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灵雎山之行
    狩猎?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林梦雅满脑袋的问号,难不成,那西藩明王是在家里野惯了,所以,来到大晋也非得要去打猎不成么?

    “好,我知道了,你去回禀王爷。一切我会打点妥当。”

    看样子,她也是要一起随同前往的。

    清狐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外,眼睛里总是闪过疑惑的表情。

    “你在想什么?”

    “今天我出门的时候,在大街上看到了桃花坞的标记。那标记只有我们桃花坞的人才能看懂。”

    林梦雅也没想到,已经销声匿迹一段时间的桃花坞,竟然也会活跃起来。

    “你能帮我,打探到他们的目的么?”

    清狐说过,桃花坞的杀手们,轻易是不会到京城来走动的。

    很奇怪,尽管他们的总部设在京城城郊,可全员都被警告过,不许在京城露面,也不许在京城犯案。

    林梦雅想了又想,决定还是要小心为妙。

    “可以,俩个时辰后,我会把所有的情报都带回来。”

    清狐虽然平常有些不着调,但是做事却是十分的牢靠。

    点了点头,人已经从林梦雅的面前消失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太子那边,已经传了口谕下来。

    除了林梦雅跟龙天昱要去以外,姜如沁跟林梦舞,也在传召之列。

    难道,是宫宴上不死心,所以,在灵雎山狩猎,也要动和亲的脑筋么?

    林梦雅暗自想了想,决定这一次要带着全员出动。

    “夜,你在么?”

    林梦雅声音刚刚落下,夜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们这些高人啊,总是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好在,她都一点不觉得惊讶了。

    “属下在,请王妃吩咐。”

    夜依旧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黑色面具下的那张脸,怕也是一样的冷冷清清吧。

    “我想问你借一个人,后天去灵雎山,我想把院子里的人都带过去,你能不能找个人,看住我的院子?”

    其实,如果有人想要暗中做什么事的话,院子里有人,反而会碍手碍脚的。

    她不想再让院子里的人受到任何伤害了,所有的不稳定因素,这一次,她都要全部铲除。

    “王妃放心,暗卫的人,会每天十二个时辰,全部都看护住王妃的流心院。”

    夜说话沉稳有力,一看就是个能够信赖是的人。

    林梦雅点了点头,有夜在,院子里应该会无恙了。

    “好,如此我便放心了。”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觉得,家里只剩下德妃了,她这个做儿媳的,有必要去请安。

    “来人,去雅轩!”

    时间飞快,俩天的时间一转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一大早,打扮一新的林梦雅,就带着四个丫头加上林中玉出了门。

    “启禀王妃,王爷已经跟太子殿下,还有王世子殿下先行一步了。”

    早有小厮,快马来回禀。

    林梦雅点了点头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启程吧。”

    “走!”

    林魁跟在龙天昱的身边,邓管家则跟在林梦雅的马车边上。

    华丽的马车,浩浩荡荡的在大街上形成了一道风景线。

    围观的老百姓,纷纷都出来看热闹。

    “主子,咱们院子里没人看着,真的不要紧么?”

    能出来玩,对性子沉稳的白芨来说,也是一件乐事。

    可每一次,她都是在家里看家的。这一次,家里空无一人,她还真怕会出点什么事情来。

    “能有什么事呢?你放心吧,我早就有安排了。况且,这一路上,怕是也不会太平了。”

    清狐混迹在侍卫中,隐隐的保护着林梦雅所在的马车。

    他昨天得到的情报,是所有的杀手,已经往灵雎山的方向去了。

    虽说,他们不一定去冲着林梦雅去的,可倒是早有阴谋了。

    为了这一大家子的人,林梦雅必须早作打算。

    “对啊,白芨姐姐你就放心吧。姐姐说有安排,就肯定是有安排的。”

    林中玉也帮腔说道,他今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狐裘袍子,正是前几日白芨赶着给他做的。

    这么一衬,更是显得他俊俏风流,面色如玉了。

    “是啊,咱们在府里,都要憋出毛来了。这一次,不如好好的放松一下吧。”

    窝在角落里的林梦雅,翻看着面前的书。

    虽然不知道,明王此举有何意义,但是总归,是逃脱不得的了。

    况且,还有白芷的幸福呢。

    王府的马车不小,轻松的坐下了他们这六个人不说,还有富余。

    林中玉觉得没意思,闹着要出去骑马。

    叫了邓管家看着,便牵了一批枣红色的骏马过来。

    “玉少爷,这马名叫烈火,是王爷特意为您准备的,神骏无比。”

    马车外,邓管家如是说道。

    林中玉看着很喜欢的样子,摸了摸马头,一个利落的翻身,就上了马。

    看着那红色的马,上面坐着白衣公子,林梦雅的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

    邓管家的话,让她的心头一暖。

    特意为小玉准备的么?

    原来,她院子里的人,龙天昱都一一记得呢。

    “其实,王爷对主子您,还真是不错呢。”

    白芨是个最最妥帖的人,瞧了王妃是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都说啊,咱们王爷是个冷面阎罗,奴婢看来呢,王爷对王妃,却是再好不过的了。王妃咳嗦了俩声,便有顿好的川贝枇杷摆上了桌。天气冷了,那香木的银炭,便早早的在小厨房里备下了。王妃爱吃的糕点水果,更是成天价的从冰室里冰着。就连我们几个奴婢,也都跟着沾了光,得了王爷的恩惠呢。”

    林梦雅从来没有想到,龙天昱竟然已经为她做了那么多了。

    嘴角处的笑容,终于转为了甜蜜。

    哪怕,她比不上那个琳琅郡主。

    可在龙天昱的心里,是不是也有了属于她的一席之地了呢?

    放下了手中的书,遥看窗外的某个方向。

    林梦雅舒了一口气,他跟她,也许在男女情分上无缘。

    可却不妨碍他们,成为好朋友的吧?

    那她还何苦,给自己找那么多的烦恼呢?

    看着在远处,快乐的飞驰的林中玉,林梦雅决定,不再给自己徒增烦恼了。

    就这样,挺好。

    马车晃晃荡荡的,行驶了整整一天,才到皇家围场灵雎山。

    这一片林子茂密,山脚下却一片开阔的草原。

    所有的人,都在山脚下扎营了。

    一天的劳顿,倒是没有磨灭掉男人们的性子。

    才刚到围场,便已经有人布置好了建简易的宴会。

    林梦雅换好了衣服,也带着丫环们到了宴会的帐篷。

    “王爷,王妃到了。”

    林魁伏在龙天昱的耳边轻声的回禀,龙天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向了帐篷门口的方向。

    所有的男人们,都换上了轻便的皮甲。

    威风凛凛的样子,比京城内的贵气,更增添了几分属于男人的粗粝帅气。

    女人们则各有千秋,有的,依旧是曳地长裙,仙气儿十足。

    可更多的,却是换上了紧身的骑马装,英姿飒爽。

    林梦雅便是其中,最为出挑的人物。

    只见帐篷门口,一身红衣的娇俏美人,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红衣上,绣着金色的牡丹。包裹住了她娇小纤细的身材,那副干练的样子,却更加有种巾帛不让须眉的英气妩媚。

    一头乌发,只是简单的束起,带了一枚紫色的玉冠。

    更平时的高贵优雅不同,现在的林梦雅,更是有种让人不能直视的魅力来。

    “寒哥哥,这位三嫂,一点都不像是个王妃,倒更像是个女将军呢!”

    龙轻寒的身边,坐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小丫头。

    少女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却生的可爱无比。只是,眉宇间略有些傲气,将来,一定是个让男人感到棘手的人物。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位三嫂啊,就是个女英雄。”

    龙轻寒纸扇遮面,可眸子里,却也有不掩饰的惊艳。

    他从不知道,原来女子,也可有如此的帅气的一面。

    阴柔跟阳刚,如此完美的结合,哪怕是阅尽千帆的他,也觉得新鲜无比。

    这一刻,他也突然有些羡慕起三哥来了。

    “昱王妃到——”

    太监们的唱喝声,立刻表明了林梦雅的身份。

    带着礼貌的笑容,林梦雅款款的走向了龙天昱。

    “王爷。”

    朱唇微启,那吐出的话语,都好像是染上了酒香,让人闻之欲醉呢。

    “坐吧。”

    点了点头,龙天昱却一点点的意外都没有。

    只是,那眼眸的深处,却不禁涌上了一丝丝的惊艳来。

    他的王妃,果然是让所有人都羡慕的。

    “哈哈,三弟的王妃,每次都看到,都令为兄惊艳不已呢。三弟好福气,为兄敬你一杯。”

    太子已经喝了几杯烈酒,因此语气,也有了些轻浮。

    不过好在,这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即便是被人听到了,也以为只是兄弟间开个小玩笑而已。

    林梦雅收敛起了笑容,却没有发作。

    眸子里,却忽然闪过几丝冷芒,如此登徒浪子,怎么配当上一国的储君?

    “太子此言差矣,我看这女人啊,越是美丽的,也就越是危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