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杀鸡儆猴的结果
    第九十七章杀鸡儆猴的结果

    “姐...姐姐...这都是误会。”

    林梦舞也没有了半分的脾气,尤其,是在看到红玉美艳的脸蛋上,那斑斑的血痕。

    “知道错了么?”

    林梦雅的声音清越,却冷清得如同地狱阎罗,瞬间,震慑住了姜如沁跟林梦舞。

    “王妃,二十巴掌已经打完,现在,还需要继续打么?”

    行刑的婆子,好似有些意犹未尽。

    红玉仗着自己是明王赠送给昱王爷的,处处都使着主子的架子。

    哪怕,就连王妃也都没有这样的脾气,所以,对她下手都不留情面。

    “今天就这样算了,她也好,你们俩个也罢,若是再在府中胡来,就别怪我不顾亲戚的情面。”

    多日来,她都知道府里,被这俩个丫头搞得乌烟瘴气的。

    隐忍不发,也只不过是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现在,刚刚好。

    尽管姜如沁跟林梦舞,心头都不服气,表面上,却都不得不顺从林梦雅的意思。

    “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再看到府中,因你们二人,而起任何的事端。”

    居高临下的看着红玉,那张美艳的脸上,一双恶毒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的缠绕着自己。

    林梦雅却突然笑了,这个女人,她从未放在眼里。

    “我不管你来王府有什么目的,记住,若是敢对王爷不利,我,便不会如此了。”

    林梦雅的眼神,却好似能够直达心底,把人完全的看透了。

    突然瑟缩了一下,红玉心头的恐惧,压过了对林梦雅的愤怒,难道她——

    不,不可能的!

    如果林梦雅全部都知道的话,那未免,也太过可怕了!

    “都散了吧,这热闹,没什么可看的了。”

    转身,带着自己的丫头,回了流心院,只剩下了那三个女人,面面相觑。

    “她,真的是我的姐姐么?”

    此刻,林梦舞的心,凌乱极了。

    哪怕是母亲,在处理府中不听话的婢女的时候,也没有林梦雅那般的心狠手辣。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和那俩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相同的讯息。

    这个姐姐,怕再也不是她记忆中,那个软弱可欺的傻子了!

    “三哥,让三嫂这样闹,真的好么?”

    龙天昱的书房内,龙轻寒听邓管家禀告完后,摇了摇头说道。

    “有什么不妥?”

    龙天昱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对这件事情,倒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你我都知道,这明王送了美女给我们,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而我们,收下这份礼物,也无非是想要引蛇出洞。可三嫂如此做,难道,不怕打草惊蛇么?”

    龙轻寒难得正经起来的面孔,带着几分的凝重。

    他虽是胡天比的好友,但是明王早有异心,俩人也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不会,也许她这一闹,还会逼得对方狗急跳墙也说不定。”

    相处了这么久了,龙天昱太清楚林梦舞了。

    她做事都会有自己的目的,绝不会因为一时的意气,就去惩罚了红玉。

    “我看倒不见得,不管多聪明的女人,这吃起醋来,真是可怕呢!”

    脸上又恢复了平常的嬉皮笑脸,他总觉得,三哥对这个三嫂十分的不同。

    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可要说是单纯的男女之情,倒也不太像。

    他这个冰块一般的三哥,要是对女人动了真感情的话——

    天啊,简直有点太可怕了吧!

    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诞不经的想法,从脑海里驱逐。

    龙轻寒把注意力,也都放在了龙天昱书桌上的那一张薄薄的信纸上。

    “去年军饷被劫走,虽然父皇震怒,却一直都没有找到真凶。不想一年之后,竟然有了线索。”

    信纸上,是龙天昱派出去的探子得到的消息。

    那一批军饷,全部都是户部督造的金银,虽然他派人全面追查市面上流通的金银,却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一点消息,却是从一个银匠的口中得知的。

    龙天昱皱着眉头,消化着这信中的信息。

    银匠在跟友人的闲聊中说到,他曾经在一处秘密*处所,帮一伙人融了不少的金银。

    可只是化作金水银水,就被人抬走了,不知道要铸造成什么。

    更奇特的是,那金银上,都刻有军饷二字。

    若非是这银匠命大,在看管的里面,有一位旧相识故意放了水,恐怕此刻,也只成了一把枯骨了。

    这金银,分明就是去年丢失的军饷,没想到,却是这样被融掉了。

    怪不得,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这银匠倒是命大,三哥,这人,你找到了么?”

    龙天昱却摇了摇头,面色铁青的说道:

    “此人被我的人找到的时候,已经是气绝身亡了。而且,据探子说,他们在跟踪这人的时候,被神秘人所阻挡了,因此,才被人得手了。”

    看来,寻找军饷的人,不仅仅是他们一家。

    想必,那劫了军饷的人,也知道有这么一条漏网之鱼。

    “这条线索,岂不是断了么?”

    龙轻寒叹息一声,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就这么生生的断了,不管是放在谁的身上,都会觉得沮丧吧。

    “不,只要顺着这条线摸下去,我相信,我们肯定会找到其他的线索。”

    龙天昱把这信纸,重重的拍在了桌上,一张俊脸阴沉如墨。

    去年,负责押运粮草的,恰好是他的人。

    也因为此事,他受到了父皇的斥责,有人阴他,就得付出代价!

    “三哥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去打点一下,亲自去查探。”

    可龙天昱,却摇了摇头,说道:

    “即便去查,也不急在这一时。别忘了,明王还在京城,昨日夜宴上,他跟皇后太子一唱一和,分明,就是早有勾结了。”

    龙轻寒点了点头,什么和亲,如今想来,也都是透着几分阴谋的味道。

    何况,此事跟三嫂又纠缠在了一起,怕是三哥,又要烦心一阵了。

    偷偷的看了一眼,暗自庆幸自己还未曾娶了正妃。

    若是各个都像是三嫂这么麻烦,那他,宁愿终身不娶,当个和尚算了。

    林梦雅的手段,还是颇为管用的。

    自从那天惩罚了红玉后,三个人都着实的老实了一阵子。

    享受着府里难得的清静,林梦雅又过起了缩在府里的米虫生活。

    当然,她的流心院,是越来越热闹了。

    “唉——”

    看着在院子里面,摆弄着花花草草的林中玉、白芷、白芨三人,林梦雅却轻叹了一声。

    “怎么了?瞧你这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是谁惹了我家的小丫头,说出来,爷去帮你杀了他。”

    林梦雅白了这杀人成瘾的疯子一眼,却又换了个姿势,只是目光,却始终不离白芷的活泼身影。

    “哦——我明白了,是在担心白芷那小东西,对不对?”

    清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端了一杯温热的牛乳,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自从,他身体里的毒物被中和掉了以后,被压抑的生长,也慢慢的趋于平稳了。

    现在看来,倒只是个二十五六的英俊青年,只是,那眉宇间的妖媚狠戾,虽然淡化了许多,却还是镌刻在骨子里。

    毕竟,几十年的杀戮生活,不是他想忘,就能忘得掉的。

    “是啊,不如你把明王的王世子杀了吧,好不好?”

    林梦雅没好气的给了清狐一个大大的白眼,却让他在接到的瞬间,就笑得花枝乱颤了。

    这家伙的笑点还真是奇怪,总是会因为一点小事,就笑得跟朵菊花一样。

    “我说的嘛,你怎么连续三天都没怎么睡好了。想要杀他也不难,等着,爷去给你取了他的项上人头。”

    清狐倒是一点没觉得有任何的难度,林梦雅喝了口温奶牛,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啊,你去吧。到时候全城捉拿你,我就把你捆了送给官府,换些赏银来花花。”

    斜着眼睛,上上下下的瞥了清狐一眼。

    好像他不是人,而只是一张超大型的银票。

    被这样不怀好意的眼神审视了一遍后,清狐突然捂住了胸口,一副林梦雅臭流氓的神态。

    “你...你要对爷做什么?”

    娇滴滴的语气,差点让林梦雅一口牛奶噎死。

    这家伙,难道真的不知道不要脸三个字,是怎么写的么?

    “我要不要跟她说呢?估计,依着白芷的脾气,我若是跟她说了,这丫头还不吓得背过气去?”

    明王那边,已经派了几次的人来催了。

    林梦雅现在,必须要给对方一个交代不可了。

    只是,她清楚,胡天北之所以是要说看上了她的侍女,无非是因为,那些所谓的贵女们,没有他能看得上的。

    况且,不管是宗室的女子,还是高门大户的女子,都带着自己娘家的势力。

    胡天比随按不如其父狼子野心,但也是个有雄才大略之人。

    绝不会就此,甘心受制于人的。

    纤细的手指,揉了揉额角,可白芷,却不是她能够轻易就能牺牲掉的人。

    真是,好麻烦。

    “要我说,不如就把白芷嫁了去吧。王世子妃,听起来,也够威风的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