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猛虎
    晚宴的大帐内,龙天昱的心头,忽然涌起了一阵淡淡的不安。

    因为是在外面的关系,他倒是不能跟林梦雅分房睡了。所以,夜也被留在了府里。

    寻了个理由,龙天昱回到了临时充当卧房的帐篷里,可那里,只有林梦雅的四个丫头在。

    “你们的主子呢?”

    拧着眉头,看着屋子里面,也有些错愕的丫头,一丝不太好的念头,划过了龙天昱的心头。

    “主子她,她一个人出去了。”

    最为稳重的白芨,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太对,仗着胆子,回答了龙天昱的话。

    “什么时候出去的?跟谁一起去的?”

    不对劲,这里不是王府,林梦雅不会连一个下人都不带的就出去逛了。

    况且这里荒郊野外的,外面都是漆黑的林子,她,又会去哪里呢?

    “你们马上派人去找王妃,一定要找到她!”

    龙天昱总觉得事情有蹊跷,而且,太子跟胡路南,中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寻了个由头出去了。

    万一这俩个人碰上了林梦雅,起了冲突可怎么办?

    “你们这么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里呢?”

    龙天昱也刚想跟出去寻找,却被一道柔和的嗓音所打断。

    林梦雅掀了门帘,俏生生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王妃!主子!你到底去了哪里,我们都好担心你的。”

    四个丫头一下子就簇拥了上去,柔声细语的嘘寒问暖,好不贴心。

    “我?我只是出去走了走,清狐陪着我呢,没关系的。”

    从小帐篷里出来,林梦雅就快步的走回了自家的房间。

    那三个人只是一时之间被她唬住了,迟了,就一定会醒悟过来。她身边的人再厉害,却也是比不过他们手上的众多底牌的。

    所以,她才能顺利的脱险,真是玄之又玄了。

    “你去了哪里?”

    从她进门的那一刻开始,龙天昱的心,终于安放到了肚子里。

    站在一边,看着她安慰着所有人,却唯独没有看到自己,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悄然的泛起了丝丝的酸气。

    “我只是出去逛了逛,清狐可以为我作证的。王爷,您为何还在这里?宴会已经结束了么?”

    略微有些惊诧,为何会在这里,看到龙天昱。按理说,宴会还不应该结束呢。

    “你没事就好。”

    被林梦雅的话,噎到的龙天昱,心里觉得游戏不得劲。

    明明是因为担心她,所以自己才不管不顾的回到帐篷里来找人的。

    现在看起来,倒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没有来的,生起了闷气的龙天昱,转身就走出了帐篷。

    只留下了林梦雅,傻傻的搞不清楚状况。

    “主子啊,你不知道,刚刚王爷发现你不见了,有多着急,您怎么能这样说呢。”

    白芷倒是为龙天昱鸣起了不平,一副自家主子不知道好赖的神色。

    “我怎么知道,他...算了,一会儿我去找他道歉就是了。你们四个,在这里,没有人找你们麻烦吧?”

    被人扣留的时候,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四个丫头,会被人为难。

    不过好在,周围的侍卫不少,还有是白苏这个高手守护。

    在亲眼看到看到大家都平安无恙后,林梦雅也总算是放下了心。

    “主子放心,有白苏在这里守着,没人能伤害她们。”

    通过这短短时间的相处,白苏早就已经看透了林梦雅。

    她虽然贵为王妃,却极其的重视这些朋友。

    所以,为了王妃,白苏也会拼了命的守护着这些人。

    “好,那我便放心了。白芍跟白芷跟我回去宴会吧。”

    她的提前离席,怕是会引起不少人的猜忌跟非议。

    况且此时,太子跟胡路南也会回到宴会上了,这么场好戏,她,又怎么会错过呢?

    宴会还在照常进行着,果然,所有人都回来了。当林梦雅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有无数道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

    “王爷,多谢您的担心了。”

    坐在龙天昱的身边,林梦雅小小声的说着自己的感谢。

    一句话,让龙天昱微冷的脸,缓和了许多。

    醇厚的声音,在沉默了半刻后,也突然回答道:

    “不用谢。”

    心里暖暖的,可林梦雅却只是端起了酒杯,隐藏住了自己脸上的笑意。

    宴会还在进行,太子跟胡路南的眼神,却快要把林梦雅撕成无数片了。

    “太子请息怒,此事是妾身想的不周到,还请太子责罚。”

    俩人周围都是心腹,因此说话,倒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独孤侧妃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太子的脾气,她是最最清楚不过的了。只是这一次,太子不但没有得到想要的,还被林梦雅反将了一军,他怎会不生气。

    “此事,倒是不怨你。我只是没有想到,那女人,竟然会如此的狡猾。”

    太子端着酒杯,却差点大力到捏碎。

    没想到,竟然会栽倒一个小小女子的手中,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属于龙天昱那个小杂种的!

    这笔帐,他早晚要讨回来。

    “是,多谢太子体谅。不过,灵雎山这里,守卫没有在京都里森严。太子放心,以后我会加倍的小心,不会再让她逃了。”

    其实,独孤侧妃跟林梦雅,并没有多大的仇恨。

    只是这一次后,太子对她的宠爱,必然会受此事的影响。

    王府里姬妾那么多,怕是她想要再得专宠,得破费一番手段了。

    顿时,林梦雅也成了被怨恨的对象了。

    “太子殿下,在我们西藩,真正的勇士,是要能够擒虎射狼的。不知这大晋的灵雎山上,有没有虎狼猛兽呢?”

    明王倒是一副兴致很高的样子,在西藩,能成王的男子,不但要有过人的魄力,还要有超人的勇气跟胆量。

    听说,他年轻的时候,就徒手擒住一只头狼。

    林梦雅倒是多看了明王俩眼,这人,恐怕是极其危险的。

    “这——灵雎山乃是皇家围场,若是饲养猛兽,怕是有伤人的危险。”

    所谓的皇家围场,顶多会有一些獐子鹿之类的小兽。

    说白了,就是怕这些贵族的公子哥,会在狩猎的时候,被猛兽伤到。

    这里,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消遣所以才设有的。

    明王听闻太子的回答,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无妨,年轻人嘛,就是要闯一闯才会有成长,这样吧,我在西藩运来了一只猛虎,不如,就用它当这次狩猎的彩头吧。”

    明王挥了挥手,立刻有四个强壮的西藩武士,抬了一只巨大的铁笼子上来。

    林梦雅定睛看了看,那老虎倒是十分的强壮,刚刚被放在了笼子里,就发出了一声震裂山谷的呼啸。

    这虎比那四个壮汉还要大一号,虽然是被关在了笼子里,却始终高傲得不肯屈服。

    全身上下,竟然是通身得白色皮毛,没有一丝的杂色。

    好一只猛虎!林梦雅的心头,有了几分的惋惜。

    所谓的虎落平阳被犬欺,说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吧。

    “这——这不太好吧。”

    太子看着这头虎,有了些犹豫。

    这老虎,可不是谁都能对付的。何况,那是西藩的老虎,也是山林之王,容不得半点的怠慢。

    “没什么,这虎虽然厉害,但是在我西藩勇士的眼中,也不过是头畜生而已。”

    明王的话里,带着几分挑衅。让太子不得的接下这个招数,勉强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的视线,始终集中在那只白虎的身上,龙天昱有些意外。

    这丫头,不会也觉得擒虎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

    “王爷,到时候,你可不可以放了这生灵一马?”

    有些意外,林梦雅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要龙天昱放了这白虎。

    “哦?可是,若是狩猎开始,想要抓住它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龙天昱本是不打算参与的,只要做做样子就好了。

    可林梦雅却转过头来,一双水眸,坚定的看着自己。

    “这是一头怀孕的母虎,若是真的死了,那它肚子里的生灵,也就完了。”

    林梦雅刚刚细细的观察,这头白虎虽然威风凛凛的,但是肚子明显的不成比例。

    不管它怎么怒吼,却始终,护住自己的腹部。

    林梦雅推测,这虎,可能是怀孕了。

    “你怎么知道的?”

    龙天昱看了一眼,只觉得这虎比平常看起来的都要稍微大一点。

    看来,林梦雅说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我知道,如果我现在要明王放了,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但是,我只是希望,它能把肚子里的小虎生下来再说。”

    林梦雅知道,如果是放在民间的话,哪怕是最为熟练的屠夫,都不会轻易的宰杀已经怀孕的牲畜。

    这是人们约定俗成的规矩,不管再渺的生灵,在繁衍下一代的时候,都是值得尊敬的。

    林梦雅不是个什么傻白甜的小白兔,但是却对这一只母虎,动了恻隐之心。

    “若是如此的话,我尽量便是。”

    不知为何,龙天昱却答应了林梦雅的请求。而后,他才有些无奈发现,在她的面前,自己越来越难说出拒绝的话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