,带着几分的沉醉,却让林梦雅的手,握的紧紧的。

    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柔嫩的掌心。几道艳丽的红丝,顺着雪白的皮肤,蜿蜒到了大红色的面料上,浸出丝丝点点的痕迹。

    “她是我哥哥的未婚妻。”

    林南笙,是全天下都闻名的少年英雄。

    胡路南却大笑开来,一张脸上,尽是得意。

    “你哥哥?林南笙?哈哈,他倒是是个英雄的人物。只是可惜,他的女人,却成了人尽可夫的*。不,他还没来得及享用,就被我们抢了先!”

    嚣张的话语,侮辱的语气,摆明了胡路南,根本就是故意的!

    林梦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只是却在下一秒在,绽放出了一朵冶艳到了极致的笑容。

    “你笑什么?”

    哪怕是见惯了众多美人佳丽,可面前女子的一笑,便如同那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神秘到奢靡如魅。

    “我笑你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

    清冷的声音,不知为何染上了三分的甜蜜。

    这样的林梦雅,浑身上下,无一不沾染着如同毒药般瑰丽的诱惑。

    胡路南突然来了兴致,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一步步的,走向了面前的女子。

    他知道,她是与众不同的。

    也许,骨子里他们才是一种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哦?你说说看,我是如何死到临头的?”

    胡路南嘴角挑着丝丝的邪笑,仿佛笃定了林梦雅,一定会跟他来谈判的一般。

    “你动了我林家的人,就是该死。”

    花朵一般的樱唇,让死亡也仿佛也带着秀丽的旖旎,俩个人倒不像是你死我活的仇敌。

    “我听说,岳婷还有一个妹妹。你身边也有四个如花似玉的丫头,对了,还有你的义弟,我虽然不嗜好男风,但是偶尔尝尝鲜也是好的。”

    越说越无耻了起来,林梦雅心头的怒火滔天。

    “为什么,你为何总是要对付我身边的人?”

    也许,刚开始的时候,胡路南是只是顺便的掳走她的。可是现在,她却明白清楚的知道,这人,就是冲着她来的。

    “因为,你是我的战利品。你,跟江上,我都要!”

    胡路南终于说出了实话,林梦雅却在这一瞬间,冷笑出声。

    “如果——”

    “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