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王府里的新妖怪
    连岳婷都没有想到,林梦雅既然真的能够说服母亲。

    虽然,那话却是威胁大过于讲理,

    可即便是母亲现在屈服了,也不代表她们真的获得了胜利。

    只怕是母亲,正在酝酿些新的招数。

    林梦雅能够看得出岳婷的担心,却拍了拍她的手说道:

    “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在。”

    岳婷点了点头,看向林梦雅的时候,又再次红了眼眶。

    她在家里受到的苦楚都不要紧,只要真的能跟南笙哥在一起,她便心满意足了。

    好在现在,又林梦雅为他们的事情奔波,好歹,她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岳伯父,我觉得此事,岳伯母恐怕不会轻言放弃。恐怕,岳伯父要从中斡旋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们林家有上官晴,岳家有这位岳夫人。

    怕是所有人,都没什么安生的日子过了。

    自己今天,怕是彻底的得罪了岳夫人,俩家的关系,也得受到影响了。

    “王妃放心,岳某已经知道利弊了,自然不会再纵容夫人肆意妄为。”

    林梦雅点了点头,岳世林的保证,也算是给了她一颗定心丸吃吃。

    再者说,对于林梦雅来说,只要岳婷姐还在府里,便是一颗定时炸*弹。

    看来,她要尽快的想个办法,可岳婷姐娶进来才行。

    哥哥啊哥哥,你可知道你的妹妹,每天都在为你的婚姻幸福而努力呢?

    岳世林又寒暄了几句,然后带着自己的随从离开了。

    林梦雅跟岳婷岳琪,坐在她的小院子里谈话。除了各自的心腹外,其他人,都被支得远远的。

    “唉,我还是担心母亲不会轻言放弃的,雅儿,咱们真的能成么?”

    岳婷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看着林梦雅的方向,幽幽的说道。

    “有我在,没问题的。对了岳婷姐,你最近,可有我哥哥的消息么?”

    思来想去的,唯有早点把岳婷姐娶进来才是正途。

    再者说,白芷说过,不日哥哥就要回京述职了,倒时候,她也可以免除夜长梦多了。

    “南笙哥说,再过半个月,他便要回京了。”

    提起林南笙,岳婷白皙的小脸蛋,就羞红到彻底。

    好在,她跟林南笙的信件往来,都是夹在岳世林送给林牧之的信件内的。

    因此,俩个人都是简简单单的谈些近况,谁也不敢说些逾矩的话出来就是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到时候,我会托岳伯父转告爹爹,让你们二人尽快成亲的。”

    林梦雅话才刚出口,岳婷就垂下了脑袋,羞羞答答的,比外面的娇艳的牡丹,还诱人三分。

    哥哥若是能娶得如此得名门闺秀,也算是人间美事了。

    林梦雅又安抚了几句岳婷,才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岳府。

    “主子,这岳夫人是何来历,为何如此的霸道?”

    马车上,白芨皱着眉头,问出了四个丫头心头的疑问。

    “岳夫人出身世家,与岳世林情投意合,方才皆为父亲的。但是,她却是皇后的玩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皇后的熏陶下,你们觉得,她会是个什么性子?”

    林梦雅的话,让四个丫头如梦初醒。

    就连最新入伙的白苏,也点了点头,像是对岳夫人很意外一般。

    “你们别看岳大人,好像是很软弱的样子。但其实,他的妥协,都是对岳夫人的尊重与爱慕。只是这些年,岳夫人实在是太过任性了,慢慢的,在消磨岳大人的情义。而且,我听说三年前,岳大人就娶了一房小妾,这俩个人的人关系,怕是要破裂了。”

    女人可以仗着男人的宠爱去任性,也可以让男人都围绕着自己转。

    可唯一不要做的,就是挑战男人的自尊。

    别说是在这个以男性为尊的古代,就算是在讲究男女平等的现代,男人,也是十分的在乎自己的脸面的。

    何况是位高权重的岳大人,据说,那小妾刚进门,就给岳大人添了一个儿子。

    到时候,母凭子贵,怕是岳夫人的地位,早晚会保不住的。

    一行人回到王府,邓管家早就站在门口翘首以盼了。

    看到林梦雅下了车,邓管家如同飞奔一般的,跑到她的身边。

    “王妃,您可算是回来了,咱们府里,现在都已经闹翻天了。”

    眉头微微挑起,她才出去半天不到,这府里,又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是表小姐跟林二小姐,她们跟红玉闹了起来。王爷陪着德妃娘娘出去探望来京的恒亲王了,所以,那三个小姐,差点要把整个王府都掀过来了。”

    林梦雅眉头一皱,看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

    看来,这几个家伙,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带我去看看。”

    看到王妃发话了,如蒙大赦的邓管家,立刻带着林梦雅去了案发现场。

    红玉,被安置在王府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好巧不巧的是,这院子,正好跟林梦舞母女所住的小院,只隔了一道墙而已。

    据邓管家说,这红玉,每天都要跳上一个时辰的西藩舞蹈。

    林梦雅以前也看过类似的舞蹈,跟现在的印度舞差不多,讲究的就是一个热情奔放,再加上那红玉也真是漂亮,所以,便惹出了事端来。

    姜如沁看了一回,便不屑的说是狐媚妖术。上不得台面,又开始跟林梦雅一唱一和的,挤兑起了红玉来。

    这红玉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哪里会受这种气。

    当下,就跟林梦舞和姜如沁撕x了起来,进而开始动手,就成了现在的这幅局面。

    刚到小院子里,三个女人的叫声,就此起彼伏的。

    林梦雅只看到,三人滚做了一团,哪里还有半分,平时娇媚美艳样子?

    “都给我的住手!敢在王府里撒野,活够了么!”

    冷喝声突然响起,随着林梦雅的一声令下,立刻有几个婆子,去那里拉架。

    好不容易把那三个女人分开了,林梦雅冷着一张脸,看着这三张都挂彩了的脸蛋。

    她就知道,红玉来了,麻烦也会随之而来的。

    “你们到底,还有没有点教养?这里是王府,不是让你们可以撒泼打滚的勾栏瓦舍!若是以后,谁再敢惹是生非,就给我滚出王府。”

    林梦雅彻底成了王府的掌事人,任何事情,王府里的下人们,都会只听她的差遣。

    所以,三个人即便是不服,也是敢怒而不敢言的。

    “姜小姐,我敬你客,便对你多加忍耐,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不知好歹。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我都会照实禀告令尊。”

    林梦雅的语气微冷,顿时,让姜如沁也没了脾气。

    只能闷闷的自己生气,还没人敢劝阻。

    若是爹爹知道了,定然是不会再让她留在王府里了。而且,姑妈最近也不像是以前那般的疼她了。

    “梦舞,你虽是我的妹妹,但是我们林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在宫里,你跟八皇子妃打闹不休,最后出了大笑话,让家族蒙羞不说,我这个做姐姐的,都觉得脸上无光。此事,我会亲自禀告给家中的长辈,是非曲折,自有公断。”

    林梦雅所说的长辈,可不是指会护着林梦舞的上官晴。

    他们林家的大家族,父亲虽然是族长,却也有十分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在处理家族的事物。

    一听说,要被送交给家族的长辈,胆大如林梦舞,也立刻苍白了一张脸。

    最后,林梦雅停在了红玉的面前。

    俏脸微寒,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亲手打了那女人一个耳光。

    “你敢打我!”

    红玉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林梦雅,却得到了她更响亮的一记耳光。

    “打的就是你,也不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既然敢这样跟王妃讲话,来人,把她按住,狠狠的打她二十个耳光。”

    泼辣如白芍,早就看出了林梦雅的意思。

    上前一步,便有几个婆子,压住了还愤愤不平的红玉。

    “你们!你们敢!我是明王送个王爷的,你们打我,就是在打西藩的脸面!”

    红玉声嘶力竭的喊道,一双眼睛,却是有些惧怕的看着婆子们手中的竹板。

    可林梦雅却微微一笑,一双眸子里带着寒意,看着被禁锢住的她。

    “西藩的脸面?你是公主还是郡主呢?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西藩的脸面,需要一个舞女来支撑了?记住,你在西藩就是个可以被人送来送去的玩物,在大晋,也没有人会把你当人看待!”

    林梦雅的话,不留任何的情面。

    却让红玉脸色发白,紧咬着双唇,不敢再造次。

    她算是明白了,林梦雅这是在杀鸡儆猴,那俩位小姐各有身份,是打不得的。

    唯有自己,才是林梦雅的出气筒。

    栽在她的手上,自己唯有自认倒霉了。

    “给我打。”

    白芍的一声令下,便有人,拿着竹板用力的打向了红玉美艳的小脸蛋。

    在一阵阵让人肉疼的击打声中,红玉白皙的脸蛋,三俩下的,就红肿了起来。

    而被威慑的对象,姜如沁跟林梦舞,则是在一边看着,面色极其的难看。

    如果,她们再闹下去的话,怕是下一个,就是自己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