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万全之策
    清狐又开始给林梦雅出些馊主意了,反正,在他的眼中,除了他家的小丫头,任何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可林梦雅却不能做到如此绝情,白芷护她之心,比亲姐妹不逞多让了。

    如今,她不能就这样白白送了白芷去受罪。

    “看明王的架势,是非要娶到白芷不可了,西藩又不是没有女人,干嘛都来大晋娶媳妇呢!”

    院子里,白芷正没心没肺的笑着。

    比起自己来,白芷更像是这个年龄的少女,阳光,甜美,拥有灿烂的笑容。

    哪怕,拥有暗无天日的过去了,可她,还事一心一意的保持着自己内心的美好。

    从未有一天,林梦雅会觉得,白芷,其实才是他们这些人里,最为坚强的。

    “不行,我一定不能让白芷就这样嫁给胡天北!”

    下定了决心,林梦雅从小榻上起来,收拾了一番后,没带任何人,就出了流心院的大门。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找龙天昱想个完全之策才行。

    脚步轻快,转眼就到了龙天昱的书房。

    可刚要敲门,却又生生的止住了。

    事情,是她惹出来的。

    如今,又要让龙天昱给她善后,是不是有点不太地道?

    想着,人,就打起了退堂鼓。可刚一转身,就有龙天昱的声音传来。

    “是谁在外面?”

    没想到,就这样被发现了。

    林梦雅只好硬着头皮,轻轻的打开了龙天昱书房的门。

    “王爷,是我。”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林梦雅抱着诚心诚意的态度来求人的。

    一张小脸,扬着几分讨巧的笑容,尽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温和无害的形象。

    龙天昱正坐在书桌后面处理公*文,抬头看了她一眼后,随口说道:

    “有什么事就说,这样笑——不太适合你。”

    林梦雅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没想到,每天都僵着一张脸的龙天昱,竟然也是个补刀的高手。

    “王爷,我倒真是有事要求您,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

    龙天昱抬起头,又看了她一眼,片刻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斟酌再三,还是选择开口说道:

    “我要说的,就是关于白芷的事情。她不仅仅是我的侍女,她还是我的姐妹,所以,我不想她去和亲,更不想她去受苦。”

    有些意外,林梦雅会因为一个侍女的事情而开口求他。

    但是细想想,却是意料之中的。

    放下了手中的笔,龙天昱走到她的面前,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密函。

    “这是——”

    “这上面,收集着胡路南这些年里,心怀不轨,想要篡位的证据。你知道,该怎么好好用它的吧?”

    愕然的看着手中的密函,她从未想过,事情,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就能解决。

    “不行,王爷,这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我不能就这样随意的浪费了!”

    每一份情报的获取,都伴随着无数的牺牲。

    身处昱王府的林梦雅,更是清楚,这东西,有何种的分量。

    可龙天昱,却态度坚决。

    拉过了她的手,把密函,硬生生的,塞进了她的手中。

    “如果不用,它也只是废纸一张。我还有事,你先退下吧。”

    不容拒绝,龙天昱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林梦雅张了张嘴,最后,却只是紧紧的握住密函,转身退下。

    手指上,被龙天昱触碰的温度还在,明明,也跟她是一样的温暖,却在接触的刹那间,如同烙印一般,刻进了她的心头。

    能获取更多利益的密函,龙天昱,就这样轻易的给了她。

    对她来说,白芷很重要,但是对龙天昱来说,白芷,根本就无足轻重。

    到底,龙天昱是为了什么?

    在这一刻,原本清明的林梦雅,也有些糊涂了。

    她,再也不能简单的说服自己,龙天昱仅仅是个供她吃喝的boss,那么的简单了。

    头脑乱乱的,林梦雅信步在王府的花园里乱走一通。

    丝毫没有发现,一双闪烁着恶毒的眸子,正无时无刻的,都盯在她的身边。

    花园的小亭子内,林梦雅趴在桌子上,任由微凉的风,带走脸上,渐渐升温的热度。

    没错,前世今生,加起来也快奔四的林梦雅,竟然因为一个简单的触碰,脸红了!

    苦笑不得摸着自己的嫩滑的小脸蛋,她,可不是传说中的娇羞少女了好不好?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林梦雅,丝毫没有预感到,那双藏满了阴鸷的双眼,正盯着她手中的密函。

    就在那双眼睛的主人,想要现身夺取林梦雅手中的密函的时候,一道黑影,却突然出现了。

    “什么人!”

    那黑影冷喝一声,就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林梦雅反应过来的时候,俩个人,已经拼拼乓乓的,过了好多招。

    破空的声音不断传来,林梦雅终于回了神。

    立刻把密函放在自己的怀中安置妥当,那正在缠斗的俩人,却让她皱起了眉头。

    “住手!”

    林梦雅突然喝住了正在拼斗的俩人,一个穿着黑衣蒙着脸的神秘人,另外一个,就是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清狐。

    只是,此刻,清狐的眉头紧锁,极为不善的看着他面前的黑衣人。

    似乎,对对方的武功之高强,而感到有些忌惮。

    “丫头,这家伙偷偷摸摸的跟着你,我早就看出,他不怀好意了!”

    一个箭步,就窜到了林梦雅的面前,摆出了一副誓死捍卫林梦雅安全的模样。

    可林梦雅,却只是用俩个手指头,就挥开了清狐夸张的装模做事。

    “我相信,你对我没有恶意,但你是谁?又为什么,会跟着我?”

    清狐可以胡闹,可林梦雅,却时时刻刻,都清醒无比。

    她根本就不会武功,平常身边,若是没有清狐跟白苏,那取她的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她相信,面前的黑衣人,必定不是来杀害自己的。

    “属下参加王妃,属下是王爷身边的暗卫,夜,如今,负责王妃的安全。”

    暗卫?怪不得,她丝毫没有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

    这是龙天昱给她安排的么?思来想去的,林梦雅竟然觉得,心头,有一阵阵的暖流划过。

    “哼!保护小丫头,大爷我一个人就够了,要你这个拖油瓶来做什么?”

    原来是自家兄弟,可清狐却有些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这家伙虽然武功还是不赖了。

    但是蒙着脸,又打扮得怪模怪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是啊,你不是拖油瓶,你是大喇叭。”

    瞪了一眼清狐,让他乖乖耳的闭嘴,林梦雅看着那叫夜的暗卫,心头掠过一丝疑惑。

    “暗卫,平时不是不轻易的现身么?难道——刚刚还有别人在这里?”

    总是听别人说这王妃聪明的紧,夜还不信。

    如今看来,倒是名副其实了。

    点了点头,又看了清狐一眼后,夜低声说道:

    “刚刚有个人,想对王妃不利。属下刚想捉拿,那人,就被他惊走了。”

    眼神指向了清狐,林梦雅顿时狠狠的剐了清狐一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林梦雅,怎么都是一些猪队友!

    仰天长叹啊!难道是她家的风水不好,怎么各个在外面都独当一面的角色,到了她的身边,都成了祸害了呢!

    “我——我又不知道。我还以为,他要对你欲行不轨呢!”

    清狐小小声的辩解道,但是,在林梦雅强大的气场攻势下,也只能偃旗息鼓,自动隐藏起自己的存在感。

    “此事,倒也不怪他。那人武功不高,但是轻功却是绝顶的,哪怕是我,也是在那人想要行凶之时,方才发现的。”

    夜据实禀告,既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知情不报。

    林梦雅狐疑的看了一眼清狐,却看到那家伙狂点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绝对是想要蒙混过关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微痛的额角,吩咐道:

    “此事我已经知晓了,那人怕是早做了准备,下一次想要发现他,怕是要难上加难了。”

    这个人是谁,其实林梦雅心头,早就有了定数。

    之所以隐忍不发,是因为现在,时机未到。

    “今天多谢你了。”

    夜微微颔首,转眼间,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家伙的遁术,还真是不赖呢。”

    人都消失了,清狐才终于偷偷的夸赞起了别人的身手来。

    林梦雅疑惑的看了清狐一眼,问道:

    “遁术?那不都是一些骗人的把戏么?”

    可清狐却神秘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遁术由来已久,是江湖上最为神秘的武功之一。其实所谓的遁术,就是要利用周围的环境才伪装自己。以前,桃花坞的所有顶级杀手们,都学过最初级的遁术。这也是为什么,桃花坞的杀手,很少失手的原因。”

    看到林梦雅一副狐疑的样子,清狐神神秘秘的一笑,转眼间,也消失在了林梦雅的眼前。

    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却发现,周围都没有清狐的身影。

    “咦?你去哪了?”

    可下一秒钟,清狐却又突然从她的身边出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