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哪凉快去哪呆着
    “行了,想要看好戏的就散了吧,哪凉快,就去哪待着吧。”

    周围的人,在看到林梦雅的表情后,也都识趣的散去了。

    看来,昱王惧内的消息是真的,不然,干嘛昱王妃一出现,昱王爷就立刻回了帐篷里呢?

    转身,却看到龙天昱已经合衣躺在了床上。

    双眼紧闭,可林梦雅却能感觉都到,龙天昱根本就没有睡着。

    “王爷,您睡着了么?”

    故意的逗弄着龙天昱,林梦雅忽然对这种游戏上了瘾。

    “要是睡着了,我就把灯灭了哦!”

    一下子把蜡烛熄灭了,顿时,帐篷里,就剩下了林梦雅,在黑暗中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面前的龙天昱。

    小心翼翼的挪了过去,也合衣躺在了龙天昱的身边。

    可她却能够感受得到,在她刚刚躺下去的时候,龙天昱身体,那一瞬间的僵硬。

    顿时,她就有想要笑出来的冲动。

    “王爷,以前,你从未跟任何人同床共枕过么?”

    虽然,还是沉默的回答。可林梦雅却们能够从他的呼吸中,感受到微微的紊乱。

    天啊,她还从不知道,原来,龙天昱竟然是个少有的清纯男呢。

    “我也是,以前,我从未跟男子同床共枕过。王爷,是第一个呢。”

    话才刚说完,林梦雅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抿着嘴偷偷的乐开了,可心头,却是觉得暖意洋洋的。

    一夜,俩个人就这么和衣而眠,却睡得,无比的香甜。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俩个人所住的帐篷内,龙天昱,就准时的醒了过来。

    刚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手臂,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抱住了。

    转头,就看到了那一张美丽的侧脸。

    如同凝脂般的皮肤,在阳光下,竟然有些微微透明的美感。

    精致的五官,因为是在睡梦中的关系,而显得越发的甜美。

    这家伙,如同小猫一般的抱着自己的手臂,把脸埋在了臂弯里。偶尔,还用小脸,蹭了蹭他的手臂。

    从不觉得,自己的手臂被别人抱住的时候,他会觉得心头有些微微的甜意。

    好奇怪,为何,这丫头的睡相,他从不会觉得粗鄙。

    反而永远看不够一般,着了魔似的,深深的看着。

    “王爷,您跟王妃起身了么?”

    门外,白芨声音响起,可龙天昱,却不由自主的,皱起了双眉。

    生怕吵醒了怀中的少女,小心翼翼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衫,便走出了帐篷。

    “以后,王妃没睡醒的时候,不得叫醒王妃,听到了么?”

    压低了声音,嘱咐着略微有些呆滞的白芨,一双眼睛,却始终不放心的放在了帐篷里面,那还在呼呼大睡的人儿身上。

    “是...是王爷。”

    白芨最先红了脸蛋,王爷衣衫不整,发丝凌乱。而且还是一脸的柔情,难道昨晚——

    不过,王爷跟王妃已经成亲那么久了,即便是——也算是很正常的吧。

    只是不知道,王爷这么冷的人,居然对王妃,如此的体贴呢!

    林梦雅从吃了早饭后,就觉得周围的几个丫头,联合了林中玉,都有些不同寻常。

    转了转眼神,看着正躲在角落里偷笑的白芷。怪了,怎么今天大家,都看着她偷偷的笑呢?

    “白芷,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要问你。”

    白芷立刻蹭了过来,只是一双眼睛,却不住的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让林梦雅看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你们到底在笑什么?难道,是我哪里有什么不对么?”

    看了看铜镜中的一张粉脸,眉目如画,一切如常啊。

    “没有啊,奴婢只是替主子高兴,非常的高兴呢!”

    水汪汪的眼睛,因为笑意而变成了弯弯的月牙形状。就连一嘴角的小虎牙,也都白生生的出来见客了。

    林梦雅想起,上一次白芷这么笑,还是因为大哥从外地带了许多新奇的小糕点回来呢。

    难道,她有又找到什么好吃的了?

    “小玉,你过来,你最乖了,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小玉却只是掩嘴偷笑,一张小脸,笑得个小狐狸一样。

    “没事,这灵雎山风景好,空气好,我觉得心情也好了许多。”

    问了一圈,得到的都是些摩登两可的敷衍答案。林梦雅实在是无奈了,也只好随他们去了。

    她本来想要逗弄龙天昱一番的,可没想到,躺在他的身边,嗅着空气里,那属于龙天昱身上特有的淡淡气息。她却觉得,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龙天昱。

    心头,不免有些淡淡的失落。

    也许,是因为,她并非是他臆想中的最佳人选吧。

    “启禀王妃,狩猎已经正式开始了,太子邀请各府家眷,在围场观战。”

    太子身边的小太监来亲自请人了,林梦雅即使再不想去,也得虚应一番了。

    “好,我即刻便到。”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卖给太子这个面子。

    今日,围场里的动物们,都要给赶到离林子不远的地带。这样,既可以保护那些王公贵族,还能让他们享受打猎的乐趣。

    可在林梦雅的眼中,这些,无非是给那些世家子弟们玩乐的而已。

    杀一些柔弱的小动物,跟屠杀有什么两样?

    只是,这些人还以此为乐,简直是荒唐。

    换上衣裙,轻施粉黛,林梦雅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可尽管如此,当她出现在看台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惊呼。

    短短的一夜,昱王惧内的消息,如同秋风般扫过了所有的帐篷。

    在林梦雅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她,再一次成了大晋贵族圈里的名人。

    这头条抢的,简直是轻松加愉快了。

    所有的贵族子弟们,也都打扮得英姿飒爽,可在林梦雅的眼中,只有龙天昱,才是大晋的第一先生。

    不管是尊贵的气质,还是俊美的脸庞,龙天昱永远是人群里的佼佼者。

    哪怕是有太子在一边比着,她的眼里,也似乎容不下任何人了。

    像是感应到了林梦雅的眼神,龙天昱不经意的回眸,却突然冲着林梦雅笑了笑。

    那笑容,就像是冰川水融化,帅得简直有些地裂山崩了。

    “哎呀,这昱王爷,笑着的这么风骚,某些人啊,一定是春心荡漾,小鹿乱撞了吧。”

    清狐闲闲的声音响起,那赤果果的调侃,让林梦雅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狠狠的掐了清狐的腰眼一把,如愿的听到了清狐的吸气声,林梦雅这才消了气,坐在了一边椅子上。

    “饭可以乱吃,但是话,最好不要乱说。”

    冷着脸威胁着清狐,却看到那家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舔着脸,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双手搭着凉棚望去了。

    “别说,这一群人里,还真是你家王爷最俊了。虽然比爷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嘛,勉勉强强的算是过关了。”

    对于清狐的自恋,林梦雅早就免疫了。

    真是不知道清狐,哪里来的自信。成天说的自己,好像是天下第一美男一般。

    不过嘛,那张狐狸脸,确实是有些吸引力。

    从他刚刚出现在场中开始,便有几家小姐,按耐不住的大抛媚眼了。

    “唉,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要考虑成个家啊?”

    挪揄着身后的清狐,林梦雅努了努嘴,指向了那几个,明显看中了清狐的贵族小姐。

    “我就算了吧,这种清贵之家,我高攀不上。”

    清狐的声音,虽然带着丝丝的冷意,可林梦雅却听得出来,对于当初的事情,清狐的心里,还是很介怀的。

    所以,这个玩笑,就到此为止了。

    “今日狩猎,所得猎物最多者为优胜。三日后,累计最多的人,将会获得追逐猛虎的资格!射死记一分,活捉记俩份!现在,正式开始!”

    小太监敲了一声锣,顿时,所有的世家子弟们,全部如同离弦之箭般的冲了出去。

    太子冲在最前面,然后是西藩的胡路南。而龙天昱,则是不紧不慢的缀在中间。

    刚开始的俩天,射到的,不过是些野鸡兔子之类的。

    每个人的身边,都跟着一个骑术精湛的侍卫,一是为了保护众人的安全。

    二嘛,就是为了能够方便准确的计数。

    林梦雅刚坐了下来,前面,便有传令官传来了消息。

    “周公子记一分!”

    “沈公子记一份!”

    不断传来的捷报,让后方观战的也开始沸腾了起来。

    有计数的人,家人都得意洋洋的。向周围的人,炫耀起了自家的儿子有多优秀。

    “若是南笙哥在的话,这头彩,一定是南笙哥的。”

    岳家没有男丁,所以,岳婷跟岳琪只能坐在那里,兴巴巴的看着。

    林梦雅怕她们无聊,所以特意请了过来,跟自己同坐。

    “岳婷姐,你对我大哥,就那么有自信啊!”

    林梦雅调笑着面前的准嫂子,看着她的粉脸上,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笑意,顿时,也跟着笑了起来。

    “别胡说,南笙哥的武功,你又不是不知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