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丈母娘也不给面子
    岳世林怕是也没了办法,所以病急乱投医了起来。

    林梦雅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岳府的内院。

    说起来,她小的时候,还随爹爹来过这里。

    只是现在时移世易,物是人非了。

    “林姐姐,你真的有办法,说服我母亲么?”

    岳琪牵着林梦雅的手,着急的引路。从小,她就是被姐姐带大的,感情自是不同的。

    而且,林家大哥虽然常年戍边,却时常的会托人给她跟姐姐带些奇巧的小玩意。

    所以,对于这个准姐夫,岳琪还是十分满意的。

    “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梦雅虽然嘴里这样说,可她岂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

    岳琪姐这个准嫂子,她非得要替大哥留住不可。

    “就是这里了,母亲封了姐姐的大门,任何人,都不许进呢。”

    抽着鼻子,显然有些委屈的岳琪,不甘心的看着那扇月门。

    林梦雅却笑了笑,是浑然不在意的上前,去敲了敲门。

    “谁啊!夫人说了,任何人都不能进来,你们是没长耳朵么?”

    里面突然传来了下人呵斥的声音,岳世林再脾气好,也无法忍耐了。

    抱歉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脸上带着阴沉冰冷的表情冷喝道:

    “夫人的话,难道是圣旨不成!这家里,我岳世林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家奴呵斥!”

    一听到是岳世林的声音,那里面的下人,却再也不敢说些其他的。

    立刻打开了月门,却意外的看到,门外站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尤其,是中间,被二小姐牵着衣袖的宫装女子。

    府内的小姐,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了,却还不及,这女子的一半。

    她,简直是仙女下凡。

    “我是昱王妃,也是你们大小姐的童年好友,去通报一声,把大小姐请过来吧。”

    仙女声音温柔,却带着让人不可是置疑的命令。

    那婆子哪里见识过如此的气派,立刻转身,跑到了正屋前面。

    “快点,把大小姐放出来,王妃娘娘亲自来探望咱们小姐了!”

    昱王妃,听起来就是个威风八面的皇亲国戚。怕是老爷,也都惧怕三分吧。

    可还没等守门的婆子大开房门,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了一声冷喝。

    “我还以为谁在这里耍威风,原来,是昨日才出了风头的昱王妃啊!我关我的女儿,好像,也不碍着您什么事吧?”

    刻薄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不满。

    林梦雅转过头,看到一位衣着华美的中年妇人,在一群婆子的簇拥下,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位,想必就是岳夫人了。

    林梦雅心下了然,而且,也知道为何,岳世林会惧怕自己的夫人了。

    一双凤眼噙着三分的凌厉,略有姿色的脸蛋,却带着淡淡的刻薄气息。

    一看就知道,这位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真是奇怪,明明,岳婷姐的美目,跟她的母亲如出一辙的。

    却不知道为何,这张厉害的脸,在岳婷姐的身上,就有别样的温婉气质。

    若不是这张脸的话,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这个说话尖酸不留情面的妇人,竟然是岳婷姐的亲生母亲。

    “伯母言重了,我不过是来探望一下岳婷姐的。难道岳婷姐犯了什么错,连梦雅想要见一见都不成么?”

    林梦雅礼貌周全,却让岳夫人的眉头紧皱。

    冷哼一声,岳夫人却并不准备给林梦雅这个面子。

    “她不孝,竟然敢顶撞我这个母亲,所以,我要她闭门思过。”

    岳琪看到母亲如此的理直气壮,人也再也隐忍不下去了。

    “母亲,你明明是想要逼着姐姐,嫁给那个明王的二王子,姐姐哪里不孝了?”

    稚嫩的声音,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极其的微妙。

    岳世林虽然皱着眉头,却是没有阻止自己的小女儿。

    岳夫人脸色红一阵青一阵,想必掐死自己这个小女儿的心都有了。

    唯有林梦雅,面不改色,反而做出了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看向了岳夫人。

    “不知二小姐说的,可是实情么?”

    林梦雅的问话,不痛不痒的,好像是十分的平和。

    但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这样的林梦雅,恰恰是最最可怕的。

    心一横,岳夫人倒是一点都不惧怕林梦雅这个毛丫头了。

    “想必,岳夫人是忘了,贵府的大小姐,是我们林家未过门的媳妇吧?”

    林梦雅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定定的看着岳夫人。

    她还在这里,岳夫人就如此的跋扈。看来,皇后也许给了她不少的好处吧?

    天下,怎会有这样的母亲。为了换取利益,竟然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如今,林南笙远在塞外,我女儿如花似玉的年纪,难道,要守活寡不成么?”

    岳夫人说的振振有词,好像笃定了林梦雅根本无法反驳一样。

    可她却又笑了,只是这一次的笑容冰冷刺骨,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岳夫人有几个脑袋,竟然敢犯下欺君之罪。难道,真的以为皇上病了,朝中之人,便可以肆意践踏圣旨了?”

    好大的一顶帽子,不仅仅是岳夫人脸色变了,就连岳世林的脸色,也极其的难看。

    且不说违逆圣旨,就形同造反。

    哪怕,有了这个名声,怕是岳家,就危险了。

    “我...我哪里有违背圣旨,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了。”

    岳夫人的态度,明显没有刚刚那么强硬跟嚣张了。

    只是却还是不愿认输,嘴硬着跟林梦雅对持。

    “没错,你现在是没有违背圣旨。可若是岳婷姐嫁与他人了,便是违背了圣旨。夫人不会忘了,我哥哥跟岳婷姐,可是皇上指婚过的吧?就算是太子以后登基了,这旨意,也不会轻易的收回。”

    林梦雅的话,让岳夫人的脸色,变得青一阵白一阵的。

    且不说违背圣旨,会给岳家带来灭顶之灾。

    她也低估了,林梦雅这个昱王妃,带个整件事情的变数。

    怕是如果真的得罪了她,以昱王宠爱她的程度,必然会为难岳家的。

    到时候,怕皇后,还真的庇护不了他们岳家。

    “岳夫人,您作为长辈,作为岳婷姐的母亲,必然是有自己的考虑,也必然,是为了岳婷姐好。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说你想达成就能达成的。”

    林梦雅再次警告了几句岳夫人,暗示她自己绝对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件事情的。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岳夫人,此刻,却沉默了下来。

    她不是个傻子,甚至,在岳父的这么多年里,后宫的纷争,朝廷的纷争,她也是看到太多太多了。

    岳世林也擦着冷汗,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妻子。

    希望她不要一味的犯倔,也不要再跟昱王妃作对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和亲之事,若是岳婷想要去了。那我们,总是不好阻拦的吧?”

    哼,好一个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一刻,林梦雅对于这个哥哥未来的丈母娘,暗暗的动了杀意。

    “既然如此的话,不如把岳婷姐放出来,当场问清楚比较好。”

    岳夫人骑虎难下,又没办法拒绝。

    当下,只好勉强的点了点头。

    那看门的下人,立刻打开了门锁,瞬间,岳婷纤弱的身影,就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母亲,女儿早就已经被许配给南笙了。一女怎能嫁二夫,若是您再逼我去和亲,那我就只能以死明志了!”

    岳婷的态度很坚决,看向岳夫人的眼神里,也多了一抹决绝。

    “你——你这个不孝女——竟然,竟然敢这样威胁我!”

    林夫人被气的不轻,伸出手指,颤巍巍指向了岳婷。

    可后者,却是泪流满面,紧咬着唇就是不肯改口。

    “岳伯父,您看,既然岳婷姐态度如此的坚决,我想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您说是么?”

    岳婷的态度说明了一切,以至于岳夫人,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至少现在,林梦雅高过她,又有圣旨在,她也不得不暂时退避其锋芒。

    “王妃说的有道理,本来,婷儿极就是林家的人了,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可以更改!”

    比起夫人一味的巴结讨好皇后等人,生性耿直的岳世林,是半点不赞同的。

    以前,他只是为了家庭和睦,不得不妥协一些事情。

    也因此,早就了岳夫人,越来越嚣张的处事方法。

    如今看来,几乎是给岳家带来了灭顶之灾啊!

    “今日之事,我不会小题大做,更不会借题发挥。所以岳伯父尽可放心就是。”

    看到对方已经妥协了,林梦雅并没有继续咄咄逼人。

    其实,她看得出来,这个家里,岳世林还是最后的决策者。

    只要他不松口,没有人再会逼岳婷姐去和亲了。

    “你——你们!哼!好,你们一个俩个的都做好人,就我一个人是恶人,好了吧!”

    不管是丈夫还是女儿,现在都站在了岳夫人的对立面上。

    顿时,气坏了这个独裁者。

    气呼呼的,瞪了那俩个人一眼,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带着自己的侍女们,就离开了岳婷姐的小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