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一处相思两处情愁
    “这——你刚刚,跑去哪里了?”

    林梦雅伸出手,使劲的掐了掐清狐的脸蛋,发现,这绝对不是错觉。

    “哎呀呀,疼疼疼!我刚刚就在你的面前,只是你看不到我而已。”

    好不容易,才从林梦雅的手中,拯救回了受苦受难的脸蛋,清狐一脸哀怨的看着林梦雅,解释道。

    “这是利用人的视觉盲区,所以造成隐身的假象么?没想到,在这么久远的时间里,人就懂得利用这个原理了。”

    林梦雅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桃花坞的那些是杀手们,总是能够突然出现,又突然撤退。

    秘诀,原来在这里。

    “对了,你从桃花坞里解脱出来了,那那些杀手们呢?”

    桃花坞,算是清狐一手建立起来了。

    如今,他脱身了,可那些杀手们,却不一定也会重新开始。

    “他们,早就有了新的坞主。从我失手被擒的那一刻开始,在桃花坞的眼中,我就是个死人了。”

    提起,那个被他视为炼狱的地方,一丝冷笑,从清狐的脸上划过。

    那幕后之人,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世上的奇毒,竟然会被林梦雅解开。

    而他现在,音容相貌,跟过去天差地别。

    即便是跟桃花坞的人对上了,那些人,也绝不会认出他来。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回了流心院。

    林梦雅突然升了几丝疑惑,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么?”

    初次见面?清狐嘴角,划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这见面,还真是让他印象深刻啊。

    “我当然记得,小丫头,我倒现在还有一点疑惑,你真的把他给——”

    “当然没有了,其实那天你嗅到的糊味,是烤猪肉的味道。”

    听着林梦雅毫不在乎的说道,清狐脸上的表情,那是格外的精彩。

    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算是明白了,敢情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被这丫头,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现在这个样子嘛,不算冤了。

    “我以前问过你,桃花坞真正的主人是谁。还有,那个花钱买我性命的人,究竟是谁?”

    眼看着,俩个人走回了流心院。

    这是真正是,属于他们的地盘,因此,清狐也没有了许多的顾忌,略微回忆的一下,回答道:

    “桃花坞的主人,就是驯养我们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因为,他总是带着面具。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人,一定拥有极高的权势跟地位。而且,平常桃花坞的运转,全部都是由我全权处理。可唯独你的这件事,是他亲自,跟我说的。”

    哪怕现在,已经脱离了桃花坞。

    可是想到那个所谓的主人,清狐却还是忍不住全身发抖。

    那人,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跟他一起训练的少年,有几个因为反抗的,都被他用极其残忍的手法处死了。

    哪怕是现在,他以浑身沾满了鲜血,那些场景,却还是一场噩梦。

    “清狐?清狐?”

    走在前面的林梦雅,唤了他俩声,可那家伙,却还是待在原地。

    林梦雅走了过去,而清狐,突然面如白纸,额头布满了冷汗。

    看了看清狐的眼睛,却发现,竟然是一片涣散。

    林梦雅立刻明白,一定是过去的记忆太震撼,所以,他一时陷入里面出不来了。

    什么也没多想,一把把清狐抱住了,她要让清狐知道,现在,他已经完全的解脱了。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那人再也不能控制你了,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轻柔的嗓音,柔声安慰着清狐。

    林梦雅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让他知道,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僵硬的身体,在林梦雅的安抚中,逐渐变软。

    直到清狐回抱住了她,林梦雅突然感觉到,肩头,有湿意传来。

    “我...谢谢你,丫头。”

    一声谢谢,道不尽的是他从前惨淡的人生。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刚想安慰几句清狐,却愕然的发现,不远处的门口,龙天昱的身影,就站在那里。

    下意识的,把清狐从自己的怀中推开。

    可明明龙天昱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改变,可她就是觉得,那家伙生气了。

    “王爷——”

    龙天昱转身就走,林梦雅没有任何的思考,就冲了过去。

    院子里,只留下了愣愣的清狐,看着林梦雅冲出去的背影。

    真是的,小丫头的嫩豆腐他还吃够呢,那碍事的家伙,怎么就来了呢?

    林梦雅追着龙天昱到了勤武院,明明,龙天昱还是一副冰冷冷的扑克脸,可她就是觉得,龙天昱生气了。

    “王爷,你等等我!”

    林梦雅提起裙摆,努力的想要追上龙天昱的脚步,可那家伙,却还是健步如飞。

    “龙天昱,你给我站住!”

    忍无可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林梦雅,终于爆发了自家的脾气。

    颇为霸气的一声喊,却意外的,让龙天昱停下了脚步。

    “你为什么走的那么快!你看看,你个子那么高,腿那么长,我怎么追的上你!”

    林梦雅绕到了龙天昱的面前,嘟着嘴数落着他。

    “你生气对不对?难道,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么?”

    不对啊,她最近温柔乖巧,别说是惹龙天昱生气了,就算大门都没迈出去几步吧。

    看听到林梦雅的话后,龙天昱却又拔腿就走。

    你走我追的模式再次开启,知道林梦雅发了狠,用力的追上了龙天昱后,癞皮狗般的,拉住了他的衣服。

    “你...你再敢给我走一步试试看!”

    从穿过来到现在,林梦雅就没有过这么大的运动量。

    龙天昱这下子终于停在了林梦雅的面前,看着面前的女子,粉白的小脸蛋,因为跑了几步的关系,而变成了粉红。

    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心,帮她平复着呼吸。

    “王爷——”

    “叫我龙天昱就好。”

    这是跑了这半晌了,龙天昱说的第一句话。

    低沉的声音,带着他特有的磁性,林梦雅愣了愣后,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龙天昱,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不高兴,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救了白芷,也救了我。”

    龙天昱的多番维护,她都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的。

    不管,龙天昱是因为什么理由,她,都会感激龙天昱一辈子的。

    “谢谢你哦!”

    甜笑着,给了龙天昱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在对方身体一僵后,转而也反手抱住了她。

    脑袋里灵光一闪,刚刚她——

    难道,**oss吃醋了?

    哦买糕的!这怎么可能会发生?

    就在林梦雅,想要进一步确定的时候,旁边一声不合时宜的轻咳声,却让俩个人,迅速的结束了这一个意料之外的拥抱。

    “王爷,并州传过话来,琳琅郡主,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邓管家的声音想起,刚刚还抱住林梦雅的龙天昱,却松开了自己的手,转而问道:

    “琳琅要不要紧?可找了大夫看了?”

    琳琅?这是林梦雅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也是龙天昱,第一次提起这个名字。

    抬头,看了看那张俊脸,却第一次,在这张脸上,读出了关心二字。

    心里,猛地一沉。

    那些属于少女的粉红色的泡沫,完全的消失不见。

    从龙天昱的表情里,她已经读出了许多。

    心头,无端端的涌上了一抹苦涩。

    如今看来,还是她想多了。

    “王爷还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了。”

    勉强自己,依旧维持着那副清淡如水的表情。

    林梦雅不想在再这里,听到有关于琳琅的任何事情了。

    龙天昱点了点头,一双眸子,落在了她的身上,轻轻的,为她整理好了头上松掉的玉钗。

    “多谢王爷,梦雅告退。”

    林梦雅有些疑惑不解,却还是把真正心意,埋藏在了心底。

    转身,优雅的从精武院里退了出来。

    其实,这些事情,她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了不是么?

    还好,还好,在她还未曾搭上自己的一颗真心。

    她还可以在那一天来到的时候,潇洒的离开。

    “王爷?王爷?您还在听么?”

    书房内,龙天昱第一次走神了。

    他只是听夜说,林梦雅被人跟踪了,脚,就自动的走到了流心院。

    可意外的是,在看到林梦雅抱着清狐,细心的安慰着那人的时候。

    他的心里,竟然盘旋着的想法是,要不要动用王府的侍卫,一人给清狐一刀,捅死他比较好。

    活了二十多年,这是他第一次,拥有如此强烈的杀人动机。

    “我没事,你继续说吧。”

    邓管家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琳琅郡主说了,早前您大婚,她有事不能来亲自庆贺,这次养好了伤后,她会亲自来王府送贺礼的。”

    琳琅要来么?龙天昱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如是她来的话,那定然会跟林梦雅,颇为投缘吧。

    依琳琅的性子,必然,是极喜欢林梦雅的。

    “好,你去派人安排打点一下。顺便,再把姜晟送去并州,切莫让庸医,误了琳琅的病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