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明月郡主来访
    林梦雅红了一张俏脸,天啊,自从她穿过来以后,怎么越来越花痴了?

    每天都被林中玉清狐这类的极品帅哥围着不算,每每在遇到龙天昱以后,她那引以为傲的大脑,总是悬在这个时候关机重启了呢?

    “对了,今晚明王邀请我去他的营帐里喝酒,你早些歇息。”

    那就是说,今晚,就只有她一个人睡喽。

    不知为何,林梦雅的心头,竟然有了一丝丝的失落。

    嗳,好像有些事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还有,红玉被明王要了回去,说是惹恼了你,让他十分的抱歉。”

    想起那张娇媚的异域美人,林梦雅的心头,就止不住浮上了恶质的笑容。

    她早就猜到那女人定然是不怀好意的,所以,才用了那个法子。

    明王倒也是豪爽,三两句话要回去了不说,还坐实了自己悍妇的名声。

    想到府里乌烟瘴气也清静了许多,心头的阴云也散去了不少。

    “好,那你早去早回吧。”

    林梦雅抱着小狼坐在床上,下午没什么大事,都是一群人在帐篷里面吃吃喝喝的。

    她懒得出去,就在自己的帐篷里逗着阿雪玩。

    清狐也不再隐身,现身到林梦雅的面前,看着她逗弄着阿雪。

    “没想到,你养狼还上瘾了。”

    阿雪对清狐十分的防备,每次他靠近了,就会呲着牙,喉咙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什么啊,我只养了阿雪这一只狼而已。”

    撇了撇嘴,清狐单手提起了那只小雪狼放在自己的面前。

    “你养的那个林中玉,说不定,也是一只离群的头狼呢。”

    小玉的事情,林梦雅心头大概有了数。

    从白苏的武功跟个人素质里,林梦雅就能得出结论。只是,一想到小玉以后长大了,就会离开自己,林梦雅的心里,就觉得有阵阵的不舍。

    “是狼是虎,早晚有称王称霸的那一天,我并不担心。对了,我让你去盯着那个胡路南,可有什么线索?”

    一提到正事,清狐就变了一副面孔。

    “那个二王子还真是荒淫无道,跟他的父亲兄弟都不一样。我昨晚还看到,他的手下,随便的掳劫了一个山脚下农舍里的村姑上来供他淫乐。怕是这一会儿,那村姑早就尸首异处了。”

    清狐的心中,是从未有过怜悯二字的。

    所以,并未出手相救。林梦雅的心头却涌起了怒火,好一个西藩的二王子,为了自己的私欲,就随意的祸害无辜的百姓,简直可恶。

    “你去探查这尸首到底被抛在了哪里,我有大用。”

    清狐鬼魅一笑,立刻知道,林梦雅又要坑人了。

    “好,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主子,西藩的明月郡主求见。”

    清狐才刚刚从帐篷里消失,白芨的声音,就在账外响起。

    明月郡主?林梦雅想了许久,才想了起来,明王确实是带了俩位郡主。

    其中的一位,就好像是叫明月。

    “既然来了,哪有让客人等的道理,请进来吧。”

    “是。”

    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绿色宫装的丽人,就款步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西藩的女子,跟大晋的女子不同。

    高挑的身材,堪比现在的模特。

    犹如混血儿般深刻的五官,别有一番冷艳的气质。

    此人哪怕是在现代,都是个极为让人亮眼的女子,林梦雅的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女子。

    “昱王妃有礼。”

    “明月郡主不必多礼。”

    俩个人行了半礼,站在屋子里,互相审视着。

    西藩明王是个英雄人物,儿女也各个都是不俗之辈。

    这明月郡主,举手投足间,颇有贵族女子的贵气端庄,绝不是个普通的人物。

    “早就听世子哥哥说,昱王爷跟昱王妃,都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明月郡主的声音清亮,既没有刻意的讨好,也没有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奉承。

    语气真诚,让人听着就觉得顺耳。

    林梦雅笑了笑,这种话做不得真的,只是这明月郡主,倒是有什么目的?

    “过奖了,白芨,看茶。”

    四个丫头都站在了林梦雅的身后,比起别家的侍女来,林梦雅家的四个,更像是大家小姐。

    明月郡主的眼神,十分隐晦的打量着林梦雅身后的侍女,林梦雅的心头,掠过一丝的了然。

    原来,是为了白芷而来。

    “在西藩的时候,人人都说,我府里的下人都是一顶一的能干,现在跟王妃比起来,我倒是小巫见大巫了。”

    把话,转移到了侍女们的身上,林梦雅只是笑而不语。

    好一个狡猾的胡天北,他不好意思开口,便要他的妹妹来当说客么?

    “我听闻哥哥放着大晋的贵女不要,便是喜欢上了王妃身边的侍女,正好奇呢。如今看来,哥哥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

    看来,是对白芷很满意呢!不过林梦雅有些好奇,这一家子的人,倒是真旁人不同。

    “郡主谬赞了,白芷跟我时间长了,跟我的感情又好。所以,若是嫁到了西藩,我定然是舍不得的。”

    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想要白芷去和亲。

    “王妃说的是,这跟在身边的人用的久了,自然是有感情的。只是,我哥哥是真的很中意这位白芷姑娘,不如,我身边的这俩个丫头手脚还算是麻利,王妃看,能否成人之美呢。”

    明月郡主的话,让林梦雅的心头涌上了淡淡的不悦。

    她已经明里暗里的反复申述了那么多次了,白芷不是一个工具,也不是下人,而是她的好姐妹。

    这些人,怎么就觉得侍女,就低人一等呢?

    “不是我不给郡主面子,此前我已经说过,白芷是我的义妹,远不是一个普通的侍女。若是王世子想要迎娶,也得看她的意思才行。”

    明月郡主一直扬着的笑脸,此刻也有了些冷凝。

    她实在是不明白,不过是个侍女而已,她都如此恳求了,可这王妃,就是不肯答应。

    “俩国之间,若是和亲,定然会有双赢的局面。别说是王妃的侍女了,就算是求娶大晋的公主,也无不答应的。王妃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为了俩国的和平,总有人得做出点牺牲来吧。”

    言辞犀利,一点都不像是刚刚那个和善可亲的郡主了。

    林梦雅明白,怕是这郡主,也忍到了极点了。

    无妨,那她今天,就来好好的跟这郡主辩一辩。

    比口才,她林梦雅怕过谁?

    “所谓战争,都不过是当权者的野心而已。天下的黎民百姓,有几个愿意打仗的?与其去牺牲无数普通人的幸福,为何当权者,就不能放下自己的野心呢?为了一己私欲,毁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幸福,反过来,还要人家说心甘情愿,真是强盗理论。”

    屋子里的人都没有想到,身为一国王妃,林梦雅竟然会有如此见解。

    “王妃此言差矣,自古异国之间,冲突不断,的确有野心在。但是,如果你会的国家被奴役,被践踏,难道,你还要忍耐么?”

    西藩是大晋的属国,每年需纳税供奉。

    最好的资源,都是由大晋支配的,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公平。

    “难道和亲,就能够解围么?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冲突,绝不是一俩句话就能够说清楚的。一百二十年前,西藩兵强马壮,大晋国力衰微,西藩兵临城下。晋国国君率领群臣投降,可结果呢,晋国十五万平民被屠杀,西藩王族肆意*晋国贵族,你觉得,大晋该如此面对西藩?”

    这些都是历史,林梦雅这些日子,别的没干,倒是把史书看了遍。

    西藩跟大晋积怨已深,就算是和亲调节,怕以后,也是免不了俩国交战的。

    到时候,白芷就首当其冲。

    “瞧瞧,倒是我扯远了。您放心吧,白芷姑娘到了西藩以后,一定不会受委屈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明月郡主如今语气主动放缓了,脸上也有了笑模样,林梦雅顺势也缓和了下来,只是话,依旧寸步不让。

    “受不受委屈,这都是后话,郡主回去转告给王世子,想要求娶我的丫头,就拿出诚意来。不然的话,就算是明王亲自来说,我也不会答应。”

    看到林梦雅的态度如此的坚决,明月郡主的脸色也不那么好看了。

    起身,匆匆的离开了林梦雅的帐篷,心里,一定在骂她不识抬举吧。

    看着白芷有些庆幸的脸蛋,林梦雅陷入了沉思。

    这件事不解决,就始终是她的心腹大患。

    “主子,大事不好了,那白虎从笼子里逃了出来。如今满营地的人,都在追捕呢!”

    白芍大惊失色的跑了进来,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了。

    林梦雅抱着阿雪,也跑到了帐门口探听情况。

    “这虎,怎么会跑出来呢?

    林梦雅站在人群的后面,踮起脚想要看现在的情况。

    各家的帐篷,都已经被禁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了起来,只看得见外面人来人往,热闹喧天。

    “听说,是为了三天后的围猎,所以,这虎一定要在最威猛的状态。去喂食的人不小心把锁打开了,这虎就逃了出来。”

    白芍早就在别人的叫嚷声中,分析出了实际的情况。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