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狩猎开始
    娇羞的美人脸上,飞起了几道红云,林梦雅也停止了对未来嫂嫂的取笑。

    胡路南的视线,暂时被她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和亲一事,暂时也无人提起了,只是林梦雅的心头,还有些淡淡的担心。

    胡路南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何况,岳夫人虽然一时被她镇住了,但是难保贼心不死。

    若是真的再逼岳婷姐姐嫁到西藩,怕到时候,林梦雅也不好再插手了。

    “我已经写信给大哥,让他早点回来了。”

    林梦雅低声说道,在这一刻,岳婷姐的脸,却更红了。

    “你呀,就知道取笑我。难不成,你不知道你如今在大晋,也算是红人了么?”

    抿着嘴偷笑,可岳婷的脸上,却露出了挪揄的笑容。

    这丫头,别以为自己不知道,昨晚,她跟昱王爷的事情,可是传遍了大晋的贵族圈子里呢。

    谁又能想到,大晋最有名的冷面王爷,在成亲之后,却是个心疼王妃的好男人。

    林梦雅这丫头,还真是傻人有傻福。什么好事,都让她赶上了。

    “那有什么的,从嫁给昱王爷的那天开始,我不就是大晋的红人了么?再说了,昱王爷对我的情谊,可不是别人能赶得上的。”

    岳婷刚想取笑林梦雅不知羞,却也发现了一边,传来的嫉妒目光。

    余光微挑,看到的却是林梦舞,那继续扭曲的目光。

    从林梦舞出生开始,她跟她的母亲,就准备抢夺走林梦雅的一切。

    甚至于,一些岳婷特意送给林梦雅的东西,最后,都落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中。

    所以,岳婷倒是也不太待见这个小姑子就是了。

    “是啊,王爷对你的情谊,还真不是随便谁,都能羡慕得来的。”

    岳婷是真正的闺阁千金,有些话,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

    可林梦雅却是个百无禁忌的人,语气也就带上了几分不客气。

    “有些人偏偏去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真是可悲呢。”

    林梦雅的话,让林梦舞瞬间变了脸色。

    再三平复了呼吸后,林梦舞却只是扭过了头而已。

    今天倒是新鲜,俩人也不见撕起来,尤其是林梦舞,在面对林梦雅的挑衅后,竟然一个字也没说。只是扭头继续看热闹而已,安静得让林梦雅,都有些不习惯了。

    奇怪,今天二小姐,怎么没还嘴呢?

    几个丫头都觉得有些新鲜不已,哪怕是在府里的时候,林梦雅都没有如此听话过。

    岳琪也好奇的看着林梦舞跟林梦雅,这俩个人明明是姐妹,却一点都不相像呢。

    “林姐姐,为何你跟林梦舞,一点都不一样呢?”

    偷偷的拽了拽林梦雅的衣角,岳琪倒是天真烂漫。岳家虽然有俩房姨娘,却都克已复礼,十分的懂得进退。

    再加上,二人的母亲在府里也是说一不二的类型,所以,俩人其实没有林梦雅的这种体验。

    “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当然不一样。”

    林梦雅的母亲温柔娴静,虽然在府里时日短,可下人们没有不称赞她的。

    哪里像是上官晴,一味的只知道逞强斗狠,实则半点情分都不顾念。

    别说别人了,就算是她这个继女,都差点给上官晴害死。

    如此罔顾人伦的女人,怎能跟她的母亲相比?

    “也是,我还是觉得林姐姐更好看些。”

    虽说是同一个父亲,可林梦雅跟林梦舞,却是截然不同的俩中美,。

    一个绝色艳丽,雍容华贵。

    一个却只是中上之姿,面容,也只能说是清秀而已。

    岳琪看了看俩者,还是坚定的认为,林梦雅才更像林家伯父。

    听到俩个人对话的林梦舞粉拳紧握,视线却死死的盯着记分牌的方向。

    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若不是皇后姨妈亲自传了口谕,叮嘱她一定要出席,并且会想办法,让她吸引西藩王世子的注意。

    她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

    “母亲,她们——”

    转身,林梦舞走到了不远处,上官晴所在的看台上。相比于女儿的忍无可忍,上官晴就淡定了许多。

    充耳不闻的看着比赛,人也好像是完全不在乎。

    “舞儿,你跟她们,一样么?”

    语气带着一贯的傲慢,在上官晴的眼睛里,那三个丫头,不过是三个小杂种而已。

    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女儿,血统高贵,又聪明伶俐。

    “也是,我跟她们当然不一样了。”

    林梦舞虽然很想反击回去,奈何若是她这次再搞砸了,恐怕皇后姨妈,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你放心,你姨妈跟我说了,这一次,定然会让你成为西藩的世子妃。你要知道,不是谁都能成为世子妃的。再说,那个王世子英俊高大,血统纯粹,跟你,可是十分的匹配。”

    上一次,林梦舞的拒绝,没想到被林梦雅的侍女捡了个大便宜。

    如此完美的夫婿,往外推的才是傻子呢。

    所以,当皇后提出,要再给林梦舞一个机会后,俩个人就立刻应承了下来。

    只是,想要引起那个王世子的注意,林梦舞还得下一番功夫便是了。

    “娘,那个王世子,真的会看上我么?”

    不得不说,上次在宫宴上,林梦舞觉得自己的表现糟透了。

    跟杨侧妃打架打到鼻青脸肿,然后还在献艺的部分丢尽了脸面。

    饶是脸皮厚如她,也觉得一阵阵的脸红了。

    若是真的因此,被西藩的王世子嫌弃了,她还不如一头撞死了干净。

    “放心吧,你姨母已经跟西藩的明王透露了你的身份。凭着你的出身,选择已经变得很清楚了。”

    上官晴对这个鬼婿可是势在必得的,所以,语气力也多了几分的笃定。

    林梦舞看向了烈马奔驰的方向,一个芳心跳动得厉害。

    若是真的能成西藩的王妃,她也不亏了。

    前方不断有成绩传来,一个上午的时间,这看台前面的平地上,就堆起了一座座小山。

    林梦雅跟几个丫头坐在椅子上,看着那堆起来的猎物,倒是也来了几分的兴致。

    那些不过是一些山鸡兔子之类的,从宫里带来的御厨,已经洗剥干净了不少,准备中午做一顿山野风味的美味佳肴出来。

    林梦雅虽然是不太赞同这种轻微,但是却也被气氛,渐渐的感染了。

    所有参赛的男子们,都尽可量的表现自己的英勇。

    就连龙天昱,这种冷情冷面的人,都在这种纯男性的竞赛中,帅气到不行的显示出自己的力量。

    一个上午的功夫,龙天昱收获颇丰。只是他的胜利品,却不像是别人那样一箭射死。

    龙天昱用的是网绳做成的弩箭,每次射到的猎物,其实都是被活捉的。

    所以,他的成绩,倒是一路扶摇直上,一直保持在前三名之列。

    “咱们王爷就是英勇善战,您说是吧,主子。”

    白芍大胆的调笑着自家王妃,哪怕是她都能看出来,这几天,王妃跟王爷好的,就跟一个人一样。

    若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象得到,平时冷的想冰的王爷,竟然也会有如此温柔体贴的一面。

    “你呀!白芷快拿糕点来,堵住她这张嘴。”

    不由自主的,林梦雅只觉得面皮一阵的发烧。

    可是一想到,这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始终不会是属于她的,她的嘴里,就淡淡的发苦。

    算了,何必想那么多呢。

    “他们回来了,你们快看。”

    一直注视着林子深处的岳琪,大声的叫道。

    林梦雅立刻转过头去,直到看到那抹修长的身影,飞驰在最前面,林梦雅的心头,就溢满了酸酸甜甜的感觉。

    他,总是这样优秀,如同一道闪电,能让所有人,都禁不住为他摇旗呐喊。

    这就是龙天昱独特的魅力,任何人,都无法磨灭,也比不上的魅力。

    转眼间,龙天昱催动着胯下的骏马,飞驰电掣般的,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扔下手中提着的猎物,翻身下马,那英俊酷帅的姿势,深得不少花痴女们的尖叫。

    林梦雅笑了笑,迎了上去。

    “王爷,累么?”

    贴心的问候,如同真正的恩爱夫妻。

    龙天昱的虽然略微有些薄汗,却摇了摇头,大手一挥,立刻有林魁,递上了一只小小的笼子。

    那笼子里面,蜷缩着一只毛色雪白的小动物。

    林梦雅看得分明,那家伙,倒像是一只小狗。

    “这是什么狗?”

    小家伙也就是刚刚出满月的样子,连叫声都是娇嫩嫩的,十分的可爱。

    “这是狼,一只独狼。”

    从第一眼看到这只小狼开始,不知为何,龙天昱就觉得十分的熟悉。

    公狼跟母狼,在这些人的围剿下,已经被射死了,唯独留下了这个小崽子。

    在争夺这只小崽子的过程里,龙天昱显示出了强大的实力。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小狼纯净的眼神,跟他府里的某个人,惊人的相似。

    他就毅然而然的带了回来,送给了林梦雅。

    果然,她很喜欢。

    “狼?哪里有这么可爱的狼啊!”

    林梦雅把小狼从笼子里抱了出来,不管多么凶狠的动物,小时候都是萌得人一脸的鼻血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