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好一对无耻之徒
    林梦雅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这声音她听着如此的熟悉,熟悉到有些心惊。

    果然,胡路南的身影,出现在了小帐篷的门口。

    这种事情被人发现,独孤侧妃的脸上,阴晴不定。

    若是真的被泄露了,恐怕对太子清誉的损害,却是让她措手不及的。

    “二王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妾身倒有些听不懂呢。”

    脸上摆出了虚伪的笑容,独孤侧妃却用眼神示意,把林梦雅带下去。

    “这女子诡计多端,侧妃不怕她一出了这帐篷,就再也抓不住她了么?”

    没想到,胡路南一把却捏住了林梦雅的手臂。

    势在必得的样子,到完全不像是来拆台的。

    “哦?原来二王子也跟昱王妃打过交道么?既然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不如在一起在这里坐坐如何?”

    独孤侧妃是个聪明人,打眼一看,便知道这位西藩的二王子,跟太子打得是一个主意。

    只是这事,却是太子授意的。到底怎么做,还得看太子的意思。

    “是啊,我们还真是打过很深的交道。”

    胡路南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嘴角上带着冷笑,大有一副吃定了林梦雅的样子。

    没想到,又来了一个西藩的二王子,顿时林梦雅的心头,警铃大作。

    太子跟胡路南是一丘之貉,怕是她今天,要脱身也有些困难了。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最最伶牙俐齿的么?”

    胡路南看着林梦雅,从他见到林梦雅的第一天起,就心痒难耐。

    现在,机会终于摆在眼前,她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羔羊。这一次,他可不会再让他跑了。

    林梦雅冷冷的瞪了那俩个人一眼,却扭过头,不肯再说半个字。

    “好一个倔强的美人,在我们西藩,美人就是越烈性的越够味道。若不是太子看重了你,我还真想把你带回西藩,成为我的女奴。”

    胡路南不怀好意的说道,人也邪笑了起来。

    林梦雅冷冷的看着这个无耻之徒,明明同样是王室的贵族子弟,人跟人,还真是不一样。

    “二王子真是爱开玩笑,不管怎么说,这女人也是我们大晋的子民。若是二王子想要女奴,外面的那些女人们,你可以随意的挑选。”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不悦,这可是他看重的女人,怎可被别人轻易的夺走?

    太子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帐篷内。

    林梦雅看着这屋子里的三个人,大脑在飞速的运转。

    看起来,他们好像也不是很和谐的样子,那她,也就有了脱身的机会。

    “太子殿下倒是会怜香惜玉,只是,她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弟妹。如果被你收用了,怕到时候,也是一桩丑闻吧。”

    胡路南好像是根本不惧怕太子的样子,林梦雅心头有数了。

    这俩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林梦雅决定,静观其变。

    “我本以为,二王子会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草包而已。”

    太子的语气,愈发的冷冽了起来。一张脸上,也布满了阴云。

    心头,暗藏着杀机,看来这个西藩的二王子,留不得了。

    “你不用想要除掉我,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若是此时我出了意外,那我们的合作,也就宣布终止了,不是么?”

    可胡路南却一点都不在乎,邪邪的笑了起来,仿佛吃定了太子,不会真的像他痛下杀手。

    “你在威胁我?”

    太子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开始转为阴冷。

    他最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在大晋,除了母后,没有人能凌驾于他之上。他才是以后大晋的唯一主人,这个西藩的二王子,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不,我只是希望太子能够三思。”

    被林梦雅的眉毛冲昏了头脑的,也并非是太子一个人。

    如果,胡路南是一个极为有野心的家伙。

    江山跟美人,从来都是他的目的。所以,他才不会轻易的放弃。

    “太子,二王子,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的伤了和气呢!”

    独孤侧妃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胁,太子的床上,来来回回的有了那么的美人,却从未有过一个女人,能让太子如此的放在心上。

    这个女人,怕是不能留在太子的身边了。若是送到西藩去,还能做一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哦?独孤侧妃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胡路南转头,看着这个为了讨好自己的丈夫,竟然能够亲自设下圈套,把别的女人送上自己相公床上的女人。

    “我只是个妇道人家,见识浅薄。美人谁都喜欢,但是若是为了一个小小女子,伤了和气,岂不是太不值得了。太子,您说是么?”

    独孤侧妃的话,让太子清醒了不少。

    他刚刚,也是被胡路南激起了火气。

    想起前不久,俩个人之间的约定,对林梦雅的势在必得,也削弱了许多。

    但是,被人半路截胡,面子上始终是过不去的。

    阴沉着一张脸,可眼神,却不再那么的阴险毒辣了。

    “你们倒是好算计,想要把我当成战利品,不过,也得问问我的意思吧。”

    林梦雅只觉得好笑,为什么这几个自大的人,都这么觉得要吃定了自己?

    太子也好,胡路南也罢,其实都是蠢货。

    为了个女人,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人,还能有什么前途。

    “哼,你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胡路南倒是丝毫不担心这个女人会跑掉,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了。外面有不少很隐秘的侍卫,别说是她一个小小女子了,就算是自己,进来也颇费了一番功夫的。

    “你们一个是大晋的太子,一个西藩的二王子。而我呢,却是大晋的昱王妃,难不成,你们真的觉得,让我在这个世上消失,会如此的简单么?”

    林梦雅的淡定,让另外的三个人,心头都有些微微的不安。

    只要是跟她打过交道的,都知道这个昱王妃向来是诡计多端,主意多得是。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

    “别白费心机了,我身边有高手环绕保护。今天之所以只身前来,为的,也是看你们打得什么主意。不然的话,你们以为,我为何会连一个侍女都不带就过来了?”

    林梦雅坐在那里,一副悠闲的样子,让人完全摸不透她。

    清狐早就跟过来了,只是一直在暗中待命。只要她一声令下,这里的几个人,还不够清狐大开杀戒的呢。

    一双美眸里,噙着三分嘲弄,顿时,然屋子里的几个人,心头微微一愣。

    这女人,有古怪。

    “是么?那你的高手在哪里呢?不如叫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胡路南却扣住了手中的匕首。

    只要那高手出现,就趁其不备,冲过去杀掉。

    可林梦雅却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那一副赤果果的鄙视,完全没有任何的修饰。

    “你以为,他会傻到让你看到?如果不信我的话,除了门口这几个,你们可以试试看别的人在不在。”

    清狐其实刚刚就在这个帐篷里面,除了林梦雅外,没有人知道他的藏身之地。

    有时候,人的眼睛是会骗人的。可惜,面前的三个家伙,并不知道这个道理。

    “来人!来人!”

    太子偏偏不信,可连叫了俩声,都没有人回应。

    门口守着的俩个侍卫,也有惊奇的看着周围,他们之前都是得到了统一的命令,只要里面的人喊了,就一定要冲进来的。可现在,为什么就剩下他们自己了?

    “别叫了,我的人已经帮你们暗中把人除掉了。若是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了,善后也是十分的麻烦。”

    林梦雅淡淡的说道,她的嗅觉,要比一般人灵敏得多。

    空气中,游移着淡淡的血腥味。

    清狐的剑极快,杀人的伤口,都不会流出太多的血液。

    所以,这股血腥味,除了她以外,没有人能分辨得出来。

    这一会儿,怕是这些侍卫们,都已经命丧黄泉了。

    “太子,我们该怎么办?”

    独孤侧妃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原本,他们还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可只是短短时间内,事情竟然会发生如此大的逆转。

    好一个可怕的昱王妃!她从未想过,这女人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

    “我不会伤害你们,因为我还没有想把天捅破。今日的事情,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你们好自为之。”

    主动权,又完全的回到了林梦雅的手上,只是,她却不会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

    现在杀了他们,不过逞一时之快,其实却是后患无穷的。

    况且,都是皇室宗亲,手上必然是有底牌的,林梦雅还不会想到鱼死网破的这一步。

    “没想到,我竟然又败在你的手上了。”

    阴沉着脸,胡路南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因为她,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暗点,都被她一窝端了。

    为什么,他总是斗不过这个女人。

    “以后,你就会慢慢的习惯。”

    林梦雅淡淡一笑,说出的话,却让人很想掐死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