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拯救白虎作战计划
    第一百零六章拯救白虎作战计划

    “这虎,到是十分的厉害,我带着人去擒它的时候,可损失了好几个兄弟。不知道谁会有这个能耐,能夺得头筹呢?”

    胡路南一改刚刚的阴郁,变得豪爽大气了起来。

    林梦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连一只怀孕的母虎都不放过,还在这里炫耀,简直是禽兽不如。

    “没想到,竟然是二王子带人去抓获的,二王子果然是盖世英豪。”

    刚才还因为一个女人针锋相对的太子,马上就跟胡路南一唱一和了起来。

    林梦雅越发的觉得,这俩个人实在是太过虚伪了。

    俗话说的好,打虎亲兄弟,就是不知道,这俩个看似亲密的兄弟,究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来。

    宴会依旧如常,可林梦雅却没有了陪着他们好继续虚伪下去的兴趣。

    毕竟,这对林梦雅来说,在小帐里的一切,她必铭记在心。

    “主子,你觉得那只老虎,会被谁猎到呢?”

    回帐篷的路上,白芍也觉得这猎虎有些残忍了。

    老虎,是山中的精灵,是属于林中的王者,不应该枉死在这些贵族公子哥的手中。

    “不管被谁猎到,始终是可惜了。不如,我们想个办法吧。”

    林梦雅的话,让俩个丫头眼前一亮。若是真的把白虎放走了,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好,那我们就好好的筹谋一下。”

    拯救白虎紧急作战会议,就在林梦雅的帐篷里,展开了。

    “我觉得,不如把围场周围的的护卫撕开一个口子,这样的话,老虎就可以顺着后山,一直到密林里了。”

    林中玉画了一张简易地图,指着上面的一处,讲解道。

    “我觉得不妥,老虎又听不懂人话,万一它跑错了怎么办?而且,若是在它从缺口突围之前,就被人打伤了,那不是去送死么?”

    白芨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她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几个人又冥思苦想了一番。

    “我觉得,不如现在就把它放了吧。”

    白芷眨巴着水灵大眼,眼巴巴的看着林梦雅,一张小脸,也满是不舍。

    林梦雅白了她一眼,然后幽幽的说道:

    “不如你去*王世子,让他放了那只老虎好不好?傻瓜,要是现在把老虎放出来。要么,它会被再抓回去,要么,就得被禁军们乱刀砍死。”

    帐篷里,再次沉默了下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似乎事情,走进了死胡同。

    “明天的围猎,我会带着林魁他们,率先把这只虎围困起来,而且,我已经命人在京城里,搜罗了给牛马用的麻沸散,你放心就是。”

    龙天昱的声音响起,帐篷里的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

    “这主意倒是不错的,不愧是王爷!”

    白芷立刻拍起了龙天昱的马屁,这可是小姐交代的。

    据说,王爷正在为她的事情奔走。

    她可不想嫁给那西藩的王世子,当什么世子妃。

    “此事,你们放心就好。”

    龙天昱已经找人看过了白虎,果然是一只怀孕的母虎。

    父皇曾经说过,这时间所有的生灵,都是有其自然成长的规律。

    若是一味的逆天而行,最后得到的,只能是自我消亡的下场。

    所以,他才会对这只怀孕的母虎,网开一面。

    “抓到了呢?王爷可有好的处置方法?”

    西藩的风土人情,跟大晋是完全不同的。

    若是这虎留在山林里,也未必会有好下场的。

    “放虎归山,当然是回归它原本的家乡。你放心吧,此事,我已经安排好了。”

    没想到,六个人商量了半天的结果,还不如龙天昱一个人动了脑筋后的结果。

    林梦雅的心情,也变得愉悦了起来。

    似乎,有他在的地方,自己,就完全没有了任何可以烦恼的理由了。

    几个人看到林梦雅跟龙天昱之间,那淡淡温馨而又甜蜜的互动,顿时互相对视了一眼,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到林梦雅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王爷,您喝水么?”

    第一次,跟男人在野外露营的时候单独相处。如不知为何,向来脸大不害臊的林梦雅,却有了些小小的紧张。

    “好。”

    刚刚在宴会上,龙天昱也喝了不少的酒,此时,倒是真有些口渴了。

    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林梦雅这一身骑马装的衬托。

    他越发的觉得,面前的女子,美丽得不似人间凡物。

    灯光下,她面容绝美,气质脱俗。

    一双眼睛顾盼生辉,他见过太多太多的女子,却没有一人,能像她一般,活得如此拥有旺盛的生命力。

    她所在的地方,寒冷退却,就连一贯冷冰冰的王府,都多了许多的人情味。

    下人们怕她,但是最多的,却是尊敬她,因为她从来不会颐指气使。也不会偏袒徇私,哪怕被惩罚的人,也绝不会说出她一个不字。

    这样的女子,他还是生平仅见。

    所以,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幸亏当初,皇后塞给他的人,是她。

    “王爷,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林梦雅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没什么啊。

    “没事,我只是在想我自己的事情。对了,你那时候离席,究竟去哪了?”

    林魁派去保护她的人回禀,林梦雅被带到了一处小帐里。

    随后,太子跟西藩二王子也都跟了进去。

    顿时,他觉得这事,不会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太子跟二王子,跟林梦雅都有过节,若说是凑巧,他才不会信。

    略微沉吟了半响,林梦雅还是把在那里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了。

    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林梦雅只是叙述着事实。

    可话音刚落,龙天昱手中的茶杯,便在瞬间,被他捏的粉碎。

    “你的手!傻瓜,若是扎破了可怎么得了!”

    林梦雅第一时间,就抢下了龙天昱手中碎片。

    可那锋利的碎片,却还是割伤了他的手。

    小心翼翼的,把他伤口处的碎瓷片拿出了出来,再用手绢细心的给他包好,最后,才皱着眉头,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不是没事么?”

    早知道,她就不会告诉龙天昱了。

    “没想到,太子竟然会无耻至此。”

    幼时,不管是他还是太子,学到的都是礼义廉耻。

    可他却没有想到,太子竟然会对自己的弟妹下手。

    难道,孝悌人伦,对太子来说,就一点约束也不曾有么?

    “所以,王爷现在还觉得,太子是继承大统的唯一人选么?这种人,一道得到了天下,那等待黎明苍生的,将是一场浩劫。今日,他可以掳劫我,明日,他便可以淫**女。这便是亡国之兆,王爷都曾想过么?”

    林梦雅的话,一句句的落在了龙天昱的心间。

    心中,隐隐有个声音说道,其实林梦雅说的都是对的。

    可他却还有自己的顾虑,只是此时此刻,不再那么坚定罢了。

    “此事,还是待我考虑一番再说吧。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

    说完,龙天昱离开了帐篷,不知道,人去哪里散心了。

    看着他的背影,林梦雅幽幽的叹了口气。

    为何,怪不得,德妃娘娘跟她说过,一定要磨灭掉龙天昱的宅心仁厚。

    若是放任他继续如此,怕是这辈子,都难成大事。

    可林梦雅却不这样认为,正是因为如此,这些谋臣们,才自愿跟随龙天昱的,不是么?

    只是,现在的龙天昱,还欠缺一点点的东西而已。

    人若是想要变得心狠,必须要经历过一些事情才行。

    心头,有了自己的计划。

    早晚,她都是要离开昱王府的。不管是那个琳琅,还是别的原因,她,都要还给龙天昱一个宏伟的未来。

    “王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站在这里吹风呢?”

    刚想着,林梦雅就听到了外面,有太监奸细的声音传来。

    暗叫一声不好,她忘记了,这里不是王府。

    所以,她必须要跟龙天昱共处一室。

    只听龙天昱颇为尴尬的声音回答道:

    “哦,里面太热,我出来乘凉的而已。”

    林梦雅在帐篷里偷笑,自从跟龙天昱熟悉了以后,她总是能发现龙天昱与众不同的一面。

    比如说,别人抓包的时候,总是会用那种冷冷的语气,遮掩自己的难堪。

    转身,出了帐篷,林梦雅看到了龙天昱,正十分忐忑的站在了帐篷的门口。

    “王爷,天冷了,还不进来睡么?”

    柔美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龙天昱微楞,眼神却飘忽不定。

    “你先睡吧,我还有事。”

    转过头,却有些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去处。

    “难不成,王爷晚上了还要去打猎么?怎么,那老虎放在了我的帐篷里不成么?王爷这么不愿意进来,可是讨厌梦雅了?”

    没由来的,林梦雅就生出了想要逗弄龙天昱的心情。

    一句话,顿时把龙天昱的退路堵得死死的。

    眼神闪了闪,龙天昱只得乖乖的进了帐篷。

    扫了一眼,躲在暗处看热闹的人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