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流心院观战团成立
    “是,属下这就去办。”

    邓管家点头称是,一想到琳琅郡主要来京城了,别说是王爷了,就连他,也觉得十分的高兴。

    “你下去打点吧,府里小库,若是有什么金贵的药材,都拿些给琳琅送去吧。她身子弱,又受了伤,需要进补。”

    小库一向是由林梦雅打点的,龙天昱知道,那丫头精通药性。

    所以,给琳琅的药材,由她打理最是妥当了。

    “是。”

    邓管家行礼退下,回到了书房的龙天昱,却独自的品味着刚刚,跟林梦雅的拥抱。

    他从不知道,原来抱着一个人,竟会有如此满足的感觉。

    就好像是久旱之人,终于遇到了解渴的甘霖。

    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

    唇角,在他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愉悦的弯起,连书桌上的文书,都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可转眼一想到了清狐跟林梦雅相拥的那一幕,顿时,帅气的脸上,勾起了一抹阴沉。

    这种福利,他一个人独享就可以了。

    从袖口,拿出了一枚小巧的骨笛,用力的吹响后,不消片刻,夜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主子有何吩咐?”

    看着跪倒的夜,龙天昱的脸色严肃,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以后,不得让清狐再接近王妃。若是看到有逾矩的动作,杀无赦。”

    夜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没听错吧?

    “是,王爷。”

    龙天昱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

    “你退下吧,记得,清狐的手,不得触碰到王妃的衣角。否则,你就砍掉他的双手。”

    哪怕是对待敌人,王爷都没有如此的凶残过,可见,这王妃,着实的不一般。

    流心院内,林梦雅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琳琅、琳琅、琳琅,这个名字,如同魔咒一般,缠绕着她的心。

    明明告诫了自己,不能动心,也不要动心的。

    为何,她会这么难过。

    “主子,你怎么了?”

    白芍拿着一大把的雏菊,站在林梦雅的面前,眨巴着水灵大眼,看着趴在桌子上毫无精神的林梦雅。

    “我没事。”

    有气无力的回答完,连林梦雅自己,都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沮丧。

    四个丫头都围在林梦雅的身边,担心的看着自家主子。

    “小家伙,怎么像是霜打的茄子了,这可不像你吧?”

    得到了林梦雅爱的抱抱的的清狐,倒是笑得十分悠闲。

    腆着一张灿烂的笑脸,就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你干嘛笑得开心!哼!”

    伸出手,用力的捏着清狐的脸蛋,把那张阴柔俊美的脸上,搓扁揉圆。

    看着他哭丧着一张脸,任由自己上下其手的时候,林梦雅的心情,总算是好了那么一丢丢。

    “我没事的啦,你们不用担心。”

    每次看到清狐那委屈得如同小媳妇的样子,林梦雅的心情都会一片大好。

    只是,却看到四个丫头,却正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后面。

    她后面,有什么?

    转过身去,意外是的看到了一身黑衣蒙面的夜。

    此刻,那家伙手持一把利剑,却站在她的身后,眼神复杂。

    “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吧?”

    林梦雅迟疑的说道,看了看四周,都是熟悉的面孔,没有生人啊?

    “王爷说,如果清狐敢碰到王妃的衣角,就让我废了他的双手。”

    可目前的情况下,王妃主动伸手摸了清狐的脸。

    那他怎么办?是砍掉清狐的脑袋么?

    夜理智到冰冷的脑袋,第一次乱成了浆糊,抽出了自己的剑,就向清狐杀去。

    “我警告你啊!刚刚我是手下留情,才没有要了你的狗命,你别得寸进尺!”

    清狐气急败坏的哇哇大叫,他承认,上一次是他不对。

    可这是怎么回事?转眼间,这黑布隆冬的家伙,怎么就奔着自己来了?

    夜的武功狠戾,手段干净利落。清狐虽然不差,但是一时仓促,连武器都没带,只好十分狼狈的左右逃窜。

    “哎呀!你还越说越来劲了!梦雅,快一点来管管这只疯狗啊!”

    清狐来回来去的抵挡,夜又好不留情追赶,只把个好好的流心院闹了一个鸡飞狗跳。

    “真的不用管么?主子,我看那黑衣大哥,好像武功更高的样子呢。”

    白芷担心的看着不断大呼小叫的清狐,虽然,这俩个家伙的样子,倒是很好笑。

    可是刀剑无眼,若是伤到就不好了。

    “不用,其实清狐的武功,远远的高于那个黑衣人。他只是在逗他玩罢了,就算追个三天三夜的,只要不脱力,都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白苏武功底子也不弱,虽然比不上那俩个变态的,可总归能够看出个门道来。

    五个女人躲在屋子里,一边吃着茶果喝着香茗,一边看着外面这一场追逐大戏。

    “姐姐,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做完了功课的林中玉,也加入了流心院观战团。

    林梦雅挥了挥手,把他也招了进来,六个人都坐在小屋里,看着外面的闹剧。

    “少主。”白苏站起来,眼神带着几分畏惧的看向了林中玉。

    白苏跟林梦雅混的熟了,知道她不是一个讲究虚礼的人,所以,跟她的相处,一愈加的平和了。

    只是,在面对林中玉的时候,却还是不免,有些拘束。

    “你瞧你,没事的时候耍威风,都把白苏吓坏了。”

    林梦雅挪揄道,她可不希望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最后也变成个冷脸王。

    “我哪有,姐姐你老是冤枉我。”

    垮下了小脸,林中玉一副被嫌弃的可怜模样。

    林梦雅无奈的叹了口气,自从摸准了她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清狐跟林中玉,倒是越来越会装可怜了。

    “好好好,你没事,来,坐姐姐身边来,姐姐考考你的功课。”

    林中玉乖乖的在林梦雅的身边站好,那乖巧的样子,让白苏简直觉得天塌了。

    “白芨姐姐,少主他——不,是玉少爷,他在小姐的面前,都是如此乖巧听话么?”

    偷偷的拉了拉白芨的袖子,白苏难得的八卦了一回。

    “是呀,玉少爷对我们都很好的。尤其是对主子,又乖巧又听话。主子前些日子还说来着,说玉少爷是什么暖男。”

    白芨笑了笑,回身把自己做到一半的狐裘袍子,放在林中玉的身上比量了一下。

    白苏瞪大了嘴,看着林中玉就这样乖乖的被白芨摆弄着,心里却翻起了滔天骇浪。

    天呐,她可是记得,前今天有个不长眼的拉了少主一把,就被砍断了双手。

    这院子里的人,还真是都不一般呢!

    “呼呼——死丫头,没良心的!亏爷救了你那么多次!”

    气喘吁吁的清狐,抓起了林梦雅面前的茶杯倒进了嘴里。

    那死心眼的家伙,也不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正躲在角落里也平复着翻滚的内息呢。

    “我看你是年纪大了,所以体力跟不上了吧?夜,你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多谢王妃,属下不用。”

    果然,从角落里传出了夜的声音。

    虽然极力的忍耐,却还是能够听出内息不稳的气喘声来。

    “你没打伤他吧?”

    林梦雅小声道,其实,她也是为了让清狐来测试一下夜的武功。

    “没有,那家伙武功招数很奇怪,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保护你,绰绰有余了。”

    清狐坏坏的回答道,他刚刚逗着那家伙玩的。

    而且那家伙,对他也没什么杀心,不然的话,以这种死士的性格,非得纠缠自己到死。

    “王妃,王爷吩咐属下,来拿小库的钥匙。”

    大战方歇,邓管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流心院里。

    “白芍,去跟邓管家一起去拿。不知道王爷这才,要什么?”

    林梦雅没想太多,自从她掌管王府以来,龙天昱也把房产地契,还有一些产业,都交给了林梦雅。

    “回王妃的话,是送给并州的琳琅小姐的药材。王爷说,希望您能亲自帮着挑选一些。”

    心猛的一沉,刚刚,因为清狐跟夜的追逐而渐渐放晴的心扉,却又再次的乌云密布了起来。

    脸上勉强的带着几分和善的笑容,林梦雅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心酸的感觉了。

    “好,白芨白芍你们俩个随我来,其他人,好好收拾收拾院子。”

    所有人,都看出了林梦雅的不开心,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莲步轻移,林梦雅带着两个丫头,一路去了王府最隐秘的小库房。

    这里收藏着府里大部分的金银细软,更有一块,是林梦雅专门用来收集珍贵药材的。

    大开三道大锁,俩道小锁,几个人才到了最里面。

    一进门,干燥的屋子里,散发出阵阵的药香。

    只是嗅着,就觉得神清气爽。

    无数的药材,放在了小盒子里,陈列在墙边的柜子上,每一个柜子上,都写着药材的名字。

    这里,有许多竟是外面有市无价的珍品。

    哪怕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邓管家,也觉得震惊无比。

    林梦雅坐在桌边,指挥着俩个丫头拿了一些人参灵芝鹿茸什么的,心头,却翻滚着泛着酸气的疑问。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